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LOL角色故事背景改篇]Protector

1 某G [ 2012/03/15(Thu) 17:39 ID:ibDBEWjI ]
前言:改篇於卡薩丁的故事背景,個人很喜歡這隻角色但是官方交代的不多。
另外這樣寫會不會有問題呢...?(汗顏)
本身沒有寫作的習慣,傷眼請見諒。
---------------

他還活著,從歷史中消失的伊卡西亞歸來,然後出現在戰爭學院,進入虛空對抗那些虛空來客。

但卻已經成為超越人類的存在。

吸收虛空能量的他,除了身上被虛空能量環繞著之外。原先為咖啡色的法袍也因為虛空能量的關係變成黑色,皮膚則是詭異的青色。而頭部被一副長著角的頭盔戴著,宛如呼吸器具的四根管子則是連接到背後的桶子。

他望著右手背上的紫色刀刃,然後收起。眼前的召喚師正不發一語的看著他。


──────────────────────


在他還沒有尋找伊卡西亞並被虛空汙染之前,是一名追尋禁忌知識的魔法師,此外也對古代文明有極大興趣。


數年前的佐恩就跟現在一樣的混亂並充滿著狂暴的魔法能量。而某處的地下室內也是一樣的混亂,但充滿的卻是古老的灰塵與雜亂的書籍。室內幾乎漆黑一片,唯一的照明是掛在天花板上一個又一個的依靠火焰點燃的提燈,窗戶又小又少,或許是防止寒氣侵襲吧。與其說是私人專用的書房,不如說是一個小型的藏書庫。

這裡的主人站在某個書架的角落並用火點燃上頭提燈後,仔細熟練的挑著翻閱著架上的書籍,即使書籍上面寫著大部分人看不懂的語言或書頁面已經崩離分解,精通部分古文與有著耐性的他依然定氣神閒的翻閱著。隨著一本一本的翻閱,也一本一本的放回原處或扔在地上。雖然破損嚴重的書籍一扔到地上馬上碎裂,但他依然繼續的找著。

一段時間後,他撿起之前被他亂扔在地上的書籍並往閃著火光的桌子走過去。很直接的把書放在桌子,自己也很隨便的坐在桌子旁邊的椅子上,然後翻開其中一本書籍開始專心的閱讀著。

直到一聲親人的呼喚才打斷他的思考並引起他的注意。

「爸爸不要再看書了,晚餐都要冷掉了。」年輕的少女有點不悅的看著沉浸在知識世界的他,接著生氣的拍著桌子。

他放下手上的書籍,然後露出苦笑。「我等下就過去了。」但說完他的目光還是停留在書籍身上,少女看到這情況反而更生氣的拍著桌子。

「每次都等一下,等到天亮你都沒走出房間過。」少女嘟著嘴並伸手把他手上的書本拿走。「你每次都這樣,卡薩丁。」

「好好好,這次我乖乖去吃飯總可以了吧?」

起身拿走少女手上的書籍並放在桌上,然後拉著少女的手走出書房。

走到空曠的客廳內的桌子旁,他抱著不詳的預感看著放在桌上的飯菜。不是紅的發亮就是整個焦黑。

他雖然慶幸有個早熟又機靈的女兒,但是女兒在下廚方面根本只有恐怖能形容,其恐怖的程度反而讓他練出宛如鋼鐵般的腸胃。而他對於這個無意間得到的成果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跟少女一起找張椅子坐下來開始吃飯,一邊暗自祈禱希望吃完不會發生意外。




到了隔天,卡薩丁離開時常待著的書房,披上一件連帽斗篷在佐恩的大街上低頭緩慢的行走著。在這座混亂的城市裡,適當的防護是必須的,即使是披上一件讓人看起來很可疑的斗篷在路上走,不過披著披風這種可疑的裝扮在佐恩很少會有人去注意。因為實在是太常見了。

