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17 Apr, 2014 恐怖郵輪事件(暫名)

1 天帝拳 [ 2013/05/10(Fri) 19:14 ID:rJDWhhWc ]
嗯,從以前開始已經有在K島PO文的習慣,最近寫了一篇針對香港讀者的文章,想讓島民過目。(事前聲明,文中的對白將會全是粵語,而內文雖然都是以書面語形式書寫,但仍然會有一些香港特色詞彙,不過不會很多。)

(序)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Silent Hill、鬼船?Well,我有……只是沒想過,這些電影是改編至真人真事的。

首先要說一下自己的背景。簡單來說,我是一名富家子,即是「二世祖」。雖然家底不錯,但沒有地產系列那麼強大,僅僅是足以讓我有空去外國旅行等等。

我沒甚麼嗜好,就是喜歡周遊列國。五六年前第一次孤身出國,問父母拿了一筆Budget,然後自己計劃路線、住宿、三餐等等……在旅行方面來說,我也算是專家。

單獨出國這麼多年,當然遇過不少突發事件,所以我對於危機處理都相當在行。

至於我父母,在我弟弟出世之前,管得我十分之嚴。上了小學以後,父母見我根本不成材,所以便懶得浪費時間在我身上。我也樂得自己從網上研究五花八門的東西,由外星人研究至動物生態,我都有所涉獵,典型的「多學少成」的類型。

回歸正傳,這次其實是想體驗一下郵輪到底是怎樣,畢竟我從一開始出國就習慣乘飛機,從未以水路去過旅行。

由於不是旅行季節,所以一些大郵輪的船票也相當容易買得到。不是我讚自己,雖然我出生於富裕之家,可是我對於金錢的管理是相當節制。

為了取得相對廉價的船票,我打算上網找一些旅行套票。跟機票一樣,通常套票的價錢會比較廉價。在此之前,我當然查過一些大旅行社的價錢格過價。很快我就找了心目中的套票,然後信用卡過數,Print出E-Ticket,準備好出發。

我拿住E-Ticket,那時卻沒發現,這是一張通往地獄的單程票。

上船當日,我手執一個旅行袋,一個我很喜歡的啡色手提袋,懷舊款式。外遊的時候我都會把一切行李放到袋中,除了方便管理之外,我覺得這樣手執旅行袋出國十分「有型」。

我根據E-Ticket上的時間準時到達碼頭,去到客運碼頭後,那些客服人員已經在當眼位置有一個工作站,幫助所有乘客登記。登記過後,我便跟隨著人龍準備登船。放眼看去,這幾天的天氣不錯,於黃昏時份從碼頭看出海岸線,不禁嘆一句:「夕陽無限好。」

這艘船既然叫作「豪華郵輪」,當然設備齊全,應有盡有。略過一些不重要的登記手續之類,我在預訂的單人房間安置下來,更換衣服,便打算去看看甲板上的大型泳池。

我看一看手腕上的鋼錶,從上船到現在時間過得很快,感覺像是回過神來,時間已經是七點左右,距離我上船那時已經兩小時。船隻早已開動,我們正從維多利亞港駛出。

穿著從房間裡取得的浴袍,從甲板上的二樓看下去,原來也有不少人與我一樣,打算先往泳池享受一下。

夜風有點涼,但由於郵輪上的是暖水池,所以一些水著女士還是義無反顧地跳進水裡,當然,還有一些雄性動物在池邊或池裡一同戲水。

我走到下層,隨便坐上了一張太陽椅上,放鬆身心。看「風景」,的確別有一番風味。

恍神之間,我留意到甲板上有兩名衣著奇異的人影在甲板上鬼鬼崇崇,不知道想幹甚麼。我沒作行動,畢竟以我多年遊歷的經驗,每一個地方都總會有些人做鬼祟事情,而大部份時間那些人都不是我們這些普通市民能夠招惹的。

環境有點昏暗,我隱約見到他們身穿的衣服像是二戰時期那些歐洲軍服,我當下只是以為有人在玩Cos-play。

後來才知道我很錯,錯得離譜。

那兩個穿軍服的人很快離開甲板,像是隱入黑暗之中一樣,我心裡有點莫名的慌張,難道是會劫船?茫茫大海中還真是無處可逃。

忽然,船上的中央廣播響起一段奇妙的音樂。

由於我的音樂知識少得可憐,難以音樂用詞來確切描述那首音樂。要形容的話,就像一些潛艇在海裡不時錄到的怪聲,聽起來沒有關聯的音節,但卻被拼湊起來,造成一曲有奇異節奏的音樂。

