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召喚大魔神

1 肥田 [ 2012/07/11(Wed) 20:42 ID:LH9ubTKw ]
第一章 眷屬召喚 (一)

  「這是這學期最後一週了,如果在這週末之前沒有成功招喚出眷屬的話,我的魔法實習課程就會被當掉。手上的材料芥子花粉還夠,水蜥的鱗片和魔鹿的角應該可以去跟別人換,至於一級無屬性的魔獸血液該怎麼辦呢?等等跟姬娜借借看,她成績那麼好,學校獎勵了不少魔法材料給她,應該還會有剩吧?」

  一個綁著兩束麻花辮,身穿學生服,背後披著灰色斗篷頭戴黑框大眼鏡的眼鏡妹正坐在學員商店內的石椅上,她是凡納斯魔法學院二年級的學生艾爾托妮絲‧魯魯多‧吉爾嘉德斯‧貝爾,一個吉爾嘉德斯公國老牌貴族貝爾家族的三小姐,通稱艾妮絲。

  艾妮絲她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和一個妹妹,貴族的小姐除了軍人世家與擁有上佳的魔法天賦的兩種情況外,其他的都必須學習宮廷禮儀與女紅手藝在家裡當個大家閨秀,然後等著成年嫁人。這是個家族安排好,沉悶無聊的人生。艾妮絲不想跟大姐一樣整天關在家裡,等成年之後被安排幾次舞會就被嫁出去,所以她就拜託她的閨蜜,安道夫家的么女姬娜幫忙。

  姬娜她擁有很好的暗屬性魔法天賦,被家族安排到塞爾克公國的凡那斯魔法學院就讀。就在出發當天,艾妮絲混入姬娜的隨從之中成功的逃離家族掌控。到了塞爾克公國之後,艾妮絲怕家族的人查到姬娜這邊,所以不敢住在姬娜的小莊園內。好在艾妮絲還是有一些魔法天賦,姬娜她在學院報到時順便帶著艾妮絲到學校接受入學測試,並且辦理住宿手續。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年多,原本貝爾家三小姐變成打扮老土的打工妹在凡納斯魔法學院過生活。

  「村姑妹,結帳。」
  「這四樣東西一共是1金15銀。」
  「不能便宜些嗎?」

  艾妮絲用手指著身後學員商店守則的第二條“明碼標價,市不二價。”然後對那個學員搖搖頭。

  接待完最後一個學員,艾妮絲將所有櫃子都鎖上魔法鎖,會發出警報聲的那種。然後關上店門帶著錢和帳本走到二樓的辦室交給管理商店的艾林多法師。艾林多法師稍微對一下帳之後拿出10個銀幣給艾妮絲,這就是艾妮絲今天的工錢了。

  10個銀幣對外面的平民來說可以買三天份的麵包了,但對艾妮絲來說只是杯水車薪。面對動不動就幾個金幣魔法材料,要不是姬娜經常接濟她,她早就因為買不起魔法材料而被退學了。

  看看時間還早,艾妮斯走出校門往姬娜的莊園走去。姬娜的莊園離學校很近,從學院側門走過去只要十分鐘左右,那一帶都是一些比較有錢的學員住的莊園。



2 肥田 [ 2012/07/12(Thu) 20:55 ID:O.wh8A2w ]
  到了莊園後艾妮絲並沒有直接走進莊園內找姬娜,她走到姬娜莊園側面的圍牆邊對著一條藤蔓輕輕的拉三下。這條藤蔓其實繩子偽裝的,混在眾多的藤蔓裡面。它連結著姬娜房內的魔法鈴,只要拉三下姬娜就知道是艾妮絲來了。

  「沒反應,難道姬娜又睡著了?」

  艾妮絲在牆邊等了一會兒,沒有等到姬娜回應,她就使勁的對著籐蔓拉了三下。頓時莊園內傳出一陣嗡嗡的鐘鳴,這是姬娜房間的魔法鈴的最大出力。聲音響過沒多久,一隻黑霧化成的烏鴉從莊園內飛出來停在圍牆上。

