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你是世界的核心

1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03 ID:cr0mnJ4I ]
(1) 似曾相識的人

洪景昇,男性,年約三十歲,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體重約六十九公斤。自大學畢業後,已進入社會工作兩年多,在這行雖稱不上經驗豐富,卻也比剛出社會時懂了不少。

由於今天不是假日,所以早上起床後,他先出門買了早餐,再返回租屋處享用。吃完後便出發,搭乘公車前往上班處。

洪景昇在一間資訊公司上班,這間公司的主要工作是開發手機軟體,而他正是負責程式設計的其中一員。到站之後,他就下了車,準備前往公司。

公司地點就在附近的大樓,不算太遠。現在時間也還算早,洪景昇也就不打算走太快。此時,街道也有許多來來往往的人,只是未必都是上班族,也有些是純粹出來閒逛。

隨著行人交通號誌的變換,紅燈轉為綠燈。一邊的車流停止,另一邊的車流開始向前奔馳。而當人群開始往前移動時,洪景昇也跟著踏上班馬線,往對面的街道前進。

抵達對面的街道後,只要再走一小段路,就會到達公司所在的大樓。洪景昇不經意看了遠方的其他大樓,發現其中一個大樓的頂樓,好像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亮光。


同一時間,在這大樓的頂樓,有兩位看起來像是未滿十八歲,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的少女。其中一位的長髮綁成雙馬尾,手持像是巨大鐮刀的武器。

另外一位少女的髮型像是娃娃頭,半蹲在地上,其中一邊肩上扛著像是雷射砲的武器,雙手握著像是握把的部份。她已瞄準遠方的某個人,武器蓄能的初始瞬間閃了一下光芒。

「親愛的,抱歉啦,我們又要來殺你了。」娃娃頭髮型的少女輕聲說道,隨即按下發射鈕。

緊接著,一道光束從砲口射出,消滅出現在它前方的一切阻礙。沒幾秒的時間,這道光束已來到洪景昇的面前。

正當洪景昇不知如何反應時,一道身影快速移到他身邊,在離開的同時抓住洪景昇,迅速將他帶離原本的位置。但光束並沒有因此停止前進,後方的幾名路人接著被射中。

被射中的路人瞬間化為灰燼,可是光束的能量還沒消耗完,它接著又射穿一棟大樓的樑柱,和幾面牆壁,直到打爆一台汽車才停止。

被帶到一旁的洪景昇驚魂未定,他注意到站在身旁的女性。這名女性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一頭長髮綁成單馬尾,就是她剛才救了洪景昇。

不知何時,洪景昇身旁又多了一名女性,這名女性也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身高也大約一百八十公分。她留著一頭長髮,頭上還戴著髮窟。

這位戴著髮窟的女性,扛著一臺雷射砲,她迅速瞄準那道光束的來源,同時按下發射鈕。砲口中接連射出兩顆光球,飛向遠方大樓的頂樓上。

頂樓上的兩位少女,早就注意到自己成為攻擊的目標,立即往兩旁的大樓跳開。這時兩顆光球也打中大樓的頂樓,瞬間頂樓連帶下方兩層樓,都被爆炸粉碎。


跳到兩旁大樓的少女,貼著大樓的外牆,雙腳順勢一踢,藉由反彈力量,一前一後往洪景昇的方向飛去。雙馬尾少女飛得比較快,她拿著巨大鐮刀,微笑著來到洪景昇前方。

單馬尾的成年女性趕緊擋在洪景昇前方,此時她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巨劍。巨大鐮刀自空中劈砍而下,巨劍立即回擊。兩把兵刃發出金屬般的碰撞聲,雙方只僵持了一下子。

很快地,巨劍的力量壓過巨大鐮刀,雙馬尾少女被向後逼退,而她也不打算繼續對抗,便順勢往後翻身一跳,落在離單馬尾女性不遠的前方。

緊接著,娃娃頭髮型的少女也落在雙馬尾少女的身旁,沒有進一步動作。洪景深看著周圍這四位女性,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自己卻完全不認識她們。

