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小說:亞瑟‧費爾德曼日誌─老騎士與瘦馬

1 雷馮 [ 2013/05/05(Sun) 16:21 ID:JiibQBYM ]
前導:
亞瑟出身於一處平凡和樂的人類農村小鎮。
父母都是傳統的農民,其堅毅樸實的個性便遺傳自此。
有一個妹妹。一家四口雖不富裕,倒也自給自足的過著平凡的生活。





2 雷馮 [ 2013/05/05(Sun) 16:22 ID:JiibQBYM ]
一、

一日,在亞瑟與父親在田野整理繳納領主所需的稻草之時,路旁一位騎著瘦馬,滿頭雲鬢、蓄著白鬚的古怪騎士出聲叫住亞瑟父子。
會說古怪並不是亞瑟沒有禮貌,而是那位老騎士穿著明顯不合身的破舊盔甲,且還提著一柄快壓垮他乾枯身體的大型長矛之故。
老騎士操著古怪的口語禮貌的請求是否能給予他一些飲水以供休息,亞瑟父子雖感好笑但也答應了老騎士的要求,並熱情的款待他住宿一晚以供休息。

晚飯後,活潑好奇的妹妹便拖著亞瑟纏著老騎士說故事給她們聽,老騎士滑稽的鄭重答應下來後開始訴說其冒險生涯…那是個非常漫長的故事。
年紀還小的妹妹才聽完開頭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而亞瑟卻是越聽越有興趣,不時的發出驚呼,津津有味的對老騎士的冒險發出疑問,直到窗外天露魚肚白才沉沉睡去。
在夢裡,亞瑟發現自己飛翔在空中,萬里無雲,上方有個非常非常大的光球,散發出耀眼又溫和的光芒,令人由衷感到幸福;正當亞瑟陶醉其中之時,
突然耳邊出現了一道模糊的聲音說著:「去吧,這個……需要你……。」,頭上的光球便漸漸縮小到一個拳頭般大小,最後沒入在亞瑟的掌心之中。

醒來後,亞瑟發現老騎士征征的看著自己,那眼神充滿了情感,帶著悲傷、喜悅、以及一絲絲的欣慰。
當亞瑟問起老騎士為什麼要這樣看著他的時候,老騎士卻不發一語的起身離開了房間。匆忙的與亞瑟父母道謝之後便冊馬離開。

是日正午,亞瑟與父親與母親及妹妹道別之後,運送著村裡托付于他們的貢品前往領主的城堡。
隔天清晨平安抵達領主城堡後,在父親前去交涉的途中,亞瑟便跟往常一樣,趁著空檔在大城市中四處晃蕩,卻發現城中的氣氛跟平常不太一樣,士兵們都板著一張臉孔。
出發回家的時間已過了正午,因為父親交涉花的時間比平常久,回家肯定會晚了很多。父親正咕噥著要怎麼跟母親解釋的時候,亞瑟的內心突然緊揪了一下,
一股異常的嘔心感從胃部翻滾上喉嚨,讓亞瑟忍不住吐了出來。父親轉頭想取笑亞瑟這麼大了還會暈馬車呀,笑容卻僵住了。

已近黑夜的天空遠遠就冒出了紅光,像是要把天空這帳黑色布幕給完全染紅一般──那是村子的方向。

「當我們快馬加鞭回到村裡時發現,整個村裡所有的農田、房舍,都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地上躺著幾個鄰居叔叔的屍體。」
「父親遍尋不著母親與妹妹的蹤影,終於在水井邊碰上一個還有氣息的村民,父親激動的向他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人只斷斷續續的說了幾個字,最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指了指東方的樹林便斷氣了。」
「父親要我乖乖待在馬車上等他帶母親與妹妹回來,拿了一把草叉就衝進了東邊的樹林,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卻有一股很不好的預感。」
───亞瑟‧費爾德曼



3 雷馮 [ 2013/05/05(Sun) 16:23 ID:JiibQBYM ]
二、

亞瑟胸口那股噁心感越來越嚴重,但他仍拖著當時還幼小的身軀,沿著父親前進的路線一步一步的走去;不知道走了多少時間,亞瑟終於走到了一個開闊林地,
那裡亮著幾簇火光,閃動著好幾個人影,不時傳來一些難聽的尖邪笑聲,亞瑟屏氣凝神專注聆聽,發覺林地深處隱隱透露著細小的哭泣聲。
說時遲那時快,亞瑟的父親突然提著草叉大喊著衝入林地,胡亂的往林地裡的人一陣揮刺,但卻完全沒有擊中任何一個人,在亞瑟父親耗盡力氣的時候,
其中一個黑衣人突然快速的欺近亞瑟父親的身後,一聲悶哼,亞瑟的父親便倒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