接著走到佐恩街上唯一讓他感興趣的地方,南部廣場。那裡除了常有不少學者跟魔法師在討論相關話題之外,有時會有探險家在此地討論,而不管魔法也好研究也好還是探險相關他都很有興趣。停下腳步刻意聆聽周遭人們的談話。

「如果把T病毒再加上一點死靈法術的話不知道會怎樣…?」

「你那樣搞不如去研究操屍術,省事又快速。」這句話稍微引起卡薩丁的注意,但是下一秒他不想理會而繼續聽著周遭談話,操屍術對他來說是以前就研究過的東西,但也造成他對死靈系的魔法有巨大陰影。不過那是過去式了。

「聽說南大陸有不少可以探險的地方,不知道要從哪開始探險呢?」

「愛歐尼亞的風景跟文化很特殊,不知道哪裡的人會是什麼樣子。」

此時有個話題真正引起卡薩丁的注意,他輕輕施展窺視性質的魔法想要拉近聲音的來源並聽取情報。

「你們知道嗎?最近好多人在討論失落城市耶,不知道那裡有什麼東西讓一堆人想要去找。」

「那個名為伊卡西亞的失落城市?」

「別鬧了~每次一堆人跟瘋子一樣想要找到它,結果都一去不回,八成都是死在半路上了。」

「伊卡西亞不是一堆神經病詩人在歌頌的東西嗎……」

「話說最近有人從伊卡西亞回來,好像叫艾爾似的。但是一堆人問他那裡長怎樣他卻沉默不回答,不管誰問都一樣。」聽到這段話卡薩丁暗自滿足的笑了,因為比起翻閱繁雜的古文獻,直接詢問從那裡歸來的人是最快的途徑。之後他繼續聽著相關話題,但卻因為沒有他需要的答案而讓他很直接地走出吵雜的廣場。

之後停在路上,集中精神施展簡單且迅速的探知魔法去尋找剛才提到的那位生存者。沒多久魔法直接給了讓他滿意的答案,他要找的人正好就在這附近。

他沒發現背後有名魔法師不懷好意的對他施展具有攻擊性的奧術魔法。一發由魔法能量的飛彈朝他飛過去,但是當要打到他的時候卻結結實實的反彈回去,魔法師因為自己的魔法被反彈傻眼到被自己的魔法擊中,痛到在地上打滾。



「若你媽看到你這樣子,她會很擔心。」

卡薩丁回頭看著試圖暗算他卻被自己的法術打倒在地的魔法師,高傲的笑了一下,接著不理會並往別的方向走去。


2 某G [ 2012/03/15(Thu) 17:42 ID:ibDBEWjI ]
走到一戶獨立的小住宅玄關前,他很有禮貌性的按了幾下電鈴,直到感覺到有人來應門才停止。

「哪個死小孩一直給我在那邊狂按電鈴,害老子差點打破從蘇瑞瑪沙漠的金字塔挖來的器具。」

「抱歉,我可以跟你談一下話?關於伊卡西亞。」

「伊卡西亞……?算了你還是先進來慢慢談好了,老子知道那裡。」說完男子很直接的伸手把站著門前的卡薩丁拉進屋內,突然這樣一拉讓他重心不穩的跌倒在地。

「挖靠!你會不會太脆弱了點,這樣一拉就倒是要怎麼去探險那鬼地方阿!」


──────────────────────


沒多久他們進到屋內,找到椅子坐下來開始討論。

「一拉就倒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知道伊卡西亞在哪?」他一邊說一邊摸著剛剛因為跌倒而跟地板親密接觸的額頭。

「這不知道多少人問我這問題,問到我都懶的回答了。」艾爾起身走到後面的書架,直接拿起一本破損很嚴重的書後又走回來坐著,把剛才拿到的書交給卡薩丁。「喔對,你看得懂古文嗎?看得懂的話你比較容易找到答案。」

