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狂暴祭司日至(暫定)

1 肥田 [ 2012/09/29(Sat) 22:00 ID:khWPPmS. ]
  壑羽公國,一個與獸海相接的小國家。此公國山谷丘豁眾多,從高空看來像似眾多鳥禽羽毛散落一地因而得名。壑羽公國屬於藍星帝國的附屬國,是神聖同盟的一員。在神聖同盟中,像這樣地理位置與環境都不好的地方,多半都是與壑羽公國一樣的小國家。

  在壑羽公國之中可耕作的土地非常有限,因此也限制了這個國家的人口與經濟,壑羽公國是個不折不扣的貧窮小國。好在這個國家歷任國王都非常樸實且親民,所以這裡的人民過的也不是太過糟糕。只是在這種複雜環境的地區裡,從別國跑來的流寇多了些,讓人民比較不得安生罷了。好在住在這裡的居們早就習慣了這種環境,一個個彪悍且團結,一些小盜匪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除了一個大型強盜團之外,沒有半個強盜團敢到村莊附近去騷擾,他們只能在偏僻的山路去劫堵落單的旅人。

  現在,來自北方教國的信使米林祭司就是遇到這個情形。米林祭司與他的兩名護衛正護送一封重要的信件到壑羽公國的最南方,獸海第七防衛要塞送信,這路程必須貫穿以流寇聞名壑羽帝國,只帶兩名護衛不知道是米林祭司太過自信或者是無知?

  米林祭司帶的兩名護衛皆是教團附屬的護衛團裡的聖光守衛,相比一般的劍士,他們擁有更強大的防禦力與恢復力。但是機動性與進攻能力就比較差了。米林祭司選擇他們當護衛是正確的決定,只是人數太少了。看向周圍密密麻麻的山賊,這數量少說也有三十人,更別說其他在林中躲藏準備放暗箭的盜賊了。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啊…

  「想不到離第七要塞只有二十餘里,居然有這種規模的強盜團出沒。」米林祭司打量圍住前後的山賊無奈的道。即使是全神聖同盟內最大的馬克伯盜賊團也不敢挑撥教國,所以米林祭祀多半沒有生命危險,但錢包大出血總是免不的。

  兩個聖光守衛忠誠的護住米林祭司的前後,不畏懼人數眾多的山賊團。他們只是一群被宗教從小洗腦的狂熱信徒,心理根本沒有害怕兩個字的存在。雙方互相對峙各有顧忌。相比擔心傷亡圍而不攻的盜賊們,米林祭司因為要在時限內送信到第七要塞,所以比對方還要著急。

  這封加急的密信必須在今天落日之前到達第七要塞,所以現在米林祭司的心就像把一隻蟲子放在滾燙的鐵盤上一樣,急的直跳腳。原本米林祭司可以提早一天到的,但是山路難行,因此米林祭司在上一個村莊多休整了一日。這封信是教國的領袖教皇陛下親發的信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如果延誤了,米林祭司的前途也就一起完了。

  雖然先沉不住氣的一方會被掌握主動權,米林祭司還是將處於守備狀態的兩個守衛叫到自己後方,然後一起驅馬向前。他高舉雙手表示沒有惡意,要求跟盜賊團的首領談判。米林的要求很快就得到盜賊團的回應,畢竟盜賊團也不想跟教國的人死剋,如果這麼做會受到全神聖同盟的追殺,顯的得不償失。



2 名無しさん [ 2012/09/29(Sat) 22:00 ID:khWPPmS. ]
  被整個神聖同盟追殺還不是最嚴重的事,如果處理這事件的是教國內三大教團中的審判團,那你即使自殺,他們還是會將你的靈魂帶回去折磨,直到魂崩靈滅為止。教國就是有這個噁心人的審判團存在,才能讓諾大的神聖同盟內沒有半個異教徒。

  不過出乎米林意料的,對方的老大出面後並沒有提出很過分的要求。為首的那個光頭佬只是跟每人拿一個金幣的過路費之後就散開了。米林祭司覺得很奇怪,雖然一個金幣相當於一個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但是對於聖教的祭司來說,卻只是毛毛雨。或許他們害怕教國吧?米林祭司如此想著。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前例,只不過一般害怕教國的人看到是祭司就自行繞開了,除了一些腦瓜子不太好的團伙才會這樣做。

