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My Sisters

1 路人D [ 2012/08/30(Thu) 21:37 ID:kNr2ZVlk ]
這只是一篇很沒有營養的練習文,搞笑向(應該),姊控有、百合有、NTR有(!?),不喜者請迴避 XD

============================

  「啊啦,姊你回來啦?」發現家裡有人時我有些訝異,畢竟家門上了鎖。既然有人在家裡,應該是沒有必要把全部的門都鎖上才對。

  走進客廳,眼前所見盡是凌亂。這也是非常稀奇的狀況,因為我們家幾乎不允許雜亂的發生。總是能讓周遭環境井然有序,掃除與整理能力在全國排名至少能排上前二十名的萬能大姊會在髒亂發生前徹底將其消滅殆盡。

  順道一提,這個故事的世界觀並沒有職業掃除專家的全國排名,我只是想誇獎一下我家大姊。

  這樣的凌亂並非自然發生,因為我們家的弟弟妹妹們也受到大姊的影響,相當重視整潔。能造成這片混亂的人也只有我家的大姊。

  「那個,你剛剛去大採買嗎?」望向凌亂的客廳桌上,我感覺到有些不妙。

  「你坐下,我有話要說。」大姊說。

  大事不妙,非常地不妙。大姊的表情不只是陰沉,還夾雜著憤怒。雖然從她剛剛對我說話的語氣可以聽出這憤怒不是針對我,但大姊光是憤怒就已經相當可怕了。

  「姊,你先冷靜一點…」我努力地想擠出一絲微笑,但終究還是只能乾笑。
  「我很冷靜。」

  聲音都因為憤怒而顫抖了,哪裡冷靜了啊?

  「你先冷靜我再聽你講。」

  相較於大姊,排行老二的我算是比較沉穩的,通常負責在大姊失控之前及時拉住她。我必須先澄清,大姊平常並不是個脾氣暴躁的人,她只有在家人受到傷害的時候會展現出這一面。

  由於父母都太不可靠,我們這些弟妹們幾乎是大姊一手帶大的。她相當疼愛我們,也非常地保護我們…雖然有時候會過度保護就是了。總之,她不會因為自己了委屈而生氣,但如果是為了我們,不管對方是野孩子、老師、教官、警察,還是暴力討債集團,她都絕對不會退縮。還是說明一下,這些事蹟大多是虛構的,我只是想表達我對大姊的尊敬而已。

  我用力的抓緊她的肩膀,直到她能聽進我的話為止。

  「好啦,要說的事情是什麼?」我把堆在沙發上大包小包的塑膠袋放到地上,勉強清出一個可以坐的空間。「能讓你氣成這樣還真是少見。」

  「你的女朋友…」
  「啊?」
  「我要講的就是你的女朋友。」
  「暫停。」
  「不是要聽我講嗎!?」

  喊暫停是有原因的。

  我和女朋友交往到現在也快三個月了,她也來過我家不少次,但我家大姊可說是幾乎沒和她講過話。

  當然,大姊很忙是一個原因,畢竟白天兼了兩份打工,晚上還得讀夜校,碰面的機會本來就不多。但是,我能感覺到大姊即使碰面了,也會盡量減少和她的交流。雖然我很不願意這麼想,但我一直都覺得大姊很討厭我的女朋友。

  「我…沒有…」大姊的眼光開始游移不定。「我沒有討厭她喔…」
  「你這口是心非的反應也太明顯了啦…」
  「至少今天之前不討厭。」
  「到底是什麼事?」

  沉默。

  「你要冷靜。」大姊突然正色對我這樣說。
  「我覺得以現在的狀況,是你比較需要冷靜。」
  「要是連你也失去冷靜,不就沒人能阻止我了嗎?」
  「……」

  說得真是一點也沒錯啊…

  「快點說,別這樣不乾不脆的。」
  「你要冷靜。」
  「在怎麼樣至少都比你冷靜,快點說。」
  「總之就是你女朋友出軌了。」
  「…………」

  怎麼辦,超難冷靜的。

  照理來講,這衝擊應該是很大的。一般的反應都會先否認吧,大喊著『我不相信』、『騙人的』、『這不可能』之類的。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我遇到這種狀況的時候,我還是大喊著這句話:「姊,你冷靜一點!」