  「大小姐,想嚇死我嗎?」略為低沉的女音帶著一絲慵懶的睡意從烏鴉的口中傳出。

  「我也不想這樣呀,誰叫你每次冥想後都睡的跟冬眠的熊一樣。如果不樣拉怎麼能叫醒你?」艾妮絲拉著自己的披風來回摩擦,侷促不安的說。

  「這是我體質問題。你需要什麼幫忙?」

  「姬娜我需要一瓶一級魔獸血液,無屬性的。」

  「召喚眷屬?」

  「對!」

  「給你可以,但要答應我過年一起回去,琳姨很擔心你。」

  「這個…好吧。但是你要幫忙勸我父親讓我繼續上學,我不想當一個只為了跟人聯姻的貴族小姐。」

  「沒問題,但是你沒拿出好成績的話即使我幫你勸說也沒有用。接著!」

  一隻黑霧凝成的貓叼著一個藍色的瓶子從牆上探出頭來,將瓶子甩向艾妮絲。艾妮絲手忙腳亂的接住瓶子之後黑貓已經不見蹤影,牆上只剩下那隻烏鴉。

  「學期結束後打扮回原本的樣子,我會去你宿舍接你。」烏鴉說完化成一團黑霧,漸漸消失在空氣中。

  艾妮斯緊握手中的瓶子,對自己打氣「這次召喚一定能成功。」然後在黃昏中向著學院一路跑去。

  艾妮絲完成學員餐廳的打工後已經快晚上9點了,回去宿舍洗完澡並且跟室友交換完魔法材料時已經晚上十點了。由於早上課餘時間必須打工,本學期的召喚課又已經全部上完;艾妮絲只好厚著臉皮去敲召喚教室管理者阿瑞斯魔法師的門,把正在睡覺阿瑞斯老魔法師叫醒。阿瑞斯穿著小熊睡袍提著提燈睡眼惺忪的打開召喚教室的門,然後坐在召喚教室的講台上呼呼大睡,人老了精神總是比較不好。

  艾妮絲不是第一次晚上來召喚教室了,她在提燈微弱的光芒下熟練的在實驗台上調配起畫召喚法陣的材料,先將水蜥鱗片跟魔鹿角依照比例磨成粉末,然後加入一瓶無屬性的一級魔獸血液就完成了。拿起調配好的魔獸血,艾妮絲蹲在地上一筆一畫的慢慢繪出召喚魔法陣;這是召喚法陣成不成功的關鍵,一點點的錯誤都會影響魔法陣的運行。艾妮絲在地上畫了許久,時不時的跟黑板上畫的法陣互相對照,在花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終於將直徑五米的魔法陣繪畫完成。


3 肥田 [ 2012/07/12(Thu) 22:30 ID:O.wh8A2w ]
  艾妮絲從腰間取下一個小布袋,布袋裡裝著的是芥子花粉。她開始繞著魔法陣一邊灑下芥子花粉一邊唸著召喚咒語。艾妮絲每繞一圈法陣都要灑下6把花粉,艾妮絲一共繞了6圈之後停下腳步,轉身面向魔法陣繼續吟唱咒語。這時魔法陣開始有了反應,一點一點的黃色光暈從魔法陣上出現;艾妮斯一直吟唱召喚咒語,一直等到黃色光暈佈滿整個法陣才停下來。

  這時候的召喚法陣已經成功的溝通魔界了,接下來只要將帶有個人力量烙印的精血滴入法陣內,讓魔界的生物們判定自己是不適合與召喚者成為眷屬,之後召喚儀式就大功告成了。艾妮絲取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食指刺了一下,擠出一點黃豆大的鮮紅色血滴甩向魔法陣內。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魔法陣上的光暈也越來越淡,艾妮絲已經漸漸絕望。這都是第幾次失敗了?艾妮絲不清楚也不想算清楚,因為次數實在太多了。