「又是妳,破壞者。」單馬尾的成年女性瞪著雙馬尾女性,語氣不悅的說。

「別這麼說嘛,守護者。」雙馬尾少女微笑著。「我只是來拿我想要的東西,只是那個東西剛好屬於你。」

雙方突然靜默,空氣中一片沉寂。周圍的路人們雖然都看向這裡,但變得像是展示櫃的假人一樣,一動也不動。洪景昇很想問些問題,但他覺得目前不宜說話,也就沒有開口。

「還要繼續嗎,小桃?」娃娃頭髮型的少女突然開口,淡淡地對雙馬尾少女說話。

「不必了,小菊。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收工吧。」雙馬尾少女回話。接著,兩位少女突然消失。


洪景昇看到兩位少女離開,頓時鬆了一口氣。他看著兩位成年女性,想要問一些問題。

「我叫洪景昇,謝謝妳們救了我。請問兩位該如何稱呼?」洪景昇這麼說。

「我叫小蓉。」戴著髮窟的成年女性溫和的說,然後手指向單馬尾的成年女性。「她叫小蘋。」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單馬尾的成年女性接著開口。「但那並沒有必要,因為你全都會忘記。」

「怎麼可能會忘記,我沒有那麼健忘……」正當洪景昇想反駁時,兩位成年女性立即轉身離開。

然後,洪景昇忘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周圍的環境也回復到那場戰鬥之前,沒有人死亡,也沒有任何東西被破壞。甚至連時間,都回到了發生戰鬥之前。

洪景昇只覺得自己突然恍神,接著就想到自己正要去上班,便加快腳步前進。他不知道同一條街道上,有兩位成年女性正在注視著他;也不知道對面的街道,有兩位少女也正在注視著他。

「為什麼我們都想要你?」兩位少女這麼想著。

「為什麼我們要守護你?」兩位成年女性這麼想著。

「因為你是世界的核心。」四位女性不約而同的想著。


2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05 ID:cr0mnJ4I ]
(2) 在網路的迷宮中

因為上班地點離洪景昇的老家很遠,所以洪景昇獨自在外租屋。雖然租屋處離上班地點,還是有一段距離,但只要搭乘公車,等待一些時間就能抵達。

洪景昇的租屋處在一棟公寓的三樓,公寓裡有電梯可以搭乘。屋內有一間客廳、一間廚房、一間臥室,以及一間浴室和廁所。

雖然和正式家庭比起來不算大,但也算是『痲雀雖小,五臟俱全』。洪景昇的臥房裡有一張單人床、一張書桌和一張椅子,以及一張電腦桌,桌上也擺了電腦和相關設備。

今天是假日,上午時,洪景昇睡得有點晚。起床後,他做完該做的事情,接著便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看看有什麼有趣的東西。

亂逛了一陣子後,他逛到了一個熱門的影片分享網站。網站的首頁顯示許多影片,其中有兩個影片引起洪景昇的注意。


其中一個是虛擬主播的影片,所謂虛擬主播,就是用3D模組建構角色形象。而這個角色是以直播主的方式來表現,所以配音和場景都是經過後製處理。

而這個虛擬主播的名字叫做鈴蘭,看起來像是少女,角色特徵是一頭金色捲髮留到肩膀,用一個像是蝴蝶結的髮飾,將後方的頭髮綁成一束。至於節目呈現的內容,大多以搞笑為主。

另一個是虛擬歌手的影片,虛擬歌手的音源都是由真人錄製,通常會依設計的角色形象來發聲。之後由擅長調音的專家們,和音樂進行混搭,就能做出和真人歌唱般的效果。

而這位虛擬歌手的名字叫做雪窗,看起來像是成年女性,角色特徵是一頭水藍色的長髮,綁成一條長辮子在背後。聲線聽起來帶有成熟和柔和的感覺,因此大多數發佈的歌曲也都很溫柔。

