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NIN夜行神探:胡椒小說

1 萬聖節 [ 2013/03/01(Fri) 16:25 ID:w/WDkYS2 ]


Pepper Fiction(胡椒小說)




10.『Pizza Django』

  契爾人說,神從西方出現,精靈反駁,神一定是從東方來,接著海民族用古海語大吼,食我的海角屌你們這些乾人,神一定是從海底浮上來!關於神從哪裡來、各民族各宗教都有不同看法,每個看法都牽扯到嚴重的面子問題,我不知道哪一個是正確答案,但我確定的是,如果真有個披薩之神,他一定是從椒屋走出來。

  椒屋全名胡椒帽兄弟之屋,被譽為貝爾海姆第六大街,特洛伊街的三大奇蹟之一。特洛伊的三大奇蹟分別是,吸血鬼蓋的拉斯普欽圖書館,雖然借閱率低迷、館員也生死未卜,但依然讓我們跟文化沾上了邊;號稱全市治安最好的地區,最後一次槍擊案發生在五小時前,僅是這樣,卻已打破懸掛四年的紀錄;最後就是這次的主題,椒屋,位於特洛伊街和希臘諸神街交叉口,一個不起眼的巷子裡,老闆不掛招牌,不打廣告,不接受預約或任何形式的威脅,無論血族之王還是超商員工,披薩的料和大小一視同仁,不爽不要吃。

  關於椒屋的崛起,還有一則傳奇色彩濃厚的故事:椒屋始於1392年,一個起大風的日子,當時,穆斯貝爾海姆還是個不毛之地,狼人跟吸血鬼剛從北方過來,他們佔據一個廢棄的停車場,在壞掉的收費器上面掛起大旗,宣佈要獨立北方共榮圈之外。當時吸血鬼跟狼人的宣示有模有樣,但在全世界的眼中,他們仍跟一票爬上司令台尿尿、以為夠帶種的死高中生沒啥兩樣,誰也沒料到,這票占地為王的白痴,將來會成為南方最大的勢力之一。當時,吸血鬼從北方帶來了巨神,他們獻祭巨神,巨神倒下,屍體倒臥、跟黑血流瀉的長度,就被吸血鬼稱之為領土,你不得不稱這為一個妙招,誰會想住在骯髒的巨神噴出的血泊上?

  也許整座城都蓋在血灘上,造成我們本性頑劣、殘暴鬥狠,開始的幾年,什麼東西都晃到這來,用槍桿、殺人魔法、決鬥來圈地為王。椒屋的老闆就是在這段期間,我們稱之為『西部風情』時期踏上這塊土地。據說,這位中男人當時戴著一頂大到不像話的帽子,從店裡掛的老照片看來,簡直像是一架飛碟。老闆後方,是頭叫不出名字、看起來像牛跟蜥蜴混合體的怪獸,走過半座城市,逢人就問要不要免費吃披薩,接著指指怪獸背上的烤爐,正噴著白氣、火焰劈啪作響,烤爐跟怪獸搭起來,活像台用四腳走路的火車。

  雖然當時跟現在大不相同,但有一點未變,就是人心依然同個鳥樣,老是覺得什麼事都有跳起來暗算自己的可能,哪怕是塊人畜無害的披薩。老闆的送披薩之旅,沿途飽受恐嚇、辱罵、白眼、漠視,當他心灰意冷,準備帶著『阿耆尼』,那頭像牛又像蜥蜴的怪獸,離開這座沮喪之城,卻在後來的特洛伊和諸神街交叉口,碰上轉機。當時,一個瘋狂槍手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央,烈日當空,狂風暴吼,要求所有會動的東西和他決鬥,一開始是活人,接著越來越誇張,當老闆抵達十字路口時,狂槍手正一槍把自走戰車的砲彈打偏,旋即補上第二槍擊斃駕駛,腦漿從自走戰車擬獸的面甲中濺出,任何有理智的人看到此景都應該要明白,快跑。

  只有後來的椒屋老闆,拖著阿耆尼的男人,直直向他走去,帶著絕望佐點渴求的語氣問他:你想不想吃塊披薩、兩塊也可、通通免費?

  沒有任何人、除了三緘其口的老闆、可以告訴你那場決鬥的實際經過,我們只知道結果。狂槍手掃光『阿耆尼』背上烤爐裡的任何一片殘渣,接著舉槍,抵住下巴,扣下扳機,沒有血花四賤,而是靈魂碎裂的動盪;槍手飲彈自盡所引發的靈魂餘震,轟掉了當時每一個觀戰者僅存的理智。震爆過後,安然無恙的老闆跟他的野獸看看四周,滿是流口水、或坐在地上失禁的人們,路中央用魂力劈出一個字:Dues。古代語,意思是『神』。

