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油庫里制裁

1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3(Thu) 23:00 ID:ay4DJuf. ]
  那是發生在尼莎颱風過境後的事情。

  「油……」

  颱風帶來的不光是強風豪雨,還為北部沿岸捎來不屬於這片土地的漂流物。

  「油、油油……」

  對於那群外表看似饅頭、智慧低於世間一切的外來種,我們是這麼稱呼的──

  「油油……油!油庫里、油庫里!」

  ──油庫里。

  「油、油!油庫里洗貼一貼捏──!」

  然後,在拎鄒罵洗澡的時候,突然就從浴桶旁邊鑽出來。而且還是兩親帶三子的家族式行動。

  「油!小、小貝比快肥來!大家搞快躲到桶子先森滴後面!不可以靠人類先森這麼近!」

  「油嚯嚯嚯!麻里傻發現愚蠢滴人類先森惹ZE!」

  最初扯斷理智的,是不知何時來到腳邊、以稚氣招呼聲引起我注意的幼靈夢饅頭。不管怎麼說,我家附近公寓還沒傳出相關災情,對於這些傢伙的認知僅止於新聞與網路討論。即使偶爾在家中聽見沙沙聲,也會認為是後陽台的老鼠在爬來爬去。如今親耳聽到油庫里的招呼語,說實在的──噁心到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油油!大姐潔訴口以油庫里滴人類先森嗎?」

  就算幼饅頭再怎麼可愛,放任不管的話很快就會變成後面那兩沱躲避球大的成體。眼口比例會變得跟人類一樣,說話與進食時會露出成排牙齒。最重要的是……

  「檸夢口愛滴小貝比唷!搞快油庫里地肥來唷!人類先森豪口怕滴唷!」

  「油齁齁!檸夢不要怕!愚蠢滴人類先森已經被麻里傻嚇到不敢出聲DAZE!」

  講話會變得十分欠揍。

  如果是可愛的表情就算了,偏偏這些不速之客幾乎是所謂的「垃圾種」,紅的一臉智障,黑的擺明欠揍。

  根本無法喜歡這種東西。

  「油哼!麻里傻這就給愚蠢滴人類先森最後一擊!窩悶就是油個家滴主人惹ZE!油嚯嚯嚯嚯──!」

  嗚啊!跳起來了!一大沱的又有表情好噁心啊……!

  「噗咕衝擊……噗嘔!」

  啪!

  下意識地抓起瓢子、往飛撲而來的魔理沙饅頭奮力一揮,饅頭正面好像黏土般稍微凹了進去。原本意氣風發的欠揍表情,在受到顏面直擊的剎那轉變成無比震驚,那副蠢樣毫無修飾地黏在瓢子底部上。魔理沙饅頭整沱身體就這樣固定在瓢子上好幾秒,重到拎鄒罵二頭肌都隆起了。

  「油欸……」

  滋滋滋……魔理沙饅頭緩緩脫落的聲音,彷彿在將貼住皮膚的膠帶撕開似的,脫落到一半,凹著蠢臉的饅頭整團重重地摔下。

  咕溜溜溜──屁股撞上地面的瞬間,魔理沙饅頭一臉呆愣地失禁了。雖然知道是糖水,看到饅頭從小孔噴出這種東西,果然還是相當噁心。

  「麻里傻帥氣滴臉連先森豪痛唷唷唷唷!」

  啊,開始哭了,可是一點都不想同情這種東西。誰叫它們會擅自侵入住宅,還擺出一副欠揍自大的蠢樣。

  「油油!麻里傻在油什麼呢!快點教訓人類先森、保護檸夢和小貝比唷!」

  不只如此,那些智商堪虞的對話也令人不爽。

  「把、把拔凍凍惹!泥夢幫把拔舔舔!油庫里、油庫里……」

  「麻尼沙也要舔舔把拔!油庫里舔舔!」

  是瓢子攻擊不夠狠的緣故嗎?除了當頭棒喝的魔理沙饅頭以及離我最近的幼饅頭有被嚇到,躲在後面的另外兩個幼饅頭都掉著眼淚、蹦蹦跳跳地過來舔魔理沙饅頭。當然,它們發現魔理沙饅頭的臉蛋凹進去後都嚇了一跳,馬上噗哩哩地大小便失禁。

