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新作初稿試閱

1 月痕 [ 2012/10/29(Mon) 22:55 ID:M9MRxB6A ]
之前有寫作小說的興趣,也被周圍的人催促去投稿只是因為忙所以停擺了。
不過今天在聽教授講課的時候突然心血來潮一口氣在筆記本上寫出一段東西。(教授對不起.....),由於真的是心血來潮,要更動的地方可能不少,但先放上來稍微給大家看看感覺。(由於之前被抱怨作品太少女角,這次稍作了改變)

楔子

頭很沉,腳很重,有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身上不斷流淌而下…..

不過,那種事無所謂。

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那種事也無所謂。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那種事更無所謂。

能明白的事只有一件。

自己的故事,即將在此迎來終幕。

但是那種事也無所謂了。

對,早在那個時候,●●●●●,在靈魂上就已經宣告死亡了。

既然如此,這副殘骸在什麼時候倒下都無所謂。

沒錯,這就是,對於輕忽人心的自己,應得的下場。



第一章 逃家的領主

「終於追上來了嗎?克雷亞。」眼前的褐髮男人一派輕鬆地面對著我,從容的神情,看不出一絲一毫的動搖。

在他的身後,一名柔弱的少女正在哭泣。

膝蓋正發出哀鳴,超過負荷限度的身體正對著我發出抗議。

但是,跟眼前的事相比,這些不算什麼。


「為什麼……布魯特斯!為什麼要這麼做!背叛了大家,居然還對席薇…….」

「沒有為什麼吧?傻瓜,這不是很明白了嗎?」對於我的激憤,那個男人──布魯特斯,只是以可恨的笑容做出回應。

「只要得到席薇體內的聖女之力,我的野心……不,大志就可以完成了!雖然你們能夠打倒四天王中的三個實在是出乎意料,不過從對我付出信任的那一刻起你們的失敗就已經注定了!」


「你這傢伙……!」我咬牙切齒的怒視著他。
「不過,就此結束也實在無趣,再怎麼說也太過輕鬆了!作為落幕前的餘興,就先陪你玩一下吧。」

曾經被作為夥伴陪伴著我們戰鬥的男人,現在向我拔出了劍。

被詛咒的魔劍,哈姆雷特。

將夥伴們一一打倒的最強之劍。

但是,就算是這樣………..

「別囂張過頭了,混蛋。」我的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容,伸手握住了腰間的劍柄。

「憑區區那種那種東西…..看好了!我一分鐘之內就讓你趴下!」

沒錯,有著夥伴託付的信念加持,現在的我,不會輸。



(十秒過後)

不,果然還是輸了。

我悲慘地趴在地上抽搐著。

「什麼啊?居然只有這種程度,你在開我玩笑嗎?」布魯特斯輕蔑地俯視著我淒慘的身姿。

「不….不要!住手!住手啊!」席娜在那個男人的背後哭泣著。

「好了,這下子你總該安分下來了吧?」像是失去興趣般,男人再也不看我一眼,逕自走向席娜。

「已經沒有人會來救妳了喔!席娜,你就乖乖從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那被打落在地上的長劍,突然發出了強光。

「唔!?那是………」布魯特斯愕然回過頭來。

「你太大意了,布魯特斯。」我靜靜地撿回了地上的劍,再度站了起來。「不過,也多虧了那把魔劍的刺激,終於讓我真正的力量覺醒了啊!繼承自九十九代前武神先祖的力量……..」

「怎麼可能………居然還有那樣的設定……….」

「覺悟吧!布魯特斯!」我高舉著光之劍,大聲嘶喊:「你被終結了!」

「可、可惡….我的野心不對是大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帶著高昂的情緒將曾經的好友化為灰燼後,我直直跑向了,在那等著我的席娜。

「克雷亞大人!」席娜雙目含淚地撲入了我的懷中。

「別怕,已經沒事了。」我輕拍著佳人的背安撫著她。

席娜從我的懷中抬起了頭,含淚的美眸閃動著淚光,面頰上卻泛起了紅暈。

「克雷亞大人……….」她注視著我。

「席娜……………………」我凝望著她。

「克雷亞大人……….」

「席娜………………」

「克雷亞大人……….」

「席娜………………」

我們兩人的臉龐對著彼此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然後……..

