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廢宅保全異聞錄

4 名無しさん [ 2017/05/19(Fri) 05:24 ID:g3vmcNEI ]
我打開簽到簿...這本根本沒人簽過,連白天班都根本沒人來過?

我用手電筒再仔細檢查,這個放簽到簿的鐵盒印的是另一間保全公司的名稱。檢查封面所寫的日期,離現在有六年以前?這是怎麼回事?六年以前已經有一間保全公司來這裡放置過簽到箱,但這之中除了我沒人來棟樓巡視過?

我抽出口袋裡的原子筆,寫好了日期與時間,簽上了我的名字,職銜。放回去放簽報簿的鐵盒裡。喀啦一聲關上。

突然,我感覺背後有甚麼,轉過頭去看,背後一共有五個人,但是感覺跟剛剛看到的地縛靈一樣,我可以理解到這些都已經不是活著的人了。

有一個人穿著跟我同一間公司的制服,另外四個人則是另一間公司的,看來是先我之前的保全,而且全都束縛在這裡了?是被這家裡的地縛靈幹掉而且只能在這裡的?

當下沒想更多,直覺就讓我說出話來,我對著他們說:「你們的職責結束了,下班吧。」

我感覺他們似乎微微一笑,然後緩緩消失。

算一算這棟樓總共十二條怨靈常駐在這裡,所以越來越兇,人也越拉越多,但今天我卻破解了,我是為甚麼有這種力量?

我想起昨天的夢境。不,我不願相信是岩田聰變成熾天使還是怎樣的,那個夢境的內容嚴重的扭曲事實,屬於任豚才會做的夢;如果天堂只能玩任天堂,那我寧願到地獄去玩PS4。那應該只是我自己的想像。但突然出現的俐落身手,連我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我想可能只有日後弄清楚吧。

最後的收場,我也不打算直接走下樓梯,像昨天一樣從窗戶爬下來也俗套了。我跳向頂樓的牆邊,張開雙手,使用了跟刺客教條系列一樣的信仰之躍往下墜落,不過沒有老鷹聲的配音。在空中一個漂亮的前翻滾,我毫髮無傷的落到了...我剛來時就鋪墊好的兩張彈簧床上。昨天我巡視過已經有看過哪裡還有舊家具,這稍早沒有提到,但是我昨天真的就在這裡準備好了。另外其實也是打算必要時跳窗或甚麼的逃生,但現在卻可以從容不迫的完成信仰之躍。

這一完美的使用信仰之躍也讓我確定,肯定是我的祖先是刺客大師,潛藏在我的基因裡面的祖先的記憶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復活。

我回到了辦公室了,默默地準備等到了七點交班時間,但差不多六點左右,已經聽到了車開過來的聲音,幾個穿西裝的人在外面正拿起手機慌忙的像是在說些甚麼。

緊接著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更多人開車來到了這裡,幾個師公...總之是穿著道士袍的人,突然就在社區門口開壇作法,一個穿著更隆重的道士拿起桃木劍與羅盤,做搖頭晃腦狀。這是幹嘛,拍電影嗎?我還以為殭屍題材已經沒人有興趣拍了,畢竟林正英是無可取代的麻。

那個拿著羅盤的道士閉著眼睛搖頭晃腦的到處走,口中喃喃自語。

「都沒有了,全都不在了...」

因為有點不大正常,所以我看著他們也稍微隔了點距離,拿著羅盤的道士在社區裡來回走著,拿著桃木劍的右手有時用中指在空中畫符,慢慢的他往我這邊走來了。雖然很怪,但我想起我目前不是保全嗎,怎麼就放任他這樣,既然走過來了,就可以行使職權了。


我手插著腰看他走過來,到我面前了。「先生,這裡是私人財產,我明白你可以也覺得這邊有甚麼古怪,不過這裡是不能擅入的,請你盡快離開。」他本來正皺眉思索那樣,聽到我說話,他睜開眼睛看我。

「不要緊的,我不是外人。」他從道士袍裡面拿出一張職員證給我看,跟我是同一保全公司的人員?再仔細一看,我從他的道士冠下面看到那臉。

「你不是給我面試的那一位嗎?你有兼職副業做宗教事業?」

他打量著我,眼神好像看著奇怪的東西一樣,我給看他的有點不舒服,外加對現在發生的一切一頭霧水,手足無措。他好像看出來了,回到道壇前面喃喃唸咒,最後脫下道士的袍服裝備。換回西裝外套。

「這邊坐,我來跟你說明。」

我依他的指引進了那個鐵皮屋裝置成的保全休息室,跟他面對面坐著。對於這一切,我還真的需要人好好給我解釋一下。

「你昨天在這邊看到了甚麼嗎?」

「我看到了應該有十二個幽靈,其中七個是一家人,五個是在這邊的保全員。」我很直白簡單的說了。

聽到我輕描淡寫的敘述他的表情十分訝異,看來吃了一驚,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半响才回話。

