■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破袍客傳(一)

1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4 ID:EHBpr3U6 ]
子夜, 飽滿的圓月下, 荊州莫河村北面三十里外的樹林。

「呼...」 一名年約三十多歲, 一身麻黃色粗布短衣, 頭上包裹著綠色頭巾外面披著白色破舊長袍的大漢踱出了樹林,
然後長吐了一口夾雜著疲勞的氣息, 臉容上更添一分蒼桑。

「趕了差不多一整天的路, 總算找到了村子, 就在這裡休息一晚吧。」破袍大漢正要往村子方向行走時, 身後的
樹林突然撲出了幾道人影, 團團圍住大漢, 令他止住了腳步, 面色一沉。那些人影共有六人, 都是面色兇悍, 雙目兇光盡露的男子,各個手持兵器, 似是對破袍大漢打著什麼主意。

「你還想往哪兒跑! 乖乖的把那東西交出來, 不然休怪我們狠下殺手!」其中一名頭戴白巾男子, 舉刀指著對方道。

「唉....」破袍大漢原本凝重的神色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嘆了一口氣。「你們真是冤魂不散, 我再說一次, 我絕
對不會把它交給你們的主子, 而且你們也該知道無法制止我, 所以你們還是趁我未動手前快滾吧。」

「哼, 我們的性命早已交給了紅法尊大人, 即使犧牲性命, 也要為他完成這項任務!」另一名手持長棍的男子道。

「那又何必呢, 其實紅法尊毋須借助我手上那東西, 以他自己本身修為, 要突破難關亦非難事。相反他即使
用了我那東西, 會有走火入魔的風險。勸他還是打消這個念頭比較好。」破袍大漢說話同時, 伸手探入袍中, 取出兩個
黃色卷軸。白巾男登時張大雙目, 揮刀一指:「我們只知道要助紅法尊大人完成任務, 其他的我們都不知道, 也不會理會! 兄弟們上!去把那兩個卷軸搶到手!」

其他五名漢子接令而上, 除了那名持棍者, 其他四名分別揮動鞭子、巨鎚、鐵劍、長槍, 分成五個方位圍著破袍大漢進攻。

「既然如此, 那可別怪我縱橫海了! 」縱橫海暴喝一聲, 五名男子立時被震懾得退後二三步。 縱橫海伸出左臂, 伸爪撲向持棍者, 持棍者即時抖擻精神, 手中長棍化成十多道棍影向縱橫海戮去。豈料縱橫海隨意一抓, 便輕易抓住了
棍端, 大喝: 「斷!」右手化成手刀一砍, 把長棍斷成兩截。持棍者正愕然之際, 胸口突然感到一陣重擊, 縱橫海左拳貫勁, 重重轟在持棍者胸口上, 持棍者大叫一聲, 整個人被拳勁轟至飛開, 口吐鮮血, 胸骨爆碎, 一命嗚呼。持棍者爆碎了的胸口上不斷冒出小小的火焰, 轉瞬間, 那道氣又在屍體的胸口爆發開來, 令其屍身登時爆成屍塊, 而屍塊更被焰氣燒焦。眾人見狀, 更顯得心怯。

「不愧為曠世絕學 - 《大日烈功》, 只是一招拳勁, 其陽剛勁道著實令人可怕。難怪紅法尊大人渴望得到此武學。」
白巾男一直站在後方, 看到縱橫海使出的《大日烈功》不禁嘖嘖稱奇。

「糟了...」「只是一招便....」「別大意! 重整好陣腳再攻!」「對!為了紅法尊大人, 不要怕!」各人雖被眼前的夥
伴慘死而心驚, 但瞬間便被要達成任務的決心而重新振作, 再次準備攻擊。

「不錯! 再來吧!」縱橫海脫下破袍, 提氣運勁, 平舉雙拳, 接著一股烈焰之氣從他的皮膚毛孔內散發開來, 瞬間便
像保護著縱橫海的身體般運行至全身。

持鞭者舞動鞭子, 活像一條靈蛇般直衝著縱橫海, 把他雙臀緊緊纏住。其餘三人則趁縱橫海被制住時候同時一躍而
上。巨鎚攻向縱橫海的天靈蓋, 長劍朝縱橫海心坎刺去, 長槍朝縱橫海咽喉直刺。