  召喚眷屬成功的法師不一定能成為強大的魔法師,但強大的魔法師一定是召喚眷屬成功的人,因為召喚出的眷屬魔物除了能幫助戰鬥外還能提高修練速度。所以這學期沒召喚成功的話,不管學科跟術科成績多麼的好,學期末的成績一定是個大大的赤字。

  「拜託魔法之神,隨便一種魔界生物都好,回應我的召喚吧!」每次都在這裡失敗的艾妮絲在心裡吶喊著。

  似乎魔法之神真的聽到艾妮絲的祈禱,魔法陣忽然亮起極度刺眼的光芒,一個通體黑色的人形生物出現在魔法陣內喘著大氣。

  「那幾個老傢伙居然在我穿越障壁時偷襲我,好在小爺我天生神體,不然我就掛定了。」黑色的人形生物拍著胸口道。

  雖然黑色的人形生物說的話是類似魔法咒語這種難懂的語言,艾妮絲卻明明白白的聽懂了。「這就是導師說的精神同步?」艾妮絲想到。

  魔法陣中的黑色生物躺在地上眼睛亂轉,最位後將目光鎖定在艾妮絲身上。看到艾妮絲正想的出神,他大喊:「喂!女人,召喚法陣是你的吧?」艾妮絲對他點點頭,他又道:「雖然小爺我跑進妳的召喚通道,接受你的眷屬契約。但是你別想指揮我做事,知道嗎?小爺我的偉大不是你這種低等生命可以明白的。我只會幫助你修練,其他事我一率不管。」

  黑色生物說完之後雙手撐地想坐起來,失敗幾次之後又躺平在法陣中央。艾妮絲看了下魔法陣,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先打成績好了」艾妮絲靈光一閃。她繞過魔法陣,跑過去搖醒講台上的“監視員"阿瑞斯老法師。

  「阿瑞斯老師,我召喚成功了快幫我看看。」看到老魔法師醒來,艾妮絲趕緊讓到一邊站好,好讓阿瑞斯老魔法師能清楚的看見魔法陣中的召喚物。

  「小丫頭別著急。我有老花眼,讓我放個鷹眼術先。」
  「你有老花眼我怎麼沒聽說過?」艾妮絲心裡疑惑道。


4 肥田 [ 2012/07/13(Fri) 19:10 ID:uNm/UF9M ]
  老法師慢吞吞的站起身來,對自己的雙眼施放魔法。老法師唱頌的咒語細如蚊蠅,連站在一旁的艾妮絲也聽不真切;一會兒老法師的眼睛上發出金藍色的光暈,跟高年級學長放的鷹眼術差不多,但是艾妮絲總感覺這個鷹眼術跟學長們放的不太一樣。至於哪裏不同,才學魔法一年多的艾妮絲也判斷不出來。

  艾妮絲感覺出法術有所差異的樣子被阿瑞斯的眼角捕捉。老法師施放的這個魔法跟鷹眼術差異非常的小,除非是經驗老到的魔法師,就只有對魔法波動很敏感的人才能感覺出來。看來這小妮子很適合做魔法實驗,下學期把她調去實驗室打工好了;阿瑞斯在內心這樣打算著。

  頭頂著號稱鷹眼術的魔法,阿瑞斯老魔法師走到近前去觀察被召喚出來的人形魔物。

  「這個…不對呀,怎麼可能這樣?召喚陣只是通用樣式…,材料也是標準規格。奇怪?」阿瑞斯看了人形魔物一眼後反而研究起艾妮絲的召喚法陣。

  「女人,叫這老頭別像血蠅見到傷口一樣繞來繞去的。還有叫他別用那根黑木棍指著本大爺!」躺在召喚陣的魔界生物囂張道。

  「小丫頭,他真的是你召喚出來的?」蹲在法陣旁的老法師轉頭向艾妮絲問道,手上的小木杖還指著人形魔物的額頭。因為聽不懂,老法師只當躺在地上那位正在亂吼亂叫。

  艾妮絲有點尷尬,趕忙的進前將老法師扶起身來,拉著他退離魔法陣。然後委婉的向老法師表示自己的眷屬不喜歡別人指著他。至於老法師的問題,艾妮絲除了是之外還能回答什麼呢?他確實是從召喚法陣裡跑出來的呀。