看到書籍封面,卡薩丁臉色突然凝重了一下,感到一股不好的感覺。「這種古文我看的懂,所以你是根據古文獻找到伊卡西亞?」隨手翻起書籍,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古文,上面寫的都是符文大地的歷史。

「我說你這脆皮,如果你很感興趣的話那本你拿走吧,我不太想要。」艾爾看著專心閱讀的他,認為又是一個追求知識的魔法師去追尋著禁忌。「不過我先警告你…」

「直說吧。」

「如果你到了那裡有聽到有東西在你耳邊低語的話,不要理會。你一理會就完蛋了。」艾爾認真的對卡薩丁提出警告。「而且那裡似乎有東西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總之小心點。一堆人去哪裡都一去不回一定會有原因存在。」


艾爾回想起當初去伊卡西亞的時候,雖然表面上是一座腐朽的廢墟城市,實際上卻暗藏著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

他從第一天開始就聽到有東西在對著他低語。他很奮力的抵抗,但那耳語一天比一天嚴重到讓他越來越無法抵抗。當他之後看到有東西在注視他的時候,他徹底的發瘋了。

一隻咬著人類殘肢的蟲型生物正不懷好意的看著他,嘴上的殘肢還滴著新鮮鮮紅的血液。

若他那時候沒有發瘋的逃出伊卡西亞,那他現在也不會在這去分享這個故事。


把意識拉回現在,轉頭一看原本在認真看著古代文獻的卡薩丁不見了。

「那傢伙去哪裡真的沒問題嗎……」艾爾臉色凝重的道。




書房的主人回來了,他走進書房走到閱讀書籍的桌子前並點燃旁邊的提燈,看見桌上留了一張紙條。從字跡就知道這是他女兒所寫的,上面寫著希望他能好好休息之外,也希望他不要老是窩在書房而不去管外面的事情,從語氣看他女兒很擔心他。

看著那張女兒留給他的紙條,他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的確不是一個很好的父親,雖然慶幸著女兒早熟懂事,但是這也是自己造成的。他會埋首於書堆中,既是興趣,也是種自我麻痺。他也想好好對待自己的女兒,卻因為有著往日陰影而不敢接觸。

坐下來調整自己的思緒,把一直拿在手上的書籍攤開來放在桌上閱讀,一邊翻閱一邊拿著筆在白紙上抄寫著少數人知道的古代文字。接著拿起放在旁邊的書,也是一邊翻閱一邊抄寫著。直到把原本空白的紙張都寫滿了。

撕下那張寫滿文字的紙,他看著剛才寫的紙張,又寫了一張,但是文字數量比之前少了許多,寫完後他放下筆休息一下。

這時少女來了,她很生氣的看著整夜沒睡的卡薩丁。


「快去睡!!」

少女直接拿起旁邊厚重的書籍直接朝卡薩丁的頭敲下去。



二天後,他醒來了,發現自己是躺在床上,而不是趴在書房的桌上。

當他看到少女正趴在自己躺的床上熟睡著,心中突然有股愧疚感。走下床拿起放在旁邊的毯子披蓋在少女的身上,然後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走進書房點燃提燈,又發現女兒留了字條給他。從字跡看女兒似乎很生氣他徹夜沒睡的事情,但也對他不小心讓他足足睡上二天的打暈舉動感到抱歉。

他無奈的笑一笑繼續整理幾天前正在整理的東西,拿起那張文字比較少的紙張,仔細的比對一下。充分休息過的他突然想到什麼,撕掉二張原本寫過的紙後又寫了一張,這次是用一般的文字去寫。