由於洪景昇想先聽歌,所以就先點進雪窗唱歌的影片。這個影片不只播放音樂而已,還製作了不錯的動畫搭配音樂。洪景昇放鬆心情,觀賞這部音樂影片。

聽完音樂後,洪景昇將影片切換到鈴蘭主播的影片。這次的主題是,鈴蘭要玩個遊戲給大家看,不過影片播放才沒多久,就突然停止。

接著影片上突然出現鈴蘭的2D圖片,指著旁邊的連結,連結上面的文字顯示,「請和我玩個遊戲。」

「現在連影片都玩互動啊,還真是特別。」洪景昇這麼想。因為他也覺得很有趣,然後便點擊指示的連結。

接著突然跳出一個視窗,這個視窗幾乎快佔滿整個螢幕。視窗中開頭出現一段動畫,是以第一人稱視角呈現,看起來像是一個人在密室中左顧右看。

「看起來,我被困在房間裡了。」畫面上出現這段文字。「連房門都被鎖住,只有找到鑰匙,才能離開這裡。」

接著畫面中顯示房門的樣子,門鎖的開關不在密室這邊,也就是需要鑰匙才能打開房門。然後,畫面上突然出現鈴蘭的Q版圖片,並且出現一個用對話框包住的文字。

「如你所見,這是一個密室脫逃遊戲。請找到相關道具,它們可以幫助你離開密室。」


洪景昇曾經很迷密室脫逃遊戲,但他並不是這類遊戲的高手,幾乎每次都要看攻略才能破關。現在他還是很樂意玩玩看,反正破不了關的話,就先關掉網頁,去休息也沒關係。

他操縱畫面,先看看密室的四周,發現和自己臥房的擺設有幾分像。接著他點擊畫面上,可以互動的部份。發現有根竹竿可以撿起來,然後他又發現,竹竿可以和天花板上的電燈互動。

於是,竹竿頂了一下電燈,電燈就連帶天花板周圍的石壁,一起墜落地面。洪景昇看著畫面中的表現,感到有點難以理解。

「這麼做有什麼用?」正當洪景昇這麼想的時候。他的臥房中,在天花板上的電燈,就連帶周圍的石壁,一起掉到地上。墜地的撞擊聲,和碰撞到洪景昇上的碎片,都把他嚇了一大跳。

「不可能吧,這麼剛好。」接連發生的事情,讓洪景昇不得不聯想在一起。然而不管是否相關,他都已經無心玩遊戲。

而當洪景昇打算離開臥房時,才發現房門不知何時關了起來。他想把房門打開,卻發現完全打不開門。

「怎麼回事,我是不是在做夢,還是一定要把那個遊戲破關?」洪景昇緊張的自言自語。然後往自己臉上打一巴掌,感覺很痛,讓他不得不承認這不是夢。

於是,他只好面對現實,回到座位上,打算繼續玩遊戲。可是他很擔心,因為只要走錯一步,他就可能死在這裡。

就在此時,畫面上出現一個女性的Q版圖片,那個女性看起來像是虛擬歌手雪窗,圖片旁邊,還出現一個用對話框包住的文字。

「你什麼都不用做。不用擔心,我會守護你。」


人們以為只是虛擬的玲蘭和雪窗,其實真正存在這世上。只不過,她們在現實空間並沒有實體,但在人們無法切實掌握的電子空間中,她們卻是無所不能。

在網路相連的電子空間中,某個地方出現一座迷宮,這座迷宮的主人是鈴蘭,她正坐在迷宮的中心。而此時,迷宮中出現了闖入者,這個闖入者正是雪窗。

迷宮中錯綜複雜,隨時可能會走錯路。但雪窗並不擔心,她的手上出現一個Q版人偶,這個人偶看起來很像自己的造型。接著,她將人偶塞進牆壁中的弱點。

這個人偶馬上探察,且立即得知附近迷宮的部份構造,並傳到雪窗的腦海中。所以雪窗能知道正確的路線,很快便來到迷宮深處。

在這裡,出現許多Q版的鈴蘭,她們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戰鎚,只要一看到雪窗,就將巨鎚往雪窗身上敲下。但這些攻擊對雪窗不構成威脅,她很輕鬆就閃過這些小囉嘍。

不過,她也沒有打算把這些小囉嘍毀滅。因為雪窗知道,這些Q版鈴蘭是由真正的鈴蘭產生,如果不把鈴蘭打倒,這群小囉嘍還是會一直出現。

就要抵達迷宮的中心,但中心的外牆卻完全封閉,完全沒有通路。於是,雪窗拿出兩個自己的Q版人偶,塞入牆上兩處不同的弱點。

沒過多久,其中一處牆壁突然爆炸,炸出了一條通路。雪窗見狀,立即順著通路,衝進迷宮中心。然後,雪窗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鈴蘭。

