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在異世界遇見瘋狂斯格拉底

1 名無しさん [ 2018/04/18(Wed) 00:59 ID:HokfMjlQ ]
奴爺,喂!奴爺!"



"什麼事啊?主人。"



我叫住了走在我前面的奴隸老爺子。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還想說是哪來的瘋子。抱持著就當作善事吧的一時心血來潮買下了他。本打算立刻給他一筆錢解放他讓自己去生活。



沒想到一起過了些風風雨雨,現在我跟他已經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了。他不肯告訴我名字,而我因為他是一個老爺爺奴隸,我就叫他奴爺了。

明明我就應該買一個可愛的獸耳蘿莉當老婆的。怎麼就買下這麼一個老爺子呢?

我一邊在心裡自嘲一邊繼續問道: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哎,當然。畢竟是難得的看起來會買下正在打手槍的老頭子的傻子臉。"



"靠,我當時真的鬼迷心竅.....不說這個。我想問你當時為什麼會在打手槍阿?"



"有需求就會想要來一發嗎,而且我當時正在思考。"



思考!沒錯,奴爺最擅長的就是思考。總是會想出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說。

有時候想出來的計謀作戰還帶著我脫離了危機。就是嘴賤到讓人難以心平氣和地說話。



"你這混帳東西當時還說要教我思考呢。我就想問你這混帳當時在思考什麼?"



"問這幹嘛,就算知道了這個,明天太陽還是會從東邊升起。"



"也沒有什麼事情是知道了之後,太陽會從西邊升起的。我就一時心血來潮。"



"哼嗯......"



奴爺右手摸了摸他白花花的鬍子,然後......左手開始摸了摸自己的胯下。



"幹你老爺子,我只想知道你當時在想什麼,我可不想看你打手槍!"



"哎,我稍微回想下當時在想什麼而已,畢竟只是件無聊事兒。傻子才想知道。"



你這......不行不行,再罵下去就變成平常得吵嘴了。



"我們在誕生之前就積累了不少的幸運跟罪惡呢。"



"啊?"



"你思考一下,我們每次一發手槍,少說就有兩億的精子死亡。而我們混在那兩億之中,運氣最好的搶先跟卵子結合。並把其他的兄弟當成棄之不顧讓他們死去。這不就是幸運與罪惡嗎?"



"你從那裏知道這些保健知識的啊?"



"我走過的路比你吃過的鹽還要多呢。年輕人"



"這兩個根本不能類比啦!先不說幸不幸運了。精子還不能算是生命吧。"



"那你認為要怎樣才算是生命呢?精子跟卵子結合的瞬間嗎?"



"當然不了。我認為所謂生命,應該是人的生活態度。雖然會隨著不同的生命階段而改變。但是只有真正認真過生活得人,才算是有生命。"



是的,在還沒有辦法思考之前根本還不能算是生命。而會思考卻沒有認真過活的也不算是有生命。

"那看來你是個沒生命的人呢。"奴爺笑了道



"靠,我再怎樣也比你這傢伙好多了啦。你才是沒生命的奴隸。"



"我這一生只要能夠思考就可以了。按你的說法,每天都認真著思考的我可是有著充實的生命。認真的過生活什麼的,不過是些好聽話。跟奴隸差不了多少。"



"強詞奪理,整天只顧著思考的話只是妄想啦。雖然你是有幾次思考到都忘記吃飯。不過在我看來也是跟老人癡呆差不多。"



"呵呵......"



"竟然一副贏了的樣子。你這傢伙什麼時候開始當奴隸的"



"十歲"



"你現在幾歲了?"



"五十二歲。"



"你當了四十二年的奴隸。這樣的人生根本沒有幸運可言。你對得起你那死去的兩億弟兄嗎?"



"我很幸運的有了能思考的腦子,跟其他已經放棄思考的奴隸相比。我從一開始就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了。而你跟我死去的弟兄一樣。



"你想要的就是白天當奴隸,晚上打手槍的日子嗎?死老頭。"



"怎麼?你在遇到我之前不是白天當奴隸,晚上打手槍嗎?"



哼嗯.....差點生氣到腦充血。當我還想要回嘴的時候發現目的地不知不覺到了。



"下次再說吧。"



"......也要有下次呢。"



我們的面前是龍的巢穴。從洞口就可以感受到龍的吐息的溫熱跟口臭。這次的目標就是要在那頭龍的.....



"面前打手槍,讓他失去做為龍的自信!"


"幫你祖媽打手槍哩,是要偷偷把他的蛋偷走啦!還有不要亂接我的心裡話!!"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