  經過盜賊團的圍堵,在離日落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候,米林祭司與他的兩個護衛終於走出山林地區,走到第七要塞附近的唯一一塊平原。從森林的出口處就可以看到聳立在南方的雄偉要塞,以及看不到邊際人稱獸欄的高大圍牆。這就是守護人類不被獸海侵襲,由眾數十個國家共同興建的獸海防衛要塞陣地。

  獸海防衛要塞陣地是長達七百多公里的超大型城牆防禦陣地。圍牆高達九米二,寬四米半,城牆上的步道可供兩輛馬車並行。這道城牆每隔兩公里就有一道哨所,可供三十五名士兵駐紮;每隔六十公里就有一座防衛要塞,要塞地面共有五層,地下兩層。每層樓都有六米以上的高度,從第三層以上佈滿各種大型戰爭器具,從最簡陋的絞弩到最貴的晶石砲都有。

  要塞從第一要塞開始到第十三號要塞為止,共有十三座可以駐紮二十萬常備軍的大型要塞。萬一遇到獸潮,這幾座要塞的容納量還可以翻上一倍,整個防禦陣地共可駐紮五百餘萬的士兵。這是人類對抗獸海的第一線。

  這個神蹟一般的超級建築群落是神聖同盟內的所有國家共同出資,耗費一百八十二年才構築完成。因為防衛的是會魔法的魔獸,當初在建造這座要塞時還出動無數魔法師與神術士,以數百萬的低階魔晶、十餘萬的的中階魔晶以及近萬的高階魔晶構築成一座超大型防禦魔法陣列。獸海防衛要塞陣地可以說是整個大陸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建築,沒有之一!任何人見到這座偉大的建築,都會發現自身的渺小與無力。或許只有達到傳奇級別的人物才能平靜的看待這個偉大的建築吧。

  米林與他的兩個護衛與傳奇強者的一根腿毛都比不上,看到這高大的建築群落自然是從內心震撼到體外。米林祭祀今年三十有餘,從九歲加入神學院到二十歲畢業,都一直待在集體住宿的學院內。畢業後又被教國派遣到教皇宮打雜,懇懇勤勤十餘年才混到正職祭司,也就是說他從來沒有離開過教國一步。如今看到這人類中最偉大的建築之後整個人都發傻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12/09/29(Sat) 23:29 ID:khWPPmS. ]
即使人類最奢華的宮殿教皇宮也遠遠比不上獸海防禦陣地的大氣磅礡。

  米林祭司就這樣呆呆的遠望第七要塞,如果不是那兩個比他還早清醒的聖光守衛叫醒他,他還不知道要在路口站多久才會醒來。米林祭司向兩個守衛道謝之後驅著馬小跑前進,順著大道向要塞前進。

  到了要塞的牆底下之後,要塞逼人的氣勢更為強烈。防衛獸海超過百年的第七要塞不知被獸血浸泡過了幾次,整個牆壁的接縫都是深褐色的血跡。不過因為一路上看著要塞過來,到了要塞之下的震撼程度反而沒有比從森林出口處看到的一瞬間強烈。

  因為要塞內管控嚴格,米林祭司不能帶著護衛入內,所以米林祭司將兩個護衛留在要塞門口的等待室等自己。龐大的要塞就像一隻來自亙古的巨獸,米林祭司這個在教國長大的人說不緊張是假的,他吞一口唾液之後,走到要塞門口的衛哨處申請進入。這個要塞裡的士兵每個都一身煞氣,這是與魔獸搏殺出來的氣勢。這讓明明身分高他們許多的米林祭司感到自己矮他們一截。米林小心翼翼的驗證身份之後,跟著引路的衛兵走入要塞。

  要塞內部站崗的士兵非常的多,雖然沒有達到三步一崗五部一哨那麼誇張,但也相差不遠。因為魔獸內也有高智慧的存在,所以人類不得不以這樣嚴密的監控方式防止魔獸滲透入要塞破壞。那些站崗的衛兵用嚴厲的目光掃視任何一個路過的人,看的米林渾身不自在。

  獸海防衛要塞不只高,而且佔地面積非常大。從入口到位於三樓中心區域的司令室要走二十分鐘以上這麼長。這麼長的路途走完後,米林祭司整個背後的衣服都被冷汗所浸濕了。

  進到司令室內,裡面除了第七要塞的指揮官海恩大將外還有一個滿身酒氣的糟老頭兒在裡面。海恩大將跟米林克套幾句之後就在米林面前將教皇的信拆開。海恩大將把信看完之後拿給一直待在旁邊喝酒的糟老頭看。