「妳好啊,雪窗。聽說妳唱的歌,又有不少成為名曲了。」鈴蘭瞇著眼微笑,同時看著雪窗。

「過獎了。那是調音師的功勞,我只是付出了我的聲音。」雪窗淺淺一笑,同時溫柔的說。「倒是妳的節目真的很有趣,每次看妳耍蠢,都會讓我哈哈大笑呢。」

「那是節目效果啦!我可沒打算逗妳開心。」鈴蘭噘起嘴,有點不悅的說。接著她站了起來。「還是別廢話了,既然妳來到這裡,我們就分個高下吧。」


話剛說完,在鈴蘭的前方地面,突然鑽出一條粗大的藤蔓,藤蔓上面還佈滿荊棘。隨著鈴蘭的手一揮,藤蔓像鞭子一樣,往雪窗的位置打過去。

雪窗立即往一旁閃躲,但四周的地面隨即鑽出無數的藤蔓,想要纏住雪窗的手腳。雪窗一邊閃躲,一邊揮舞手刀,將那些已靠近她身旁的藤蔓,全數斬斷。

不知不覺中,雪窗靠近了一旁的牆壁。瞬間,牆面鑽出一條藤蔓,快到雪窗來不及察覺,已經纏住她的左手。雪窗趕緊揮動右手,用手刀將藤蔓斬斷。

就在同一時間,那條佈滿荊棘的粗大藤蔓,已從雪窗身旁的地面鑽出。正當雪窗想往一旁閃躲時,粗大的藤蔓已經打到她的身上,整個人瞬間飛了出去。

緊接著,雪窗在半空中,被從地面上鑽出的無數藤蔓攔截,手腳也全被藤蔓纏住。

「這次是我贏了,雪窗。或許下次戰鬥,我們的立場就會互換。」鈴蘭露出得意的表情說。

突然,從鈴蘭腳邊的地面鑽出一個Q版人偶,那是雪窗的Q版人偶。是在準備炸牆時,放進牆中的其中一個,但是當時沒有爆炸,這是因為它在等待時機。

看到雪窗露出的淺笑,鈴蘭察覺到不對勁,也注意到腳邊的Q版人偶,還有它眼睛發出的紅光。鈴蘭想把人偶踢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人偶爆炸了,爆炸的威力就從她的腳邊擴散。

爆炸結束後,全身焦黑的鈴蘭倒在地上。藤蔓也消失了,雪窗跌坐在地上,她也傷得很重,但是她很高興,因為她守住了那個人。

「抱歉了,小桃。我失敗了。」在模糊的意識中,鈴蘭這麼想著。接著,她聽到一個聲音,她知道那是小桃的的聲音。「沒關係,好好休息吧。之後都交給我們。」

「抱歉了,小蘋。我傷得很重,接下來有段時間,我幫不了妳們。」雪窗這麼想著。然後,有個聲音回應她,她知道那是小蘋的聲音。「別擔心,好好養傷吧。放心交給我們吧。」

鈴蘭和雪窗漸漸陷入沉睡,她們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死,但要恢復創傷,仍需要時間。

另一方面,在洪景昇的臥房中,他的房間沒有遭到破壞,房門也打開著。電腦螢幕上,那個遊戲的網頁視窗已經消失。畫面上,剛播放完鈴蘭的搞笑影片。

洪景昇依然記不得剛才發生過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剛才感覺很恐怖。可是,他又有點哀傷。

「是夢嗎?」他吐出一段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話。

3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07 ID:cr0mnJ4I ]
(3) 進入名為破碎的夢境

最近洪景昇經常在睡覺時做夢,但醒來時只記得一些模糊的內容。不過他並不在意,反正夢只是反映自己的潛意識,就算出現很奇怪的夢也沒什麼好奇怪。

可是如果真的有做夢,他倒是希望能夢到些可愛的女孩子,最好在夢裡還是他的女友。畢竟洪景昇如今還是單身,也從沒交過女友,若能夢到這種夢,他覺得也是一種幸福。

「啊,好累啊。快睡吧,別胡思亂想了。」洪景昇躺在床上,對自己嘀咕著。

夜已深,桌上的鬧鐘顯示現在剛過十二點。臥房內的燈幾乎已關閉,只留下一盞夜燈亮著。洪景昇放空腦袋,不再胡思亂想。漸漸地,他進入了夢鄉。

洪景昇發現自己站在一棟摩天大樓前,這棟大樓沒有門。原本是該門的地方,現在只有五個電梯出入口。看到這個奇怪的景象,洪景昇馬上明白,自己又做夢了。

他知道自己在夢裡,卻沒想到意識如此清楚。他明白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夢,因為他突然想起,最近睡眠都是在相同的夢裡。

