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第二場戰爭

1 [ 2012/06/12(Tue) 23:25 ID:14Zlj1nk ]
偶然想到的短幕

喀-喀-喀-
清脆的腳步聲,給人堅定的感覺,硬底材質的皮鞋以腳跟踩著大理石地板的聲響,讓人難以忽視皮鞋主人的存在。

喀-喀-喀-
節奏穩定、代表腳步聲的主人不會因為一些小事而混亂。


喀-
腳步聲停了,男人直挺挺的站在門前,這裡是學校內,一間默默無名的普通高中的校內角落,任誰也難以察覺的小空間,它的外觀不過是個充滿鐵鏽的們,鑲在一面充斥著低俗至極的髒話塗鴉的牆壁上罷了。

「嗚....有點小緊張。」 站在門前的男人,稍稍整理下自己的行頭,以他的年齡來說,身上的裝束是無懈可擊的,剛成年不久,成熟的臉孔略帶青澀,沒有投票權的矛盾年紀卻帶有成熟的感覺,他仔細的檢視著自己:「專屬設計師精心打扮的金色頭髮:可以,她最愛的小禮物:可以!一塵不染,燙線分明的T恤:可以,皮帶的扣環上似乎有點小汙垢,稍微擦拭一下....可以了!然後是褲子,褲底的反摺因為剛剛走的那段路而顯得有些歪了,只要在往這角度.....好!完美,鞋底的灰塵....嘖!敗筆,這間學校的打掃人員果然是四流的,才幾步路就這樣了,沒辦法了,雖然有些丟臉,不過藏在鞋底下的髒污應該不會讓她太注意才對。」

「開門。」 在花了將近半小時打理身上行頭的他,對著佈滿鐵鏽的門大喊,他的嗓音清晰嘹亮,有威嚴卻又不讓人感到畏懼。

「果然還是不行嗎。」 男子稍稍皺眉,拿出手帕轉動門把。

嘎---嘰-----

隨著男子打開大門,擾人至極聲音像野獸般竄了出來,彷彿是在對他咆嘯,斥喝他讓他停手,但男子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被影響,硬生生的將大門完全敞開。

「嗚哇。」 等待他的,是正午的烈陽也無法照進半分的黑暗,飄散在黑暗中的灰塵隨著大門的開啟而飛舞著,男子並不是來打掃這裡的,他對這些飛舞的塵螨一直很沒辦法,平時的他根本不可能靠近這種骯髒的地方,他伸手掩鼻,試著不讓那些髒東西侵入他的身體裡。

「喂,我來了哦。」 他充滿朝氣的揮揮手,當然也不忘把骯髒的手帕給丟了。

「....」 裏頭沒有任何回應,沒有任何人在的倉庫,裏頭只有擺放整齊的櫃子、櫃子、櫃子、櫃子,以及櫃子外的箱子,這裡是儲藏室,老舊到讓人難以記起的狹小空間。

「華殉,我帶了妳最愛的....」

「不需要。」 黑暗中傳出了聲音,是充滿厭惡的女子聲音,她的聲音就像重擊的鼓,每一字一句都讓人心顛,彷彿刺人的玫瑰,但每根刺上都帶著劇毒。

「別這樣嘛~我好不容易....」

「滾!」

「都過這麼久了,妳也別這樣....」

「我 再 說 一 次!」

「別生氣嘛....唉唷」

「噁心死了!」 一陣聲響破空而出,隨著清脆的鏗一聲鑲入男子身旁的牆壁,那是一隻刀片,是美工刀刀片的其中一截。

「華殉。」 男子一改撒嬌式的發言,帶怒的聲音震懾了整座儲藏室,躲在黑暗裡,被稱做華殉的女子也沒有再發言,靜靜的盯著他。

「蛋糕我要丟掉了。」

「畜生,別動它。」 躲在黑暗中的人影蠢動著,語氣帶點緊張。

噠--
僅有一聲的腳步聲,纖細的人影從黑暗中跳出,以迅雷般的速度潛入男子的視線死角,然後一舉從背後竄出,她的左手緊扣著男子的右手,但因為手掌的差距,她只能扣著對方的手指而沒辦法鎖住對方的手腕,裝著禮盒的塑膠袋聞風不動,別說碰撞,連一點晃動都沒有,可見華殉的手法之高明。

「你來做什麼。」 全身曝曬在太陽底下的華殉,舉著銳利的美工刀貼在男子的脖子上,她的聲音帶著厭惡感,一方面是因為太陽的照射,但大部分厭惡感都是來自眼前的男子,他實在太高大,握著美工刀的手光是抵在他肩上就很勉強,更別說自己貼在他背後的臉了,他身上的香水味不斷的刺激著自己,雖然有點懷念,可是想到這傢伙....

「如果我說是請妳吃蛋糕呢?」 男子一派輕鬆的回應,完全沒有被挾持者的恐懼,他知道華殉不是威脅,依她"現在"的個性絕對是來真的,不過男子還是沒有因此退卻,除了是自信,也是因為他個人的堅持。

「....」

「我說啊,妳似乎忘記了規則,妳對我的稱呼--」

「垃圾。」

「不是哦,稍微想想吧,才過沒多久....」

「那就敗類。」

「剛取的名稱嗎?該不會是忘了吧,我可是--」

「變態狂!」

「唉,華殉。」

「....」

在外人眼裡,女孩好像緊抱著男子捨不得讓他離開似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