亞瑟的腦袋一片空白,顧不得胸口的嘔心感便大哭著衝向了父親的屍體,卻在半途就被其中一個高壯的黑衣人給抓住雙臂給提了起來。
「噎~~~~這兒還有個漏網之魚呀!」另一位矮小的黑衣人邪笑著說,同時一手把玩著剛嘗過鮮血的匕首,另一手掐住亞瑟的兩頰左右端詳著。
「唉呀?...真是個上等貨啊...哈!還是個男的!喂!泥耙你不是最好這味嗎?嘻嘻嘻嘿~」
亞瑟周圍爆出了一陣令人不快的笑聲,他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發生什麼事,也不想知道,
他回想著出發前母親與妹妹的叮囑與笑容、鄰居叔叔在祭典時爽朗的吆喝聲,以及父親摸著他的頭,稱讚他總是把事情做得又快又好,將來一定比自己優秀的爽朗笑容…。
上天為什麼要把事情變成這樣?他們做錯了什麼需要受罰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那些人都放聲大笑圍繞著他,但父親用盡全力的攻擊完全沒有奏效。」
「突然間一個黑衣人快速的攻擊了他,我甚至沒看清是怎麼靠近的!而父親...他就像斷線的木偶...倒了下去。」
───亞瑟‧費爾德曼


4 雷馮 [ 2013/05/05(Sun) 16:23 ID:JiibQBYM ]
三、

林地外邊,一個細瘦的身影緩緩的靠近林地,同時伴隨著刺耳的金屬磨擦聲。
喀嘰…喀嘰…
「哈哈哈哈哈哈…嗯?這是什麼聲音?」一位黑衣人突然警覺到。
喀嘰…喀嘰…
「!?」這次所有的黑衣人都聽見了聲音,不約而同的望向了聲音來源。
喀嘰…喀嘰…喀達。
奇妙的金屬磨擦聲停止了,黑衣人們看清了來者。

一位乾瘦枯長、滿頭雲鬢白鬚的糟老頭子,穿著明顯不合身的破舊盔甲,
他的右手握著一柄快要壓垮他乾枯身體的大型長矛,左手提著一包約十吋長的圓形布包,征征的站在來處。

所有的黑衣人因為這預想外的滑稽景像而愣住了。
老騎士則用他不知是否還看的清楚的雙眼環視了周圍的黑衣人,被抓住的亞瑟,最後將目光停在了倒地上那一動不動的亞瑟父親身上。

「唉...汝等可知汝等已犯下滔天大罪?」
「......」
「既然吾已在此,便不準許汝等如此放廝!還不快快棄械投降?好重歸正道!」
「......蛤?」

夜裡的林地爆出了一陣瘋狂的大笑,每個黑衣人都笑彎了腰,有幾個甚至誇張到倒在地上打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臭...臭老頭!你是想害我們笑死嗎?時候不早了...回家去吸你老婆那乾癟的奶子吧!啊哈..哈哈!半夜一根...一根廢柴跑來說笑話真是絕了!哈哈哈哈哈!」
無視於黑衣人們的嘲笑,老騎士將眼神轉到了亞瑟身上,確定亞瑟注意到他後,便十分溫吞的輕閉一下他凹陷的雙眼示意。
「那..吾將在此地為民除害。領教!」語閉,老騎士便搖搖晃晃的將手中的大型長矛緩緩的高舉過肩。
「哈哈...你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呀死老頭?領教?我還藍教咧!哈嘿...你知不知道我們就是傳聞中的黑林....」

一道凜冽刺耳的金屬破空聲響穿林而過,蹦的一聲在林地後方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老騎士手中那明顯過重的大型長矛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神奇的插在黑衣人後方20呎外的大樹上。

矛上串著三個一臉不可置信的黑衣人。

在場還沒有人意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原本站在林地邊的老騎士已經消失了。
在又發出了5聲慘叫之後,亞瑟才終於看清現場發生了什麼事。

老騎士在一瞬間擲出長矛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了腰間的長劍,趁著黑衣人還未從驚嚇中回復過來的時候,
衝刺靠近像是畫圓一樣流暢的順勢放倒了五名黑衣人,各各都是一刀斃命,一氣呵成,毫無多餘動作。