正當以為三人要得手之際, 縱橫海突然扭動身子, 持鞭者重心一失, 連人帶鞭被扯上半空, 與持鎚者撞過正著。但其去勢未止, 二人續被縱橫海猛力扯向槍、劍二者旁邊, 結果四人同時撞在一起, 像疊羅漢般重重摔在地上, 手上兵器亦告脫手。

縱橫海一發勁, 纏著雙臂的鞭子登時斷開, 雙拳貫滿焰勁, 大步走向倒在地上的四人。四人正要慌忙站起之際, 縱
橫海左拳一發, 拳頭上的焰勁飛射而出, 直轟向跌在地上的兵器, 接著一陣爆碎, 地下轟起無數碎石, 連同被焰勁轟碎的槍、劍碎片一同飛向四人。 他們本能舉臂擋格, 與此同時縱橫海迅即衝前, 左手成刀, 右手成拳, 分別擊中鞭、劍二人的右腰及 左胸, 然後縱橫海向前一個筋斗, 翻到鎚、槍二人身後, 雙腳順勢向後成分叉狀一伸, 直接踹中鎚、槍二人的背門。

「噗!」「嗚嘔!」「啊呀!」四人被縱橫海的攻擊弄至吐血不止, 倒地打滾, 呻吟聲不絕。少頃, 他們再也無法再次
站起來。縱橫海搖頭道:「只是一招便解決了, 真沒趣呢...」

話語未畢, 一道銀芒突然朝縱橫海背後襲來, 縱橫海本能地轉身閃躲, 但轉眼間右小腹己被銀芒割中, 縱橫海立時以右手掩著創口, 回望身後銀芒來處。

「啊? 反應挺快的嘛。」原來是白巾男子趁著縱橫海一時分神, 從後揮刀偷襲。然而縱橫海並非省油的燈, 即時轉身疾閃, 不過仍被刀割傷。「去你的, 竟敢偷襲我? 接下來就到你了!」縱橫海鬆開右手, 準備迎戰。

「哼哼哼, 只是這一下就足夠了。」白巾男冷笑, 說著令人難以理解的話。

「什麼?嗚......」縱橫海突然覺得全身酥軟, 單膝跪地, 雙手勉強撐著地下。「去你的......刀上有毒......?」「嘿嘿嘿......沒錯, 兵不厭詐, 為了任務, 即使更卑劣的手段我也在所不惜。」白巾男沾沾自喜道。

「.....混蛋......」縱橫海垂下頭, 漸漸地失漸漸失去了意識。

「嘖, 挺頑強的, 竟就這樣子跪著去了。」白巾男把刀收回鞘中, 看著四名夥伴的屍體「抱歉, 害死了你們。不過我也謝謝你們, 犧牲了自己性命令我獲得這個偷襲機會。願崇天大聖帝君庇佑你們的靈魂可以往生極樂。」白巾男雙手合什, 為五名死去的夥伴默默祈禱。「好了, 趕快搜出秘笈再回去跟紅法尊大人交差。」白巾男祈禱完畢, 走近縱橫海, 在他身上搜索《大日烈功》秘笈。

「等到你了。」縱橫海突然抬起頭, 「什麼!?呃......」白巾男大吃一驚, 冷不防被縱橫海一把捏著脖子。「區區一點毒, 又怎會難得到老子?」縱橫海道。

白巾男緊握著縱橫海捏著自己脖子的手臀掙扎, 同時他發現到縱橫海身上冒出一絲絲黑色的煙, 他立即意會到什麼原因。「看你的表情似乎發現到了? 沒錯, 你猜對了。」 原來縱橫海身上的毒, 已被《大日烈功》的內力蒸發出體外。而剛才他只是假裝毒發, 引白巾男靠近自己身前。

「說, 紅法尊和崇天聖祖在哪裡? 肯說的話, 我便饒你不死!」縱橫海稍微用力捏緊白巾男的脖子, 迫白巾男供出那二人的下落。「妄想, 我寧死也不會出賣教主以及主子! 等著瞧吧, 崇天正教神通廣大, 他們早晚會找上你的。」白巾男說著, 口角慢慢滲出血, 氣絕身亡。

