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第一章 三娘與一貓

1 妹妹的刀 [ 2013/07/27(Sat) 23:19 ID:k2VAZxG. ]
吾輩為貓,尚具未名。
「名字」只不過是一種稱號、代碼、作為一種呼喊某一事物的名稱。
既然自稱為「人類」的生物,早在五千年前就將我們稱之為「貓」,那麼吾也不打算反對這已既定的事實。
你們,就叫吾「貓」吧。
天氣晴朗,風和日麗,吾每天依然在車來人往的柏油路上不停穿梭,太陽剛升起的早晨,一位白髮蒼蒼,住在轉角對街巷口的老奶奶,一如往常拉開落地窗簾,從一道會反照出自己身影的透明牆面走了出來,門輪發出「喀啦啦」的滾動聲響,她從騎樓下的鞋櫃裡拿出鋁製平碗,手上拿著包覆著美味鮪魚的鐵罐頭,原本躺在屋頂上悠閒到發慌的吾,聽到老奶奶有氣無力緩慢喊叫著她孫女為吾所取的名字,吾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帶著絕對無奈的心情,半瞇著眼,緩慢地擺動尾巴,小跳似的出現在老奶奶面前,接著任由她隨意撫摸。
「喵〜」
「阿啦啦……咪咪你今天還是這麼愛撒嬌。」
吵死了…臭老太婆,快把你手上的鮪魚倒出來!吾可是一聽到聲音就下來了,還不快慎重地感激吾!喔喔!對…就是背部那裡!在多捏一些、對、對,很好…不要停、不要停……
吾的右腳隨著老奶奶撫摸背部的手,跟著維持一樣的節奏,不停拍打著水泥地板。
「阿…咪咪你看,這是你今天的早餐喔…………」
老奶奶一邊有氣無力的說著話,一邊動作遲緩的想把罐頭拉開,只不過老奶奶畢竟上了年紀,開罐的力道顯然有些不夠,罐頭上的拉環始終翹不起來,吾只能穿梭在她的雙腳間,抬著頭,來回以∞的模式磨蹭著。
快點阿…臭老太婆,快點阿喵!
「呀阿阿阿────!阿嬤,妳怎麼沒有叫我起床,今天又要遲到了啦!」
屋內傳來了某少女的喊叫,從昏暗的室內裡聽見了「乒吭康瑲」的摔落聲,接著又聽見急急忙忙從二樓木梯走下來的腳步聲。
「小攸…我已經叫妳好幾次了……是妳一直跟阿嬤說『再睡個五分鐘』阿。」
「那是『早安』的意思啦!今天要是再遲到,肯定會被老師叫到辦公室…不管、不管…我先走了,阿嬤!」
少女隨意穿上學校制服,半長不短的凌亂頭髮明顯看得出是剛從床上爬起來。
「吶…小攸,早餐要先吃才行阿………」
「我會在路上買啦……阿?!咪咪今天也來了阿。」
制服少女衝出透明牆面,神情慌張牽上了腳踏車,衣衫不整的她才剛要騎走時,大概是眼角看到了吾美麗的身影,便又從車上跳了下來,開始不停摸著吾那顆聰明絕頂的腦袋。
「嗚哇,咪咪你的毛還是一樣柔順呢………」
那當然,吾可是高傲的生物呢!包妳這小姑娘三天捨不得洗手。
「小攸阿……你不是快要遲到了嗎?」
「生理上的需求可以在路上買到,但精神上的糧食便利商店可沒賣呀。」
隨著少女晃動的手,吾在她面前帥氣的翻滾一圈,將傲人的腹部朝上,揮動四肢。
「等到咪咪變成人類時,一定會很帥吧,好啦…阿嬤,我〜〜〜出門啦。」
少女刻意拉長音調,看到吾的動作後便停止了撫摸,她如一陣烈風,前五分鐘明明還死賴在床上說。
話說………吾的早餐還沒好嗎?
吾從水泥地上翻了起來,頭稍微晃了晃,卻只見到老奶奶依然在鮪魚罐頭的拉環上發出「喀、喀、喀」的聲音。
臭老太婆真是,方才應該要讓那少女來開才對。
吾跳上老奶奶放在騎樓下的涼椅,大大地打了個哈欠,想著,反正等臭老太婆打開後,自然而然會把偉大的吾搖醒,昨晚的「野貓集會」比想像中還累,趁現在先來補個眠好了。
老奶奶大概是放棄鮪魚罐頭,她趁著吾在睡夢中單槍匹貓捕捉著金槍魚時,慢慢地走回屋內,吾在涼椅上閉著眼、揮舞四肢。從船上縱身一跳,吾向外張開尖銳的貓叉,開始猛烈攻擊著海中的金槍魚,甚至發出連海浪都會感到驚嚇的咆哮。
「喵哈哈哈哈哈〜〜快快投降吧,你這海中的低賤食物!」

「真林奶奶,攸已經出門了嗎?」
穿著與悠同一件學校制服的女孩走了進來,即使在這炎熱七月,她仍然留著綁著大紅蝴蝶結的深粉長髮,穿著別花制服,手裡拿著水槍,微蹲在吾的面前,笑容燦爛地往吾的身上惡意噴撒著。
「喵咿嗚喵〜?」
海水不停侵犯著吾柔軟的毛,身體感覺越來越重…可惡!臭魚別想跑!
