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武俠:神凰

1 名無しさん [ 2013/01/03(Thu) 23:28 ID:r/VKroFs ]
一、 天外飛賊客,域外玄冥者

  在橫亙神州的大江南方,遠離廟堂的地方,是眾多武林人士的活躍之地。雖然官方勢力依然存在,奈何武力不足,無以震懾那些高來高去的好漢。江南,是個煙花之地,亦是江湖的心臟。

  人誇煙雨江南;在梅雨時節的江南雖然給在此地討生活的人家造成諸多不便,卻也吸引了諸多高官與富商在此地置產。雖然他們並非在此地居,卻也讓此地的繁華之色增添不少。

  這日清明已過,但細雨綿霧之景依舊。在這時候最為熱鬧的地方並不是在湖上遊湖的畫舫,也不是在富人區旁的青樓與瓦舍。而是聚集大量靠天吃飯的漢子以及混跡江湖的豪客之地,茶館或酒樓。

  就在大湖東岸上,一個不大的茶館內卻擠著三十餘個漢子。從外邊向裡面看去,屋內滿噹噹的都是漢子;即使茶館三面見風,里邊卻也不怎麼好聞。雖然屋外雨下,在此聚集的漢子也太多了罷。

  原來在此茶館營生的煮茶老漢乃是從前人稱六耳諦聽鼠的江湖人士周逸。六耳乃指上聽朝堂廟音、下聽民間逸聞、中聽江湖新事。以消息靈通聞名的周逸即使金盆洗手之後,依然有許多江湖人士來此地找他探探消息。尤其近幾日神盜黃易平在江南這地方上犯下多起大案,所以茶館內才會人滿為患。

  「聽說了嗎?黃易平昨晚又犯了案。這次盜了劉肥鹽的一對血玉馬。這可是在他那一身肥肉上下刀呀。疼死那個死胖子。」茶館中靠近櫃檯的茶桌上,一個八字鬍的中年人說到。

  「那可真是太好不過。那對血玉馬可是劉胖子元宵在上京大拍以六百兩黃金拍得,親的跟兒子似的。血玉馬這麼一丟,他的鹽今年就白賣啦。」同桌的一個矮禿老頭兒應和著八字鬍的話。

  「是呀,是讓劉肥鹽肉疼不錯。但是人稱清風無影的黃易平可從來不偷財物的,這會兒不到一個月就連盜富商財寶十一起;不合理,太不合理了。」同桌的最後一人,一個蓄著山羊鬚的青衫書生說到。

  這書生是江湖渾號假書生的賈道全;他字是識得,但連考三次秀才都沒中。沒有考中秀才的他靠著自小修習的道家養氣之術所鍛鍊出來的身手,搭配江湖中流傳甚廣的二、三流劍法混跡江湖。現在他聖賢書不讀了,改在江湖中記寫一些軼聞與大事。在大湖周遭一帶,他這個假書生也算的上是一號人物了。

  而與賈道全同桌的另外兩人也是大湖一帶的知名人士;那個矮小的禿老頭兒是大湖最富庶的湖東一帶的混混頭子,在湖東地區的青樓、酒館、賭坊、當鋪、錢莊之類的地方幾乎都與他有關。他手下養著的地痞千餘人,乃是大湖一霸。在人們口中的金錢鼠裴良玉指的就是他。

  至於那個八字鬍的中年漢子來頭更大,他可是江南府的捕快頭子蔣元。在整個大晉之中除了上京直管的京畿之地外,另外只設五府。在大江以南數百里、東海以西之近千里內的十數個縣皆屬江南府管轄,蔣元的權柄之大在此可以得知。

  賈道全、裴良玉、蔣元這三人江南一帶著名的情報頭子,經常在這個茶館內相交換消息,如遇不懂的還能與六耳諦聽鼠的周逸請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