寫著『被宏偉屏障隔絕的危險的南邊大陸,被蘇瑞瑪沙漠掩埋的地帶,緊鄰著正常卻隱藏危機風暴平原。』


卡薩丁拿起筆在桌上的世界地圖的某處畫上一個小圈並寫上一段文字。『失落城市,伊卡西亞。』

──────────────────────

數天後,卡薩丁經過了剛建立的戰爭學院、通過重軍防守的莫格羅關口,來到了一望無盡的蘇瑞瑪沙漠。

起初沙漠的溫差讓他吃了一些苦頭。白天像火一樣炙熱,到了夜晚就像北方一樣寒冷。當他習慣之後已經是一個禮拜後的事情,這時候的他已經走到風暴平原。這趟路除了看到一些遊牧民族之外,也看到不少禿鷹很愉悅著啃食屍體的畫面。

離開風暴平原往東前進之後這種現象越來愈多,詭異的是有些屍體甚至只有殘肢存在。他不禁想起這座失落城市到底有多少人想要知道它的祕密卻死在異鄉呢…………?

當卡薩丁看到一座奇異的方尖碑在沙漠中豎立著,已經是快一個月的事情。在這段時刻的夜裡他想的不是找不找的到伊卡西亞,而是女兒過的好不好。在他離開的時候他寫了一封信給女兒,除了寫著自己出去別的地方要很久才會回來之外,也把長年心裡想講的話寫出來。他知道自己很自私很冷血,但是他也想嘗試去修補這段隔閡,但恐懼戰勝了一切。

走近那座方尖碑,看見一座規模龐大的腐朽廢墟正在自己眼前,正是伊卡西亞。當他踏進第一步的時候,很直接的摔進根本沒發現被隨便掩蓋的坑洞,爬起來後又摔進另一個坑洞。


「法克!!」

這是卡薩丁在伊卡西亞的第一句話。



再次從坑洞內爬出來,找個安全的地方放下笨重的行李後,開始正式觀察這座城市。首先注意到的是這座城市的建築風格很特別,在他的記憶中這種奇怪的風格是第一次見識到。當他看到牆上寫著古代文字的時候他開始有了興致,抱著好奇心把看到的文字都抄起來。然後又上演直接跌進坑洞又爬起來的情景。

入夜後,他坐在一個建築物內,隔著火光仔細思考白天抄下的文字。

「伊卡西亞在召喚著……」這聲低語稍微打斷了卡薩丁的思考,記得當初警告的他不想理會,讓自己專心研究著那些抄下來的文字。


二天後,白天他依然到處探險尋找一些線索,有時還是會跌進坑洞後爬出去狂罵粗話,但一入夜,低語就算開始出現侵蝕他的意識。

他雖然奮力的抵抗,但那些低語越來越強烈的時候。他反而開始沒有辦法再繼續反抗下去。

而到了第七天,卡薩丁整理之前抄寫過的文字,看著看著突然一股念頭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這座城市有東西連結到另外一個世界,那個東西散發著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能量。而它曾經繁華過,但卻不明原因被廢棄、被毀滅、被放任著腐爛。


到了夜裡…低語再次跟他招手……

「順從虛無…」這段聲音在卡薩丁的腦中響起,接著他不由自主的往某個方向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當他恢復意識、用魔法照明周圍後發現自己在類似地下室的地方。

向前走,看見一個紫色的裂縫在半空中,抱著好奇心的他很接近的走過去察看。

下一秒裂縫突然擴變成圓洞,大量的紫色觸鬚從圓洞內竄出,纏住因驚嚇而完全沒有防備的卡薩丁並拖進去。

接著這詭異的圓洞就這樣突然的消失了……

──────────────────────

3 某G [ 2012/03/15(Thu) 17:47 ID:ibDBEWjI ]


當卡薩丁從衝擊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未知的空間。打起精神起身後看著周遭環境,灰白且到處散發出紫色的不知名能量,荒涼龜裂的大地似乎顯示沒有出現生物在此生存居住的跡象。

集中精神詠唱咒文施展簡單的探知魔法卻沒有任何反應,即使已經在地上劃了一圈又一圈對他來說非常多餘又很蠢的魔法陣,但是不管他在怎麼唸著咒文比著手勢,依然沒有反應。只能判斷是這裡磁場沒有任何一個可以施展魔法的要素。