「唉啦……原來是小螢妹妹呀,阿勒?小攸匆匆忙忙地去了學校,小螢妹妹不也快遲到了嗎?」
「遲到?今天是懺悔日,中午前到校就行了。阿……攸那孩子該不會又忘了吧?」
女孩萬般無語,將手插在腰肩上,露出一副「受不了這孩子」的表情。
疑?!吾剛抓到的金槍魚呢?牠方才明明還在的阿………
「恩……吾之眷屬你終於醒來啦,剛剛是不是夢見了什麼好事阿?」
女孩輕彈了下吾的額頭,吾卻搖著頭,仍在神遊當中尚未清醒。
吾舔了舔自己那充滿霸氣的黑之毛髮,金槍魚不見了,倒是身體不知為何在這大熱天裡渾身濕透。
難道剛才吾真的到了海上?!恩…自來水……………
「喵嗚嘎嘎嘎嘎嘎嘶喵〜〜〜!」
吾注意到女孩手上拿著的水槍,槍口上還殘留著與吾身體上同樣的味道。
天煞的,這水還充滿著玩具塑膠槍的味道!
吾站了起來,四肢彷彿上了熱火,打算對著女孩來個猛烈攻擊。
將前腳伸出,吾強而有力的掌擊毫不留情的往女孩身上揮了過去。
空氣、空氣、空氣、空氣。
…………………………哼哼哼哼,看來女孩已經嚇得根本不敢靠近吾。
吾停下那令人聞風喪膽的貓掌,凝視著眼前這名女孩。
………糟糕!吾這時看穿了女孩的動作,前腳雖立即向後收縮,但仍然無法閃避女孩左右兩面夾擊的雙手,她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壓住了吾,接著竟然開始對吾的身軀上下其手,可惡!人類實在是太下流了!
喔喔喔……對對、就是背部那裡…就是那裡、笨阿,用力一點啊喵〜下、下巴也要、下巴也要啊喵…哦哦哦〜對對對…呼哈、呼哈……
嗚…真不塊是年輕少女,那高級撫摸技巧和老奶奶根本不是同一等級。
「真林奶奶,既然攸不在,那我就先行告辭了。」
「小螢妹妹…稍等一下,可以先幫奶奶把這塑膠缺口撕開嗎?」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吾現在才真正明白這句話真實的涵義。
打不開鮪魚罐頭的臭老太婆,從屋內拿出了「海之餟」罐頭料理包,那是同時由鮪魚、沙丁魚、鯖魚、鰤魚、鯛魚、………等等,多種豐富海魚所組成的頂級料理,吾迫不及待地從涼椅上跳了下來,前腳撐在女孩的膝蓋上,死命盯著那包「海之餟」。
哼…若是不清楚解釋,愚笨的你肯定不瞭解它的魅力。
一般的野貓可吃不起這種高級食品,昨晚的「野貓集會」,當由高貴的吾分享著「海之餟」的品嘗之旅時,所有的貓咪可都已崇拜與羨慕的眼神在癡情望著吾高尚的身影。光由這點來看,就可以知道「海之餟」的魅力所在。
「吾之眷屬,你不用這麼著急啦!」
女孩撕開了那層不是重點的塑膠包裝,將包裝裏頭的精華料理倒進了吾所專用的鋁製平碗,接著少女屈膝蹲在吾的面前,露出了連身紫裙底下那塊,牛奶絲糖果色淡粉內褲,中央還繫上了精緻的蝴蝶結做為修飾。雖然吾一點興趣也沒有,神情與精神力全集中在女孩手中的平碗。
「咕嚕〜咕嚕〜咕嚕〜〜喵〜」
女孩終於將「海之餟」放在吾的面前,吾這時豎起了耳朵開始接收著四面八方所傳來的重要訊息。
左方確認,無發現任何侵入我方地盤的貓隻。
右方確認,領域中沒有任何敵貓存在。
前方目標確認,蕾絲低腰內褲與「海之餟」同時映入眼簾。
進攻,殺阿!
最高時速一百六十公里的鮪魚率先抵達吾的胃部,眾多沙丁魚在吾的味蕾上不停跳動著,鯖魚鮮美的脂肪融化在吾的舌尖上、清爽甜美的鰤魚在入口瞬間,彷彿就像是在炎炎夏日走進了冷氣房一樣,難以形容的痛快!最後以簡單平凡的鯛魚做為終點,將這一系列的刺激回歸於零,重新再享受一次!
