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油庫里制裁

5 名無しさん [ 2017/08/08(Tue) 20:16 ID:xT9JvOXE ]
  補一篇愛向的油庫里日記:

  在路上看到被車子壓爛半個腦袋、肚子裡還藏著幼饅頭的油庫里,雖然無法同情又大沱又噁心的親油,總覺得幼油有點可憐就帶回家了。把約莫半平方公尺的舊魚缸清一清當做幼饅頭的家,以防萬一的柳橙汁也準備妥當。因為是靈夢種,就叫她瑪莉維娜尼古拉諾芙娜柴可夫斯卡婭吧。


    §


  「油庫氣切切捏!」

  油庫里洗貼一貼捏──不過是對著口齒不清的幼饅頭道出這句話,立刻就被當成是可以油庫里的大姐姐。


    §


  「檸夢滴肚肚先森豪餓了唷!大姐潔快給敲口耐滴檸夢豪粗豪粗先森油!」

  一出生就能對話還真是厲害,態度則是不敢恭維。總之先給它一塊硬度偏低的牛奶餅乾,小軟糖待命。


    §


  「油?油油!素豪甜豪甜先森!檸夢滴潮級嚼嚼俗間要開似油──!」

  網路上說過,在外頭閒晃的流浪油庫里有很高機率是傲慢又自我中心的垃圾種,或許是因為生長環境的緣故吧……看著幼饅頭在我的掌心上吃得津津有味,就覺得這孩子和新聞上的流浪種不一樣。


    §


  「油呼……豪幸胡!」

  只吃掉半塊餅乾就飽了,看來伙食費暫時不會有問題。嗯?怎麼轉過去了呢?


    §


  「檸夢滴嗯嗯先森要油庫氣地粗來油!爽歪歪滴油──!」

  嗚噁!在我手上大便了。雖說只是陳餡,感覺還是怪噁心的。莫名有股想嚐嚐看味道的衝動,總覺得真的試下去就糟了。我還不想成為會吃油庫里大便的變態……


    §


  「油油!檸夢滴促邦先森長粗來惹油!檸夢素敲口耐滴天似油!」

  帶著幼饅頭走到廚房找棉花棒時,它好像以為自己在飛來飛去,自個兒在那邊開心的不得了。噗。


    §


  「屁、屁屁先森豪涼快……!大姐潔滴舔舔先森油?」

  把沾水棉花棒誤認為我的舌頭了,這誤會未免太噁心了點。小心翼翼地擦完它。這樣就可以避免因為不乾淨而生病吧。


    §


  「油庫氣、油庫氣!」

  因為清潔乾淨而高興地動來動去,有點可愛。


    §


  「油油!介裡就素檸夢灰常能夠油庫氣滴家先森唷!」

  棉花與碎布做成的睡覺用小枕頭、三張糖果包裝紙裁剪堆成的掩埋式廁所、遊玩用的半打乒乓球與月曆折成的紙盒……從幼饅頭立刻就開心地喬擺飾看來,似乎是很能接受的樣子。再放一顆彈珠進去吧。