  「看什麼看,我只要喝酒就好,那件事我才不管呢。」老頭隨手拍掉海恩大將遞過來的信說到。

  「仁劍先生,這件事是當初你們三人與教皇的約定。你總不能反悔吧。」

  「誰說我跟那個倔脾氣的約定過,當初跟他談的只有殘杖那傢伙,我可是沒同意的。總之這件事別我不想理,都退休這麼多年了,倔脾氣的還想要折騰我這把老骨頭真是沒良心。」

  米林祭司聽著海恩大將與那個被稱為人賤的老酒鬼的對話,聽起來這位人賤先生當年在教國內應該也是一個大人物,但怎麼沒聽過人賤這位人物的大名呢?米林祭司的好奇已經在內心萌芽,但是他知道好奇心會害死貓的這個道理。所以他主動告退,走出司令室門外。


4 肥田 [ 2012/09/30(Sun) 13:38 ID:hOvwFp6M ]
  對於米林祭司的離去,房內的兩人沒有任何反應,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反正就是一個送信的,根本沒有參予這件事的資格。海恩大將拿起桌上的杯子,走到窗邊撥開窗簾看向夕陽的餘暉。

  「你知道的,雖然神聖同盟近百年來對抗黑暗一族都是勝利的一方,但是近幾年勝負差距越來越小。在戰局越來越嚴峻的現在,想保證這次大戰的勝利就需要有你們的相助。」

  「我說過我已經退休了,再拿這種事煩我的話,我說不定會發酒瘋拆了你這個破堡壘。況且我們這些老人家在活也沒有多少年,與其靠我們還不如叫那些領主少花點錢在娛樂上。」

  「可是仁劍先生,這可是當年你們跟教皇陛下的交換條件,你們不能不遵守。況且這也是為了神聖同盟眾多百姓的性命。」

  「你可是仁王之劍,難道你狠心看見生靈塗炭的樣子嗎?」海恩大將張開他的雙臂,轉身說到。

  「腐敗的貴族才是。」仁劍看著自己的酒壺。他這些年在各地旅行之後,對當年的做法感到了迷茫;他們當年這樣做真的對神聖同盟有益嗎?

  「我的酒囊空了。」

  仁劍拿著他的酒拿默默的離開,海恩大將嘗試挽留他也沒有用。當年的傳奇即使老了,依然還不是任何一個高階職業者能攔住的。


5 名無しさん [ 2012/10/02(Tue) 13:40 ID:Lxp3vYjQ ]
  看著窗外逐漸落下的紅輪,今次任務終於在時限內有驚無險的完成了。米林祭司跟來的時候一樣,跟隨著引路的衛兵走回要塞大門與兩個護衛會合。準備在要塞附近修整個幾日,然後回到教國報到。

  防衛要塞常備軍力二十萬,對於補給是個沉重的負擔。尤其是壑羽公國這種難以運輸的地形。所以要塞周邊通常有大型城鎮,只不過大型城鎮不會建立在運送軍用物資的大道上,以免影響物資的押運。通常城鎮會建立在大道側邊,米林在來時就有路過城鎮,所以也不需要去尋找。

  第七希望星就是這個城鎮的名字,這個城鎮的名字很沒有創意,而且非常糟糕。但這個城鎮的人們都愛這個名字。這是第七個帶給人類希望的地方,它的存在供給了第七號要塞的士兵所需的糧食,它的存在間接的幫助士兵守衛家園,它的存在讓許多到獸海狩獵的傭兵與冒險者有個修整的地方。它給了軍隊、平民、傭兵帶來了希望,因此人們就叫它希望之星。這樣的城鎮每個要塞附近都有一個,所以才叫做第七希望之星。

  第七希望之星雖然是邊陲小鎮,但是商業貿易卻非常希望。眾多的商人齊集於此收購冒險者的狩獵物,而傭兵們在此承接狩獵任務。有需求就有供給,大量的冒險者帶來的商機讓各種裝備店與旅館酒吧林立於鎮內。雖然發展方向偏科了些,但不能否認它的繁榮。當然商業貿易如此的發達,人們並沒有忘記它的初衷。在城鎮的另一邊是一望無際的農田與散落在田野間的幾個小農村。