「嗚喵嗚〜〜」
幸福……原來這麼簡單。



2 妹妹的刀 [ 2013/07/31(Wed) 08:06 ID:9CN9g59g ]
早晨陽光慢慢升起,當太陽高掛在對面的大廈上,赤焰的熱度照進了騎樓當中,女孩在吾享受著美味無比的早餐時,早穿著那糖系內褲先行離去。
竟然能在吾的眼前神不知鬼不覺離開,這女孩絕對不是普通人!
「喵啊啊〜〜〜」閃亮的虎牙從嘴裡露了出來,吾這時大大地打了個哈欠。
涼椅。
騎樓下,唯一不被陽光直射到的地方,老奶奶正坐在那上面,悠閒自在聽著不停發出沙沙沙的舊收音機,閒情暇逸的搖著涼椅,隨著與奶奶同年齡的音樂,哼著那年代久遠的歌曲。
吾伸了伸懶腰,思考著接下來該如何打發時間,是要跳到老奶奶的大腿上,舒舒服服睡上一覺,還是稍微來個飯後運動,到附近的公園與其他貓咪打屁哈啦。
「找到了……屬於我的使魔。」
喵嗚嗯………?
吾舔著身體,水泥地板被吾流著汗水的腳掌印出一個個可愛的掌印,忽然間腦波似乎接受到了什麼奇怪的電波,弓起背,豎起毛,吾這時從身後對街大廈看見有一名女性人類拿著相機對準了吾,鏡頭隨著吾的瞳孔一併放大,那名女性身穿嫩綠網紗的性感旗袍,重點部位佈滿精緻的立體碧綠刺繡,裙襬長至小腿,左右兩側開衩至股間的高度,黑色絲襪直達大腿中央,只留下絕對領域。胸口則有一個梯形空洞,將女性特有的飽滿胸口更加突顯出來。
她已深邃的朱紅眼神盯著吾,說著吾難以理解的話語。
啪嚓!
「喵〜!」
還照,吾的攝影費用可不便宜,起碼要兩包「海之餟」才夠喵!
啪嚓!
笨喵,閃光燈不關起來,在這大太陽底下怎麼照的清楚啊喵!
那女人注意到吾的怒火,對著吾留下一抹暗暗地微笑,接著往早上攸與螢離開的方向隨之離去。
不行,怎麼能讓那傢伙逃跑!
竟然敢偷拍吾美麗的身軀,吾要是如此輕易放過她,那將來還有什麼面子出現在貓群面前!吾必須向她要求兩包……不對,吾是要好好警告那女人,敢對吾拍照將會有什麼下場!
屋頂是個好地方。
能居高臨下世間所有萬物,還能夠清楚看見犯人的所在位置,屋頂真棒!
吾發揮敏銳的動態視力,在短短不到三十秒的時間便成功抓到從我眼前飛掠而過的蝴蝶!
糟糕,玩得太忘吾!犯人跑到哪了?!
吾把手中的獵物輕輕放開,再以絕對安全的動作將牠抓回來,再放開、在抓回來、再放開、抓回來、放開……
就在獵物輕飄飄地飛走之時,吾想起來了!那女人身上穿的不就是「旗袍第一男女學院」的校服嗎?!
