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隨想

1 名無しさん [ 2012/04/03(Tue) 20:31 ID:EfRvxnSQ ]
十六歲了。

十六歲對我來說,是一個尷尬的年齡。

在十六歲以前,好像忽略了父母,眼中只有自己和朋友。父母在當時好像正常人一般,沒病沒痛,頭髮還是烏黑濃密,健康不用子女掛心,自己也在不經不覺間把他們遺忘,各有各的生活,沒有什麼交集。

在十六歲以後,由於父親的健康出現問題。慢慢的,自己的眼光開始移到父母身上。在遺忘了父親的兩三年間,父親好像突然蒼老了十年。除了患上疾病外,連帶的,頭髮也花白了,稀疏了。原本正直的背部也慢慢的彎下來。往日帶來安全感的肩膀,今天卻好像放了下來。平日穿起的一件衣服,也好像沒有了肌肉支撐般,無力的掛在身體上。

將現在的父親和印象中的父親作出比較,驚覺他已經經不起年月的洗禮,而淚,也在這一刻滴下來。

父親老了。

十六歲前,不太關心父母。
十六歲後,開始關心父母時卻驚訝的發現他們都老了。

萬幸的是,父母仍在,我仍可以孝順他們。
十六歲了,開始關心父母的健康,開始留意自己的父母。
尷尬的是,我也留意到父母關心我,他們也經常教導一些人生哲理給我。
但是,他們的說話我不愛聽,對他們付出的關愛我好像很拒絕似的。
畢竟,忠言逆耳。
因此,尷尬出現了,一方面自己想多關心父母,另一方面自己卻排斥父母的說話,排斥父母給予的關心。

突然間,想起了龍應台所寫的《目送》,記起了一句:「只有一個人能聽的音樂,是一扇緊閉的門。」
沒錯,現在的我,排斥著父母給予的關心,就像一扇緊閉的門,一扇把愛擋住了的門。
父母單方面給予愛,作為接受的一方卻擋開了。
父母肯定會感到痛心,而我也感到內疚。

成長到了十六歲。人,活了十六年,自己卻不懂如何的關愛父母。
在學校中學習了種種知識,卻忽略了孝順父母。
在一霎間,再看看自己的父母,不禁在心底泛起了歉意。

忽然間,想起了龍應台所寫的《目送》,記起了另一句:「火葬場的爐門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屜,緩緩往前滑行。」
很驚慌,很害怕父母離我而去,很害怕然後不能再被父母訓話。害怕當我開始珍惜父母時,父母已經離我而去。
因為,我還沒有好好珍惜和父母一起的時光。
因為,我不想成為龍應台,不想不斷地在目送父母的背影漸行漸遠。
因為,我不想「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

在這一刻,你慢慢地向你父母深深的看一眼,你可能發覺到你的雙親已經受不住年月的洗禮了。
寫到這一刻,淚停了。突然有感而發,打了很老套的一句:「珍惜當你還擁有。」


2 名無しさん [ 2012/04/03(Tue) 21:37 ID:tcsHbMHU ]
有淚有推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