  「呵呵,小丫頭有福了。雖然看起來是銀月狼魔的幼崽,可牠身上帶有濃厚的魔界深淵氣息。深淵中的魔物沒有一種低於八階,全部學員只有姬娜用祕傳法陣召喚出來的大黑魔龍幼崽能與牠相提並論。不知道什麼原因,這種常規法陣也能召喚出來這種高等魔物,看來我要好好研究一番。」老法師看著有點侷促的艾妮絲想道。阿瑞斯老法師打算將這件事情保密,畢竟一個靠打工為生的平民擁有這種高級眷屬被貴族知道,可不會發生什麼好事。

  老法師收起心裡的小九九,和藹的對艾妮絲說幾句勉勵的話。然後在艾妮絲的召喚日誌蓋上合格章,並且簽上名字與日期。這樣艾妮絲就不怕這學期的成績不合格了。

  「艾妮絲學員,已經快十二點了。召喚法陣你就不用收拾了,趕快回去睡吧。你明早不是還要幫學務人員送早餐嗎?這邊我明天再派人收拾乾淨。」

  「謝謝阿瑞斯導師,那學徒艾妮絲先告退了。」

  艾妮絲跟老法師行九十度鞠躬禮,然後對黑色人形生物灑了一把雛鳥的絨毛;不管對方在那叫囂,自顧自的施放初級漂浮術。施放完法術之後,艾妮絲用繩索套住人形生物的一隻腳,在漂浮術的作用下把黑色人形生物拖向宿舍。由於絨毛的品質不是很好,黑色人形生物才浮起五公分左右。黑色人形生物時不時的撞到門檻之類的凸起物,就這樣邊走邊撞的把牠帶回宿舍去了。


5 肥田 [ 2012/07/13(Fri) 21:37 ID:uNm/UF9M ]
  第二章 跟班的主人是姬娜

  第二天早晨,在多數學員還在睡懶覺的時候艾妮絲就已經穿戴整齊準備去打工了。無視害自己掛上一對黑眼圈的兇手叫囂,艾妮絲將凶手留在房內鎖上房門。然後快步走向學園餐廳的廚房準備派餐。有些住校的教職員早上懶的到餐廳吃早點,於是餐廳就有了送餐上門的服務。含艾妮絲在內,共有五個打工的學員,清一色都是女生。

  到了餐廳的更衣室,已經有一個白色長直髮的女學員在裡面換裝。

  「早哇,艾妮絲。」女學員向打開門的艾妮絲打招呼到。

  「早安,菲禰妲。」艾妮絲彎腰行禮。

  「禮儀真多,像個貴族似的。」菲禰妲道。

  艾妮絲笑了下並不回答。她在學校報名的身分就是用姬娜他們家族的遠房親戚的名義,一個三十多年前就被解除貴族身份的的落魄家族。

  「聽宿管阿姨說你已經成功召喚眷屬了。真的嗎艾妮絲?」菲禰妲轉頭向艾妮絲問到。

  「是真的。那個一個自大的傢伙,而且非常的吵。要不是房間有隔音設施,我可能就被趕出宿舍了吧。」艾妮絲打開衣櫃開始脫上衣換裝。

  「那還真是場災難。對了對了,你的眷屬是什麼種類呀?能當坐騎嗎?」菲禰妲正在努力的跟工作服搏鬥,對只有學員尺寸的工作服來說,她的胸脯實在是太大了。因為這個原因,她不得不提早到這裡換裝。