啪!
「好痛!」
克雷亞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十六年來早已見慣的天花板。

「居然是夢嗎………」摀著發疼的額頭,克雷亞以悔恨的語氣喃喃自語。
「可惡,竟然在這個時候醒來…不,現在要緊的是再睡下去才對?如果能馬上睡著的話說不定還能接下去!馬上開始吧!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
「早上好,克雷亞大人。」清冷動聽的女聲在耳邊響起。
克雷亞轉頭望向床邊。
烏黑柔亮的長髮,冰豔端正的容姿,象徵其身分的侍女制服與無懈可擊的優雅站姿。
這座城堡中負責內務的僕從之首,侍女長賽莉雅‧瑟多爾。
「早上好,賽莉雅。每天一大早都得過來這裡真是辛苦了呢。」
「那是因為克雷亞大人這幾年來從沒能自己早起的關係。況且事實上現在已經接近中午了,不過為了顧及克雷亞大人的顏面,還是暫且忍住不說出來為佳。」
「已經說出來了吧!」
「剛睡醒就能進行如此有力的吐槽,看來克雷亞大人心情不錯呢。」
「那是當然──」
「那麼今天就算進行整整一天的劍術特訓也應該沒問題了。」
「對不起我錯了請高抬貴手………」克雷亞很快地屈服了,一邊嘆氣一邊從床上爬起。
「不過下次可以請您採取溫柔一點的喚醒方式嗎?」
「您說什麼呢?已經非常溫柔了。」侍女長不動聲色的回應。
原來如此,頭上熱辣辣的疼痛跟侍女長手上所持的紙摺扇都是錯覺而已嗎……

「對您這種人而言這已經是最溫柔的手段了。」
「妳把我當成了什麼人啊!」
「當然是………………主人。」
「中間那段莫名長的停頓是怎麼回事!?妳本來想說什麼嗎!」
「您廢話說完了嗎?」
「直接翻臉了!」
算了…….

在閒聊的過程中,克雷亞已經換上了正裝。
「對了賽莉雅,今天有什麼重要行程嗎?」
「是的,中午預定要與莉莉娜小姐共進午餐,下午則安排了劍術跟禮儀的課程,課程時間大約為三個小時。之後在傍晚前則必須進行領地的巡視.……」
「感覺都不是什麼重要的行程啊........」
「或許是這樣沒錯。」賽莉雅淡淡地說。

「但是在怎麼說,您畢竟是貴族。」
「啊,雖然是小貴族就是了。」克雷亞嘆了口氣,抱怨道:「真是的,父親大人什麼東西不好留,偏偏留下了爵位這種最麻煩的東西........」
克雷亞‧莫爾德雷克是領主。
領地範圍涵括了自安德斯山脈以西,到達爾克森林東側中間一帶的所有土地。
但是,安德斯山脈與達爾克森林在地圖上幾乎是相鄰並立的。
也就是說,克雷亞的領地......基本上就只是一個村落的水準。
不,這麼說的話也許過於不堪了,所以必須強調......至少,是有著「大型村落」規模的。
「不管怎麼想都還是很悲哀啊.....不要說軍隊或騎士團,連個百人警備隊都湊不出也未免........不過可以理所當然不付錢就拿店裡的麵包跟食物享用這點算是不錯。」某人作出了疑似昏君的發言,不過這先不管。
無視於主子的自言自語,賽莉雅繼續說著。
「稍後會為您將早餐送來,因為與午餐間隔過近,因此會準備較少的分量。另外,中午的用餐時間請務必準時。請問還有其他吩咐嗎?」
「可以跟我擁抱一下嗎?」
「等您死過兩次之後就可以考慮。那麼,沒事的話請恕我先行告退。」
完美無缺的微微躬身後,侍女長從容不迫地的退出了主人的房間。
「..............這個條件達成的難度對正常人類而言太高了吧?」

----------------------------------------------
「太慢了!哥哥!」綁著雙馬尾的少女憤怒地拍打著桌子。
莉莉娜‧莫爾德雷克。克雷亞的嫡親妹妹。
年齡雖輕卻已經擁有相當的才能,是被村民....領民所期待著的天才少女。
順帶一提,哥哥的評價正好相反。
「說好了不能遲到吧!哥哥!看來得讓賽莉雅給你一點教訓呢......對了賽莉雅,妳的扇子呢?」
「因為早上碰到了汙穢的東西所以燒掉了。」
「.........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克雷亞不滿地抗議。
「是的,我也正在反省。事實上應該燒掉的是汙穢的東西本身才對。」
「反省方向錯誤了吧!」而且汙穢的東西是什麼啊!
「哥哥真的很吵呢......」
「真的很遺憾被自己的妹妹那麼說......」

貼到此待續........


