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是呢,哥哥,真差勁呢……

1 名無しさん [ 2012/09/28(Fri) 10:38 ID:ApwOCYJg ]
那是高一剛開學的時候,下課時女生們聚在一起聊天,互相自我介紹,話題聊到了各自的家庭。忽然有人問我,家裡都有些什麼人。
我隨口說了一句,但馬上就後悔了。
我說,我有個哥哥。
其實我沒有的。我一個人住。一年前父親離開了家,母親從那之後就一直忙於工作,幾乎一周才能見到一面。
她們很感興趣地繼續問,是麼,他多大啊?
大我三歲,我說。和我住在一起。
你們住在一起啊,他照顧你嗎?她們問
哪裡啊,他什麼都不管,因為父母老不在家,家裡的一切都是我打理的。
誒?這什麼哥哥啊!她們紛紛為我抱不平。
是呢,哥哥,真差勁呢……我微笑著說。

從那之後,班裡的人都知道了,我有一個哥哥。
女生們向我追問他的長相身材。
他帥嗎?她們問。
還可以吧,一米八的個字,臉有點瘦,板寸髮型。我說
男生們向我追問他的愛好特長。
他喜歡什麼?他們問。
他喜歡足球,好像是叫什麼巴薩的球迷。我說。
問的越多,我就說得越詳細。
後來為了防止說漏,我列了一張單子,寫下這個人所有設定。
18歲,XX高中,三年五班,個子很高,愛好運動,數學不好,愛吃牛肉,喜歡雪碧……
我開始按照自己的設定來做一些事情,有時在街上遇到同學,我會說,我要去超市買晚餐的材料,今晚做紅燒牛肉麵。
有時輪到我做衛生,我會向組長請假,說哥哥拜託我買今晚發售的體育海報,去晚了可能就沒了。
他們總是嘖嘖地說,這什麼哥哥啊,總是指使妹妹幹這幹那的
是呢,哥哥,真差勁呢……我微笑著說。

週末,有幾個要好的女生打電話,說要來家裡玩。
讓我們見見你那廢柴哥哥吧。她們說。
掛了電話,我走到原先爸爸的房間,在床上放上爸爸的衣服,在牆上貼上之前買的海報,在書桌上堆滿參考書,然後弄亂衣櫥。
她們來了以後,我說,抱歉,他出去了,有人約他踢球。
真遺憾啊,她們說。
然後我抱起床上的衣服說,我要給哥哥洗衣服了,他出門前拜託我的。
她們又開始罵那個不懂得體恤妹妹的男人。
真是個差勁的哥哥。她們說。
是呢,哥哥,真差勁呢……我微笑著說。

七月,我告訴大家哥哥考到了台北的一所大學。
他們祝賀我,我只是微笑。
我找來一些那個學校的明信片,用左手寫上地址以後寄給了自己,然後拿給別人看,說是哥哥寄來的信。
他們或議論那學校的美景或調侃那扭曲的字,沒人注意到郵戳是本市的。
我隔三差五故意讓人看到自己在聽校廣播裡台北的天氣預報,然後告訴別人又要變天了真擔心哥哥會不會生病。
他們總是一如既往地誇我是個好妹妹。
有時夜深人靜,看著那些海報,明信片等等的東西,我也會禁不住問自己,這是在幹什麼。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可下一次別人提及哥哥時,我仍然會微笑地告訴他們哥哥的一些事情。
又過了很長時間,有一天,我忽然決定不要再背負這個謊言。
在上學前,我擦了點眼藥水,陰沉著臉進了班裡,然後告訴來詢問的同學,哥哥在台北出車禍死了。
那一天全班人都來安慰我,有幾個女生甚至哭紅了眼圈,我只是趴在座位上一言不發,老師提問都沒有理會。
老師向同學詢問,同學說,她的哥哥死了。
她很愛她的哥哥呢。他們對老師說,說了很多我的故事,有一些我甚至自己都沒有聽說過。
老師也過來安慰我,我只是沉默。
第二天,班長遞給我一個折疊的輓聯,說是全班同學送給我的。
謝謝,我說。
回到家里以後,我將那輓聯放在那一堆曾經作為一個人的存在的證明的東西上,默默地在後花園燒掉了。
哥哥,真差勁呢……在火光之中,我微笑著說。

三天以後,接到附近鄰居報案的員警撞開了這所別墅的門,他們看到在後花園裡熄滅的火堆旁,一個少女面帶微笑,已經昏迷了很久。在少女臥室裡的抱枕內,警方發現了一具被防腐處理過的男屍,經鑑定身高一米八,死亡時年齡大約18-20歲,死於突發心髒病,已經死了兩年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