  「阿瑞斯導師說是銀月狼魔,聽聲音還是成長期,不知道狼化之後夠不夠大。牠被我召喚出來時全身焦黑,我還不知道長的怎樣呢。」艾妮絲摸摸自己平整的胸口說道。

  「如果夠大的話載我出去玩,我們一起去黎爾湖野餐。嘿嘿,艾妮絲法師大人,以後請多多關照小女子。」

  「菲禰妲,這當然沒問題。不過野餐料理你必須多出一些。」

  「哼,小財迷艾妮絲。啊,是財迷法師菲妮絲大人才對。」「嗯哼,終於穿下去了,這衣服越來越難穿了,下學期是不是該訂製一套呢?」

  菲禰妲終於把衣服成功穿上。看胸口緊繃的樣子,誰都不會懷疑釦子會在下一刻爆開。好在法師學院衣服的品質特別好,至今釦子都還沒爆開過。菲禰妲剛穿上衣服,比她晚進來的艾妮絲已經換裝完畢,此時正對著鏡子整理服裝;畢竟她的身材比較好穿嘛。

  又過了一會兒,艾妮絲整裝完畢、菲禰妲剛開始調整衣領的時候,其他三個工讀生才姍姍來遲。艾妮絲跟他們打完招呼後趕緊到廚房推餐車去派餐;在這裡每個人的派餐的數量都是固定的,早點送完早點休息。「等等上課前還要抓那隻焦黑的銀月狼魔去洗澡。」艾妮絲如此想到。

  艾妮絲分別負責兩台餐車,一共十五個懶惰的教職員工。當然餐廳的打工不可能只有這些,她中午跟晚上還必須到餐廳洗碗,晚上洗完碗之後還必須跟全部的工讀生一起清潔餐廳。加上他每堂課的下課時間需要到學員商店打工,可以說是非常忙碌。


6 肥田 [ 2012/07/14(Sat) 21:25 ID:pfRwW8PM ]
  花費了半個鐘頭,艾妮絲終於完成配送。她趕緊換好服裝回宿舍去,她必須在半小時的時間內將那隻魔獸洗乾淨,然後帶著牠一起去上第一節的魔法感應課。學校規定有召喚眷屬的學員上課時都必須帶著眷屬,要不然她一定不會帶那隻吵鬧鬼去上課的。

  艾妮絲一路小跑的回到學員宿舍西棟三樓,自己的房間門前。把門一打開,一陣喀滋喀滋的咀嚼聲從房內傳出來。奇怪,那個黑炭狼魔再吃東西嗎?只是房間裡哪來的食物?意識到房間內有問題,艾妮絲退回走廊,拿起在走廊盡頭的打掃工具。魔法學校低年級教的魔法傷害力還不如一根拖把來的強。

  雙手握住拖把,艾妮絲慢慢的走進房內,房間內的景象讓他目瞪口呆。黑炭狼魔在空無一物的房間中心,一口一口的把置物櫃吃進嘴裡。

  「我…我…,我房裡的東西呢?¬」艾妮絲望著空蕩蕩的房間,用顫抖的聲音問到。

  「我吃了。」將剩下頂蓋的置物櫃放一旁,黑炭狼魔用魔界語言回答艾妮絲的問題。

  「魔法材料?」
  「吃了。」
  「換洗服裝?」
  「吃了。」
  「存錢小豬?」
  「小朋友,這裡的東西全部都被我吃了。所以你不用再問了。」

  艾妮絲聽到黑炭狼魔的話,淚水再也忍不住從眼角邊流下;她跪坐在寢室門口哭了起來。

  從衣食無憂的貴族世家逃跑之後,艾妮絲來到這學校自立耕生。節儉樸實的生活她也能適應,複雜難懂的魔法學科她撐了過去,繁雜忙碌的打工生活她也熬了過來,但這隻魔界生物,在不到一天的時間當中成功的擊潰了艾妮絲的最後防線,讓她哭了出來。