2 月痕 [ 2012/10/29(Mon) 23:04 ID:M9MRxB6A ]
雖然鋪了伏筆,不過第一章應該會比較多對白。伏筆會在第一集最後揭開。如果萬一真的寫的到的話。
類型算是奇幻,戰爭跟推理元素是存在的。不過再寫出來之前都是空話就是了。

3 月痕 [ 2012/10/31(Wed) 23:06 ID:k4I7xQI6 ]
「太慢了!哥哥!」綁著雙馬尾的紅髮少女憤怒地拍打著桌面。
「我知道錯了所以冷靜點!這樣可就不像是淑女了喔!」
「唯獨不想被哥哥那麼說!」紅髮少女餘怒未息的瞪著剛坐上位子的克雷亞。
莉莉娜‧莫爾德雷克。克雷亞的嫡親妹妹。
從小就有著非比尋常的才能,在一年前便已完成了所有的貴族修習課程,是被所有村民......領民所期待並尊敬的天才少女。
順帶一提,哥哥的評價則是相反。
「我已經有在反省了。因為要準備巡視領地的東西所以花了點時間........」
「請別再嘴硬了!只是巡查領地根本不需要什麼東西吧!甚至連哥哥的腦袋都不需要!」
「喂喂沒那麼誇張吧!」
「哥哥每次都是這樣!對說好的事都漫不經心的,這時候就應該讓賽莉雅往哥哥頭上狠狠........賽莉雅,你的扇子呢?」
「因為早上碰到了汙穢的東西,所以拿去燒掉了。」靜靜侍立於一旁的侍女長淡淡地回應道。
「這樣說太過分了吧!」克雷亞不滿地提出抗議。
「是的,如您所言,我也正在反省。事實上應該燒掉的是汙穢之物本身才對。」
「反省方向錯誤了!」而且汙穢之物到底是什麼啊!
「哥哥真煩人呢。」莉莉娜皺著眉頭,一邊切著牛排一邊說著:「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哥哥也該有成為獨當一面的領主,這種程度的自覺了吧?」
「乾脆讓莉莉娜來做這個位置就好了啊...........」
「請自重!就算哥哥不負責任也要有個限度......啊,謝謝。」啜了一口賽莉雅為自己倒滿的果汁,莉莉娜繼續說著:「雖然皇國軍在兩年前已經與我們本國所屬的『七國聯合』休戰了,但我可不認為他們會就此善罷干休喔!倒不如說,在近年由那邊重啟戰端的可能性相當高。到了那個時候,哥哥就必須肩負上統合、保護領民的義務......」
「我個人是覺得就算開戰對這裡的影響也不大就是了........」
位於大陸西側的阿法隆皇國,領土遼闊,經濟昌榮,是大陸上數一數二的強國。
然而,這個西方大國在六年前突然對處於其東方的中小國家群展開了猛烈侵攻。
找不出原由,亦沒有道理。
不過強國對弱勢的侵略,在歷史上屢見不鮮。或許冠冕堂皇的理由,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盡管如此,連藉口都不找就確實讓人匪夷所思了。
雖然如此,在一連串的慘烈的敗退後,東方諸國終於即時團結了起來。同時,許多從前默默無名的英雄也在這個時候登上了歷史舞台。
終於,在兩年前,於刻墨斯平原被聯合軍擊潰的皇國一方,正式與聯合側簽訂了停戰協議。
是停戰,而不是談和。
雖說如此,仍換來了至今兩年的和平時日。
「就算在戰爭最激烈的時候,這裡也幾乎沒有任何感覺吧?」
不要說軍力,連警備人員都極為匱乏,物資也只能說剛好夠自給自足罷了。這樣的地方,無論是對同屬一方的聯合側,還是皇國側而言,都沒有值得在意的價值。
戰時沒有任何損失,戰後也得不到絲毫利益。
這就是這塊彈丸之地的本質。
「不過,既然沒有被捲入戰爭的話,父親又為什麼..........」克雷亞不禁思考起這個問題。
兄妹兩人的父親路索斯‧莫爾德雷克,在兩年前,戰爭結束的前幾個月,突然毫無預兆的消失了。
什麼交代都沒留下,爵位繼承的申請也在一年後由賽莉雅自作主張的呈交中央並獲得了認可。從此之後再無音訊。
「不過,賽莉雅也是在三年前被父親聘雇過來這裡的吧?與父親的失蹤才隔了一年......真的不知道什麼隱情嗎?」
「如果您是說關於路索斯大人的失蹤的原因及行蹤的話,那麼我確實沒有任何線索。」賽莉雅沉穩地應答:「事實上,我對路索斯大人的熟悉程度,甚至還不如對克雷亞大人的一半吧。」
「唔?很難判斷是否值得高興啊........」克雷亞面無表情地說:「而且既然父親都有這種不良記錄了.......作為兒子也沒必要幫他守著這種無聊的位子吧?」
「看來哥哥是真的毫無進取心呢。」莉莉娜嘆了口氣:「以哥哥的才能,明明能爬到更高、更偉大的位置的。」
「不不不,我並沒有那種才能喔!況且,我對政治這種東西完全不擅長,所以官位權力什麼的也完全關心不起來。倒不如說,如果這裡被皇國軍攻陷的話,就有足夠的藉口...理由可以逃離這裡到別的地方展開新生活了呢!糟糕,好像開始有些期待了.....」
「無論到哪個地方都沒有廢柴哥哥的容身之處的。」←莉莉娜
「您就是因為什麼都不行所以才只能當遊手好閒的領主呢。」←賽莉雅
「剛剛明明才說我擁有才能的......」
「剛剛哥哥也自己否認了啊。」莉莉娜難掩厭煩之色的說。「算了,哥哥想要繼續當廢柴的話就隨便你,不過交代的工作跟我的指示都給我好好照做,這樣就行了。」
「那樣不是廢柴而是傀儡了吧?」
「沒辦法呢,目前看來克雷亞大人也只有成為傀儡的價值了。」
「好,好,我知道了!」克雷亞悶悶不樂地放下刀叉。「我吃飽了,先回房間了。」