場上頓時只餘下抓著亞瑟的高壯黑衣人,拿著匕首戒備的矮小黑衣人,跟一根枯木似的老騎士。

老騎士舉起長劍緩緩的靠近矮小的黑衣人,那個黑衣人慌了手腳般驚恐的嘶吼著:
「我...我們可是傳聞中的黑林強盜團!你..你你你難道沒聽過我們老大獨眼‧黑林的名...」
啪的一聲,老騎士將左手的布包丟在地上,裡頭赫然滾出了一顆猙獰的獨眼獸人頭。
「──────!!!」矮小黑衣人嚇的尿褲子了,那不正是他們老大的人頭嗎...?
「吾知近期此地有妖人做亂,便前來探查,可惜雖早一步摘除禍源,卻仍無力阻止慘劇的發生,痛哉!實是吾之過呀~!」老騎士露出悲痛的表情感嘆著

矮小的黑衣人見狀突然靈機一動,發現亞瑟還在自己人的手中,便拿匕首靠著亞瑟的脖子,冷靜下來開口威脅:
「你..你你你別亂來喔!這..小鬼還在我們手裡,嗯...沒錯,要是你敢亂來,這小鬼的命就難保不會跟其他...」
老騎士輕嘆了一口氣,突然放聲大喊:
「史特萊羅恩───────────!!!!」
一匹又老又乾的瘦馬忽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高壯的黑衣人後面,發出一聲低沉的鳴叫後一蹄踹飛了高壯黑衣人,將他的五臟六腑踹了人仰馬翻,當場斃命。
同時靈巧的將空中轉了一圈的亞瑟安然的接回馬鞍上。
而矮小的黑衣人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一把銳利的長劍已然穿過他的喉嚨,結束了他罪孽的一生。

亞瑟驚魂未定的看著這一切發生,完全發不出一點聲響。回過神來只說得出幾個單字「媽媽...跟妹妹...救救爸爸!」
老騎士點了點頭說道「吾之前便是派遣史特萊羅恩前去確保此事,幸而得到汝與大善的誘...幫助,汝的母親與妹妹已然安全,」
語畢,老騎士便跪於亞瑟父親的屍身旁,莫莫的禱念一段聖言後,並用右手觸碰亞瑟父親的胸口,頓時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他將右手平放在父親的胸口,接著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我的父親看起來就像完全沒有受過傷一樣的復原了。」
「但是,父親並沒有因此睜開他的雙眼。」
「『已...太遲了...』他用著非常悲傷的眼神看著我,哽咽的向我道歉說道:『吾力有未逮,大善...已逝。』」
「我從不知道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可以哭得比小孩子的我還要傷心。」
───亞瑟‧費爾德曼


5 雷馮 [ 2013/05/05(Sun) 16:24 ID:JiibQBYM ]
END、

之後,老騎士聯絡並協助領主安頓了失去家園的村民們,用奇怪的口語拒絕了領主所有的獎賞,只要求領主要好好對待此次受害的人民,
以及為亞瑟的父親以及死去的村民們,建造一作紀念碑,以記其勇氣。

而老騎士──沒有留下名字便離開了。

兩年後,亞瑟告別了母親與妹妹,踏上尋找老騎士的旅途。
卻在踏出村口約100步外,發現了倒在地上的老騎士與著急的史特萊羅恩,老騎士渴得說不出話來,
一樣是穿著那明顯不合身的破舊盔甲,身上壓著一柄這次真的已經壓垮他乾枯身體的大型長矛。

亞瑟無言的將老騎士帶回家中好好休息,在一個星期後,跟著老騎士踏上了聖武士的修練之旅。

「老師,那時候你怎麼會倒在村口外呀?要是我沒經過您不就...呃...仙逝了嗎?」
「哎~!汝胡說什麼!吾只是...那個...太早到達目的地,只好在外等待汝的出現矣!」
「老師您早就知道我會去找您嗎?」
「自是如此,吾等聖武士,受天命感召,四海之內皆兄弟,吾一見汝就知道,汝是吾的繼承者。」
「是這樣啊...是因為我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嗎?」
「當然」
「吾一見汝,就如當年的吾一般,氣宇軒昂,靈眼流動,定是個風流才子!唷‧呵‧呵‧呵‧呵!」
「......」

「老師」
「何事?」
「學生還不知道老師您的大名為...」
「唔?吾沒說過嗎?」
「是的...學生只知您的愛駒─史特萊羅恩之名,家鄉的人不明所以的,都用這個名字來紀念您了,還發行了紀念商品呢。」
「嗯唔!這...還真是讓吾哭笑不得啊」
「所以,老師的名字是...?」
「吾嗎?」

「吾名為──阿隆索‧唐吉軻德‧吉哈諾是也!」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