  「油油油!把拔滴臉連先森變得好奇怪啦!」

  「油為啥咪要做介種事情呢!大姐潔很不油庫里唷!」

  失禁之餘還會義正詞嚴地指責別人,真是好笑。

  眼看伴侶和三個孩子都聚集到拎鄒罵腳邊,一直躲在桶子旁邊的靈夢饅頭也忍不住跳了過來,護到幼饅頭們前面。本來就十分逞強的表情,在看到魔理沙饅頭狼狽的模樣後立刻饅容失色。

  「窩滴麻啊啊啊!麻里傻滴臉連先森是怎麼了油!」

  這種東西。

  「油!大姐潔滴手指先森鼻要過來!」

  不像陌生貓狗能在識別之後令人鬆一口氣。

  「油油……蹭?蹭蹭?手指先森蹭蹭!油庫里、油庫里!」

  雖然可以說話也能做出表情,智商卻低到不可思議的境界。

  「油庫里蹭蹭!油庫里蹭蹭!」

  一旦入侵住宅,繁殖及成長速度比蟑螂還要快上好幾倍。

  「幸胡滴臉連蹭蹭唷……噗嘰!」

  所以,先戳爆一隻。

  「豪!豪凍啊啊啊!泥夢口耐滴臉連先森啊啊啊!」

  就算對準幼饅頭的左眼、一指插穿過去,幼饅頭仍然有力氣迸出慘叫。看來生命力或許跟蟑螂有得拼。再戳爆另一顆眼球看看。

  「油嘎啊啊啊啊!凍屎泥夢啦啊啊啊!為啥咪要讓口耐滴泥夢凍凍啊啊啊!」

  兩顆眼球都噗咚一聲從背後掉了出來,幼饅頭死命撐大的嘴巴開始吐出豆沙餡,儘管如此它仍然叫個不停,絲毫沒有表現出虛弱的反應。

  簡直就跟斷了頭還繼續活動的蟑螂一樣。

  看到幼饅頭的雙眼都被戳爆,臉部餡料重新飽滿起來的魔理沙饅頭再度鼓著雙頰襲擊過來。

  「油油油!油竟敢欺負口耐滴小貝比!麻里傻要給油制裁DA噗啪啊!」

  咚!

  早已備妥的瓢子這回斜斜地擊出,將飛撲而至的魔理沙饅頭一棒揮到牆壁上。啪答!狠狠撞向牆壁的魔理沙饅頭吃力地皺緊臉蛋,卻還是忍不住灑出了大小便。

  靈夢饅頭終於發覺它們根本不是人類的對手,急忙將幼饅頭們含入口中。就在它即將含向哭爹喊娘的瞎眼幼饅頭時,手‧指‧先‧森先一步從幼饅頭那吐餡中的嘴巴直直插入、戳破它的中樞餡。

  「噁嘰!」

  嗯嗯……雖說是中樞,其實還是很軟,因為是幼體的緣故嗎?虧我還稍微蓄力,輕易插爆真是太沒成就感了。

  「小貝比……?」

  「泥……夢……還想……油……」

  「檸夢滴小貝比啊啊啊啊!」

  倘若閉上眼睛聆聽靈夢饅頭淒厲的哀嚎,或許還會心生憐憫。可惜拎鄒罵是開眼狀態,看到的只有比蟑螂更噁心的東西在那邊傷心欲絕。合理的反應,當然是趁機伸進靈夢饅頭的嘴裡、把另外兩顆幼饅頭給抓出來。

  「咦……?小貝比……檸夢滴小貝比呢?」

  只要把幼饅頭好好地握在手心、不被靈夢饅頭看到,憑那可悲的智商是無法將「嘴巴被手先森侵入」及「小貝比不見了」連結在一起的。

  靈夢饅頭開始著急地原地打轉,魔理沙饅頭則是嚇到鑽進桶子後方的角落去,拋棄它的家庭了。這也難怪,畢竟它自豪的噗咕(笑)完全起不了作用。

  和雖然懦弱卻還有點自覺的魔理沙饅頭相比,靈夢饅頭的母性使它無時無刻曝露在危險之中。當它發現怎麼找都找不到兩個幼饅頭時,開始窩在那顆死掉的幼饅頭旁邊痛哭。

  「油欸!油欸欸欸!為啥咪要傷害檸夢口耐滴小貝比!油欸欸欸!」

  超吵的。

  還它一顆幼饅頭看看。

  飛飛唷──

  「油油!麻尼沙在飛飛!豪像天使唷!」

  墜地唷──

  「……啪咯!」

  一公尺自由落體的衝擊震破了幼饅頭的臉皮,餡料從它的眼睛、嘴巴、麻姆麻姆和破裂的雙頰溢出,圓滾滾的臉蛋彷彿洩了一半的氣,兩顆眼球凸到幾乎要掉出來了。即便重傷成這副模樣,幼饅頭仍然有力氣哭天喊地。靈夢饅頭很快就被幼饅頭的聲音吸引過去。