  「我超冷靜的!」
  「那就把美工刀放下!」

  美製密爾瓦基牌美工刀,售價NT 820元,標籤還沒撕掉,很明顯是剛剛才買的。

  「我瞭解你的感受,也知道你很替我不平,但這種事情如果要讓大姊幫我出頭,我只覺得超丟臉的…」

  其實我只是隨口說出我能想到的話而已,目前的當務之急是讓我家大姊放下兇器。

  「所以…稍微顧慮一下我的感受好嗎?」
  「不用顧慮了,那個女人基本上就是該死!」
  「你給我把美工刀放下!」

  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我敢對暴走狀態的大姊這樣說話了吧。不過,基本上大姊滿聽我的話的,所以她在氣瘋的時候通常會第一時間找我。這種狀態的她似乎只能接收到單一訊息的指令,所以我得視情況適時更換命令句的內容。
  
  「菜刀也放下…」

  金門砲彈菜刀…去哪兒買來的啦!

  在連續灌下兩瓶可樂之後,大姊終於從狂怒狀態中恢復。

  「好啦,可以請你好好地說明了嗎?」
  「還要說明嗎?」
  「當然要,而且請盡可能的說明清楚。」
  「原來你還是會在意啊。」
  「廢話!」
  「反正你們兩個的互動也不太像情侶…」
  「並沒有!」
  「反正交往也沒有多久,乾脆就分一分吧。」
  「不要講得那麼順便啦…還有,你如果討厭她就老實承認吧…」
  「對啊,我討厭她。」

  真是乾脆。

  「我沒有要求你一定得喜歡她,就照現狀這樣相安無事難道不行嗎?」
  「我勸你跟她分手不是因為我討厭她,是因為她對不起你。」
  「但是也有可能是誤會吧,你是聽到什麼傳言,還是看到什麼?聽說他跟誰走得很近,還是看到她和誰一起出去?」
  「都親眼看到了,怎麼可能是誤會嘛…」
  「親眼看到的誤會例子可多了…」
  「你還真是不死心耶…」
  「你是真的很討厭她吧…」
  「但出軌是事實啊。」
  「你到底看到什麼?可以詳細地轉述一次嗎?」

  大姊突然閉上雙眼低頭沉思。

  「該怎麼說呢…嗯…」
  「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在思考要不要講得婉轉一點,以免對你衝擊太大…」
  「既然一開始沒有考慮到,現在也不需要了,直接給我講!」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捉姦在床』呀?」
  「給我等一下啊啊啊啊啊!!!」
  「是你叫我直接講的。」

  這衝擊性也太大了啊!

  「請問到底是在什麼樣的情況可以讓你看到哪種事啊!你跟蹤他了嗎?沒有非法入侵吧?」
  「你擔心的點很怪耶…」

  不,我真正擔心的是…

  「你沒揍人吧…」
  「我才不會動不動就揍人勒!頂多就…」

  她又把頭轉過去了。

  「請告訴我她還活著…」
  「她當然還活著!我沒有跟蹤她,也沒有非法入侵,因為事發地點就在這裡。」
  「這裡?」
  「還有照片為證喔。」
  「你還拍下來啊!」
  「隨手拍照存證是好習慣啊。」
  「不要拿給我看!你不覺得直接拿這種衝擊影像給我看太殘忍了嗎!至少不要今天拿給我!給我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

  大姊完全不理會我的反抗,直接拿出手機湊到了我的眼前,我發現我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驚嚇。這張照片並沒有照到她的正面,只有側臉,但另一個當事人就有清楚的拍到了正臉了。

  這個人…

  照片裡的令一個人…

  「這不是我們家妹妹嗎?」

(還沒寫完,待續 XD)


2 路人D [ 2012/08/31(Fri) 20:12 ID:qpwf8ye6 ]
  我家妹妹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我腦中浮現了許久之前的往事…當時我小學四年級,我妹妹小學二年級。

  「對不起…」

  她眼眶中斗大的淚珠已經滑落臉頰。

  「呃…我沒有生氣啦…」

  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不過是糖果被吃完了而已。只不過是大姊從打工的地方拿回來的高級進口糖果被吃完了而已…只不過是那些光澤絢麗到完全猜不出是什麼口味的糖果被吃完了而已…

  「因為真的很好吃…所以我就一直吃…等我發現的時候…就只剩這一顆了…我沒看到姊姊寫的字條…我以為每個人都有一包…我不知道只有這一包啦…」
  「沒關係啦…反正我也不喜歡糖果啦…」

  雖然不太吃甜食,但我還是對這稀奇的高級進口零食相當的期待。剛發現整袋糖果都被吃完時,確實是有點生氣的。不過看著妹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實在是很難罵得出口。反正最後一顆也在你嘴裡了,還能怎麼樣呢?