廣播的音量實在有點大得過份。過了十數秒,當音樂停下之後,那種感覺就像在充滿著勁爆舞曲的Night Club中離開一樣,有種莫名的舒適感。

同在泳池中的幾個人也是受不了,我們交換目光,似乎沒有人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咩料啊……」隱約能聽到他們的疑惑。

可能是被這首樂曲影響了心情,泳池開始有人離開,慢慢的逐漸少人。最後,我也離開,準備去船上的宴會廳醫肚。

選這艘郵輪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在網上買票時,一些留言(不知道是否打手)說船上的Buffet可以媲美君悅酒店等香港五星級酒店,先不說那些五星級酒店本身好不好吃,但我認為以這張船票的價錢,能夠享受船上設備外加一餐應該不錯的自助餐,超值也。

我回去房間打算更換一套Casual outfit,一路上我跟平時一樣在胡思亂想。

去旅行選擇酒店的朋友,多數會遇過一種情況:一群人去旅行,風風火火約好要去哪吃晚飯之類,然後大家都住在同一層酒店房間,一起去乘電梯,到了大堂打算離開的時候,誰知道有人忘了隨身物品在房間要回頭去拿。

回頭去房間拿東西的人,通常都是自己一個。

這一路上通常都不會遇到任何人,需要自己一個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但即使是膽小的人也不會太害怕,因為酒店的走廊通常都會燈火通明。

可是卻難掩一種莫名的悽涼感。

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走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

我住過大部份酒店,限制於一般摩天大樓的結構,每一個樓層都會是獨立的。而我留意到,郵輪的住房結構不一樣,每個樓層都是U字形,而U字的中間則是住客大堂,那裡通常都會有一兩個接待員在待命。

我發現,在所有樓層的走廊上,都空無一人。

當時我沒想太多,只把它當作巧合,我回到房間,更換衣服,過程花了大約五分鐘,便離開房間打算乘電梯去到宴客廳那一層。

電梯的設計是以透明落地玻璃作為外罩,可以往外看到大堂以及樓層的情況。

這次我終於看到人,心裡突然有點安樂。

那是一名身形臃腫的中年婦人,走路有點困難。我承認是有想看笑話的心情去盯著她的背後,不過當時也沒甚麼特別想法。

下一刻,那名婦人頸項以下紋風不動,可是頭顱卻——一百八十度轉過來盯著我!

我全身冰涼,陷入震驚當中,一聲巨響把我拉回現實,我轉過頭看向聲源,原來是電梯到達目的樓層。

再回頭看向那女人的位置……

空無一人。


2 天帝拳 [ 2013/05/10(Fri) 19:16 ID:rJDWhhWc ]
(一)





回想起那一幕,我依然心有餘悸,那胖婦的詭異扭頭到底是幻覺,還是我碰上靈異事件?我曾經也有閱讀過有關一些郵輪上的靈異事件,例如在客房走廊上有怪聲絕不要探頭去望。這些其實跟陸上的酒店禁忌差不多,甚麼總會有一本聖經之類,純屬怪談,並無根據。

我本人從未遇過靈異事件,這是頭一回。電梯到了,我向外望,人們交談的聲音傳過來,就似假日去酒樓飲茶時能聽到的差不多。我不信邪的再次向住宿樓層望過去……

還是沒人。

我摸了一下眉毛,想把剛才的幻覺忘記,然後深吸一口氣。

嗯,很香。

想不到距離餐廳相當遠的距離,還可以嗅到一些羊架、牛排、鵝肝的香氣。肚子頓時傳來訊號,口水分泌劇增,那一刻,我暫時忘記了自上船至此發生過的怪事,快步往餐廳走去。

進了餐廳,我很快便拿起碟子,挑選我喜歡的食物。

郵輪餐廳的設計相當古典,餐椅都是用木椅,而不是金屬。餐桌布則是長至地面的白色布,設計用料接近一些高級法國餐廳,我暗自點頭,認為這趟旅行相當物超所值。

「你哋都聽到個首歌啊?其實係咩嚟,點解我以前未聽過?」

我甫坐下,便聽到後方的幾人正在談話。

「不過首歌聽落都幾古怪,而家諗返又唔記得個旋律係咩。」

「咪鬼理啦,一陣食完野,我哋去唱K定打機好?」

「下,唱K會唔會得『相思風雨中』呢啲舊歌啊,哈哈……」

接下來的對話便是一些閒聊,我較感興趣的是他們也有聽到那首海中音樂,也就是說不是我一人的幻覺。

3 天帝拳 [ 2013/05/10(Fri) 19:16 ID:rJDWhhWc ]
我一邊用銀叉把生蠔從殼中勾出,一邊又在胡思亂想,到底我以前接觸過的資料,有沒有提過相似的故事呢?