看著領主頹喪離去的背影,賽莉雅微微一偏頭。
「我們會不會說得太過分了?莉莉娜大人。」
「不會喔。」莉莉娜悠然地答道。「那種程度的話,要打擊到哥哥還遠著呢。一下子就會復活了,跟蟑螂一樣,呵呵.......」
「那種形容詞也果然有點.......合適呢。」侍女長思索了片刻之後,點了點頭。

而在自己的房門外,一反剛剛的頹廢,克雷亞面上顯露出壓抑不住的愉快笑容。
「一切按照計畫。」



4 月痕 [ 2012/10/31(Wed) 23:08 ID:k4I7xQI6 ]
第二章 銀槍的死神
阿法隆皇國首都‧歐羅克斯。
第三皇子御殿。

御殿的主人,這個時候正神閒意適地坐在辦公桌前端著紅茶。
「啊啊,和平真是好事呢!」輕啜了一口茶,塞洛伊‧阿法隆發出了滿足的嘆息。
而對這番感言予以回應的是
「您在開玩笑吧?」毫不留情的言語。

一名擁有冷豔外貌,身著軍裝的金髮女子,靜靜地負手侍立於賽洛伊身旁。
「玩笑?不是這樣的,我是認真的喔!」賽洛伊放下茶杯,不慌不忙地說道:「發動戰爭跟熱愛戰爭,從本質而言是兩碼子事。雖然說我並不排斥將它作為手段之一來考慮,但可沒有樂在其中的意思。哎,不過熱愛『戰爭』本身的狂人,畢竟還是存在的。」
在這個時候,將範圍限定為皇國方的話,能聯想到的人物只有一個。
「阿法隆的軍神,第三皇女殿下嗎……說起來,前往北域執行對異族的討伐作戰,至今已經第十五天了,皇女殿下應該沒碰上問題吧?」

「估計也快回來了吧。」塞洛依淡淡地答道:「算上雨季的影響跟行軍速度,還有敵我統帥的軍事才能………大概也就會花上一個月的時間。敵方陣營如果潛伏著預料之外的傑出人物就另當別論,不過這種可性實在很低。雖然如此,拿來當成與聯合軍的戰前演習對象倒也還算合適。」
不過也就只有這等價值,第三皇子的神情像是在如此訴說著。
金髮女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就在這時,傳來了帶有規律的簡短的敲門聲。
「風之騎士團的偵察員嗎?進來吧!」稍微分辨了一下後,塞洛伊朗聲說。
房門輕輕開啟,一名年齡約莫三十上下的男人穿著青紋騎士服走進房內,對著座位上的賽洛伊恭敬地半跪行禮。
「說吧,東方那邊又有什麼新消息?」賽洛伊再次端起了茶杯,一邊從容地發出詢問。
「啟秉殿下,聯合側情況的話,一切如常,並沒有值得注意的動向,不過……」
男人的語句頓了一下。
「最近得到了『銀槍的死神』再度活動的消息。」
塞洛伊的動作幾乎微不可察地停頓了一瞬。
「最初得到的消息是……」

銀槍的死神,洛林‧菲爾德。
在之前的一連串皇國與聯合的戰役中,聯合側大舉活躍的英雄之一。
不過,跟其他的英雄相較,他也是異常的。
除了姓名級武器外,其餘一切不明。要深究的話,對於一個連一次都沒有自報名號的神秘人物而言,為什麼『洛林‧菲爾德 』這個名字會傳遍四方,都是值得奇怪的一件事。

不,其實不難想像是由於聯合側在暗中的大力宣傳吧?