  「麻尼沙豪凍凍啊啊啊──!地板先森一點都不油庫里啊啊啊──!」

  「小……小貝比怎麼會突然掉下來呢!馬麻舔舔、不凍不凍唷!」

  肥大到噁心的舌頭在那邊靈活地東舔西舔,一不小心就把幼饅頭凸起的眼球給舔掉了。

  「油嘎啊啊啊!糞馬麻欺負麻尼沙啦啊啊啊啊啊!」

  「不、不是油!馬麻在幫小貝比舔舔唷!油庫里、油庫里……」

  「糞馬麻啦啊啊啊啊──!」


2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3(Thu) 23:00 ID:ay4DJuf. ]
  育兒真辛苦呢。那麼就把另一顆幼饅頭也還給它吧。

  「檸檬飛飛油!檸檬素敲口耐滴天使……啪噗!」

  「又……又掉下來油!到底為啥咪……檸夢滴小貝比會從天空先森掉下來啊啊啊!」

  一次舔兩個幼饅頭的靈夢饅頭快瘋了,為了兩者兼顧,動作越來越粗魯,結果兩個幼饅頭的傷勢都被它親口舔得更嚴重。

  「油噫呀啊啊啊!糞馬麻快度口啊啊啊啊!」

  「糞馬麻害檸檬更凍凍惹啊啊啊!」

  「怎……怎麻會這樣啊啊!檸夢是在……是在幫小貝比舔舔……!為啥咪還沒有治好啊啊啊……!」

  另一個幼饅頭著陸時的損傷部位集中在嘴巴與屁股,靈夢饅頭的舌頭舔著舔著就把那兩處撕裂傷越舔越大塊,餡料外露得更多了。聞起來好甜,看起來卻好噁。

  「人類大姐潔糾糾檸夢滴小貝比啊啊啊!」

  又沒流血,是要救什麼東西啊?不過把眼球歸位這點小事倒是可以幫一下。

  咕咚──好了,完成!

  「眼睛先森肥來惹油……啊咧……介個不素麻里沙滴眼睛先森!」

  哦,明明看不到卻分辨得出來,真是不可思議。另一個眼眶就放它自己的眼球看看。

  「油油……油庫里!素麻尼沙滴眼睛先森唷!口以看到天空先森油……」

  然後戳爆!

  「叭嘰!」

  這回幼饅頭喊不出什麼聲音了,好像是不小心戳到中樞餡,管它的。

  靈夢饅頭的蠢臉因絕望變得更欠揍,明明哭喪著臉,舌頭還在那邊舔個不停,真是噁爆了。

  「小貝比……檸夢口耐滴小貝比嗚嗚嗚嗚……!」

  最後一個幼饅頭放著不管大概也會死掉吧?傷口被舌頭越舔越大,餡料也掉得到處都是,那些餡料在口水、尿液與浴室的濕氣下都變得黏糊糊了。看在這顆幼饅頭是唯一有向拎鄒罵打招呼的分上,就讓它早點安息吧。

  「制──裁!」

  啪滋!

  奄奄一息的幼饅頭在鐵‧拳‧先‧森的制裁下,眨眼不到便稀巴爛了。

  失去最後一個幼饅頭的靈夢饅頭終於徹底崩潰,杵在三團破破爛爛的餡料堆之間哭得死去活來。說真的我才想哭啊……畢竟對付幼饅頭就像打死小蟑螂一樣,可是這種比大蟑螂還噁心的成熟體就很困擾了。

  實在想不到好辦法,乾脆用水攻吧。我潑──

  「油、油嘎啊啊啊啊!檸夢漂釀滴肌膚先森啊啊啊啊!」

  效果非常卓越!

  要是能把這東西扔進水槽裡就好了,可是一點也不想碰那麼大沱的油庫里,總覺得很噁爛啊。就這樣繼續澆它水吧。

  「快度手啊啊啊!檸夢不要水先森啊啊啊!」

  我澆、我澆──

  「咕噗!咕啵啵!豪……豪凍苦……!」

  嘴巴也要澆滿喔──

  「咕啵啵啵啵……啵嚕啵嚕嚕嚕……!」

  還有死命睜大的眼睛喔──

  「咕啵啵……啵……」

  啊,溺死了?

