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油庫里制裁

2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3(Thu) 23:00 ID:ay4DJuf. ]
  育兒真辛苦呢。那麼就把另一顆幼饅頭也還給它吧。

  「檸檬飛飛油!檸檬素敲口耐滴天使……啪噗!」

  「又……又掉下來油!到底為啥咪……檸夢滴小貝比會從天空先森掉下來啊啊啊!」

  一次舔兩個幼饅頭的靈夢饅頭快瘋了,為了兩者兼顧,動作越來越粗魯,結果兩個幼饅頭的傷勢都被它親口舔得更嚴重。

  「油噫呀啊啊啊!糞馬麻快度口啊啊啊啊!」

  「糞馬麻害檸檬更凍凍惹啊啊啊!」

  「怎……怎麻會這樣啊啊!檸夢是在……是在幫小貝比舔舔……!為啥咪還沒有治好啊啊啊……!」

  另一個幼饅頭著陸時的損傷部位集中在嘴巴與屁股,靈夢饅頭的舌頭舔著舔著就把那兩處撕裂傷越舔越大塊,餡料外露得更多了。聞起來好甜,看起來卻好噁。

  「人類大姐潔糾糾檸夢滴小貝比啊啊啊!」

  又沒流血,是要救什麼東西啊?不過把眼球歸位這點小事倒是可以幫一下。

  咕咚──好了,完成!

  「眼睛先森肥來惹油……啊咧……介個不素麻里沙滴眼睛先森!」

  哦,明明看不到卻分辨得出來,真是不可思議。另一個眼眶就放它自己的眼球看看。

  「油油……油庫里!素麻尼沙滴眼睛先森唷!口以看到天空先森油……」

  然後戳爆!

  「叭嘰!」

  這回幼饅頭喊不出什麼聲音了,好像是不小心戳到中樞餡,管它的。

  靈夢饅頭的蠢臉因絕望變得更欠揍,明明哭喪著臉,舌頭還在那邊舔個不停,真是噁爆了。

  「小貝比……檸夢口耐滴小貝比嗚嗚嗚嗚……!」

  最後一個幼饅頭放著不管大概也會死掉吧?傷口被舌頭越舔越大,餡料也掉得到處都是,那些餡料在口水、尿液與浴室的濕氣下都變得黏糊糊了。看在這顆幼饅頭是唯一有向拎鄒罵打招呼的分上,就讓它早點安息吧。

  「制──裁!」

  啪滋!

  奄奄一息的幼饅頭在鐵‧拳‧先‧森的制裁下,眨眼不到便稀巴爛了。

  失去最後一個幼饅頭的靈夢饅頭終於徹底崩潰,杵在三團破破爛爛的餡料堆之間哭得死去活來。說真的我才想哭啊……畢竟對付幼饅頭就像打死小蟑螂一樣,可是這種比大蟑螂還噁心的成熟體就很困擾了。

  實在想不到好辦法,乾脆用水攻吧。我潑──

  「油、油嘎啊啊啊啊!檸夢漂釀滴肌膚先森啊啊啊啊!」

  效果非常卓越!

  要是能把這東西扔進水槽裡就好了,可是一點也不想碰那麼大沱的油庫里,總覺得很噁爛啊。就這樣繼續澆它水吧。

  「快度手啊啊啊!檸夢不要水先森啊啊啊!」

  我澆、我澆──

  「咕噗!咕啵啵!豪……豪凍苦……!」

  嘴巴也要澆滿喔──

  「咕啵啵啵啵……啵嚕啵嚕嚕嚕……!」

  還有死命睜大的眼睛喔──

  「咕啵啵……啵……」

  啊,溺死了?

  保險起見尻一下看看吧。

  「嘿咻──!」

  咚啪──!

  用瓢子往吸飽了水、膨脹一圈的靈夢饅頭奮力砸下去,濕潤的餡料頓時從雙眼、嘴巴和屁眼噴出,兩顆肥大的眼球也咕嚕咕嚕地滾到一旁去了。

  「油……油油……油庫里……」

  嗚噁!還活著!果然不破壞中樞餡不行啊……不過再繼續灌水的話,水分遲早會滲進中樞吧。

  「油啵啵……咕啵啵啵啵……」

  好像漱口的聲音啊。

  「咕啵……啵啵啵……啵……」

  快給我滲好滲滿啊。

  「啵……」

  好了!解決!

  這麼一來,就只剩下那顆拋妻棄子的魔理沙饅頭了吧,它在哪兒呢……

  「好機灰!麻里傻超絕攻擊DAZE──!」

  右邊!

  自己送上門真是太感謝啦!看拎鄒罵的迴旋攻擊!

  「油哼哼!麻里傻不會再被水瓢先森打中油!」

  居然巧妙地低空飛過手臂高度!糟糕了!

  「受屎吧噗欸!」

  啊,被ㄋㄟㄋㄟ撞飛了……身為巨乳真是太好了呢。

  趁這傢伙逃跑前快點解決它吧,就用瓢子尻個幾下、再澆幾瓢水……

  「油噗!油嘎!水瓢先森度手啊啊!麻里傻不敢惹啦!豪凍豪凍啊啊啊啊──!」

  在這之後,立刻請有著豐富經驗的友人A來家裡抓漏,在每個可能被油庫里侵入的窗口和角落用木板加以補強,順便凹來一個她自製的捕捉器。

  可靠的女人真是太棒了。可惡想嫁。


  附錄 友人A的情況


  「完美姆Q世界!」

  「幹你娘智障!」

  只花了三秒就解決入侵家中的帕狄莉饅頭。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