  「服裝也要錢…材料也要錢…我的錢都不見了…,而且還要賠學校好多好多錢…」艾妮絲邊哭邊說到。

  沒錯,艾妮絲從原本的富裕生活來到這事事靠自己的學院生活;環境的改變不只讓她了解到金錢的重要性,更讓她的個性變的有點小財迷。有人會問艾妮絲不是有個閨蜜姬娜在這學校就讀嗎?姬娜怎麼不去贊助她呢?這還不是艾妮絲自尊心作祟,認為自己一個人也能在外面獨立生活。要不是自己召喚失敗太多次,已經沒有足夠的錢購買魔獸血液,她也不會去找姬娜借魔獸血液來用。

  艾妮絲突如其來的哭泣讓某隻無良的黑炭生物不知所措,能傳遞強烈情緒波動的眷屬契約讓傷心的感覺傳遞到牠的身上。在魔界無法無天的牠還是第一次了解到傷心的滋味,這滋味讓牠很不好受。

  「小朋友你是愛哭鬼嗎?只吃你一些東西值得哭成這樣嗎?」「又不是能量多高的東西,吃了就算了啦。」「好嘛好嘛,別傷心了。我下次吃少些,留一點給你這樣好嗎?」

  在魔界野習慣的無良生物開始了牠的第一次勸慰。只不過牠的無良式勸慰法只會造成反效果,現在艾妮絲的哭聲更大了…


7 肥田 [ 2012/07/14(Sat) 23:31 ID:pfRwW8PM ]
  黑炭狼魔眼見勸慰無效,乾脆用雙手把狼耳遮住。只是把耳朵遮住頂多只能隔絕哭聲,傷心的感覺還是一陣陣的從契約內傳來。那感覺讓牠難受且煩躁,煩躁的牠在空蕩蕩的房間內打滾。“要不是被大哥封印起來,這點契約哪能束縛住我。”黑炭狼魔邊滾邊抱怨起害牠跑來人間界的罪魁禍首。

  「嗯?感覺沒了。」黑炭狼魔滾沒幾圈,契約內傳來的感覺突然消失。牠疑惑的看像艾妮絲的方向,一個身影擋住門口的光芒。

  「我讓她睡了。」那個身影說到。可惜黑炭狼魔滿頭霧水,牠聽不懂人類的話。
  「無法溝通嗎?」黑影心想。她從胸口掏出一個銀色項墬,類似懷錶可以打開的項墬,她將項墬打開,內裏兩面各篆刻一個魔法陣。這是一個短距離通訊的魔法飾品,需要另一個飾品在五公里的範圍內才能生效。她將自己的魔力輸入飾品之中,飾品裡的魔法陣發出淡淡的黃光,沒過多久黃光變成藍光之後飾品上部傳來稚嫩的女音。

  「喂~喂~娜娜姐,你找我有事嗎?」
  「過來幫我翻譯。等等給你蛋糕。」
  「呦嘿!遵從您的旨意,蛋糕我要可可味!!」

  小女孩說完話,魔法陣的光芒又轉回黃色。這代表對方的已經關閉魔法飾品的通訊功能了。

  房間裡黑影與黑炭對視,黑影是艾妮絲的好友姬娜,一個除了基礎理論還未學全,暗系法術已經有青銅階法師造詣的天才暗法師。一個是受到契約約束不得傷害眷主,危險時還必須保護眷主,要不然眷主死了會被規則遣返的召喚獸。雙方為了艾妮絲很不友好的對視著。

  「這隻死狗居然敢用這種眼神看我,要不是艾妮絲的眷屬魔物早就把你大卸八塊了。要是讓我知道艾妮絲是你害的,我就把你扒皮浸鹽水。」姬娜心裡恨恨的想著。

  「這娘們把我家那個愛哭鬼弄睡著到底有什麼企圖,萬一她想掛了愛哭鬼那我不就要被遣返了?我還沒在這邊吃夠東西,絕對不能讓她得逞。」很顯然艾妮絲的召喚獸心裡,能不能吃東西遠比艾妮絲的安全更重要。