「來吧…」一股低沉的聲音在卡薩丁的腦中響起並打斷他的思考。「來吧……」當這股聲音響起第二次的時候,他已經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像是被東西引導似的,漫無目的行走。直到長袍因為絆到物體而重重摔了一跤而停止。

他吃痛的起身並回頭看讓他絆倒的元兇。一個破裂的背包,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但破裂口與部分東西卻沾染了鐵紅色的液體。低下身撿起記事本,但目光卻注視在一顆石頭上。發出黑紫色光芒,上頭刻著大量不知名的符文。卡薩丁毫不猶豫的從地上把它撿起,抱著好奇心試圖解析刻劃在上面的符文,但卻徒勞無功。

無奈的他只好把好奇心放在被染紅又缺一大角的記事本上。




『12月X日。從瘟疫森林歸來,我回到蒂瑪西亞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衝去找老帕算帳,不只沒找到寶藏,還差點因為當地的疾病而丟上一條命。』

『2月X日。老帕這次又拿新的玩意來騙小孩了,說瓦羅然大陸的東方有一個被沙漠掩埋的荒廢城市,雖然聽老帕那樣講是很吸引人,但是…看過不少的記載,那裏真的有東西存在嗎?』看完這頁的卡薩丁輕哼了一聲。這記事本的主人根本查的不夠徹底,不過摸著良心講,他會去尋找伊卡西亞並誤入此地也是因為當時在佐恩街上那群正在熱烈討論的探險家與學者。

『4月X日。不知道這一生穿過幾次莫格羅關口了,守備軍的臉還是一樣臭,以這種腳步的話應該再過幾天就到風暴平原,然後過了平原就是沙漠,吹著春天的晚風,我開始想像老帕所說的荒廢城市了…』

『4月X日。老天,才剛進入沙漠沒多久就看到不少白骨與被禿鷹群啃食的腐屍,這個廢棄的城市到底吸引了多少探險家的注意?』卡薩丁開始不耐煩的直接翻過了幾頁,因為廢話實在太多了。多到讓他根本看不下去。

『5月X日。我不知道是不是迷路還是那城市根本不存在,已經在這沙漠足足待了快半個月,如果這幾天在沒找到的話,我大概也會像那些探險家一樣死在這了……不,我應該要堅持下去…』

『6月X日。一個奇異的方尖碑探頭露臉。感謝老天,我終於找到它了,原來老帕沒有騙人,等我找到寶藏我一定要用古格拉斯特製的酒讓他喝到吐。不過這地方……似乎哪裡怪怪的…?』

『6月X日。找了很久,除了一顆奇怪的石頭之外,什麼都沒有,這裡牆上寫了一堆看不懂的東西。還是說該拿起鏟子開挖才會出現寶藏呢?』看著右手拿著的符文石,卡薩丁推測記事本所寫的石頭是目前拿在手上的那顆。這記事本的主人總算寫到讓他感興趣的東西。不過說真的,記事本的主人到處亂挖的後遺症反而讓卡薩丁在探索伊卡西亞的過程中吃足了苦頭。

例如三不五時摔進坑洞讓卡薩丁氣到狂罵法克魷魚。

『7月X日。這是什麼巫術?明明昨天身處在熱得要死的沙漠遺跡,今天一起來卻發現人在一個灰白到讓人產生恐懼的地方。沒有生物,只有奇怪的紫色迷霧在飄散。發現包包內的怪石頭到了這裡就開始發亮,但是卻發出更奇怪的黑紫色光芒……是寶藏的暗示嗎?』

『7月X日。走了很久,卻沒有發現任何跟出口相關的東西,我該不會掉到所謂的異空間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就只能等死了…?最近常常在耳邊聽到有人在對著我低語……是我的幻覺?』

『7月X日。我快被那噁心的低語逼瘋了,除此之外還看到生物所遺留下來的足跡,那種尺寸……根本不是正常的生物。我絕望了,誰能救我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到這裡右手不由自主的自動翻了下一頁。那頁寫著滿滿放我出去,除此之外………