  保險起見尻一下看看吧。

  「嘿咻──!」

  咚啪──!

  用瓢子往吸飽了水、膨脹一圈的靈夢饅頭奮力砸下去,濕潤的餡料頓時從雙眼、嘴巴和屁眼噴出,兩顆肥大的眼球也咕嚕咕嚕地滾到一旁去了。

  「油……油油……油庫里……」

  嗚噁!還活著!果然不破壞中樞餡不行啊……不過再繼續灌水的話,水分遲早會滲進中樞吧。

  「油啵啵……咕啵啵啵啵……」

  好像漱口的聲音啊。

  「咕啵……啵啵啵……啵……」

  快給我滲好滲滿啊。

  「啵……」

  好了!解決!

  這麼一來,就只剩下那顆拋妻棄子的魔理沙饅頭了吧,它在哪兒呢……

  「好機灰!麻里傻超絕攻擊DAZE──!」

  右邊!

  自己送上門真是太感謝啦!看拎鄒罵的迴旋攻擊!

  「油哼哼!麻里傻不會再被水瓢先森打中油!」

  居然巧妙地低空飛過手臂高度!糟糕了!

  「受屎吧噗欸!」

  啊,被ㄋㄟㄋㄟ撞飛了……身為巨乳真是太好了呢。

  趁這傢伙逃跑前快點解決它吧,就用瓢子尻個幾下、再澆幾瓢水……

  「油噗!油嘎!水瓢先森度手啊啊!麻里傻不敢惹啦!豪凍豪凍啊啊啊啊──!」

  在這之後,立刻請有著豐富經驗的友人A來家裡抓漏,在每個可能被油庫里侵入的窗口和角落用木板加以補強,順便凹來一個她自製的捕捉器。

  可靠的女人真是太棒了。可惡想嫁。


  附錄 友人A的情況


  「完美姆Q世界!」

  「幹你娘智障!」

  只花了三秒就解決入侵家中的帕狄莉饅頭。

3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6(Sun) 03:25 ID:87zSEgqw ]
>只花了三秒就解決入侵家中的帕狄莉饅頭
真是浪費...帕狄莉饅頭蠻希有的不是?

不過 為什麼制裁文那麼的多啊

4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8(Tue) 20:15 ID:xT9JvOXE ]
>3
還是算入常見的四大種,僅次於紅黑
話說我打錯字了,是秋不是狄w

制裁/虐系多是因為設定的關係吧...
普通種諸多做死特性與性格,只要再配上一張G8臉就讓人拳頭大硬硬

5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8(Tue) 20:16 ID:xT9JvOXE ]
  補一篇愛向的油庫里日記:

  在路上看到被車子壓爛半個腦袋、肚子裡還藏著幼饅頭的油庫里,雖然無法同情又大沱又噁心的親油,總覺得幼油有點可憐就帶回家了。把約莫半平方公尺的舊魚缸清一清當做幼饅頭的家,以防萬一的柳橙汁也準備妥當。因為是靈夢種,就叫她瑪莉維娜尼古拉諾芙娜柴可夫斯卡婭吧。


    §


  「油庫氣切切捏!」

  油庫里洗貼一貼捏──不過是對著口齒不清的幼饅頭道出這句話,立刻就被當成是可以油庫里的大姐姐。


    §


  「檸夢滴肚肚先森豪餓了唷!大姐潔快給敲口耐滴檸夢豪粗豪粗先森油!」

  一出生就能對話還真是厲害,態度則是不敢恭維。總之先給它一塊硬度偏低的牛奶餅乾,小軟糖待命。


    §


  「油?油油!素豪甜豪甜先森!檸夢滴潮級嚼嚼俗間要開似油──!」

  網路上說過,在外頭閒晃的流浪油庫里有很高機率是傲慢又自我中心的垃圾種,或許是因為生長環境的緣故吧……看著幼饅頭在我的掌心上吃得津津有味,就覺得這孩子和新聞上的流浪種不一樣。


    §


  「油呼……豪幸胡!」

  只吃掉半塊餅乾就飽了,看來伙食費暫時不會有問題。嗯?怎麼轉過去了呢?