  沒有別的景象,可以比滿街失心瘋的民眾、地上的刻字、心滿意足而自殺的巫妖槍手,達到更好的宣傳效果。

  至此,披薩之神降臨特洛伊街,祂永遠戴著飛碟大帽、蹲在廚房一角、哼著《荒野一匹狼》主旋律、瞪著烤箱,等候神蹟出爐,然後,容我再提醒一次,祂不接受預約。





2 萬聖節 [ 2013/03/01(Fri) 16:26 ID:w/WDkYS2 ]


  十一月的最後一個禮拜五,子夜三點,特洛伊街騷動頻傳,零星衝突不斷。最後哥德人出動魔像,要他們飛到特洛伊街上空,用行動阻止民眾幹出傻事。一開始,魔像派上用場,但到子夜四點,有人失去理智。ㄧ個嗑藥的第七法師豁出去,試圖召喚炎魔達成目的,他的法陣畫到一半,魔像忍無可忍,衝下去把他撕成兩段,但考量到炎魔不喜歡半途而廢、可能會鬧脾氣,魔像決定畫完法陣,只是把『遵從』符文改成『獻祭』,將法師的屍片扔過傳送口,有時你就是得佩服這些半機械生物的智慧:炎魔有零嘴吃很高興,魔像有人可宰很滿意,而民眾想闖關得三思,堪稱危機處理的典範。

  那天,特洛伊與諸神交叉口暫時封鎖,街道清空,原因發生在上禮拜。上週,椒屋貼出告示,公告阿耆尼的歸來,意謂著傳奇口味重見天日。椒屋披薩口味眾多,但獨缺一種,這口味不加醬料、不添餡材、僅張餅皮放在特製的烤爐裡,卻能吃到百年不死、也無須進食的巫妖自爆,神乎其技可能還是稍遜的說法。當年椒屋開張,不少饕客要的就是這口味,卻被老闆一口回絕。據老闆說法,那種披薩費工費時,短則五年,長要十年,才能讓口味臻達完美,讓巫妖吃到自爆。當時老闆說,自己再也不會做第二次。但僅止於說說。1406年,大約是我進城第一年,老闆鬆口,宣佈要重新製作這一傳奇口味,他辦了個私人的歡送會,送自己的好伙伴阿耆尼上路,阿耆尼背著特製烤爐,裡頭放著秘方和餅皮,預計繞行大陸半圈,完成披薩的製作。

  這本來是個傳奇,六年後卻成了現實,就寫在老闆的公告上:『公告,阿耆尼下禮拜到,披薩限量,不接受預約,禁止武力要脅,買不到,吃自己,要排隊。』

  特洛伊街的酒吧有個笑話,吸血鬼王要結婚,大家都會買機票出城;椒屋要賣新口味,諸神得領號碼牌。公告一出,造成轟動,每個人都想盡辦法要卡位,讓自己不會成為得吃自己的操蛋。接下來那一週,事端頻仍,先是有群傭兵想搶阿耆尼背上的貨,他們闖進神廟街,逼大祭司占卜出方位,趕到占卜方位時,等著他們的是別的東西,那東西把他們拆了、再拼回去,如今擺在神廟街當作警告;又來個科學家想搞複製人,弄出一百個自己卡位,兩個夜行偵探找到他,把複製人跟他泡浸化學缸裡毀容,把這票失去身分的人賣給大工廠當勞工;之類的事,層出不窮,讓你見識到人為了搶塊披薩可以幹到什麼地步。所有結果都指出一個道理:去排隊。

  這就是十一月最後一個禮拜五,子夜五點時的光景,八點開張,每個人都想當第一個衝進封鎖區的人。我也不例外,但我是個公私分明的人,不會隨意丟下工作、跑去跟別人排隊搶破頭,所以當有人問我這個椒屋信徒、每種口味都吃過好幾遍的狂熱者,在阿耆尼回歸前的三小時在幹嘛時,我總是會露出神祕的微笑,用我所能想到最可惜的語氣回答:在工作。



3 萬聖節 [ 2013/03/01(Fri) 16:26 ID:w/WDkYS2 ]


  我想我剛才收尾的語氣可能有點心虛,好吧,不全然是在工作,比較像是,有技巧的假裝在工作。

  當天子夜三點整,隸屬於『大工頭』史基尼爾‧芬區旗下的鼠人幫派,考曜鐵幫,收到一份緊急通知,發自芬區的辦公室,上頭的符文密碼讓考曜鐵幫的老大哈根‧季比宏格不得不信,他派出四個好手前往距離封鎖區、約五個街區的阿卡曼儂街,開始往遭到封鎖的特洛伊和諸神街口挖進。通知指出,有個名叫勒泰‧翰約,綽號『嘴怪』的逃犯溜進封鎖區,希望藉著排隊人潮掩護,躲過追捕,考曜鐵幫奉命在八點開賣前,挖好空間通道,讓芬區派出的人進去、擊斃對象、成功撤出。哈根沒有多問,考曜鐵幫效率之高,會讓你學會要尊敬鼠人,子夜五點,距開賣前三小時,考曜鐵幫挖到一半,時間迫在眉梢。

