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

1 名無しさん [ 2018/12/25(Tue) 10:43 ID:7ZlirGMA ]
這是我將自己做的夢給寫下來的作品,不知道算不算小說

因為是將夢改編,並盡可能保持夢境原樣寫下的(雖然我似乎忘了不少),所以設定和情節沒有什麼邏輯性,如果能接受的話就請看下去吧



我人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映的電影。

電影的背景似乎是近代西方國家,一個金髮的女孩表情鬱悶地在家裡走來走去,看外表女孩應該還只是國中生,雖然長相稍嫌稚嫩、但鬱悶的氛圍卻讓她看起來十分成熟。

女孩走出家門,走到了木製的倉庫裡,卻發現裡面已經有某人在裏頭。

那是一名高大的男人,他帶著臉色蒼白的全罩式面具、穿著藍色的工作服,手上還拿著一把刀子。

那是麥克.邁爾斯,美國的殺人魔系列電影《月光光心慌慌》的殺人魔角色。

這竟然是《月光光心慌慌》的新電影嗎?看著電影的我心生狐疑,卻又被接下來的光景給吸引,不再去思考無謂的事情。

女孩與麥克站在原地只是互望,沒有殺戮、沒有襲擊,也沒有尖叫,兩人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奇妙的連結。

即使隔著螢幕我也能感受到,有一種平靜、安寧的情緒瀰漫在這連結之中,女孩不但沒有因為麥克產生半點緊張與恐懼的情緒,甚至還感到有點安心。

「你可以待在這裡。」

女孩開口了,她明明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但她還是這麼說了。儘管電影沒有提到她是如何知道麥克的身份的,但我就是知道她知道這件事。

麥克將頭低下,儘管這不算是在點頭,但他的確是在表示自己接受女孩的提議。

得到了回覆的女孩滿意地離開了倉庫,正好撞見自己的妹妹。

「姐姐,那個人是誰?」

天真無邪的妹妹並不知道麥克.邁爾斯的身份,這正好方便了女孩。

「是姐姐的客人,可以幫我保密嗎?」

「嗯!我會保密的!」

在那之後,女孩偶爾會來到倉庫與麥克見面,但她並沒有對麥克說什麼,只是在麥克的身旁隨意打發時間,有時還會睡午覺。

麥克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他本來就不會開口。他只是任由女孩將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偶爾看著自己手上的刀、偶爾看著女孩,但沒有對女孩做任何事情。

他們沒有向彼此索求什麼,也沒有任何的要求。僅僅只是待在一起就能夠感到安心,他們要的就只是那股安心感。

但是,那樣的日子似乎無法持續下去。

某日,女孩發現麥克外出了,回來的時候刀上有著血跡。

女孩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

即使知道,仍從他身上感到安心感。即使知道,仍然想告訴自己這個麥克不會去傷害人。即使知道,也希望他待在自己身邊。

如此異想天開、如此自欺欺人、如此愚不可及,如此癡心妄想的祈願,就這麼被眼前的光景粉碎了。

畏懼,背叛,後悔,自責,悲傷,悲傷,悲傷。各種情感湧上女孩心頭,她騎著家裡的龍逃離了家裡。

竟然還有龍嗎?看到這裡我想要稍作休息,走向家裡的冰箱,結果打開來發現麥克.邁爾斯站在冰箱裡。

我嚇得奪門而出,跑了一陣子後遇到了電影裡騎著龍的那位女孩。

女孩問我要不要也一起去兜風,我答應了後爬到了龍的背上,跟著女孩一起去了某個城鎮。

正如我知道女孩的事,女孩也知道我的事情,我們都是逃離麥克.邁爾斯之人。

我們並不是希望找個人聊自己的事,只是不想要一個人待著而已。即使如此,身邊的那個人是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人的話,心情還是輕鬆了不少。

我們沒有購物或觀光,只是在這座遙遠的城鎮散步,任由腦袋放空。

滿意了之後,我們騎著龍踏上了歸途,龍似乎發現我們心情不好,潛入了水中讓我們遊在水面上,牠大概是想要讓我們心情好一點吧。

天色已暗,我們抬起頭看向空中,沒有看到星星,只看到了一條龍在天上翱翔。

若是這時有流星落下,我們會許下怎麼樣的願望呢?

回過神來,我又回到了家裡的客廳繼續觀看電影。

女孩也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城鎮,卻發現麥克身上披著一塊破布呆站在街上,手上還拿著一把刀。他是打算去殺人嗎?但他沒有動作,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似的。

「麥克!」

女孩一邊大聲喊著他的名字一邊往麥克走過去,麥克隨即轉身過來看著她。

「麥克!」

女孩又大聲吼了一次他的名字,臉上帶著怒意。

女孩抓住麥克拿著刀的那隻手臂夾在自己腋下,拐著麥克走。

「跟我回家!」

女孩的臉上還是帶著怒意,但還有一點堅決、一點決意,還有幾滴淚花。

麥克拿著刀的手稍微有點抵抗,但其餘的部位都沒有抵抗,只是任憑女孩拉著自己走。路上的行人都帶著奇妙的表情看著兩人。

下一幕,女孩的媽媽在家裡的二樓陽台看著戶外,在原本的打扮上加上一些奇妙的配件和服裝、變得像小丑似的麥克正走到車裡,已經長大的女孩跟妹妹接連把行李搬到車上。

「你們要去哪裡玩嗎?」

女孩的母親問了女孩,但女孩只是抬起頭來回望母親,沒有說任何話。

這時我的腦中浮現了一些本來還沒看過的情節,我知道女孩正就讀軍校,而且那所軍校正打算叛亂。

回過神來,我人已經出現在女孩的母親身旁。

「她就讀的軍校,似乎正打算叛亂……」

我向女孩的母親這麼說,她沒有對我抱持任何疑問,只是帶著茫然的表情看著繼續收拾行李的姊妹倆,然後看著她們開車離去。

遠走他方的他們能夠適應新生活嗎?女孩是否能夠一直阻止麥克殺人呢?他們能夠像這樣一直生活下去嗎? 這些問題的解答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因為我知道電影即將落幕了。

畫面一轉為黑,白色的字幕寫著軍校即將發起叛亂以及女孩和妹妹與麥克遠走他方的事情。

如果他們能夠一直在一起,繼續過著讓彼此安心的生活就好了。

即使這是錯誤的、即使不被世人接受、即使被麥克殺死的人無法原諒、即使沒有星星,我也依舊對這愚不可及的夢獻上祈禱。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