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妖鬼物語-心

1 [ 2013/06/24(Mon) 10:37 ID:l/tegNJg ]
安綱‧鬼王


001

你們知道"故事"這種東西要如何訴說才會讓人聽得下去呢?
如果是以自己所幻想的世界來訴說故事的話會讓人以"自己"的觀點再去創造出新的世界。
如果以現實實際的事來訴說故事的話根本就是讓人覺得毫無有趣、乏味、難耐。但很不巧的事,今天的我就是要來訴說以我周圍所發生的"實際"的故事。

你們覺得當"人類"遇到自己所不敢相信的人、事、物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嗎?
恩,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人會將自己所不相信,不想承認,不去面對的事情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隱藏,消失,刪除。
那有哪些事情會讓人類這麼做呢?
讓我舉例兩個,人類最不想面對的事物就是"鬼"或是"妖怪"。
好吧,在這邊廢話一般。你害怕鬼嗎?跟你說,我很害怕,雖然我沒做過什麼虧心事,但是對這類的東西就事會害怕,就是所謂的心理作用吧。
不管是好人、壞人、超人一定都會有這種心理現像,這並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而這就是人類的本能。
原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卻偏偏在心理上認為它是存在的,這也算是一種矛盾吧。
而像妖怪這類的話,老實說真的沒什麼實感。說妖怪在我的印象裡只不過是人類自己所想像的扭曲生物而已,但這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現在的我根本不是這麼想。
你有想過鬼與妖怪的差別嗎?我想很多人應該都將妖怪和鬼都誤以為是同一種類吧。
但我今天就要導正這種錯誤觀念。
首先是妖怪。
妖怪則指各種自然物化成的精魅。夫六畜之物及龜、蛇、魚、鱉、草木之屬,久者神皆憑依,能為妖怪,故謂之五酉。「五酉者,五行之方皆有其物。酉者,老也。物老則為怪。(註1)」凡是魎魅、山魈、木客、妖狐、五通之類,都是人們想象中的妖怪。古人認為妖怪能迷人害人,致人疾病,帶來災難。這就是妖怪。
但鬼就不同了。「鬼」是純陰之體,雖有鬼仙、鬼魂、鬼魅之分屬,仍不離於鬼,長存陰界。是以道教勸人修煉純陽之體,與天同壽,證道升天而脫生死輪迴。雖修道而成,不免有死,遺枯骨於人間者,縱高不妙,終為下鬼之稱。故曰鬼。(註2)
差不多就是這樣,所以懂了嗎?老實說我並沒有這麼聰明,這是我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同學,應該也可以說是青梅竹馬,所告訴我的,她對這些妖怪阿,鬼阿等等的東西都非常的熟悉。
你們應該都有聽過《山海經》吧,她居然能記住裡面所有的妖怪跟故事,真不知道她腦袋是用什麼做的,居然能裝下那大分量的內容。
就是這樣,所以妖怪與鬼這個現象對於現今的人類來說還是一種畏懼的存在,並不是怕它們會做什麼,而是怕自己做了什麼而被它們給找上。
但是為什麼我什麼也沒做也會被盯上呢?
這就是所謂的『躺著有中槍』嗎?不,仔細想想我的確好像是做了一件事才導致我現在的樣子吧。


