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背影

1 boran [ 2013/05/23(Thu) 03:40 ID:.m4w09io ]

我曾經覺得他的背影是如此寬闊。

對我而言,和他最初的認識只是身處在群眾之中偶爾的一瞥。那時他剛成為總督的副手,雖然默默無名,但執掌財政使他成為了左右行省決策的重要人物。

在那短暫的相遇之中,他堅毅的五官讓我印象深刻,雖然身為貴族成員的一人,理所當然的受到如同精英一般的英才教育,但他所透露出來的氣質卻不像歷史悠久的氏族一般高傲。

我羨慕他的成就,在傳聞中他在我那個年紀的時候,已經完成了被託付的重要外交任務。在他年輕的歲月裡,無論是戰爭和政務,在執行上都顯得出類拔萃,即使被譏笑或嘲諷,但他仍舊持續往權力的巔峰邁進。

他在戰場上攻無不克,在政壇上樹敵無數,但卻從未敗北。

長期的遠征讓他在國內聲名大噪,將廣大的蠻族土地收歸為共和國所有,也大大裨益了共和國的發展。和政敵的戰爭也讓政策多頭的國家高層逐漸統一在一個人的手中,人民不再因為高層的爭鬥而陷入惶恐不安。

而他對於曾與他敵對者的寬容也讓人印象深刻,即使曾經對他刀刃相向的人,一旦成為同伴也會立即給予完全的信賴。但他對於他的仇敵卻深惡痛絕,即使逃至天涯海角他也會將他葬送在自己手裡……

那個背影仍是如此寬闊,即使到今天,我對於他的敬愛依然沒有一絲改變。

我想一定是被稱為瘋狂的勇敢……

或者是被稱為勇敢的瘋狂,才會讓我做出這種行為……

我看著我手上的匕首,它因為染血而呈現著深深的赭色。

然後他用滿佈血水的雙手捉著我說……

「你也有份嗎,布魯圖?」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