「嘖, 竟然咬舌自盡。」縱橫海鬆開手, 然後走到破袍處, 蹲下拾起了破袍後正要站起來時, 忽然雙腳覺得有一點兒酥軟。「媽的, 要盡快找個安全地方去運功迫出其他殘留的毒才行......」原來縱橫海只是臨時迫出了大約九成的毒, 餘下的則仍然殘留在體內。於是他勉強撐起整個身子, 一步一步地走向莫河村。



2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6 ID:EHBpr3U6 ]
破袍傳(二)

晨光初露, 莫河鎮在朝陽的照耀下展現一片朝氣。

街上的小販們連忙擺攤, 準備叫賣; 酒館掌櫃在指示著小二幹活; 藥店大夫也在店子裡頭搗著藥材。鎮內逐漸瀰漫
著繁華熱鬧的氣氛。

年約二十出頭, 一身粗布短衣的魁梧青年, 提著葫蘆, 一邊吹著口哨, 一邊大步走左街上, 一直走到酒館門外。

「掌櫃! 老樣子!」青年在酒館門外叫喊。

「呵呵呵, 早啊, 如日。沒問題, 你等一下吧。」酒館掌櫃滿臉笑容, 然後轉身對著店內正在抹檯的店小二道: 「小富, 到廚房去拿二斤熟牛肉和小菜出來吧。」小富回答: 「是。」

「掌櫃, 還有替我打酒, 茅台。」如日把手上的葫蘆遞給掌櫃。「對啊, 差點忘記了。小富! 還有打滿茅台來!」掌櫃接過了葫蘆, 跟著交給小富。「知道掌櫃。」小富接過葫蘆後, 快步往廚房裡頭去了。不一會, 如日接過了裝滿酒的
葫蘆, 以及牛肉連小菜, 結了帳, 道: 「謝謝掌櫃。」接著轉身離去。

如日走向北面的大門口, 跟著轉往左邊一條小徑, 沿著小徑走了十多里之後, 看見前方立著一排木欄柵, 欄柵範圍內有十多間破舊的木屋, 內裡住著不少身子骯髒、衣著破舊的流氓。他們每天都在這個名叫「流氓窩」的地方過著
自己喜歡的生活。

位於窩裡最左下方的角落, 一間小木屋的周邊圍著不少流氓, 他們爭先恐後地探頭, 以充滿好奇的目光窺視著木屋內, 彷彿被木屋內的某東西吸引著。

「你們在幹什麼? 為什麼都在圍著我的家門外?」如日剛回到自己家門外, 看到各人圍著自己的家時感到奇怪。

「如日, 你回來得正好, 你家來了一個人, 他在裡面坐著, 不知道在幹什麼怪事。」其中一個中年流氓回頭對著如日道。「有那樣的事? 待我看看。」如日輕力推開人群, 往前探頭一看, 只見有一名身穿破袍, 束看長辮子
的中年漢正在盤膝打坐, 閉著雙目, 雙掌平放胸前, 掌面朝上, 口和鼻中反覆吐納著氣息。

他, 赫然就是昨晚在莫河鎮外跟六名追蹤者交手的縱橫海!

「喂! 你是什麼人? 進來我的家幹什麼?」如日指著縱橫海大叫。

但是縱橫海沒有理會如日的呼喝, 集中精神繼續運功。轉瞬間, 他全身漸漸地冒出汗水, 繼而蒸發成為一道道的白氣, 散發出來的熱力更瞬間佈滿整個屋子裡。

「什麼事? 怎麼整個房子會愈來愈熱的?」如日汗流浹背, 不斷揮動手掌煽涼。其他在外面圍觀的流氓們也因為這股突如其來的熱氣而感到難受, 紛紛後退以遠離如日的房子。如日雖然也覺得難受, 但是卻忍受著熱氣道: 「喂! 你到底是誰? 別再裝神弄鬼! 這裡是我的家, 我這裡可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 快給我滾!」