我放下蠔殼,忽然背後被人一撞,令到我的餐刀跌了在地下。我先是彎身打算撿起小刀,然後凝聚一個責怪的眼神,打算略略教訓一下那個撞到我的人。

我四十五度角從下至上望過去,見到的,是一副寫滿驚愕的面容。

撞到我的是一名中年男人,我循他的目光望過去,這下,連我也嚇呆了。

餐廳除了電梯的出入口外,還有一些通往其他娛樂設施的通道,而現在,這些通常都無聲無色地塞滿了人。

一些衣著外形有點奇怪的人。

這些人中,有男有女。要仔細形容的話,男的,外表年齡大概四至五十歲,體形略胖,地中海或禿頭,身穿白色破爛背心,短褲,人字拖;女的,年齡與男的差不多,體形更為肥胖,髮型各異,身穿八十年代大紅花大碼連身裙,赤腳。

是的,餐廳往外的幾個通道,這一刻都被這些人塞滿。

或許我說得很混亂,你也看不出為甚麼在場的所有食客都陷入愕然之中。

因為,這些「人」都手執利器,神情恍惚。最怪異的是,他們的外表,幾乎都是他媽的一模一樣!

而且,那些女人,正是我十幾分鐘前在走廊看到的中年婦人!

現場鴉雀無聲,其中一名肥胖婦人(下稱「肥婆」)笨拙地向前走,她手裡有一柄與身形不合比例的小銀刀,樣式正是桌上的切肉銀刀。

她一步,一步上前,走近了一名略為年老的西裝男人面前。那男人還未來得及有甚麼反應……

原來真實殺人的片段,跟電影的一點都不一樣。

那柄銀刀看起來這麼平凡,卻輕鬆地刺進那西裝老人的頸動脈。

這是真的嗎?

我無法移動身體,目光也無法離開,不知道是好奇心,還是不信邪。

那肥婆把刀捅完後也懶得拔出來,扭頭就往下一個目標撲過去。那龐大的身形輕易就把一名青年按倒在地上,從我的位置無法看到肥婆在做甚麼,只知道兩秒後,她從地上起來,一躍,雙腳離地——轟!原地落下……那青年應該凶多吉少。

4 天帝拳 [ 2013/05/10(Fri) 19:17 ID:rJDWhhWc ]
接下來,當然就是女人的尖叫聲。

「啊——」

血肉橫飛四字到底是形容怎樣的場面呢?即使是電影也難以好好體現,當你親身經歷過之後,便會明瞭,身處於一場屠殺之中,是多麼恐怖的一個處境。

在我眼前飛過的盡是腥血、斷肢、頭顱、屍塊等等……面對這種場面,我瞬間就躲進枱底。我之前提過,餐桌布的設計是長至地面,剛好就能形成一個「帳篷」讓我躲在裡面,難以被發現,希望那些怪物不會發現我,能夠逃過一劫。

那時的我實在沒有產生絲毫的反抗之心,先不說我手無寸鐵,就算我有,也沒有這樣的勇氣去對抗,那裡大大話話都有二三十個瘋子啊!

過了一會兒,外面依然是哭喊聲不斷,我把雙手掩住耳朵,不敢去聽;把頭埋進地面,不敢去望。

忘了時間流去多久,當我感覺到外面一片死寂之後,我輕輕用手指勾起搭在地面的桌布,想查看外面的情況。

不掀還好,當我把白布拉起一點,外面有一對眼睛直勾勾看著我,我嚇到後腦勺撞上了餐桌,產生了巨響!

FUCK!

那時我知道,要是這一下引來那些怪人的話,我再躲在下面只有死路一條,我頓時連爬帶滾衝出枱底,環顧四周——

沒人。

全部消失了。

剩下的,只是一大片以屍塊集合而成的血腥圖畫。

牆上、桌上、地上全是鮮血;眼球、臉骨、斷手、腳掌飛濺到食物長桌上!

一股反胃的感覺直湧上胸口。

我不爭氣地吐了。

我用力嘔吐,想把難受的感覺從體內吐出,經過好一會,我才停下。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