  「乖喔,不哭不哭~」

  這句安慰的話,後來經常自我口中說出。

  「對不起…我偷偷拿了你的水彩筆去用…結果不見了…」
  「對不起…我騎了腳踏車出去…結果撞壞了…」
  「對不起…我…」

  習慣真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只要她開始掉眼淚,我就會不自覺地伸出手去摸她的頭。畢竟是妹妹嘛,不管她犯了什麼錯,只要她誠心悔過,我都不會計較的。現在她已經國二了,我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寵她。大姊就更不用說,那已經是毫無節制的溺愛了。

  雖然有時候我覺得她是故意的,但最後都還是會原諒她。不過這次…

  說曹操曹操到。我家小妹一把推開大門衝了進來,看她氣喘吁吁的,似乎是跑了好一段路。

  「對不起…」

  好熟悉的一句話…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真的是意外…」

  意料中的藉口呢…唉,眼淚已經掉下來了。對我家小妹而言,三秒落淚是家常便飯了。但接下來,她的舉動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她跪下了,雙膝撞上磁磚地面,發出沈重的聲響。

  「給我起來啊!」我急忙衝上前去拉她起來,但我家妹妹的膝蓋好像生了根一樣地黏在地上了。「不准亂跪!雖然我不太可能馬上原諒你,但你不准給我用這招!給我起來!」

  「對不起…」她已經泣不成聲,哽咽著說。「真的很對不起…大姊…」

  咦?那個…道歉的對象是不是有哪兒搞錯了?我轉頭看了看大姊,她的表情似乎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的心裡一直都只有大姊一個人而已啊!」

  只見我家小妹突然撲到大姊的懷裡,接著就親下去了。

  嗯…親下去了…

  親下去了啊啊啊啊啊!

  是嘴對嘴的那種親下去!

  「不是的…」大姊慌張地推開了小妹,雙頰紅得像蘋果一般。「不是你想的那樣!」她語無倫次地想對我解釋。

  「姊!我不想再隱瞞了!」

  只見小妹抓起大姊的手,而大姊則是一臉慌張不知所措…

  這不是我家大姊,這不是我家大姊啊!我家大姊才不會這樣一臉嬌羞地低著頭,還捧著發燙的雙頰,還一臉慌慌張張的表情啊!

  「請問…」我戰戰兢兢地舉手發問。「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在交往吧?」
  「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大姊害羞地用雙手摀住了臉。

  我家大姊才沒有這麼可愛啊!…呃,那不是重點。

  「交往…」我家小妹歪著頭思考了幾秒。「不,我們已經同居了。」
  「我們一家人一直都住在一起!」

  「不是啦,我們只是…感情好了點…只是…不是啦,我們並沒有…討厭啦,這種事情…」大姊已經語無倫次,看起來活像是個被死黨追問約會過程的熱戀中少女。

  由於大姊暫時已經聽不到我講的話,所以我只好把小妹拖到一旁審問。

  「是真的嗎?」我用認真的神情問她。「你們…真的在交往?」
  「交往?算是嗎…」
  「你自己爆料的,現在還想否認嗎?」
  「沒有要否認啦,只是也沒告白過…我在懷疑這樣到底算不算…」
  「是嗎…」
  「我只不過每天都去等她下班,一起去逛街,一起去買東西,一起回家而已啊…」
  「那不算啦…」
  「還有晚上會鑽進她被窩裡面(嗶——),還會(嗶——),然後偶爾還會(嗶——)而已啊…」
  「不要再說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怎麼回事…我眼前的這兩個人…我的姊姊,和我的妹妹…她們真的正在…正在交往?

  「不對吧,這…這樣子絕對很奇怪啊!」
  「哪兒奇怪了?」
  「啊!我…我知道了!其實大姊和你沒有血緣關係對吧!」
  「別傻了,以我們家的經濟能力怎麼可能去收養小孩啊。」

  說得對…

  「我和大姊絕對是親姊妹啦。」

  我想也是…

  「不過不用擔心啦,反正又生不出小孩,不會有問題的。」
  「這不是重點!」

  我覺得我最重要的家人們好像突然去了很遠的地方…

  「…什…什麼時候開始的?」
  「應該半年了吧。」

  半年了啊,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是你們太會保密,還是我太遲鈍?