「我們都將順從虛空……你也不例外……卡薩丁。」


卡薩丁彷彿見鬼似的直接把手上的記事本直接扔出去,然後無力的跪坐在地上並倒抽一口氣。

他明白那句不是記事本的主人所寫。寫下那段話的顏料不是墨水,而是鮮紅的鮮血,用著詭異的字跡寫下。但是讓他如此的無力如此的恐懼不是因為鮮血。

而是『虛空』這二個字。

──────────────────────


在他的認知中,虛空是不為人知的地方,它存在各世界之間。那裏不是虛空這二個字形容的一樣,裡面居住著令人戰慄又充滿暴力的生物,它們掠食為生,不受傳統質量守恆定律的約束,只有無底洞的吞食。曾經在非常古老的年代,發生過來自虛空的生物破壞了世界的隔牆並進入符文之地大肆散發宛如夢魘的恐懼,引發了一場長久的戰爭的。

雖然人們成功戰勝了來自虛空的訪客,但是也付出極大的代價。伊卡西亞的殞落、符文之地的崩解、當時驅除虛空訪客的強大魔法完全失傳………這些事情已經因為時代的演變分散在支離破碎的古代文獻之中。

若這裡是虛空,那麼對他來說…………不就等於自己的一生會在這裡終結,然後被裡面的居民……



「不,我不會在這裡死去……我會活著離開這裡。」勉強的擠出這段話讓自己冷靜下來,但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沒辦法站起來。這時他感覺到有股溫熱的液體滴落在肩膀上,然後滑下………轉頭一看…

一隻像極蟲子的巨大生怪物站在他身後,嘴上滴落的唾液正是讓他轉回頭看的元兇,它稍微打量了一下跪坐在地上卡薩丁,然後很快速的揮動手上的利爪揮過去。

他當然不會笨到的就這樣被這隻怪物得逞,但是卻閃的很狼狽。鮮血緩緩的滴落在地,從被劃到的臉部滴落,蒙住下臉部跟脖子的圍巾也被扯了下來。而它看到了血開始躁動起來。

「柔軟的軀體啊………順從虛無吧!!」

它張大了嘴作勢要把沒有反擊能力的卡薩丁整個吞下,而卡薩丁閉上眼,抱著必死的決心直接拿起手上的符文石頭直接往怪物頭上揮下去。



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象。原本作勢要吞下他的怪物,發出一聲慘叫後倒在地上。頭部被開了一個小圓圈。他看著手上的已經被紫光包覆的符文石,散發出比之前更加強大的力量。除了得到只有來自虛空的力量才能擊殺虛空來客的訊息之外,也想到一個唯一活下去的辦法。

吸收這顆符文石內寄宿的所有力量,並利用這股力量逃出虛空。

他又再度劃起對自己來說非常又蠢又多餘的魔法陣,但範圍卻比之前還要龐大,並劃上沒人知曉的符文。然後卻看著手上的符文石而猶豫了一下。畢竟他也不知道吸收這股力量會導致什麼後果。集中精神並閉上眼,細細的詠唱著只有少數人才知曉的古代咒文。

先是手上的符文石憑空浮起,接著從石頭發出一道黑紫色的光束打在卡薩丁身上,刻劃在上面的符文從石頭表面脫落,一條條緩慢的附著在法袍上,當強大力量灌入到他的體內,一種壓迫的痛楚讓他在難過的途中咳出幾口血,吸收力量本身就會出現這種痛。當光束散去且石頭碎裂的時候,儀式也跟著結束了。

但是身心也產生了極大異變。

原本為咖啡色的法袍被汙染成夢魘般的深黑色,與附著在上面的白色符文形成強烈對比,原本正常的膚色也被汙染成詭異的青色。一個伴隨著這股力量的毀滅衝動完全侵占他的意識,發出一聲令人恐懼的尖嘯。二隻受到此影響的蟲行怪物緩慢的走過來。