如日正想上前一把揪起縱橫海, 縱橫海突然睜大雙目, 朝著如日直撲過去, 一手掐著其脖子。

「咕哇......!喂! 放手啊!你這混蛋!」如日雙手扼著縱橫海掐著自己脖子的手臂, 全身不住掙扎, 狀甚痛苦。而縱橫海卻面容扭曲, 表情跟如日一樣呈痛苦狀。接著伸出另一隻手, 呈爪狀朝著如日的腰間抓著。

「嗚啊啊啊......!」縱橫海像失去了理性似的怒吼, 雙手把如日抬起, 高舉至頭上。如日繼續掙扎著, 卻徒勞無功, 任由自己的身體被縱橫海高舉著。

在外面的流氓們, 目睹這個情景不禁吃了一驚。其中一個老流氓道: 「如日在我們流氓群中是體格最魁梧最高大的一個, 居然被那個怪物輕易地抬起來......?」如日的確是在流氓群裡面體格最健碩的男兒漢, 更兼力大無窮,所以在流氓窩, 甚至在整個莫河鎮中可以說是打架無敵的粗人。

不過, 這只是在未真正遇上擁有強橫武功的人之前......

另一個長髮流氓道:「現在還說這個幹什麼? 還不趕快報官? 不然他就真的沒命!」

老流氓道: 「別開玩笑了, 官府又怎會管我們這班流氓? 更何況, 就算會管, 你們認為憑那班好吃懶做的官兵們會制止得了那頭怪物嗎?」

長髮流氓道: 「那該怎麼辦啊? 難道眼巴巴的看著如日被那怪物......」

語未畢, 流氓們不禁被接下來的情景嚇到。 只見縱橫海身上突然散出一道一道的橙黃色燄氣, 慢慢灌進了如日的五官, 以及全身各個要穴, 直接進入如日的體內, 令如日苦上加苦, 飽受著燄氣的煎熬。

「呀呀呀呀呀......!」如日全身被燄氣侵蝕, 一直不住地嚎叫, 身上亦不斷地被燄氣瘋狂灌進去。

沒多久, 如日原本掙扎著的手腳, 已經漸漸軟下來, 連叫聲也慢慢地消失, 意識亦逐漸模糊。

正當如日快要被縱橫海「折磨」至死時, 縱橫海的雙目驀地回復常人狀態, 立時看到被自己摧殘著的如日。

「呀! 糟了!」縱橫海猛然收起吐出來的燄勁, 雙手從如日身上猛力抽離, 整個人都失去平衡的跌坐在地上。

如日倒在地上, 已經完全沒有意識, 身上仍殘留著一點點燄氣在游走著。

縱橫海上前, 一手按著如日的胸腹位置, 如日身體隨即傳來一陣陣熱流, 燙著縱橫海的手。

「嗚……」縱橫海即時縮開手。「看來我被那種毒影響了神智, 把自己的內力灌進了那小子的體內。」縱橫海神色凝重地看著暈死了的如日道。

老流氓看到縱橫海似乎已經回復了常人神態, 便上前問縱橫海: 「你究竟是什麼人? 到底你對如日做了什麼?」縱橫海突然喝止老流氓: 「別過來! 我現在要救他, 你們先退後! 不然他真的會死!」老流氓吃了一驚, 於是回頭向所有流氓示意迅速後退。然後轉頭看著縱橫海道: 「他還有救嗎?」

縱橫海不答, 雙掌分別按著如日的心坎及丹田, 慢慢運起內力, 經過雙手輸進他體內。老流氓憂心忡忡, 一動不動地呆看著縱橫海替如日療傷。

約一刻鐘後, 如日突然「咳哇」一聲, 吐出了一口血, 清醒過來。 「你醒了嗎?」縱橫海見如日已醒過來, 便即時收勁。

如日一眼看到了縱橫海, 即時整個人彈起, 往後跳了數步, 一手指著縱橫海道: 「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剛才你好像在我身體……」如日話未完, 整個人突然失去平衡, 快要跌到。老流氓即時扶著如日: 「如日, 你沒事吧? 你才剛醒來, 體力未完全回復, 不要亂動。而且是那位先生剛剛救了你啊!」