  「不過…」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為什麼突然現在提這件事?」
  「當然是為了轉移大姊的注意力啊…」小妹指向客廳桌上堆積如山的兇器。「你不會真的希望她砍人吧…」

  美工刀、菜刀、扳手、扁鑽、武士刀…等等,這把武士刀不是上次擊退討債集團的戰利品嗎?竟然連這個也拿出來了!

  順道一提,先前提過的大姊武勇傳的事蹟當中,只有擊退討債集團是真的。我家大姊絕對沒有襲擊過路邊的野孩子、老師、教官和警察。

  「嗯,至少她今天不會有心思去想別的事了。」小妹看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過…」我深吸一口氣,以冷峻的眼神看著小妹。「她總會想起來的吧,你腳踏兩
條船的事。」
  「我才沒有腳踏兩條船…」小妹心虛的把頭別向一旁。「都說了那只是意外…」

  我家姊姊和妹妹說謊的反應真是一模一樣…

  「而且對象還是我的女朋友…」我終於可以開始質問這件事了…

  「呃…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們就只是在客廳聊天,聊著聊著就…因為她心情有點低落嘛…我只是想安慰她…誰知道不知不覺就…」

  「唉…」我發現我還是沒辦法對我妹發脾氣…每次只要看到她無辜的眼神和表情我就心軟了…

  「話說…原來大姊不是為了替我抱不平,是因為你被其他女人搶走了,她才會火大成這樣啊…」

  「不是那樣的!」大姊突然出聲大喊。

  「姊…你…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是因為小妹被搶走才這麼生氣的!」
  「好,好,我知道啦…」

  大姊一步步地進逼,雙手緊緊捏住我的雙肩,痛得我幾乎要慘叫出來。

  「我不會厚此薄彼,我對你們兩個的關心都是一樣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姊…你先放開我…」

  原來你內心糾結的是這件事嗎?這種事根本就完全不需要說明嘛,真是的…

  「我對你們的愛都是一樣的!」
  「我知道啦…你不用這麼…」

  大姊突然把我壓倒在沙發上。

  「你們都是我最珍愛的人…」

  她哭了,眼淚撲簌撲簌地落在我的臉頰上。

  「我不會再把你交給別人了…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

  她的手指輕撫我的臉頰,拭去方才滴落的眼淚…不對!我覺得氣氛好像不太對!她的臉越來越近,而且整個人壓在我身上,我完全動彈不得。

  「姊…那個…你靠得好近…太近了!」

  我的抗議似乎遭到無視,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她眼眶的眼淚還沒乾,臉頰的鮮紅也還沒退,呼吸則是越來越快,越來越急。

  「不對…這樣很奇怪啊…我…」我真的急了,非常著急。「這樣很奇怪啊,我們…我們…」

  「我們都是女孩子啊!!」

  多麼愚蠢的一句話…說出口後我自己這樣覺得。因為三個月前,我還為了自己好像喜歡上女孩子這件事跑去找大姊商量…

  「不可以啊!我們是親姊妹啊!」

  這句話好像也很蠢…我眼前這個人都已經悶不吭聲的和自己的親妹妹交往了半年之久,她才不會在意這種事…

  我的視線落在最後的希望,我家小妹身上。

  「咦?」我家小妹也發現我求助的眼神了。

  「那個…這個嘛…我覺得這種事…」小妹閉上雙眼深呼吸,似乎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緒。

  「如果是二姊的話,我可以接受。」

  「嗚嗯…」我都還來不及大喊『接受個頭啊』,嘴就被堵住了…

  再見了,我的初吻…


3 路人D [ 2012/09/02(Sun) 09:07 ID:2lB8FEvU ]
  這已經是最完美的結果了吧?我們三姊妹就這樣和樂融融在一起生活,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雖然我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雖然我覺得好像也忘記了什麼…

  算了,反正就結果而言算是好的。不管失去了什麼,還是忘記了什麼,就這樣讓他隨風去吧…

  「那個,門沒關耶,所以我就自己進來了…」

  我想起來我忘記什麼了。

  「啊勒,你們在幹嘛?」

  我忘記造成今天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了。

  「嗯…」小妹向我們這邊看了一眼。「我們正準備推倒二姊。」
  「不要用這種引人誤會的說法!」我大喊。「還有你說『我們』是什麼意思啊?你是認真的嗎!」

  「那這些東西…是啥?」她指著散落客廳各處的各式兇器──她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些東西是兇器──疑惑地問。「要推倒一個人不需要用到這些吧?」

  雖然你對我家大姊不瞭解,可能不會意識到這是用來砍你的,但見到這麼多危險物品──還包括了一把武士刀──堆在一起,你卻連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是不是太遲鈍了啊!