況且,這位英雄的事蹟實在很難用『光輝燦爛』來形容。
他所擅長的,是刺殺。
在前一日,做為目標的皇國側人士就會接到象徵死亡的預告信函。
接下來,無論如何防範,目標都會在信中預告的時間遇刺喪命。
即使是重重戒護之下也沒有意義,因為洛林‧菲爾德也曾經有過數次在層層軍士的阻擋下,仍強行殺到目標面前奪去其性命的紀錄。
以『刺客』而言實在是太過高調囂張的手段。
但是,其超常的技藝與令人眩目的身姿,宛若冥王麾下的索命使者。
因此被皇國方將士們敬畏地冠以『死神』之名。
或暗刺。
或強襲。
或用毒。
或陣斬。
殺法繁複多樣,防無可防。
甚至讓帝國高層一度懷疑起『洛林‧菲爾德』實際上是否為一個殺手組織的全名。
但是,一切的驚歎與臆測都在三年前的一個晚上畫上了休止符。

將皇國方的『頭腦』,第三皇子塞洛伊定為目標的洛林‧菲爾德,遭到了夥伴的出賣,於當夜反遭皇國精銳的突襲,身受重創後跌落懸崖,從此再無音訊。

這是作為死神而被敵我畏懼的魔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失手。
「不過,難以理解的是……雖然有那個人重新出現的消息,但是目前出現的犧牲者………」
「全部是聯合側的人士。」
……………………………

房間內短暫地陷入了靜默。
「消息雖然被高層所強行壓下,但是很明顯的已經在聯合側陣營造成了輕微動搖。」
若是放之不管的話,動搖肯定會日漸擴大吧?

那麼………

「辛苦你了,基本情況我已經瞭解,你先下去吧。記得繼續留意相關情報。」
看到第三皇子的態度,男人很識趣的退下了。
等到確定來人已經離開了房間,剛才一直不發一語的女子才終於開口。
「演技還是一樣出色呢,這些情報您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塞洛伊不置可否地晃了晃茶杯。
「作為屬下的人,只有在確信自己對主君存有利用價值時才會真正安心,不管哪個時代都一樣,所以沒必要給他們多餘的挫折感。況且,無謂的宣揚自己的能力也不是我的風格。話說回來,只比我的私人情報網慢上一天,他們的情蒐能力已經足夠出色了。」
判定著個話題已然失去意義,女子轉而詢問真正的重點。
「那麼您又有何看法呢?關於銀槍的死神復出,這件事。」
「如果是以故事裡的情況而言,從懸崖上摔下去的重要角色多半會活下來吧?」塞洛伊打趣般地說:「更何況如果是那種等級的怪物,在那種情況下能逃過一死就更不稀奇了。」

「是嗎……………」
「反正那也不重要。雖然不知道詳情,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不是我們的敵人了,至少目前是如此。」塞洛伊漫不在乎地說:「不管是對聯合的怨恨也好,還是根本不同人也無所謂,只要對我們皇國側沒有妨礙就不須要特別在意。倒不如說把它當成娛樂節目來觀賞更好。」
是的,沒有更在那之上的價值。三皇子的話語彷彿是如此宣告著。
真的是不需要在意的事嗎?看著三皇子輕鬆的神情,女子暗自思忖。
「噢!對了希兒薇亞,三年前你跟那個死神交過手對吧?它的實力怎麼樣?」塞洛伊看似漫不經意的問道。
「很強。」名為希兒薇亞的女子答道。

「與我不相上下。」


5 冷葉 [ 2012/11/12(Mon) 04:32 ID:hiAZx5C2 ]
看到莫名其妙出現的第二章讓人有些煩躁......
看得出您寫的很HIGH啦
不過因為不知道閣下的主觀意識是否能接受他人負面的客觀經驗描述
加上我也不確定您這樣的做法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
所以...先持保留態度再觀察一段時間....

6 月痕 [ 2012/11/12(Mon) 23:38 ID:fUz/CZGE ]
恩,因為這次真的是當時一時心血來潮一路寫下去,事前沒經特意編排,所以結構上明顯很有問題。應該說不出問題才奇怪。
完結四章後先停了。正在思考要砍掉重練還是可以修正。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