    §


  「檸夢滴嗯嗯先森要油庫氣地粗來油!爽歪歪滴油──!」

  嗚噁!在我手上大便了。雖說只是陳餡,感覺還是怪噁心的。莫名有股想嚐嚐看味道的衝動,總覺得真的試下去就糟了。我還不想成為會吃油庫里大便的變態……


    §


  「油油!檸夢滴促邦先森長粗來惹油!檸夢素敲口耐滴天似油!」

  帶著幼饅頭走到廚房找棉花棒時,它好像以為自己在飛來飛去,自個兒在那邊開心的不得了。噗。


    §


  「屁、屁屁先森豪涼快……!大姐潔滴舔舔先森油?」

  把沾水棉花棒誤認為我的舌頭了,這誤會未免太噁心了點。小心翼翼地擦完它。這樣就可以避免因為不乾淨而生病吧。


    §


  「油庫氣、油庫氣!」

  因為清潔乾淨而高興地動來動去,有點可愛。


    §


  「油油!介裡就素檸夢灰常能夠油庫氣滴家先森唷!」

  棉花與碎布做成的睡覺用小枕頭、三張糖果包裝紙裁剪堆成的掩埋式廁所、遊玩用的半打乒乓球與月曆折成的紙盒……從幼饅頭立刻就開心地喬擺飾看來,似乎是很能接受的樣子。再放一顆彈珠進去吧。


    §


  「油哇哇!素敲漂釀滴寶物先森──!檸夢狩獵到寶物先森惹油──!」

  居然高興到漏尿,笨得真可愛。


    §


  「油呼……油嗯……敲口耐滴檸夢要……覺覺先森……」

  趁幼饅頭睡覺時採購小麥粉與餅乾糖果,還買了些好像是用做急救包的迷你點滴袋。路上看到有流浪油庫里在對路人嗆聲,總覺得真討厭啊。明明我家的是這麼可愛。


    §


  「甜選滴檸夢歲飽惹唷!介麼口愛真素對不擠捏!」

  自然而然就說出惹人厭的話了。不過呢,看在它名副其實地可愛的分上就原諒這一次。給予好甜好甜後一起在沙發上玩耍。


    §


  「蹭蹭臉!大姐潔蹭蹭臉!油庫氣切切捏!」

  用手指蹭臉時得小心別讓指甲刮傷它了。另外,即使只有護甲油,幼饅頭仍然會有所顧慮的樣子,這陣子就不打算在蹭臉用的指頭上做花樣了。


    §


  「油油!素豪懶豪懶滴天空先森!檸夢滴大冒險開似油──!」

  當它長成子饅頭後,活動地點也從家裡升級到戶外去,不變的是它必須坐在掌心上,以免被當成流浪油庫里遭遇不測。


    §


  「檸夢不素洨孩煮惹油!檸夢口以助己冒險油!大姐潔煮道嗎?」

  在公園長椅上休息時,子饅頭忽然做出這種好笑的聲明,並要求我把它放到地上去。想到公園裡有流浪油庫里和其他人出沒,感覺就很不安,但是有我偷偷跟在後頭應該沒問題吧。


    §


  「油啊啊啊!水先森為啥咪在介裡啊啊啊!」

  馬上就輸給一灘水。手指先生立刻給予救援。


    §


  「油庫氣滴日紙!油庫氣滴檸……油噗!」

  嗚啊,竟然跳到尖銳的小石子上!石頭前端插進左臉皮了,幸好沒傷到眼睛,我覺得還可以搶救一下。


    §


  「油欸欸欸!嗚欸欸欸欸!檸夢口耐滴臉連先森豪凍凍啦──!」

  用裝了柳橙汁的迷你點滴袋餵食、在破洞的地方塗上柳橙汁再撲些小麥粉,順帶清理受傷時迸出的糞尿,煥然一新的子饅頭漸漸不再哭鬧了,但是依然不時用右臉蹭著我的掌心、發出啜泣聲。


    §


  「油油!素很能油庫氣滴衣服先森──!大姐潔謝謝油!」

  向同事請教後,依樣畫葫蘆地做了件子饅頭的衣服,自己看起來感覺很拙,幸好很得它的意。這麼一來,在公園散步時就不容易因為凹凸不平的地面磨損它的底部,撞上尖東西時也能減輕傷害程度吧。我真是聰明的主人啊。


