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絕命監督

1 名無しさん [ 2018/01/14(Sun) 20:56 ID:AIRvCJI2 ]
橫跨美墨的販毒集團kadokawa是墨西哥有史以來勢力最為龐大且最為兇殘的武裝販毒集團,不但兇殘喜好在網路展示支解敵手家屬的屍體,還積極的介入墨國政治勢力,大多墨國高官與警方皆聽從kadokawa的指示。

但kadokawa由於勢力過於龐大而且銷售的古柯鹼與海洛因超乎歷史巨量而遭美方的美國緝毒局(DEA)以及聯邦調查局(FBI)專案打擊,且連續多次加強出手切斷美墨邊境的走私路線。因為墨國的貨物難以走私進入美國,kadokawa轉向於在美國的可以取得的原料製貨,但隨後美方加強了對化學原料的管制,包括製造冰毒的甲胺都做了全面管制,美方的全面管制導致kadokawa的收入幾乎完全中斷,隨後kadokawa開始轉向從合法可得的食品加工原料等可以從美國境內製造興奮藥劑或相關物質,但因為效果太差而無法產生產生銷量。一代毒梟帝國就這樣把美國的地盤幾乎都拱手讓給了哥倫比亞人。

tatsuki原本是一個平凡的教師,主要擔任中學化學的課程,因為同時還擔任學校棒球社團擔任監督所以還被稱為tatsuki監督,因為學校即將在六個月後廢校失業,所以導致他鋌而走。一次他意外的與在DEA工作的妹婿一起觀摩任務時看到了自己之前的學生吉崎觀音在販製一個由他所調配的興奮物質kemono frinen。tatsuki跟蹤吉崎觀音,並且威脅要跟他一起合作,由他製造改良的kemono frinend並且由吉崎觀音去販售。

「你做出來的這些根本就是騙小孩的屎。」

「YO,這些keroro以前都賣的很好。」

「跟我合作,讓我給你見識化學的藝術。」

由於製造出來的改良配方與純度kemono frinend效果太好,很快的引起各方角頭的注意,身為外行人的tatsuki監督不但不懂業界規矩,還屢次賣到別人的地盤上,因此展開了一段腥風血雨,甚至引起毒梟帝國kadokawa的注意而進行短期的合作直到決裂。

「他貨的純度是99.99999,這已經不是貨了,這是藝術,仿造也不可能出現一樣的東西」

「難道只有tatsuki監督做得出這種貨嗎?我們集團裡面沒有人可以仿製?我大kadokawa帝國絕不可能丟這個臉,即是不賺錢也要摧毀他。」

就這樣的,一個平凡的化學教師就要走上一個毒梟之路了。


2 名無しさん [ 2018/01/14(Sun) 20:56 ID:AIRvCJI2 ]
時間是下午五點,夕陽將天空染的血紅一般,似乎是暴風雨前的氣象,一個可以看到海景與天際間地平線的山區豪宅的露天陽台上,一個kadokawa高層坐在白色的木椅旁看著帳目皺著眉頭,旁邊有一個已經被一槍爆頭的墨西哥人,這時候一個kadokawa高層的手下走進來稟報。

「El Jefe,那個美國人找你。」kadokawa高層這時候因為帳目太難看而盛怒殺了一個手下,他喝了一口威士忌。「我沒有心情跟他說電話,跟他說我在秘魯談生意。」

「Jefe,那個美國人自己到這裡了,他就門口等。」

「他想搞甚...讓他上來。」

一個戴墨鏡的美國人帶著兩個方型行李箱走上來,看起來西裝格領就是標準的黑社會份子。

「hola amigo」

「hello Señor」

美國人把皮箱放在椅子旁,自己拉開椅子坐下了。

「你來這裡做甚麼?(墨西哥腔英語)」kadokawa高層對美國人說。「你應該比我還清楚我來做甚麼。」

「我一直忙著做生意,我為甚麼會知道是甚麼事情。」

「已經沒有生意了,現在貨都賣不出去,現在跟之前賣的相比連一半都不到。」

「你可以做的是管好美國裡面的事情,處罰那些賣貨不力的下屬,或著你那邊有朋友沒打點好,為甚麼跑來墨西哥找我。」

「我們的銷售員很努力了,我們的警察朋友也很現實,他們都說這種貨賣不好,我們想要之前那種的。如果賺不了錢,我在美國的朋友也沒甚麼理由幫我們忙。」

「之前那種貨...跟現在這種沒有不同啊,你看這些都是kemono frinend」

「don't fuck me 這些只是一樣包裝的東西。」美國人打開行李箱,在地上倒出一堆用到一半被退回來動朋聲優專輯。

「你讓我們損失很大,我們始終是簡單的生意人,做生意就要讓客戶滿意。客戶不喜歡這些東西,說這些是屎,我們要原本那種的。」美國人看著這些滿地的kadokawa出品的動朋專輯,對kadokawa高層皺眉說。

