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第一次嘗試寫作 伸出的手(暫名)

1 路人KM [ 2013/05/15(Wed) 15:22 ID:LzQK3kOg ]
搬家時腦袋瓜被電波打到突然在腦中浮現的故事 就寫寫看了...



「全員停戰!戰爭結束了!我們不用再打了!」剛剛聽到這句話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只想著把子彈送到面前的敵人的身上,

直到我看見周圍的同伴以及面前的敵人開始放下手上的武器時我才反應過來並跟著大家放下了武器,並開始接聽無線電,確定剛才的是不是真的…

轉了司令部、地下電台…

剛開始大家一臉茫然的樣子…

…一陣沉默後大家開始抱著身邊的人歡呼,我也是跟面前原本經過好幾次廝殺的敵人擁抱了起來

什麼敵對什麼敵人的管他去死啊!

我們沒人想送子彈到對方身上啦!就算真的有戰到瘋只想殺人的傢伙,也跟我無關啦!

歡呼過後看著面前的"原"敵人,我才注意到…

是女性啊…

打仗打到腦袋發昏,竟然沒有發覺這件事,不,之前根本不是能在乎這種事的場合吧

「集合!點名!」

對了,就算戰爭結束了我們仍然是軍人啊!該做的還是要做啊!

我馬上跟面前的女性揮手道別,以小跑步回到了部隊

點完名後隊長就說在司令部有指示前自由活動,說是這樣說…但我也只是四處晃晃,看著剛才還是戰場的…咦

女性還在剛才的地方一臉困惑的看著四周…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沒回原部隊…?



2 路人KM [ 2013/05/15(Wed) 15:23 ID:LzQK3kOg ]
「要把她當俘虜處置嗎?」

「不用了啦,那樣還要多幾道程序,麻煩死了」

在那之後,不知道為什麼,那女性也跟著我們一起走了,原本還以為她會被當成俘虜,結果卻像沒事般的這樣跟在我們隊…

…看來已經上頭已經無法管理軍隊…或是根本不想管理了…

話說現在還有上頭嗎?

不管了

辦完退伍後她依然跟著我們…,軍隊這樣子也不能期待能依照俘虜條例將她送回國,只能看情況看有沒有機會讓她回自己的國家了…

「家…嗎?」

…好想…好想回故鄉…當初是那麼的想離開…真的離開了卻是滿腦子只想回去

而現在我們…終於可以回故鄉了…在這長久的戰爭…



…一路走著我往昔的回憶開始浮上…

以前小時候跟媽去遊樂園玩時

學生時嫌學校午餐難吃,偷跑出校買外面東西吃…等…

還有跟媽後來處不好吵了一架…一氣之下就簽下了志願役…

結果後來戰火捲入了我國…這一離家就是好幾年…

當初只是想離開家越遠越好…現在卻只想快點回去

我一路上一直講著過去的回憶,她只是默默的聽著,有的時候笑了,有的時候點點頭…明明語言應該是不通的…

不只是我,身邊的同伴也開始說起故鄉的回憶、回到故鄉要做什麼等…

多虧了她,這一路上也排遣了不少無聊…畢竟一車子大男人中有一個女性
還真的能緩和一下陽剛氣…

…就快到了…



3 路人KM [ 2013/05/15(Wed) 15:23 ID:LzQK3kOg ]
…雖然說我已有心理準備…不過這片光景還是給了我相當大的衝擊…

街頭一片殘破不堪…有許多的房子都成了廢墟…

「那我們…就在這下車了。」

「…那…保重…」

意外的道別的很安靜…

畢竟看到了這景象,

跟隊上道了別後,我往家裡的方向跑去…

只想著要早點回家…我拼命的跑…

這是怎麼回事…

這裏不是我家嗎?怎麼..

只有一片瓦礫呢…

…老媽呢?

在防空洞嗎?