「什麼?」如日慢慢站好身子。「對不起, 這位小兄弟, 其實我剛才正想運功替自己驅毒療傷, 沒想到會被毒弄至神智不清, 所以一時失控, 對你做出了這種事。」縱橫海一臉歉疚, 接著再道: 「我剛剛已經再以功力把你體內的內傷治好了, 所以已經沒有大礙, 不過你現在體力未回復, 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

「那麼, 你進了我家裡, 也只是想隨便找個沒人發現的地方休息?」如日慢慢坐下對著縱橫海道。「嗯, 抱歉打擾到你, 不過, 可以再讓我待在這兒多一段時間嗎? 因為我還要繼續運功把毒慢慢清理掉。」

「那沒問題, 反正我家沒有什麼好東西, 你就隨便待在這裡吧」如日莞爾。

「謝謝你。對了, 我叫縱橫海, 請問小兄弟高姓大名?」縱橫海抱拳問道。

「我叫 – 司空如日。」如日自我介紹。

然而, 這個名叫司空如日的小流氓卻沒有料到, 因為與縱橫海這個蓋世高手的相遇, 會令自己的人生有著重大改變……


3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7 ID:EHBpr3U6 ]
破袍客傳(三) 上

三、 突變?

半夜, 在莫河村以南的二十里外一座破廟中, 在站著一個人影。

原來是酒館夥計小富, 三更時分, 他一個人在破廟裡在做什麼呢?

小富只是站著, 身不動, 聲不發, 只是面對著台上已佈滿不少灰塵及蜘蛛網的佛像。沒一會他在左顧右盼, 彷彿留意著有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周邊, 又或者是在等待著什麼。

「不必東張西望了, 本法尊就在你面前。」在破廟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小富一愕, 即時向著破廟門口處單膝下跪。

未幾, 面前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道人影。

眼前的人留著一頭紫色的短髮, 全身披著一身血紅色的長斗篷, 斗篷上紋著一隻被火燄包圍著的鳳凰圖案, 頭和臉亦被斗篷包著, 只是現出一雙像烈燄燃燒著的凌厲眼睛, 一直盯著小富。

「拜見紅法尊大人!」小富繼續跪著, 低著頭, 雙手合什。

「查到縱橫海躲在哪裡了嗎?」紅法尊問道。

「回法尊, 縱橫海他人正在村外三十里的流氓窩, 被一個叫做司空如日的流氓收留。而且縱橫海也中了毒, 正在休養中。」小富原來一直喬裝酒館小二, 負責留在村裡打聽縱橫海逃到莫河村一帶後的消息。

「沒用的, 那傢伙所中的並非普通的毒, 即使他再用盡十成功力也是徒然。」紅法尊冷笑道。

「敢問法尊大人, 此話是什麼意思?」小富抬起頭來, 一臉疑惑地看著紅法尊。

「縱橫海所中的毒名叫 “殘念”, 中毒的人只要想運功驅毒, 只會驅走八至九成的毒質, 餘下的一至兩成, 就會在中毒者進行驅毒時自動附在經脈之中。」紅法尊答道。

「那餘毒附在經脈之後又怎樣?」小富繼續追問。

「那時正是 “殘念” 真正發揮作用的時候, 因為餘毒會不時觸動中毒者體內經脈, 繼而影響神智, 令其做出一些幾乎時失心瘋的行為, 最後慢慢地侵蝕心臟而亡。」紅法尊在解釋“殘念” 毒的同時, 神色亦漸趨凝重。「不愧是天下第一用毒奇才 – “殺心毒聖” 陸萬叢的獨門秘方, 不枉教主找他來幫忙製作這種毒來對付縱橫海, 果然奏效呢, 嘿嘿嘿…」