  一個為了好友,一個為了自己的肚皮。雙方間的火藥味非常的重,像是隨時會爆發一樣。只是這氣氛還未達到頂點就被一個把窗戶撞破的小女孩給打破了。

  小女孩看起來只有八~九歲,黑色的中長髮綁成雙馬尾。膚色成健康的小麥色,身上穿著內襯白色外衣黑色的哥德式洋裝,看起來就像個可愛的洋娃娃。背後腰部以上的地方全部裸空,在那邊伸出一對黑色的小翅膀,她就是姬娜的眷屬召喚獸 梅迪‧羅亞特‧梵‧特魯特格‧吉里恩,居於魔界食物鏈頂層以各種巨獸為食的大黑魔龍幼龍。


8 肥田 [ 2012/07/18(Wed) 07:00 ID:Q8MqRAg2 ]
  「娜娜姐、娜娜姐,梅迪以最快的速度向您報到。梅迪非常乖,蛋糕能不能給梅迪多一點?」小女孩撲到姬娜身前,一邊墊腳尖一邊握拳行騎士禮。這是在魔界其他來過人間的龍族敎授給她的行禮方式,不過墊腳尖純粹是梅迪覺得這樣比較高比較有氣勢才做的。

  看到梅迪不倫不類的敬禮方式,配合她那可愛的模樣,姬娜的火氣立刻下修到警戒線以下。只不過房間內那焦黑的人形魔獸馬上又讓她火氣迅速回升,牠居然在嗅梅迪的屁股!是可忍,姑奶奶不可忍。

  「變態死色狗,接受我的怒火吧。」姬娜表情沒變,心中卻如此的怒吼著。

  她輕動右手手腕,用食指上的魔法戒指在身前繪出一個小型魔紋。然後用手指彈向魔文中央。一道黑色的衝擊波從魔文產生,迅即無比的射向還在聞屁屁的人形魔獸。這是灰鐵級法師就能學習的暗系攻擊魔法黑暗波動。

  人形魔獸被衝擊波射中之後上半身只抖動一下。姬娜以她敏銳的暗系魔力感應能力感覺到有一半的攻擊能量不翼而飛,憤怒的姬娜立刻加大五倍魔力輸出量在魔文上連彈兩下,那隻色狗才被衝擊波彈開。只不過對方沒有姬娜預想中的撞破牆壁跌向樓下,有的只是牆上多出一個大字型人體壁貼。

  「暗系魔法抵銷超過65%。」姬娜迅速做出判斷。

  這一切發生在三個呼吸間,在梅迪感覺有人在屁股邊吸氣,轉身向後看去時對方就已經飛出去了。

  「嘿,這氣味是小迪的沒錯。」「小迪你怎麼穿這種既娘氣又不適合戰鬥的衣服啊?」在牆上的壁貼用魔界語言對著梅迪說到。只是聽牠的語氣完全不像有事的樣子就是了。

  「你是誰?」梅迪充滿疑惑,這聲音很她熟悉,只不過對方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而且形象也差太多了些,誰會認識一塊人形焦炭呢?

  對於梅迪的回答,牆壁上的傢伙很不滿意,從牆上跳下來走向梅迪。梅迪身後的姬娜看到對方生龍活骨毫髮無傷的樣子,火氣被刺激的更大了;她在斗蓬內側口袋掏出兩顆黑色魔法寶石,準備施放她所能施放的最強魔法。但是她身前的梅迪阻止了她。

  「娜娜姐等一下,這傢伙我好像認識。」梅迪不確定的說。

  「小迪你才來艾魯因沒多久就不認識老大了?這真是讓我傷心。」「更讓小爺我傷心的是你居忘記要做個頂天立地超級無敵男子漢的誓言,現在居然變成一個娘娘腔。我真後悔當初把你孵化出來!」黑炭狼魔跑到梅迪身前,用手捂心臟做出悲慟的樣子。