「kemono frinend 只有我們kadokawa能生產,他們嫌效果不好那就該把份量加重,這樣不就可以賣雙倍嗎。這就是為生意著想啊。」

「生意不是這樣做的,你們墨西哥人難怪會這麼窮,你們永遠不會做生意。」

kadokawa高層似乎也動怒了,他把威士忌舉起一飲而盡。「那你們想要怎樣,你說的之前那種的,tatsuki監督對我們沒有好處,他不懂這行裡面的規矩。」

「所以我來這裡就是要教你們美國人的規矩。」美國人打開了另一個行李箱,將一整箱的美鈔倒在桌上。

kadokawa高層一臉驚訝的看著整桌美鈔,還沒有等他問話,美國人已經說話了。

「這邊是兩百萬美元,等一下你的屬下還會幫我們提來其他的,總共是一千萬,就當作是訂金,我們只要之前那種貨,可以幫我們賺錢,讓大家都高興的那種貨。」說著的時候又陸續來了四個kadokawa高層的保鏢,提著裝現金的行李箱走進來。

這突如其他來的變化又像是強迫的舉動一樣,讓kadokawa高層又驚又怒,kadokawa高層怒吼「這太可笑了,我甚至不能確定他還能...」

美國人突然伸手好像止住他說話,轉而伸手向一個kadokawa高層的下手打手勢,那墨西哥人主動上來遞煙給美國人並幫那個美國人點火。「gracias...」美國人對那個替他點煙的kadokawa高層下屬的墨西哥人說。

「這也是這些錢的另一個目的,不要做那些會讓我們都失望甚至不能保持友誼的事情,不要想去動那個會幫我們弄出能賣的貨的人,除非你們真的弄得出來。不然大家都是很現實的,不訝異為甚麼我沒帶著保鏢一起來嗎?」美國人微笑的看著kadokawa高層。「不好好賺錢,包括你的屬下也不一定會是你的屬下,現在已經不是發幾箱蘭姆酒大家就能滿足的了。」意思是說這些人都被收買了嗎?kadokawa高層驚訝的看著他的下屬,每個人都用一種不置可否又有點尷尬的態度避開他的視線。

「不用試著叫他們對我做出失禮的事情。」美國人說。「大家都還是amigo,而且他們不想之後領不到薪水。」美國人就這樣微笑跟kadokawa高層的屬下一一打招呼,並且叫出他們的名字還有一些簡單的西班牙語問候,然後對kadokawa高層說「美國人的規矩就叫做客戶永遠是對的。」他大剌剌的離開kadokawa高層的豪宅開車離去,氣的kadokawa高層在原地全身發抖。

kadokawa高層又倒了一大杯威士忌,他加了幾個冰塊,看了那些疑似對他已經不是那麼忠心的下屬。他喝了一大口的威士忌以後,心理暗想到時候把你們跟美國人一起幹掉,然後他對下屬說。

「先去弄清楚tatsuki監督在哪。」

「恐怕不好了,我聽說之前有些中國黑幫找上了他談合作。」

3 名無しさん [ 2018/01/16(Tue) 21:18 ID:AmyTWQnQ ]
「YO 監督你完全不懂行規好嗎 bitch。」吉崎pinkman一邊看著遮遮掩掩的看著窗外,好像要確認是不是有人會過來,一邊恐慌的對監督說話。

「你不知道kadokawa那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神經病嗎,他們不只是墨西哥人晚上用來嚇小孩的東西,去年在暗網的獵奇片超過一半都是他們做出來的,他們這些王八蛋為了恐嚇墨西哥官員還好幾次幼稚園放炸彈,誰惹他們就死定了。」

監督坐在一旁的桌上靜默不語,手上拿著紙條似乎在寫甚麼。

「YO 不管你了,你瘋了我還要活命。」吉崎pinkman邊說邊收拾包袱,再拿一個頭套蓋住臉,走到門邊又踱步回來。

「YO 我們根本沒地方可以逃,逃到非洲或南極洲他們都能追殺到人,我們過去跟他們說我們不會再cook了,這是保命的唯一方法,我不能跟你一起送命 bitch。」

監督將寫滿了化學符號與器材的紙條塞在吉崎pinkman的手上。「現在我們只有兩個選擇。」監督說。

「要不然我們永遠躲起來然後被kadokawa幹掉,第二個正面跟kadokawa狠拼一場,然後大不了也是被幹掉。」

「你想做甚麼,絕命毒師的編劇也只敢弄一次雷酸汞炸彈,而且那是全劇最不合邏輯的東西。」

「這是我剛剛計算出來的成品,我要將原本使用在動朋裡面的化學公式,參在POP TEAM EPIC裡面。」

「YO Are you crazy! bitch。 」

「我沒有瘋,但是市場一定會瘋掉的,我只在意做出藝術等級的純正產品來可以狠狠打臉kadokawa。」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