  米林進到鎮子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兩個護衛到旅店內投宿,他打算在鎮內修整三天在返程。這在個比鄰獸海的地方,販售的魔獸材料可以教國內便宜不少,他想趁機會收購一些優質的材料,回國後好叫人幫他的權仗紋上神紋。對此他兩個護衛也沒有意見,身為聖光守衛的他們只要能每天禱告跟修練武技就已經很高興了。

  鎮內到處都是來自各地的商人與冒險者,一些正經旅店經常客滿。今天的旅店除了一些環境較髒亂的小旅店,其餘的都已經客滿了,米林找了七八間旅店都以失敗告終。身為高貴的職業祭司,米林不想去跟冒險一樣去擠又髒又小的破旅店,沒辦法的他只好向在地的居民詢問當地教會的所在地,打算過去借宿。

  跟當地居民打聽後,米林才知道第七希望星是沒有教會的城鎮。因為這裡大多數的人口都屬於流動人口,教會存在的意義不大。再這裡主要居民的居住地是沃恩、渥特、路特三個農村;而教會就在渥特村內。

  一個從渥特村來的賣菜大嬸表示,渥特村位在第七希望之星與沃恩村、路特村的中間,距離第七希望之星只有二十公里不到,趕驢車只要一小時左右就能抵達了。大嬸還表示她正準備收攤回家,可以帶米林一同回去。顯然此地的教會還做的不錯,居民對教會人員都很和善。


6 名無しさん [ 2012/10/02(Tue) 21:55 ID:Lxp3vYjQ ]
  有了大嬸的引路,雖然驢車慢了些但也省去找路的麻煩,相較之下還是比較方便的。因為是回程,驢車的速度還算可以,米林祭司一行人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就到達渥特村。而教會就在渥特村的北面小土坡上,賣菜大嬸非常熱心,將米林他們三人送到教會後才離開。這時正是剛落日不久,讓人感到最昏暗的時刻。

  渥特村的教會不大,教堂面積只有一百平方米左右,其中禮拜大廳就佔據了六十多平米。而且這教堂似乎很久沒翻修過了,牆壁上的白漆剝落不少,些許地方還有裂開的隙縫。配上昏暗的天色,讓這教堂好似恐怖小說中血族的居所。米林祭司忽然覺得,自己來這裡投宿可能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不過天色已晚,這決定即使是錯的他也不得不接受。反正先住一夜,有問題明天再去鎮上投宿就好了。而兩個聖光守衛就更簡單了,即使叫他們在馬廄睡一晚也沒有問題,這破爛的教堂又算的了什麼呢?

  在同盟內,所有的教堂大廳都是不上鎖的。米林祭司帶著兩個守衛推開虛掩的大門走進去。裡面只有神像邊點著幾把蠟燭,光線昏暗的讓人只能勉強看清周圍。身為教會的祭司,米林到教堂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神像前對神像行禮。但是這裡祭祀的神像讓米林感到了疑惑,這神像既不是父神也不是母神,更不是其他光明神系的任何一位。米林平常是負責教皇宮的內務,對光明十二神都非常熟悉,很顯然這裡祭祀的並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位。米林眉頭一皺,心想難道是異教徒?

  叩、叩、叩…

  「迷途的羔羊阿,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主神艾克琉斯非屬暗黑五魔神,亦非光明十二神祇。他誕生於渾沌之中非光非暗,身負裁決與破壞的使命,代行創世神王的審判之責。你不審判團的人,當然不認識祂。」一個老祭司慢慢的從神臺旁的小門中走出。

  老祭司穿著數量稀少的黑色袍服,這種袍服在教會內代表的審判團裡的伐罪祭司。在教國內的三大教團,人數最多的是負責戰鬥的騎士團,含後備員人數大約為一百二十萬人;其次是負責內政與輔助戰鬥的祭司團,包括學徒在內共有三十萬人;最後是人數最少的審判團,具體人數不清楚,但絕對不超過三萬人。除了教國本地之外,要在神聖同盟內見到審判團的人,除非是審判團派來審判你,不然想遇到很困難。沒想到在神聖同盟最南方的獸海防線,居然能遇到審判團的人;而且最不可思議的是他還在這裡負責教會的職務。這應該是祭司團的職務吧?

  「小傢伙你叫米林是吧?想不到教皇派來送信的是你。」

  「老前輩,你剛剛說教皇怎麼了?」

  「沒什麼。才剛天黑應該還沒吃晚餐吧?我正要吃晚餐,你們也一起吃吧。」

  老祭司招呼遠道而來的他們進去教堂後方的廚房,米林帶著心中的疑惑跟著走過去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