  「難道…你們…你們也太重口味了吧…這…這種程度就算是我也沒辦法接受的啦…」
  「你到底是腦袋哪裡有問題才會覺得這些東西可以拿來當那種用途啦!」

  是的,這個沒敲門就亂闖進來,見到滿地凶器也沒意識到危險的七月半鴨子,思想還有點變態的女人就是我的女朋友。

  「你還有膽過來啊…」

  大姊終於不再壓住我了,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快逃啊!」我還來不及爬起來,情急之下只好直接抓住大姊的腳。「這裡有我擋著!」
  「收到!」機靈的小妹一把抓起我女友的手往門外衝。

  「沒有那個必要。」她掙脫了小妹的手,帥氣的說著。

  「是那樣的啊…」大姊低下了頭,說話的聲音越來越沉。「那麼,準備好細數你的罪惡了嗎…」
  「愛一個人並沒有錯!」

  我覺得不只一個人耶…

  「雖然沒有錯…」她輕嘆一聲,用比平時更加溫柔的眼神看著我。「但發生這種事我還是得向你致歉。」

  夠了…我暫時不想理這傢伙…

  「真要講的話,這是你妹的錯吧…是她先誘惑我的!」

  怎麼突然開始拿一些爛藉口來搪塞了啊!

  「我才沒…沒有…都說了是意外…」小妹的頭又別到一邊去了。「而且你這個對誘惑抵抗力零的傢伙難道就沒有錯嗎?」

  誰對誰錯我已經不想管了,你們兩個快點逃命好嗎…

  「還不是因為你!」她突然義正詞嚴地指著我。
  「啥?」我一臉疑惑。
  「我們名義上是在交往沒錯啦,但實際上我完全感覺不到啊!」
  「等一下,牽拖也沒人像你這樣的吧!」我真的怒了。「我對你是…」

  「交往都三個月了,都只有牽手而已…連讓我親一下都不肯,你真的有當我是戀人嗎!」
  「這種事不要在大家面前講出來!」
  「只是親一下有什麼關係?」
  「可是…親…親吻這種事…我…我…」



  「我還未成年啊!」

  這一瞬間,我妹和我女友都沉默了…

  拜託你們不要用看著瀕臨絕種稀有動物的驚奇眼神看我!

  「清純有什麼不好!」大姊率先打破沉默。「我家清純的妹妹永遠都是屬於我的啦!你還是快點滾遠一點,不要來打擾我們的兩人世界!」
  「咦?不是三人嗎?」小妹突然一臉緊張地問。
  「不要在意這種奇怪的地方!!」
  「嗯…你們真的比我想像的還重口耶。」
  「我並沒有答應她們!!」

  「總之!」大姊以嚴厲的語氣說著。「現在可以請你這位『前女友』馬上離開嗎?」

  大姊,你已經擅自決定我們必須分手了嗎…

  「我拒絕!」
  「你傷害了我還不夠,連我的兩個妹妹也要傷害嗎…」
  「喂…說好不提的吧!」
  「呃…」

  大姊一臉大事不妙的表情,彷彿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說溜了嘴一樣。

(未完待續)

4 路人D [ 2012/09/02(Sun) 09:08 ID:2lB8FEvU ]
  「到底是誰傷害誰啊…是你傷害我吧…」我女友突然臉色一沉。
  「明明就是你先提分手的…」大姊也低下了頭。
  「說好不翻舊帳的…既然你要提,今天乾脆就一起清算啦!」

  「那個…現在是什麼狀況?」我轉頭望向小妹。
  「不知道,從沒聽說過…」小妹也是一臉茫然地搖搖頭。

  「還不是因為你一天到晚都是妹妹、妹妹的,什麼都是妹妹優先,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我啊!」
  「當然有啊,只不過順序擺在妹妹後面而已!」
  「連約會到一半都要為了妹妹趕回去,結果竟然只是要幫妹妹趕作業!?」
  「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嗎!有事姊姊服其勞明明就是天經地義的!」

  「喔…是那次啊…」小妹看了看我。「所以是你害她們分手的?」
  「我哪知道那時候她在約會啊…等等,我甚至不知道大姊談過戀愛好嗎!」

  「妹妹比我重要啊?難道妹妹就比我重要啊!?」
  「廢話!當然比你重要啊!我的兩個妹妹都是宇宙世界超級無敵可愛,你要拿哪一點跟他們比啊!」
  「這點我同意啦…」
  「啥?」