紅法尊說罷, 把頭湊近小富耳邊道: 「你現在回到鎮中, 接著你便如此如此……」

小富道: 「領法旨!」


翌晨, 莫河村街上, 司空如日剛在酒館買了早點, 正要轉身離去時, 小富突然跑出來道: 「等等, 司空大爺!」

「喂喂喂! 用不著那樣叫我吧, 我又不是什麼達官貴人!」如日彷彿好像被這個「大爺」的稱呼感到不自在, 皺著眉頭對小富道。

「抱歉, 司空客倌。小的正要送一壺酒往流氓窩給譚爺爺, 可以一起同行嗎?」小富舉著一個有點破舊的酒壺。

「哦? 想必是譚爺爺的孫兒們在外面狩獵了一些野味, 所以要了酒用來送菜吧, 哈哈!」如日哈哈大笑道。「好吧, 我們走了。」

就在二人要起行的時候, 如日突然轉過頭來, 睜大雙眼看著酒館裡頭, 好像感覺到有什麼在裡面似的。小富對他那個舉動感到愕然, 問道: 「怎麼了?」如日回過神來: 「喔, 沒什麼, 走吧。」跟著便和小富起步前往流氓窩。在前行途中, 如日心想: 「剛才是否我多心呢? 總覺得那家酒館裡有人在看著我……」他想著想著, 還是不管了, 繼續前行。

沒多久, 二人剛到達流氓窩, 迎面來了一個青年人,。「喔, 如日, 為什麼帶著小富來這兒啊?」那青年人道。

「是小譚啊, 你爺爺向酒館要了酒, 所以小富便送來了。」如日道

「什麼? 怎麼可能?」小譚感覺奇怪的道:「爺爺他老人家最近生病還沒好,大夫也叮囑他要戒酒, 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會要買酒啊!」

「咦? 小富, 怎麼回……」

「錚!」

如日的「事」字還沒從口中吐出, 脖子突然被一柄利刃架住。

「不要動, 否則便割掉你的咽喉!」小富不知道什麼時候亮出小刀, 架在如日的脖子上, 表情亦變得冷酷起來。

「喂! 小二! 你……」小譚正想上前制止小富, 突然感到胸口一涼……他朝下一看, 發現有一支銀鏢刺在自己的心窩, 然後倒在地上。只見小富的另一隻手作投出狀, 就是他以這支鏢,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中了小譚!

「小譚!」如日眼見小譚受到攻擊, 正想發難, 冷不防脖子即時被小富扣住了。

「你這傢伙! 你到底想怎樣?!」如日對著這個突然不同了的小富叫道。

「立即帶我去找縱橫海, 不然我便一刀要你的命!」小富冷冷地答道

「什麼? 你到底是什麼人? 找縱橫海幹什麼?」如日道。

「少囉唆! 你沒必要知道! 快一點帶路! 」小富把手上的刀緊貼著如日的脖子, 刀刃更稍微割破了少許皮膚, 令如日的脖子開始流出血來。

「你休想! 老子可不是好惹的!」如日突然反手一抓, 把小富握著小刀的手緊緊抓著。小富冷不防如日有著這個反應, 另一隻手即時握拳打中如日的腹部。如日吃了一記重拳, 口吐鮮血, 但仍然抓著小富的手不放。小富眼見掙脫不成, 於是奮力踹出一腳, 重重地踹中了如日, 但如日依然死纏不放, 小富再反覆地狂踹著他。最後如日支持不住, 叫了一聲, 原本抓著小富的手立時鬆開, 整個人飛開, 繼而倒在地上。

小富眼見掙脫了, 立即反手握著小刀, 飛身撲向如日, 舉刀向著如日便刺。如日即時以雙手緊抓著小富的手, 不斷掙扎著。

「混蛋!」如日雙手開始漸漸乏力, 小刀快要刺進他的咽喉。

「這可是你自找的, 受死吧!」小富改以雙手握刀, 令刀尖與如日的咽喉位置只有三至四分距離。

就在此時, 如日的雙手突然現出一道火燄。「什麼!?」小富大吃一驚, 雙手已被如日的火燄灼到。

「好燙!」小富即時鬆開了雙手, 如日把握機會, 向小富轟出一拳, 拳頭中也夾雜著那道火勁, 「啊!」小富就這樣冷不防被這一記「火拳」轟中, 大叫一聲, 整個人重重向後飛開倒地。