  子夜四點二十七,死靈顧問東內‧基爾里‧史卡德被從床上挖起,打擾他睡眠的是一位許久未見的好友,好友身上傷痕累累,神情狼狽,東內是個神經敏感的人,幾乎第一秒他就泫然欲泣,我花了一番工夫讓他鎮定,接著用沉重的語氣告訴他我走投無路,只能吵醒他尋求幫助。在幾個欲拒還迎、推托和朋友的真心告白後,東內起床,打著哈欠走向實驗室,開始製作一具可走可跑、直逼活人的肉傀儡,還替他套上白色風衣,製造戲劇效果,雖然我倆都承認在陽光不曾眷顧的貝爾海姆,穿白衣是個白痴舉動;但我們別無選擇。因為想要助勒泰‧翰約,綽號『嘴怪』,逃離哥德人的魔掌,這具傀儡替身就非得更像他一點不可。

  子夜兩點五十二分,我坐在朋友兼仲介人,『大工頭』史基尼爾‧芬區的辦公室裡,交涉新工作。工作內容我並沒有仔細在聽,只記住一個名字,賽可‧羅朵夫,一個瘋子。當芬區講到一半,他辦公室外頭突然傳來騷動,底下酒吧似乎有什麼怪東西爆炸,我很早就跟芬區說過,不要把辦公室包廂設在自家開的夜店二樓,但他不聽取建議。芬區走向落地窗,準備看誰失職誰倒楣,我並未跟著起身關心,不經意的把手放到芬區的發訊機上。兩分鐘後,芬區回頭,繼續跟我狂吼為何賽可‧羅朵夫非死不可,我回答,我會努力看看。

  子夜三點五十七,我在一家靈魂妓院『西貢小姐』的後巷堵到賽可‧羅朵夫,他是隻靈吸怪,穿著不相配的白色大衣,靈魂妓院只允許心靈力交流,沒允許人吸乾妓女的腦漿。他章魚似的大嘴開合,無聲吼著我是下一個,我用比較低等的溝通方式回應他,他有兩個選項,一,自刎,二,我幫他。賽可張嘴,放出一個精神探測攻擊,他很快理解到我找上他的動機,跟保障妓院生意沒什麼太大關係,他踢到鐵板,醜陋的臉上寫著難以置信;我ㄧ劍刺穿他的臉。

  四點四十五,東內接過從賽可‧羅朵夫身上剝下來的大衣,賽可的腦袋則被丟在某處的冰櫃裡,我跟東內說了勒泰‧翰約的故事,東內說,哥德人的敵人就是他的朋友,但他有點好奇為何這大衣上滿是粘液。我告訴他勒泰是個鱆人,海民族都是血性漢子,但從海中來,身上總是帶點潮濕,那一類的東西。五點,哈根對我回報進度,說挖到一半,我說盡快。

  十一月最後一個禮拜五,子夜七點十五,封鎖時段解除前十五分鐘,魔像打算收隊回巢,一個穿著白衣、無法言語、狂奔的男人突然自空間通道中現身,開始在特洛伊街尾奔馳,魔像不太確定該拿他怎麼辦,畢竟時機微妙。這時,我現身,解決了魔像的煩惱。我追上白衣男,將他打倒在地,在一陣十分可疑、看似艱辛的打鬥過後,我將其制服,割下他的腦袋,接著晃了晃其餘的部份,問魔像們吃過了沒。

  魔像紛紛表示這是他們吃過最好的一頓,東內則在製作時困惑我為何交代不可以用腐肉。屍體成功賄賂魔像。十五分鐘後,他們解除封鎖,各地來的披薩狂熱者瘋狂湧入,當他們衝向特洛伊與諸神街,那條傳奇的巷口時,將很訝異的發現我正倚著椒屋的招牌,稍事休息,狂熱者們提出質疑,但兩邊屋頂上正要離去的魔像,阻止了他們:這是一位辛勤工作的男人,剛協助我們擊斃了不守規定的壞蛋,那頭出來講話的魔像舔著嘴巴,神情不自然至極,我想這是他應得的權益。

  八點鐘,戴著飛碟帽的披薩之神打開店門,第一個迎向他的是我徹夜未眠的笑容,披薩之神什麼話都沒說,但我已經替他選好了台詞:好男孩值得嘉獎,辛勤工作的人值得一塊披薩。




4 名無しさん [ 2013/03/02(Sat) 17:28 ID:6uD5RHs6 ]
嗯......丟了一堆東西可是什麼都不說
看起來好難過......

5 名無しさん [ 2013/03/05(Tue) 22:11 ID:ws1i5NcM ]
在幾天就是一個禮拜後了
我看你是連第2篇都交不出來的
放棄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