  兩人吵架吵到一半,我女友卻突然冒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嗯…」她突然朝著我和小妹的方向望了望,接著羞怯地低下了頭。「你的兩個妹妹…真的都超.可.愛.的!」
  「你給我閉嘴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轉移話題!」大姊臉上浮現了不知是憤怒還是嫉妒的神情。「要求分手的確實是你!」
  「只是氣話,氣話而已啦!」
  「說完氣話就突然不見蹤影,消失了整整兩年又是什麼意思啊!」
  「我之前就向你提過要去英國的事啦…我爸突然告訴我日程要提前半年我有什麼辦法啊!」
  「回來之後馬上就把我家二妹追走了又是什麼意思…」
  「那…那個是…」

  她啞口無言。

  「那是意外…」
  「不要學我家小妹的藉口!」我和大姊兩人同聲大叫。

  「啊!對了…」小妹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一般。「你該不會是為了找機會接近大姊才跟二姊交往的吧?」

  「咦…?」我和大姊兩人同時轉頭過去看著我女友。

  她尷尬地看著我們兩人,不發一語。

  接下來的數十秒,又是屏息的沉默…

  「沒那回事!」
  「你也考慮的太久了!」

  「不不不…我要鄭重否認這點…」她抓起了我的雙手,誠摯的眼神對上了我的視線。「我會認識你真的是巧合…而且我對你絕對是真心的!」
  「那對我呢…」大姊發出了尖銳的質問。
  「當然也是!」她不加思索地回答。

  「我愛你,所以我也愛你最深愛的兩個妹妹!」

  喂…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邏輯…

  然而,此時大姊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猶豫的神情…

  「清醒啊!大姊,剛剛那番話根本就只是詭辯而已啊!」我抓住大姊的肩膀努力的想把她搖醒。

  「所以啦…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把你們姊妹三人全部納入我的後宮就行了。」
  「後宮個頭啦!」我激動地大吼。
  「哎唷,不過就從三人行變成四人行而已咩,差不了多少啦。」
  「你這變態馬上給我滾出去!」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小妹突然出聲打斷了我們。

  你今天總算說了句人話…

  「後宮的主人必須是大姊才行!」
  「那不是重點!」

  我覺得我已經快爆炸了。

  「嗯……」大姊突然若有所思。「你如果願意叫我一聲姊姊,我倒是可以考慮你的提案。」
  「姊姊。」
  「乖~」

  你的節操到哪裡去了!你也別亂收妹妹啊!只要年紀比你小的都能當妹妹嗎!你就不計較她甩掉你的事了嗎!就忘記小妹腳踏兩條船的事了嗎!你們…

  「你們…你們這幾個…」
  「二姊…那個…二姊你冷靜點…」
  「全部都給我滾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  ※  ※  ※  ※  ※  ※

  「啊啦,姊你回來啦?」

  現在這個走進來的人是我家的排行最小的弟弟,今年小學五年級,是個乖巧聽話,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是啊。」我一邊收拾一邊回答。
  「這是…怎麼回事?」他指著一團混亂的客廳。
  「我翻桌了。」
  「喔…真稀奇耶,你竟然會生氣。」

  你這麼輕描淡寫的反應也是相當不簡單啊…大概是大姊太常暴走的關係,我家小弟已經練就了超乎常人的定力。

  「大姊呢?」
  「被我趕出去了。」
  「咦?吵架了嗎?」
  「算是。」
  「哎唷…快點和好啦。」

  他一邊說著,一邊幫我收拾這混亂的殘局。

  「我們都是會一直在一起的家人啊。」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啦。」我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這世界上應該很難找到感情比我們好的家人了吧…

  我是認真的。

  先撇開某人的後宮計畫不談,我很喜歡我家大姊,也喜歡小妹。我和我女友也是認真的在交往的…

  …雖然我剛剛把他們全部轟出門了。

  「對了,三姊呢?她應該放學了吧?」
  「被我趕出去了。」
  「呃…對了,那你女朋友呢?你不是說她今天會過來?」
  「也被我趕出去了。」
  「呃…」

  「………………………………………」
  「………………………………………」

  「所以,她們全部都對你坦白了嗎?」
  「我果然是全家最後一個知道的嗎!」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