如日轟開了小富後, 緩緩站起來, 呆望著自己的雙手道: 「怎麼回事? 為什麼剛才我的手會有火的……? 而且……我一點也不覺得熱……?」

正當如日沉思的同時, 被他的「火拳」轟開了的小富因為那道火勁侵蝕全身, 急忙運功驅散。「他媽的……那傢伙也有內力的嗎? 不過之前我也沒有察覺的啊。」小富想著同時, 身上的火勁也迅速地驅散掉, 然後舉刀再向如日攻去。

如日回過神來, 狼狽地側身避過小富的砍擊, 不過旋即被小富反手一砍, 腹部遭到割傷。如日舉左腳一蹬, 小富一個後空翻躲過, 繼而再飛身上前一刺, 如日的左腿登時掛彩。但小富卻沒有乘時追擊, 可能是要提防對方剛才那一道「火勁」再次出現吧, 他整個人再次向後翻, 擺好架式, 準備下一次攻擊。

連番受了兩次攻擊, 如日勉強站穩身子, 右手掩著受傷了的腹部。而此刻的他非但沒有感到恐懼, 相反地令他感到憤怒。

自十三歲開始, 司空如日憑著其天生強健的體格, 每逢打架都沒有嚐過敗績, 甚至想挑戰他的惡徒們, 不到十數回合已被他打至口鼻瘀腫, 連站也站不穩。因此村子的惡人們也忌憚他, 不敢再惹那個「大」流氓。如是者, 他一直抱著打架無敵的稱號已有七年光陰。但這一次他被眼前的對手弄傷成那樣子, 令他的怒意漸趨湧現。

如日的怒意, 令自身又一次產生突變, 只見他身上再度出現那道火勁, 而且還是一絲絲地湧現出來。小富大驚之餘, 同時也發現如日本來被他割傷的腹部, 不知道什麼時候止了血。原來如日掩著腹部傷口的右手也現出火勁, 令傷口被火勁燒掉, 所以亦有了止血效果。

「難道那傢伙……」小富暗忖著的同時, 如日突然衝到他面前, 小富驚覺已遲, 面門已被如日狠狠的打中一拳。
「嘭! 嘭! 嘭! 嘭! 嘭! 嘭嘭嘭嘭嘭!!」得勢不饒人, 如日接連出拳, 不斷轟向小富。 轉眼之間, 小富的頭, 胸, 腹, 四肢等身體各部位已被如日的連環攻擊轟至重傷, 莫說要還擊, 他甚至連叫的機會也沒有。

前後打了三四十拳後, 小富已被轟至搖搖晃晃。 如日的火勁全貫於左拳上, 大叫道: 「吃屎吧! 你這混帳!」最猛烈的一擊, 連同髒話一併打向小富的心坎。「吔呀呀呀呀呀呀!」小富被這一拳轟至慘叫飛退, 整個人重重倒在地上, 再也站不起來了。

如日清醒過來後, 一步一步踱向奄奄一息的小富身旁。小富全身被火勁轟得全身紅黑, 身體亦在抖動著。



4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8 ID:EHBpr3U6 ]
破袍客傳(三) 下

「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找縱橫海大哥有什麼目的?」如日蹲在小富身旁。

「嘿……既然任……任務失……敗, 我……我……也沒必要答……你……殺了……我吧……」小富氣若浮絲, 說話也斷斷續續。

「你不肯說也沒用, 我之前也聽說了大哥的事, 有人為了奪取他的某種東西, 不斷地派出部下追殺他。你剛剛也想向我打探他的下落, 想必也是受了那人的命令吧?」如日道。

「你……」小富一怔。

「向你下命令的人是誰? 他人現在在哪裡? 快說!」如日繼續質問小富。

「這個問題, 由我來答你吧。」如日怔住。因為這句說話並不是由小富的口中說出!

如日站起身子, 環顧四周, 卻沒看到剛剛說話的人。然後, 那道聲音又再出現: 「向他下命令的人, 就是我 ; 至於人嘛……你轉過頭來, 就知道人在哪裡了。」

如日聽到這聲音同時, 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他全身在發抖, 緩緩地回頭一看……

紅色斗篷, 紅色的火燄眼睛, 紫紅色的頭髮, 紅色的人影, 已無聲無息地站在如日的身後。
紅‧法‧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