  「但是老大,人家真的是女孩子呀…」梅迪臉紅的說到。梅迪確認那個騷包的捂住胸口,亂七八糟傢伙的身分;畢竟在魔界只有牠會這麼對她說話。小時候不懂事時的誓言,也只有牠那個笨蛋老大經常掛在嘴邊吧。

  「哼,你又說你是女生,我才不相信勒。我給你的戰袍呢?趕快把這身娘娘腔的衣服換回我做的戰袍。」

  「老大,戰袍被太爺爺收走了。而且人家真的是女的啦,你怎麼都不相信。」

  「你老的的老大,大哥大大曾經說過“有大胸脯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人”。就像妳後面那個黑髮的那種才是女人;至於你跟這種。」黑炭狼魔瞄了梅迪的胸脯一眼,他的眼神不言而喻。

  摸摸自己的小平板,梅迪雙頰氣股股的跑回姬娜身邊不再理會他的老大。因為雙方的對話都是魔界語言,而梅迪說話對象又不包含姬娜在內,所以契約也沒展現它同步翻譯的能力,姬娜還以為他們兩個人是在吵架。看到梅迪氣股股的跑回來,姬娜還以為她吵輸了;不過梅迪沒有攻擊對方的想法,姬娜也不好意思繼續出手。

  「梅迪,幫我翻譯那傢伙的話。幫我問牠艾妮絲怎麼哭成這樣?」

  「對面那傢伙?你指我老大嗎?」

  「老大?」

  「對阿娜娜姐,我老大可是全赫魯特爾裡最英明神武的頂天立地男子漢;只可惜他腦筋有點笨。」梅迪說前半段時雙眼充滿小星星,後半段眼神又馬上暗淡下來。

  「老大是個大木頭,哼!」梅迪氣股股個想到,小腳丫順便踩碎一塊地磚。小丫頭撒完氣後,才轉身詢問他的老大,然後利用契約的便利性同步翻譯給姬娜聽。

  被黑炭狼魔的聞屁認人法所激怒出手的姬娜,雖然已經冷靜下來,但是她手中的魔法寶石還未收回去。此時她正靠梅迪的同步翻譯,靜靜的聽契約裡傳回來的訊息。翻譯才聽三句話,她的魔法長袍就開始無風自動;當聽到第五句話,跟法袍同色調的黑色魔紋因為魔力的輸入漸漸的活了過來;當第七句話還沒聽到,姬娜就順手把她最強的魔法發了出去,因為沒必要再聽了。“該死的死狗”姬娜外表依舊古井無波似的想到。

  因為姬娜喜怒不形於色,有著非常良好的欺騙性。所以一道長達兩米彎月似的黑色弧光十分順利的攔腰劈中黑炭狼魔,然後那黑色弧光像藤蔓一樣纏繞住黑炭狼魔全身;最後無法動彈的黑炭狼魔被擊中瞬間的強大的動能擊飛,撞毀半堵牆之後又飛行了數百公尺才落地。

  姬娜發出的魔法是法師階段所能使用的單體魔法中破壞力最驚人的月影鐮,這魔法與風系法術颶風弧刃一樣兼具高速與高破壞等優點,但它並不具備跟颶風弧刃一樣的穿透性。月影鐮與颶風弧刃不一樣的是它的彎月型的弧刃會變為一道道的黑氣纏繞住目標,束縛並侵蝕目標物。兩種魔法相比,颶風弧刃比較適合攻擊防禦較低的複數目標,而姬娜這招只適合防禦較高的單體目標而已。可說是各有優劣。

  「阿勒。」梅迪揉揉自己的頭髮。其實在姬娜怒氣爆發的一瞬間他就從契約感受到了,本來有機會阻止的她因為自己小小的私心沒去阻止。反正他老大的生命力比熔岩中的深淵小強還要小強,就當給老大歧視女性的小小教訓吧;想到這梅迪又摸摸自己平坦的胸口。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