2 [ 2013/06/24(Mon) 11:37 ID:l/tegNJg ]
002

天氣晴郎,風和日麗,艷陽高照,這種天氣對人類來說是一種非常好的天氣,讓人有精神,感到開心的天氣。就像路邊的情侶討論著要去哪玩或是一群朋友在路上嘻嘻哈哈的聊著天。
看到我這麼說好像我不是人類似的,但要這麼說也可以。
重點不在這,現在要說的是,為何這種好天氣要在外邊溜搭呢?
其實這種天氣對人類來說是最危險的氣候才對。
要說為什麼的話,像是強烈的紫外線或是太陽公公的味道之類的(都市傳說:太陽的味道是有灰塵、死蟲、等不乾淨的東西所組成的)。
身處在這麼危險的氣象環境中,居然還不知死活的在外面遊玩,真是愚昧。
可是就算愚昧的人,也能在這種環境中活下去,就某方面來說也是算很厲害。
唉~真想不透阿。
「汝羨慕嗎?」
「怎麼可能,只是想不通罷了。」
「哼,有吾的力量汝還怕什麼呢?」
「不,不是那問題,像這種熱得要死的天氣為什麼能在外面嘻嘻哈哈得這麼開心,要是我的話早就跟某殭屍一樣乾巴巴了吧。」
這位講話有如電視劇才會出現的古代語氣的女孩(大約十歲左右),她的名字‧‧‧暫時先叫她玉藻吧。
她身穿著非常適合小女孩穿著的淺藍色連身裙。從裙底露出的白皙小腿以及手臂,細小、美麗,宛如一碰出就會碎開的樣子。
美麗細長的金色髮絲是她的象徵,藍色的眼睛就像火焰一樣,閃閃亮著。
而這有如像是在陶瓷店所展示在玻璃窗內的陶瓷娃娃的小女孩正趴在我們妖查社的沙發上看著書。
要說是什麼書,大概像是輕小說類型吧。
「盯───」
我走到她前面看了一下那本書的書名。
「School Days!?」
這還真是‧‧‧有品味‧‧‧呵呵。
但是她這種"生物"居然會看這種類型的小說,真令我驚訝。
不,也不能這樣說,在一些錯誤的傳言中,她也算是色情與殘忍的具現化。
話說回來『妖查社』簡單來說就是調查一些不自然現象事情(表面上)的一個無聊社團。
而玉藻她是我的搭擋。
我猜各位一定在想,「找一個十歲的幼女來做搭擋根本有病」。
麻~如果我是外人的話,我也會這麼想的。
「汝,最近還真無聊。」
「話說回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用那種怪裡怪氣的語氣叫我了。」
「恩?汝對吾的語氣有什麼不滿嗎?更何況吾早就忘了汝的畜名了。」
天阿!!居然說我的名字是畜生的名字!?
呼呼~我要冷靜,大人可不跟小孩子吵架的。
「我叫讀釜 玖,好歹給我記註吧!」
「豆腐?酒?真是個美味到令人想賞花的名字阿。」
「是讀釜 玖啦!!為什麼能搞錯!?」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吾原本就是中國之妖呢?會誤會成漢字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別把藉口說得理所當然!」
中國之妖。
是的,玉藻她不是人類而是妖怪。
要說原本是中國之妖也算,但最初應該是印度的妖怪吧。
人稱日本三大妖怪最強之妖,金毛玉面九尾狐‧玉藻前。原是印度與中國出現的妖怪。
夏桀時的妹喜。
商朝的妲己。
專門化為絕世美女迷惑君王的妖怪。當商朝滅亡時她被姜子牙追殺,被迫來到日本,自稱“玉藻前”。
贏得了鳥羽天皇的寵愛與信任。
後來天皇得了怪病倒臥床榻,大臣們開始懷疑她。
於是大臣們請了陰陽師安倍晴明暗中對她進行調查,
終於將“玉藻前”的真面目曝光。御體康復的天皇惱羞成怒,下令追殺“玉藻前”。
最後她被晴明擒殺,但其野心和執念仍以“殺生石”(註3)的形態保留在那須野,時時刻刻等待著報復時機的到來。
她的野心與執念───
但這也只到前一陣子的事了,現在的她連五分之一的力量都使不出來,要說為什麼的話,是因為────
「真~~的很無聊,汝就不能用吾的力量搞出些有趣的事嗎?」
「才不要!不要以為我身上有你的力量我就會像那些屁孩一樣去搞一些蠢事來累自己。」
沒錯,她身為妖狐的力量有三分之二都在我身上,要說為什麼的話就得回溯過去到那天我對她做了一件不得原諒的事才能說清。
在說那件事也已經是過去事了。
能不提的話,我是不想提。
這件事對我或是對她都是不堪回首的過去,該說是愚昧還是天真,應該都難以解釋那時候的我們吧。
可是如果哪天有必要的話,我還是會乖乖的說出口。


