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我的撞鬼經驗

1 小步步 [ 2012/12/26(Wed) 09:24 ID:H24WSgIk ]
我們四個碰面後,肥仔也不在嘮叨,我和小羊忙著拔草,小辰拿出墊子撲在地上,大原負責吃的方面,他身上永遠有「食之不盡,飲之不竭」的食物。
分發完後,我們不由得驚嘆,麥當勞的一到五號餐,外加肯德基的炸雞桶,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終於搞定了,趕快來吃東西吧!」大原迅速盤膝而坐,左手拿漢堡,右手抓薯條,一口全部吃下,真正的嚇死人不償命。
「我靠,你這種吃法,有多少東西都不夠啊!」我為食物而吶喊。
「放心,」這肥仔從不知到哪來的背包中取出「一箱」巧克力,「我準備的很齊全。」他笑道。
小辰一把搶過來,打開一看,失聲道:「我的媽呀,這箱全是金莎!」
我跟小羊倒抽一口冷氣,金莎是什麼?巧克力之王啊!外面便利商店三顆四十五,這一箱初步估略,起碼一百顆,這得花多少錢?
我們三個人目光一騎射向肥仔,大原被看的「有點」不好意思:「抱歉,本來應該有五百粒,剛剛在家裡吃掉兩百粒,上山的時候吃掉兩百粒,就只剩這一百粒了。」
我們聽他在那邊粒來粒去,搞的頭暈目眩,娘的,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這麼能吃!
最後我們決定忽略他,霸佔剩下的一百粒,這廝太可惡了,不給他點懲罰不行。
大原看我們瘋狂吞下金莎,一副餓死鬼的模樣,目光變得悲憫,道:「都給你們吧,我吃炸雞就好!」
該死,這條豬好沉的心機,居然敢算計我們!
小羊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遲早會被肥仔氣死,於是模仿電視裡的武俠,提議道:「各位,先別忙著吃,昔有古人把酒問青天,今天咱四個來把可樂問青天如何?」
小辰讚道:「想不到你這娘娘腔平日裡只知道勾引女生,居然也有這點墨水,行,我敬你。」
我差點抬腳踹下去,道:「太扯了,才國中生而已,學什麼騷人墨客,小心我把你們拖去阿魯巴。」
小羊道:「阿中啊,這你就不懂了,文學氣質是從小就要培養的,你看小辰這副痞像,就是平常沒有讀書才長得獐頭鼠目,再看看我,是否覺得天差地遠?」
「唔,有道理!」我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小羊正要接著說,大原突然打岔,手指天空:「咦,你們看天上那是什麼?」
我們三個凝神一看,星空之下,確實有一個白點再緩緩移動。
小辰手擺了個七字型,擺在下巴道:「這麼遠看不清,好像是塑膠袋。」
「這廝居然在模仿柯南,輸人不輸陣,我得來個笑點。」我撥了一下頭髮,露出自以為是的笑容:「依我看,應該是哈雷彗星!」
「噗」的一聲,大原把可樂噴了出來!
小羊道:「你們別瞎猜,那東西開始下降了。」
我抬頭一看,不由得感到地心引力果然利害,任何在地表上漂浮的物體都逃不過他的魔掌。
正讚嘆間,那白點已經飄到我們的景點附近,我提議去看看,並很意外大家居然會同意,不是要賞月嗎?
四個人中只有我是騎單車,只好讓他們先去,自己回灌木叢中找車,大概花了兩分鐘後才騎過去,發現那三個人正在爭吵不休。
我忙問發生什麼事,小辰指著地上的白色物體,說:「阿中你看看,這東西是不是垃圾袋?」
我下車仔細觀察,這東西差不多有人的上半身那麼大,好像是絲質的,有袖子,應該是件外套,跟垃圾袋差的遠了。
大原道:「你眼睛是出毛病啦?這明明就是件外套,你還說是垃圾袋。」我發現小辰臉頰微紅,應該是發現自己有誤,但不好意思拉下臉來:「我說是垃圾袋就是垃圾袋,你有意見嗎?」
小羊趕忙打圓場:「唉呀,你們別吵了,不如讓阿中說說,以他在大都市待過的眼光,肯定能看出是什麼。」
我心中暗罵小羊這傢伙真狡猾,居然把作和事佬的太極球推給我,待會兒肯定要整他。
我想了想怎麼回答,道:「你們也拜託一點,哪有人會為了這種天外飛來一筆吵架啊?」這招「用羞恥心敲醒理智」,在某方面而言挺好用的。
大原和小辰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於是我見好就收:「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不如這樣吧,大原說這是外套,不如讓大原穿穿看。」
「咦?我?」大原驚道:「不行不行,萬一這是不乾淨的東西怎麼辦,萬一我的脂肪被吸走怎麼辦,萬一我變成人乾怎麼辦,你怎麼賠我?」
我又勸說了一陣,大原抵死不從,真想踹他……哦,我是說沒辦法,我代替他穿,彎腰撿起外套,披在身上。
「如何,是外套沒錯吧,你看,還有帽子呢。」外套領口的地方還接著帽子,帽頂有很多鬚鬚,是很前衛的造型;袖子很貼,我把手套進去,一直伸展到手掌的地方,竟然還附帶手套,看著五隻手指有如套進另一層皮膚的契合感,我敢說這件外套放在百貨公司肯定大賣。
我看向三人組,卻發現他們臉色不對,甚至可以說是有些蒼白,尤其是大原,用手指著我,嘴唇發青,竟然說不出話來。
我問:「你們幹嘛呀?臉色這麼差?」
小羊喉嚨像是給掐住一般,伸出顫抖的手指,指著我的新衣服用沙啞的聲音嘶吼:「快脫掉,那是張人皮!」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