    §


  「油哇哇!素敲漂釀滴寶物先森──!檸夢狩獵到寶物先森惹油──!」

  居然高興到漏尿,笨得真可愛。


    §


  「油呼……油嗯……敲口耐滴檸夢要……覺覺先森……」

  趁幼饅頭睡覺時採購小麥粉與餅乾糖果,還買了些好像是用做急救包的迷你點滴袋。路上看到有流浪油庫里在對路人嗆聲,總覺得真討厭啊。明明我家的是這麼可愛。


    §


  「甜選滴檸夢歲飽惹唷!介麼口愛真素對不擠捏!」

  自然而然就說出惹人厭的話了。不過呢,看在它名副其實地可愛的分上就原諒這一次。給予好甜好甜後一起在沙發上玩耍。


    §


  「蹭蹭臉!大姐潔蹭蹭臉!油庫氣切切捏!」

  用手指蹭臉時得小心別讓指甲刮傷它了。另外,即使只有護甲油,幼饅頭仍然會有所顧慮的樣子,這陣子就不打算在蹭臉用的指頭上做花樣了。


    §


  「油油!素豪懶豪懶滴天空先森!檸夢滴大冒險開似油──!」

  當它長成子饅頭後,活動地點也從家裡升級到戶外去,不變的是它必須坐在掌心上,以免被當成流浪油庫里遭遇不測。


    §


  「檸夢不素洨孩煮惹油!檸夢口以助己冒險油!大姐潔煮道嗎?」

  在公園長椅上休息時,子饅頭忽然做出這種好笑的聲明,並要求我把它放到地上去。想到公園裡有流浪油庫里和其他人出沒,感覺就很不安,但是有我偷偷跟在後頭應該沒問題吧。


    §


  「油啊啊啊!水先森為啥咪在介裡啊啊啊!」

  馬上就輸給一灘水。手指先生立刻給予救援。


    §


  「油庫氣滴日紙!油庫氣滴檸……油噗!」

  嗚啊,竟然跳到尖銳的小石子上!石頭前端插進左臉皮了,幸好沒傷到眼睛,我覺得還可以搶救一下。


    §


  「油欸欸欸!嗚欸欸欸欸!檸夢口耐滴臉連先森豪凍凍啦──!」

  用裝了柳橙汁的迷你點滴袋餵食、在破洞的地方塗上柳橙汁再撲些小麥粉,順帶清理受傷時迸出的糞尿,煥然一新的子饅頭漸漸不再哭鬧了,但是依然不時用右臉蹭著我的掌心、發出啜泣聲。


    §


  「油油!素很能油庫氣滴衣服先森──!大姐潔謝謝油!」

  向同事請教後,依樣畫葫蘆地做了件子饅頭的衣服,自己看起來感覺很拙,幸好很得它的意。這麼一來,在公園散步時就不容易因為凹凸不平的地面磨損它的底部,撞上尖東西時也能減輕傷害程度吧。我真是聰明的主人啊。


    §


  「油喔喔喔!大姐潔快看!檸夢征服惹介座城包油!」

  在公園的高爾夫練習區,穿戴衣服先生的子饅頭可以輕鬆踏上碎石砌成的球道,暢遊於各式各樣的練習平台上。它將這些平台看做城堡,噗咚噗咚地依序佔領。當所有城堡都被攻陷時,它得到了許多好甜好甜的獎勵,以及一顆害它高興到漏尿的金色彈珠。


    §


  「油嗯……油嗯……大姐潔滴話,可以唷……呼嗚油油油……」

  別說那種奇怪的夢話啊……


    §


  「油油!大姐潔也有緞帶先森油!灰常灰常能油庫氣滴油!」

  在網路上買了成年饅頭(靈夢種)的飾品組,人類戴起來相當合適,子饅頭也非常喜歡。可是戴著出門莫名地羞恥,還因此被流浪油庫里嘲笑。將我家的子饅頭暫時收進包包裡,一腳踹爆了那沱腦滿腸肥髒兮兮的魔理沙種。


    §


  「油庫氣滴日紙──油庫氣滴檸夢──油庫氣滴寶物先森──油庫氣滴大姐潔──」

  子饅頭的食量越來越大,歌喉卻一點也沒長進,而且一唱就是半小時,幸好有軟木塞保護我的耳朵。不過有時真想拿來塞住它的嘴巴。今天的演唱費是一顆彈珠。


    §


  「油哇啊啊!蛋糕先森油庫氣貼一貼捏……!超級嚼嚼俗間開始了油!」

  如果乖乖聽話就能在家裡的角落狩獵到彈珠,表現特別優異則會從我的掌心發現特別的金色彈珠。累積五顆彈珠可以交換一次說故事時間(雖然只唸一分鐘它就睡著了),十顆彈珠可以換到蛋糕先生(雖然大部分是我吃的)。


    §


  日子一天天過去,原本惹人憐愛的幼饅頭終於還是長大了,圓滾滾地大概有籃球這麼大。本來口齒不清的說話聲變得一清二楚,要求與回報不再被稚氣左右。雖然每天還是過著無憂無慮的寵物生活,也開始會用簡單的道具幫忙打掃家裡。它已經可以聽完一則童話故事才遲遲入睡,自己在家時還會翻閱童話繪本、陶醉於簡單的圖畫中。不可避免地,它終究來到了會在意小貝比事情的階段。


    §


  我不希望檸夢有小貝比。我不想要油庫里的母性出現在它身上。一絲絲也好,我只想讓檸夢遠離垃圾化的可能性……


    §


  但是……


    §


  為什麼……


    §


  到底是為什麼……


    §


  「妳頭上的莖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一半的幼饅頭髮型跟我一模一樣啊啊啊!」

  「檸夢懷孕了油!當然是因為大姐潔的緣故……」

  「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好嗎!為啥只是抱著妳睡覺都能懷孕啦!」

  「油呼呼……這就是愛的奇蹟油!小貝比的把‧拔!」

  「妳算計我……!檸夢!」

  「人家什麼都不知道油☆」


  附錄 報復


  "I am your father!!"

  "Noooo!!"

  因為檸夢有生以來首次的噗咕抗議,立刻脫掉了夜市買來的蕾咪面具……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