我趕緊前往附近的防空洞

拜託…

在附近的防空洞看到了避難的人們,我趕緊四處找人問老媽的下落

一直不死心的四處問,從我們家的鄰居得到了這樣的答覆…

她在避難時沒有趕上…

「啊…」

如果…當初有好好談就好了…如果當時我們能好好的溝通…

我放聲痛哭著… 為永遠失去了的事物痛哭著…

現在,已經永遠的失去機會了



4 路人KM [ 2013/05/15(Wed) 15:24 ID:LzQK3kOg ]
一邊走著一邊看著四周…真的完全不一樣了啊…剛才只想著趕回家都沒注意到…

一路上看到的人也是…眼睛完全失去了光…也只是坐在地上啥都不做…

雖然這樣一片慘狀有在其他國家看到過…不過這樣的景象會在自己國家恐怕沒人想像的到…不…是不敢想像吧…
想像自己的故鄉變成這樣…

我在一個廢墟前停了下來…然後走了進去


隨便挑了一塊較平躺的空地,就這樣躺了下來…

我一個人獨自在廢墟中躺著…只是想著以前的回憶點滴
「…我還以為你會在你家呢…」對了…還有那女性…不知道為什麼她一直跟著我…

「這裡以前也是我家…我搬過家…」

「是嗎..」



「你母親…」

「已經不在了吧…她身體不好,如果她沒有成功避難的話…」



「倒是妳,為什麼一直跟著?不…等等…不是語言不通嗎?」

「其實這裡也是我的故鄉。」

「什麼…」



「至少我是這麼想…我到過好幾個國家了,其他的都不記得了…只有這裡我還有印象…」

原來她不是一直跟著我,而是正好順路而已啊。



「那你現在跟著我幹嘛?」

「…因為我不想一個人,而你是我現在在這唯一認識的人…」

小姐我們不但沒認識多久還曾經是敵對的耶…不過算了…現在計較這也沒意義…

「是嗎…」

「我還有地方要去,要跟過來嗎?」

「去哪…?」

我頭也不回,直接回了一句

「掃墓」






她開始訴說著往事…

「以前因為雙親工作的關係,所以沒有一個地方待的久,說實在的,我連自己出生地都不知道呢…會記得這裡是因為在這裡待的較久吧…」

「不過之後又到了別的國家,然後戰爭就爆發了,雙親也在那時就失散了,當時有很多小孩被軍隊收留並訓練成士兵…。」

「…少年兵嗎……」我也聽過有很多國家直接把孤兒編入軍隊的事,看來她就是那其中之一…


「之後我就一直跟著軍隊在各戰場輾轉…之後你也知道了,我不小心跟部隊走散…」

…搞不好是故意走散的吧…畢竟少年兵大多都是送去當敢死隊…



目的地到了…


現在弄不到香…就請你們忍一下吧…

我清理了一下墳…並拜了一拜…

心中百感交集啊…

想不到我這在戰場上的士兵沒死,反倒是你們這些應該被保護,應該平安的去了…

這什麼世界…

「真的無處可歸了啊…」

我這樣說著…



5 路人KM [ 2013/05/15(Wed) 15:24 ID:LzQK3kOg ]
我走回舊家廢墟後…一直躺著…啥都不想…啥都不做…

剛才在街上看到的人就是像這樣吧…

心已隨失去的事物死去…剩下的只有過去的回憶…

「晚餐..吃這個吧…」她不知道從哪翻出了速食包食品這樣對我說著…

「 …」我沒回應…現在也沒吃東西的念頭… 即使肚子已經感到飢餓…但就是不想吃東西…

「 …」…她把煮好的速食包撕了一個小洞…然後往我走過來..

「…咳咳咳!」她竟然把速食包直接往我嘴巴灌下去

很難過耶,而且那還是剛煮好的,超燙的

「 …幹嘛這樣多管閒事…」我都已經這樣子了,幹嘛還管我啊.
明明之前還是敵對的關係…

「 因為我想伸出手吧」她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 ?」

「自己一個人是無法活下去的,不只是指人是群體生物這點,

還有自己一個人是無法創造出回憶與變化的

所以就伸出了手,為了與他人交流創造出回憶與變化

在戰場上時,根本無法向任何人伸出手…

完全沒有自我的意識

而我們已經離開戰場了

所以我想伸出手

為了讓自己真正的離開戰場

戰場什麼的我早受夠了…

我知道失去的痛處,可是我們還有回憶吧」

「我們還活著不是嗎?不是還有能向他人伸出的手嗎?」

這什麼理由…


「就算失去了一切,我們還有能伸出手的機會」

「所以我想盡可能的向身邊的人伸出手,不然一切都不會開始…」

明明之前一直在戰場…

可是…

「還活著不是嗎?還有回憶不是嗎…?那就再站起來吧,不管是回憶還是明天…都不該是讓我們站不起來的事物吧…?而且…

你不是像這樣與我對話了嗎?這代表你還能伸出手吧…」

有夠遷強…

不過我懂她的意思…

「真是的…對一個剛失去家園的這樣說教…只會把對方惹火吧…」

「…抱歉…我不太會說話…」

「算了…妳說的也對…」


我們還活著
我們還能向他人伸手
我們…還沒有失去一切

“繼續撐下去吧…哪怕只有回憶支撐著…哪怕明天更艱苦…為了不辜負一直以來累積的回憶,我們必須前進"


我走向了人群

“只要還能伸出手…”

「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我們就還能撐下去”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