被毀滅所支配的卡薩丁露出一抹冷笑,右手凝聚著能量,具化成一把紫色的刀刃。




在卡薩丁克服那股毀滅衝動恢復意識後,發現自己倒臥在伊卡西亞,只差一點就被沙漠完全掩埋。拍掉身上的沙子,當他第一眼看見自己的手變成青色、長而利銳的指甲沾染幾滴綠色乾掉的液體。

差點當場崩潰。

他無力的跪坐著,一聲悲痛的嘶吼在伊卡西亞內迴盪。

他成為少數從伊卡西亞活下來的幸運者,但也被虛空永遠的改變了。




4 某G [ 2012/03/15(Thu) 17:47 ID:ibDBEWjI ]
數個禮拜後,佐恩那間地下室的提燈被點燃了,點燃的是桌子上的提燈。卡薩丁很隨便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放在桌上的黑色頭盔,頭盔嘴部則連著四根管子,與二個氧氣筒連結著。他舉起啟動虛空之刃的右手,陷入思考當中。

從伊卡西亞回來後,除了身體上的轉變,當初吸收的虛空能量與自己的魔法血統融合。除了身體能輕盈的漂浮在半空中,也意外發現對魔法有強大的抵抗力之外,施展的法術也能讓擊中者暫時性思緒混亂到無法開口,此外也能夠收集附近殘餘的魔法能量施展出強大的衝擊波。以及那突破正常思維的瞬間移動。

這股強大又破壞正常思維的力量是種承重的負擔。

當他為了能夠在惡劣環境下戰鬥,打造了附著呼吸裝置的頭盔,也開始學習控制自己的力量,學著操控著幾乎沒有碰過的刀劍,實體武器對於虛空生物比較能夠造成比較大的傷害。都是為了之後在虛空中的戰鬥。

因為他知道虛空那些生物正在尋找機會,再一次的入侵符文之地。若他不挺身而出?那誰能辦到?況且當時的魔法已經失傳,現在人們對於虛空根本不知道是何物。

符文之地需要一個監視虛空的守護者,而這是他的責任。

──────────────────────

當他進入戰爭學院,以用自身力量來幫助英雄聯盟為代價去尋找當時失傳的魔法,已經發現自己慢了一步。

名為科加斯的虛空訪客從戰爭學院中被無意間召喚出來,然後被限制在深處的地下室。雖然他得知學院正在嚴密監視著這頭生物,但是他曉得那只是口頭上的藉口。

虛空訪客是聰明又狡猾的,這點他非常清楚。戰爭學院那樣做只是單純想知道符文大地之後的命運罷了。目前他能做的只有等待與觀察,直到科加斯不受控制為止。到那時候,他會動手把科加斯殺了以保護符文大地的安全。

戰爭學院對卡薩丁來說只是用來尋找失落歷史的工具罷了,他沒忘記當初警告戰爭學院注意虛空問題的時候,卻被當成笑話看待的情況。雖然當成笑話看的人幾乎都是低階召喚師或低階官員。

不管低不低階高不高階,他們懂的是什麼?在戰爭學院內,真正知道虛空的人有多少?所以在完成申請、見過科加斯後他很直接的離開了。


一段日子後,一個自稱來自伊卡西亞的人進入戰爭學院並加入英雄聯盟的舉動讓卡薩丁有了不得不回到戰爭學院一趟的理由。

「這不正是虛空的守護者嗎……我已經聽過你的傳聞了…」一名戴著紫色連帽披肩的男子用著沙啞的聲音說著,用著充滿虛空能量的雙眼看著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卡薩丁。

