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我的撞鬼經驗

1 小步步 [ 2012/12/26(Wed) 09:23 ID:H24WSgIk ]
第一章 外套

那年秋天,我剛到上國中的年紀,由於罹患氣喘症的關係,身高發展受到限制,全家人甚至為我搬到美濃的一所國中附近,那邊空氣好,所謂靠山吃山,老爸在那邊當起樵夫,老媽則殺進紙傘手工藝品的製作廠,收入意外地比老爸高出好幾倍。
我在那邊的學業還算順利,氣喘病也很少發作,鄉下的孩子們都很和善,並沒有霸凌的現象出現,時不時還邀我一起釣魚、放風箏,那段美好時光直到現在,還存留在我回憶裡,揮之不去。
在那麼多的同學之中,我和剛結交不久的朋友小羊、小辰,大原三個男生,經常跑到學校附近的山丘上玩耍。
還記得那件事發生時,是在花好月圓的中秋節。
我們四個在家裡吃完月餅後,相約出來碰面,打算到後山賞月。
前些天在那裏發現一個的景點,是個斜坡,上處很空,沒有樹枝樹葉遮擋,雖然雜草叢生,但是學白居易「拔草舖成毯,席地仰望天」這種事難不倒咱四人。
我家離後山比較遠,為了避免那幾張嘴又說出啦哩不咂的鬼話,我跨上單車,腳踏雙月,趕到半山腰,哪知抵達後,才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該不會是還沒到吧?」我心想,一時心血來潮,把單車藏在灌木叢中,自己隱身在樹後,打算嚇他們一跳。
約莫過了五分鐘,一個肥胖的身影氣喘吁吁的走上來。
是大原。他家離後山比較近,所以先到,不過看那步履蹣跚的衰像,這段不到兩公里的路程快累垮他了。
「夭壽喔,賞個啥月啊,這不累死我嗎,早知道就待在家裡吃月餅了。」我聽他在那邊嘀咕,差點笑出聲來,這死肥仔好吃懶做,最討厭運動,這次爬山雖然只爬一半,想也知道累個夠嗆。
「啊,在這裡休息一下好了。」他也不怕髒,也不管地上都是割人的含羞草,整個人癱在地上。
我見機不可失,現身草叢,大叫:「李大原!」
他整個人抖了一下,跳起來,卻沒回頭,叫道:「誰在這裡坑你老子,滾出來!」
我趴上他肩膀,狠道:「臭小子,小小年紀不學好,學人家滿口粗話,小心長大後變強姦犯。」
他倏地抓住我的手,右腳往後一勾,腰部向前一挺,一招漂亮的過肩摔,我只覺得天旋地轉,下一刻就四腳朝天的和地面親密接觸,沒想到死豬仔還有這一着。
我躺在在地上,因為草多,所以我不覺得如何疼痛,卻聽大原怒道:「陳中,你個王八蛋,難道不知道在山中不能在背後喊別人的名字嗎?萬一我被抓走了怎麼辦?」
我一愣,說:「什麼被抓走啊,我叫你也有錯喔?」
他看我這副蠢樣,兩眼一翻,說:「你爸媽都沒跟你說這裡的禁忌嗎?」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的雜草:「還真的咧,你該不會相信世界上有這種東西吧?那聖誕老人都還能騎麋鹿逛大街了。」
大原豎起中指:「我告訴你,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在山裡如果有人喊你名字,最好別隨便回頭,否則會被山魈鬼魅帶走,懂了嗎?」
「呃……」我腦中浮現的山魈,是聖誕老公公跨坐在麋鹿背上,到處找煙囪亂丟垃圾的模樣,然後不小心被某個小孩看到,就把他裝進那口大布袋裡面飛走了。
大原看我一臉癡呆,正要繼續說教,我背後突然「啊」的一聲鬼吼,把我也嚇一跳。
「啊娘喂,原來是你們啊!」小羊、小辰笑嘻嘻的站在我背後,剛剛那叫喊也是他們胡鬧,想不到我自己也被嚇了。
先來介紹一下這兩個雜碎,張羊,這傢伙戴一副無框眼鏡,一雙丹鳳眼,皮膚水嫩白皙,我敢說這廝長大以後肯定會成為禍害女性同胞們的存在。
反觀周辰,生的一雙鼠眼,才小學一年級下巴就長出鬍子了,整個就是大叔臉,還是巷口之狼的那種。
兩個人的身材加起來和大原相比,跟本沒得拼,都屬於瘦柴型,被風一吹就倒,但這只是表像,小羊是我們班一百公尺冠軍,綽號飛機,小辰是立定跳遠選手,曾經參加校外比賽,獲得第二名的佳績。
這兩個人如果擺在一起,鐵定會有大事發生,剛開學的時候,校長的假髮就是被他們扯下的。
還有一次,這兩個明明才剛入學,居然敢干涉高年級生勒索學弟,甚至不惜大打出手,最後鬧上訓導處,好在對方有錯在先,不過「多事雙人組」的名號便從此馳名校園。
我跟肥仔因為這件事情,跟這對搭檔變成好朋友,因為他們救的人便是我們。雙人組也很夠義氣,每每在我們遭逢劫難,被人追打時,總能挺身而出,然後四個人一起挨揍。
但我萬萬沒想到,因為這次的探險,把他們兩個的命搭進去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