    §


  「油喔喔喔!大姐潔快看!檸夢征服惹介座城包油!」

  在公園的高爾夫練習區,穿戴衣服先生的子饅頭可以輕鬆踏上碎石砌成的球道,暢遊於各式各樣的練習平台上。它將這些平台看做城堡,噗咚噗咚地依序佔領。當所有城堡都被攻陷時,它得到了許多好甜好甜的獎勵,以及一顆害它高興到漏尿的金色彈珠。


    §


  「油嗯……油嗯……大姐潔滴話,可以唷……呼嗚油油油……」

  別說那種奇怪的夢話啊……


    §


  「油油!大姐潔也有緞帶先森油!灰常灰常能油庫氣滴油!」

  在網路上買了成年饅頭(靈夢種)的飾品組,人類戴起來相當合適,子饅頭也非常喜歡。可是戴著出門莫名地羞恥,還因此被流浪油庫里嘲笑。將我家的子饅頭暫時收進包包裡,一腳踹爆了那沱腦滿腸肥髒兮兮的魔理沙種。


    §


  「油庫氣滴日紙──油庫氣滴檸夢──油庫氣滴寶物先森──油庫氣滴大姐潔──」

  子饅頭的食量越來越大,歌喉卻一點也沒長進,而且一唱就是半小時,幸好有軟木塞保護我的耳朵。不過有時真想拿來塞住它的嘴巴。今天的演唱費是一顆彈珠。


    §


  「油哇啊啊!蛋糕先森油庫氣貼一貼捏……!超級嚼嚼俗間開始了油!」

  如果乖乖聽話就能在家裡的角落狩獵到彈珠,表現特別優異則會從我的掌心發現特別的金色彈珠。累積五顆彈珠可以交換一次說故事時間(雖然只唸一分鐘它就睡著了),十顆彈珠可以換到蛋糕先生(雖然大部分是我吃的)。


    §


  日子一天天過去,原本惹人憐愛的幼饅頭終於還是長大了,圓滾滾地大概有籃球這麼大。本來口齒不清的說話聲變得一清二楚,要求與回報不再被稚氣左右。雖然每天還是過著無憂無慮的寵物生活,也開始會用簡單的道具幫忙打掃家裡。它已經可以聽完一則童話故事才遲遲入睡,自己在家時還會翻閱童話繪本、陶醉於簡單的圖畫中。不可避免地,它終究來到了會在意小貝比事情的階段。


    §


  我不希望檸夢有小貝比。我不想要油庫里的母性出現在它身上。一絲絲也好,我只想讓檸夢遠離垃圾化的可能性……


    §


  但是……


    §


  為什麼……


    §


  到底是為什麼……


    §


  「妳頭上的莖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一半的幼饅頭髮型跟我一模一樣啊啊啊!」

  「檸夢懷孕了油!當然是因為大姐潔的緣故……」

  「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好嗎!為啥只是抱著妳睡覺都能懷孕啦!」

  「油呼呼……這就是愛的奇蹟油!小貝比的把‧拔!」

  「妳算計我……!檸夢!」

  「人家什麼都不知道油☆」


  附錄 報復


  "I am your father!!"

  "Noooo!!"

  因為檸夢有生以來首次的噗咕抗議,立刻脫掉了夜市買來的蕾咪面具……

6 名無しさん [ 2017/08/10(Thu) 03:28 ID:iCVuyD12 ]
>還是算入常見的四大種,僅次於紅黑
也是啦 不過ゆっくり帕秋莉蠻聰明的啊

>因為是靈夢種,就叫她瑪莉維娜尼古拉諾芙娜柴可夫斯卡婭吧。
這名字跟靈夢種有關係嗎?
又 那~麼~長的名字一般ゆっくり靈夢記的住嗎?

>「檸夢懷孕了油!當然是因為大姐潔的緣故……」
ゆっくり跟人也可以生的嗎??!這實在是太神奇了WWW
不過好好教的話應該是不會變成垃圾種啦
為什麼是"檸"夢?

雖然不知道你是不是作者 但還是感謝貼ゆっくり文

7 名無しさん [ 2017/08/13(Sun) 20:09 ID:xLVHMhwA ]
>這名字跟靈夢種有關係嗎?
>又 那~麼~長的名字一般ゆっくり靈夢記的住嗎?
飼主的惡趣味w
靈夢種的記憶力就算了...

>ゆっくり跟人也可以生的嗎??!
BOB文有些有 (不過都是生油方的種類
總之有奇蹟就大丈夫(?

>"檸"夢
從小口齒不清,長大就唸習慣了這個唸法w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