「差不多七年前,這裡準備被購下重新開發,大多住戶都遷移走了,但有一戶裡面有釘子戶,沒辦法做任何遷移。那不是普通的釘子戶,那是幽靈釘子戶,而且去動工的建設公司家裡人都卡到陰,或著被髒東西騷擾,公司接連走厄運,最後周轉不靈破產。而且連帶的這裡越來越荒涼,這地區的景氣也變很差。」

「我住這裡五六年了,我大概清楚。然後呢?所以其實你們不是保全公司,是抓鬼特攻隊?」

「正確來說,我原職是道士,專門幫人消災祈福,我的門派淵遠流長,從南宋時期的全真教算起,祖師是王重陽。」

「全真派道士?王重陽?你會七星劍法嗎?認識郭靖或楊過嗎?」

「我是認真的,不是武俠小說。而且我算是我這輩裡面道行十分高的,很多很難搞的地方也能鎮煞,不少本來生意不好的公司由我去作法以後,把一些汙穢驅走,生意都轉好。我還開展了更多業務,讓有道士能力的人去當駐點保全,二十四小時揹著符咒鎮煞驅邪,公司現在發展的很好,接不完的cace。」

「原來如此...台灣的妖魔鬼怪很多嗎?」

「比所有人想像的都還多,甚至是這幾年台灣景氣不好的主要原因。」

「我聽你在亂哈啦!」不,我沒說,憋在心裡了,看來這位應該是創辦人兼CEO的,頂撞總是不大好。我嗯嗯兩聲。

「然後這裡呢?為甚麼還繼續有?」

「這邊的原屋主,十分頑強,我也鎮煞不了,前面幾個接近的八字輕的反而都被帶走了,甚至還有我的一個弟子,一時還影響了我的氣運,我也不夠功力接近這個太陰穢的地方。」

「所以我...」

「你的陽氣很重,你到現在還是童子之身吧?」

我心裡了罵了一句幹。「是沒錯...因為是三十童貞魔法師所以有辦法驅妖避邪了?」

「可能還不只,你身上也有一些護身符咒,裡面用的仙術有的可以喚起前世先祖積藏的能力,但必需要在陰陽交界的地方才有作用。你有甚麼不同嗎?」

「原來如此!我想我祖先有刺客大師,但是應該沒有甚麼驅邪大法師的,他們是...被我罵走的?或是勸走的?」

「我也不知道了,但你很有潛力,你才來上班兩天就解決了我們六年來解決不了的問題,現在這邊已經不用駐守,可以直接開發了。現在你可以直接成為正職了。」

我看著他,沒說話。我覺得實在太陰損了,之前的人被卡到陰死翹翹,我要是沒能解決,我不是也要掛了嗎?而且我可以確定,要是繼續做一定還會讓我去甚麼其他鬧鬼的地方。

他拿起手機,看起來是用line發了甚麼訊息。下班時間也到了,我起身去置物櫃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對我來說,我想過普通日子,做其他一般的保全,至少不會老是去可能卡到陰的地方。

轉頭看到他,他拿了一紙文件,還有一疊大鈔。

「呃...?」

「首先公司對你的遭遇與貢獻感到遺憾以及需要獎勵,這邊是要給你的紅包,總共十萬元。」

厚厚的鈔票塞到紅包都有點難,他勉強塞好了以後,推到我面前的桌上,然後對我說。我們可以討論正職的薪水,我對你十分器重與欣賞。台灣其實還有很多類似很難搞的據點,都要我們這種特殊服務的保全公司,以及你這樣的人才來做到突破。對台灣的經濟增長也有好處。

我拿起那疊鈔票。我第一次拿過這麼厚重的現金。十萬的現鈔,我已經不覺得有甚麼好委屈的了,當下表情有點複雜的嗯了一聲。然後看著他要給我簽約的合約。我仔細看了一遍,沒有甚麼詭異苛刻的條件。

他展開了笑容。「考慮正職要增加多少薪水?」

「我很好說話的,我也知道年輕人應該務實,其實我對抓鬼特攻隊的工作有興趣...我想薪水就維持原本應徵的那個待遇就好了。」

他又出現了訝異的表情。

「真是老實上進的年輕人,不簡單!」

「但我每月工作時間維持在五十個小時。」他愣住了。

我坐在他面前。「我知道的,台灣還有很多有開發潛力的地點,這些原本不能開發的地方可以因為我而改變,我不需要花費多餘時間,要緊的是做重點的部分啊。」

「這點看你的實際表現吧,明天你搭高鐵到另一個案點,是一個發生過火災的百貨公司,死過一百多人,廢棄以後還是難以開發,接手買過的公司都經營出狀況,連翻修都沒辦法,導致那周遭景氣也衰退。我不認為你每月五十小時就能完成對那裡的維護。」

「把地點與上班時間用手機傳給我。」我簽了正職與新的工作待遇的合約。把紅包揣好,回家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