3 [ 2013/06/24(Mon) 11:39 ID:l/tegNJg ]
叩叩───
就在這時候有人敲了妖查社社辦的門。
「你快點消失吧。」
「哼。」
就在我催促她快隱身不要被別人看之後我才回應門口的人。
「請進。」
進門的是一位很帥氣的人,很帥氣,除了帥也不知道該怎魔表達。
帥到讓我想用某人的台詞:
『這家伙帥到讓我想殺了他之後在鞭屍,我一的人不夠!還要再多找一百人來一起鞭屍。』
但是他臉上的表情卻配不上整體的感覺。
該說是苦笑嗎?
「你好,我叫越後澤 峒梓,叫我峒梓就好了。」
「恩,我叫讀釜 玖。」
怎麼會有人會苦笑著直接叫第一次見面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呢?難道是看到我像是人畜無害嗎?那我只能說他眼光真不錯。
我的確是人畜無害,對雄性生物來說。
「請問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是學生會的幹部,因為最近學校出了些問題,所以‧‧‧」
學生會幹部?
學校出事?
為何會來找我?
雖然我這邊是調查不自然之事,但我對其他事件可是一竅不通。
「所以?」
「想請你幫幫忙。」
「可是我這裡是調查不自然現像的事情耶。」
「是的,我知道,妖怪也包括在內吧?所以才來找你幫忙的。」
那什麼?講的好像接下來要講的是跟妖怪有關似的。
應該不可能吧,我又不是忍●咩咩,但我也不想成為那種輕浮漾的大叔。
「不要。」
哼哼~我還真直接了斷,但是──
「但我可以先聽聽,把事情得來龍去脈說來聽聽吧。」
當然是不接受,可是先聽聽內容也沒差。反正讓那隻狐裡聽聽一些事情也好,勉得我等等又要被她玩弄。
說到不接受的原因是───因為麻煩,在天氣晴朗這種情況下,我顯得很無力,應該說是疲憊。
因為我不習慣太陽。
峒梓把他手的一疊稿紙交到我手上。
「這些是?」
我看了一下內容。
全都是我們學校的女學生資料。
這傢伙幹嘛收集我校的女學生資料?難道他靠那張帥氣的臉龐還騙不到妹子嗎?怎麼可能!!連我都快迷上他了!
在這裡先說清楚,我是一位身心健全的高中男學生,性向正常,所以不要用那種眼神來看待我!真的!!
「這些女生都是從三個禮拜前一個一個失蹤的人。」
三個禮拜前?
對了,那個時候我還在因為玉藻的事還沒回到學校。再次變成不人不妖的那時候。
話說───
「這種事應該去找警察吧!」
「是的,你說的我們都已經做過了,但還是音訊全無。」
「那也不可能找到我這來吧,就說我這裡只可以調查妖怪的事───」
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
「是的!所以我才來找你,希望你能夠幫忙協助調查。」
「原因?」
「老實說這樣說很蠢,但我自己個人覺得這件事牽扯到妖、妖怪。」
他低著頭,像是自己正在說一些丟臉的話。
「麻~其實這也沒什麼好丟臉的,當人在極限無助或是事件怎麼解答都是錯誤答案的時候,都會想找個東西來代替安撫或是正確答案。對你來說已經是極限了吧,畢竟這種事對學生會幹部來說可是有很大的壓力是吧?」
不、這應該是對教師或家長的壓力比較大吧。
當他來找我的時候就是在尋求安撫,在將事件情況告訴我的時候就是在尋求所謂的替代答案吧。人就是這樣,雖然我現在不人不妖的,但我曾經也有如此過,尋求著安撫與答案。
「是的,雖然對我的立場來說我這樣子根本不行,但我也只能這樣了。」
「不是不行吧,而是能力不足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