喵哈哈哈!想逃過吾的法眼可不是那麼容易,吾急速往那女人所走的反方向,大步大步衝了過去,並身手俐落的從腳底下屋頂,跳到另一個屋頂上,飛越的過程中,順利的將剛從吾身邊飛過的幼雀輕輕咬在嘴中。
這…這可不是認為那臭老太婆連罐頭都不會開,才想要送給她的喔。
吾咬著仍在輕微抖動的獵物,以輕快的步伐走回老奶奶的住所。
疑……?方才吾說要找什麼?喵嘛,算了…管他的。
「喵〜」
回到真林家,吾將可口的獵物放在老奶奶放置收音機的木桌上,但她似乎坐在涼椅上睡著,吾伸出前腳搖著老奶奶的肩膀,卻只聽見她呼嚕一聲,與磨牙的熟睡聲音,無奈只好先趴在桌上顧著,以免獵物被其他貓兒偷走。
「喵呼喵〜〜〜〜」
不曉得過了多久的時間,等到吾從睡夢中清醒時,早已不見老奶奶與獵物的蹤影,這時,天空彷彿染上了一層充滿著豐富油質的大紅色彩,夕陽穿越一條條街道所照射出來的餘光如同蜘蛛網般分布在這油質當中。
「喵〜」
小攸平時在這時間應該已經到家才對,但卻不見屋內明亮的光線,剛睡醒卻無人可幫忙吾按摩,吾迷濛的微微張開雙眼,左倒右歪從木桌上摔了下來。
嘿喵〜〜
背上沒有奶油吐司的吾,輕輕鬆鬆以四腳著地,不用擔心可能會違反能量守恆定律,雖然吾完全不了解那是什麼意思。
既然老奶奶和攸都不再,也許吾應該先到外頭晃晃。
三五成群的女學生從吾的面前經過,吾以輕浮的腳步向她們靠了過去,並以毫不留情的口氣命令她們替吾做全身SPA按摩。
喵〜
「吶吶…妳們看,有貓咪耶!」
「哇咿!從哪跑出來的?」
女學生將吾抱在胸口,肉球拍打著女學生的胸部,示意要她動作快點。
那群女學生情不自禁地在吾的身上搓揉著,舒服…真舒服。
人類果然都是一群M,不管怎麼罵、怎麼打,她們就是會對吾服服貼貼,完全服從吾的命令。
喵〜
「呀〜不可以啦…哈哈……好癢!」
喵嗯……鑽進這種胸前肥胖的女性人類,總是特別舒服。


3 妹妹的刀 [ 2013/07/31(Wed) 21:17 ID:9CN9g59g ]
「這隻貓好色喔……稻香學姊,可以換我抱抱嗎!」
吾將頭從胸前露了出來,當看見一名穿著鮮黃旗袍的少女要將吾抓起來時,吾狠狠地含住了她的手指。
喵嘶嘶〜〜!
「呀啊?!疑…沒有受傷?」
妳這矮小的冬瓜,毫無脂肪的人類沒資格抓吾!
「哈哈,看來牠比較喜歡我呢。」
哼……雖然人類在吾的眼中只不過是個奴隸,但身為高貴的主人可不能隨意讓自己的奴隸受傷,這道理吾還是明白。
旗袍第一男女學院在這城市已經擁有著悠久歷史,具吾所知,它是間在吾出生以前,就已經存在的人類學校。
高一的學生如同眼前這位,她穿著不拘顏色,單純只是她所喜好的藍色系旗袍,而明顯能看出是件削肩、無袖,且裸露晶瑩剔透的誘人腋下,並穿上學院規定的白色長襪,只留下絕對領域。剛從初中畢業,在這能展現出青春少女美妙身姿的年紀,校方要求高一學生必須培養自己的膽量與氣質,不害羞、不害臊、勇敢將自己展現出來!
而升上高二,在經過一年膽量與氣質的鍛鍊後,校方便開始要她們學習優雅與古典之美,這時高二學生制服,便是以花朵作為主題的短袖單衩旗袍、搭配長系手套,雖不必再穿戴長襪,但整體來看裸露的區域明顯變少,這使得她們一瞬間便從洋溢少女轉換成文學女孩。
最後緊抱著吾的女孩正好是高三學生,同時三年級也代表著成熟與感性,無論是面對校內學妹,還是校外人士,高三的學生都必須要有著能夠抬頭挺胸的自信,因此旗袍只有一點規定,就是胸前必須挖洞裸空,展現出女性最傲人的自信美,無論是可愛心型、復古圓貌、性感深V,亦是梯型、花型……等特殊造型皆可。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並非每個高三學生都能良好發育成完美的御姊身材,因此胸前比起一般人還較不偉大的她們,便想到以蕾絲、網紗作為素材,好展現出若隱若現的神秘美感。
當然,吾對這些人類麻煩的規矩絲毫不以為然,無論她們是把自己包成像飯糰,還是全裸走在街上,對吾來說都是一樣,奴隸依舊還是奴隸,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
吾將濕漉漉的腳掌擦在那名被稱為稻香的女孩身上,汗水被她的胸前那粉色布塊吸收進去,然後稍微蹬了蹬幾下,便從她波濤洶湧般的脂肪裡跳了出來。
喵啊啊〜〜雖然地方舒服,但實在不適合這躁熱的天氣。
「如果這時有人抓住那隻貓,算不算間接觸摸著稻香學姊的胸部?」
「應該算喔…哈哈……」
那群女學生們依依不捨地待站在原地望著吾,直到垂著尾巴的吾離開了她們的視線後,她們才又七嘴八舌的往回家的方向前進。
吾蹬著四支,從發燙的柏油路,優雅地跳上了旗袍第一男女學院的聳高圍牆,這時正好看見一名赤裸著上空,只由兩道肩膀垂下的銀月頭髮遮掩著重點部位的女孩,她從某間教室裡無視於其他女同學的目光,大膽的直接走了出來,嘴裡含著牙刷,左手拿著水杯,右手重複著左右來回的動作不停刷著牙,吾仔細端倪了這名人類,發現她就是早上拿著相機,偷拍著吾的那名犯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