「法師,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來自伊卡西亞,但是最好讓我搞清楚你的動機是什麼……」語畢,卡薩丁啟動虛空之刃並指著眼前的男子。「就算戰爭學院那些傢伙會來阻止,但要把你殺了對我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我來尋找我自己之後的命運罷了。」男子很輕鬆的回答並輕輕摸著爬在肩膀上的虛靈。「而你也不正是如此?我們都見過虛空。」

卡薩丁不發一語的收起虛空之刃,然後仔細的打量眼前的男子。他的面容被紫色的連帽披肩蓋住、穿著藍色衣物、腰間掛著一把華麗的短刀,充滿虛空能量而散發藍光的雙眼似乎能夠窺探著什麼,要說詭異之處的話他的肩膀上停留一隻來自虛空且溫馴平靜的虛靈。因為在卡薩丁的印象中虛靈是個會隨時狂暴又容易受到影響的生物。

沒多久,男子彷彿看透什麼似的,幽幽的開口。「你真的以為你能夠阻止虛空的到來嗎…卡薩丁?它們遲早都會來此。」




「大地也許會融化,海水也許會暴漲,星辰也許會墜落…但是它們一定會來此。」

──────────────────────

看著他的召喚師打破沉默。「想不到你還真的來了。」

「妳的寵物已經告訴我你找我的理由。」卡薩丁透過頭盔內的發聲機械冷冷的道。「而且我也知道我在你們這些召喚師的眼中是個又愛又恨的角色,召喚師。」

「因為你是打破召喚峽谷中路給法師走這個鳥規定的其中之一阿,卡薩丁。」

「越死板的東西更需要去打破不是?況且幾年前還有召喚師在爭論我是不是那麼的沒用那麼的廢,但後來卻被挖掘出來。」他臉沉了一下,然後切入正題。「不過…妳知道虛空是什麼東西嗎?年輕的召喚師。」

「不正是你在對抗的東西?不正是那個如夢魘般的異空間?」召喚師拉起右手的袖子並拆掉上面的繃帶,露出一個青色且有著長著銳利指甲的右手。「我跟你都去過伊卡西亞、看過虛空,但幸運的是我受到的影響沒有比你深。」召喚師眼神堅定的看著表情一成不變的他。

卡薩丁看著召喚師的右手沉思了,很直接提出一個問題。「妳知道符文大地的崩壞帶來什麼?」

「符文大地的崩壞引發了不少悲劇,例如被聯盟弄成水晶之痕戰場卡拉曼達。」

「只對一半,符文大地的崩壞正加速虛空的到來。」卡薩丁不理會臉上露出驚訝表情的召喚師繼續把話說完。「而造成崩壞的主因就是威力強大的魔法。符文大地因為魔法的興盛,也因為魔法而步入毀滅。力量的平衡必須要被維護。」

當初聯盟為了阻止蒂瑪西亞與諾克薩斯即將引爆的衝突而施展了強大的時間魔法,其威力連遠在伊卡西亞監視虛空裂縫的卡薩丁也察覺到,副作用除了卡拉曼達變成無法居住的地帶之外,卡薩丁也發現虛空裂縫有擴大趨勢,世界的隔牆又起了一道裂痕。

「召喚師,勸妳別對虛空過於了解,即使妳曾經見過虛空也被它改變過,甚至讓一隻從虛空來的虛靈爬在妳身上。」

每當卡薩丁看到虛靈總是會想起二個人,自稱為先知並與他走向不同道路的馬爾扎哈,以及當初佐恩阻止獻祭儀式失敗、自己的女兒被拖入虛空後下落不明。直到現在就算卡薩丁一直進入虛空尋找依然沒有下落。

每次想到那時侯,他總是後悔應該先救女兒才對,而不是對馬爾扎哈出手。突然出現的虛空裂痕把他女兒拖走的場景已經成為他一輩子永遠醒不來的噩夢了。

「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因為那不是妳能想像妳能對抗的東西…我不希望有人步上我的後塵。」

語畢,卡薩丁發動虛空行走直接消失在召喚師面前,留下一臉疑惑的召喚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