但前幾次,他在探索夢境時不知所措,一遇到驚嚇就想逃離。所以每次醒來時,他都還沒搞清楚這個夢。

這次,洪景昇很清楚,只要他想持續探索下去,那麼這個夢絕不會將他驅逐。所以他下定決心,除非搞清楚這個夢,否則他不會再逃避。

洪景昇走進其中一個電梯,之後並任何按鈕,電梯就自動關門,然後往上升起。


原本應該顯示樓層數字的按鈕,並沒有顯示任何數字,但仍有一個按鈕亮燈,洪景昇認為那是頂樓的按鈕。電梯內沒有顯示目前樓層的燈號,只顯示目前向上升的箭頭。

在經過短暫的等待後,電梯停止昇起,門也打開了。奇怪的是,洪景昇看不清外部的景象。於是,他開始往門外走。

當走出電梯的瞬間,洪景昇發現自己站在一座木造高樓上,這座高樓看起來很像中國古代的建築。更驚訝的是,他發現自己變成女人,身上還穿著像是唐朝仕女的衣服。

天色已近黃昏。不遠的天空上,有兩名男子騰雲駕霧,並拿著武器互相戰鬥。一位男子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另一位則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年,他們都穿著類似中國古裝的衣物。

洪景昇一看到這兩個人,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具體要說出是誰,他也完全想不出來。只能在一旁觀看著,這兩人之間的戰鬥。

成年男子手持三叉戟,向外揮出的同時,產生一股強大的旋風,往少年的方向衝去。少年手持彎刀,往成年男子的方向揮去,同時發出無數的刀氣。

當刀氣與旋風碰撞時,發出強大的威力,往一旁擴散。在一旁觀看的洪景昇也受到波及,他腳下的高樓被破壞,開始崩潰。洪景昇無處可逃,只能跟著往下墜。

但他完全沒有墜地的感覺,就已經躺在地上了。洪景昇坐了起來,他發現自己又變回男人,服裝也變回去。而現在是在一棟大樓的內部。

他看向前方,是無數交錯縱橫的電扶梯。這些電扶梯,有的往上,有的往下,也有的只是平面移動,還有的像曲線般由上往下,或是由下往上。

有個電扶梯像座橋一樣,從這端連到對面的另一端。洪景昇走上這座電扶梯,緩緩地從這頭移動到那頭。對面那頭剛好有道門,但門外的影像很模糊,看不出來是什麼地方。

抵達另一端後,洪景昇很自然的走進門內。然後,他發現自己身上穿著太空衣。而他目前所在之處,是在一臺太空船的內部。

但是,在他前方不遠處,已經出現一個像是被炮火打開的裂口。透過這道裂口,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太空。在裂口附近有兩位女性,她們沒有穿太空衣,但服裝很有未來感。

她們都拿著像是光劍的武器,不斷地互相攻擊。一位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另一位則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女。

洪景昇對這兩位女性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他還覺得,她們就是之前那兩位古裝男性。這種奇怪的想法,使洪景昇感到莫名其妙。

突然間,太空船發生劇烈的爆炸。一陣火光在洪景昇眼前爆開,緊接著冒出一堆煙塵,環繞在他周圍。他完全看不清四周的景象,等到過了一陣子,煙塵終於散去。

可是現在已經不是在太空船內部,洪景昇的身上也沒有穿著太空衣。他身上換了一套衣服,有點像是古歐洲學者的服飾。

洪景昇看了看四周,這次他在一座森林的外部。他注意到遠方有座城堡,但感覺是他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可是他的內心希望他走向那裡,於是他便往那裡走去。


在一間咖啡廳裡,在其中一張桌子的兩方,坐著兩名女性。其中一位,看起來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女,留著一頭散亂的長髮,就像是剛剛才睡醒一樣。

另外一位,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留著一頭和男生沒兩樣的短髮。她看著對面的少女打呵欠,一臉困惑的說。

「露露,妳找我來想做什麼?」

「雖然立場不同,但我們並不是只有戰鬥時,才能碰面。妳說對吧,娜娜。」露露眨了一下眼,笑嘻嘻的說。「妳應該察覺到了吧。」

「妳是說在這個夢裡嗎?」娜娜看到露露點點頭,於是接著說。「沒錯,我感覺到了。他終於又再度探索,也許這又是一次機會。」

「但是,也許還是像過去一樣,徒勞無功。」娜娜嘆了一口氣。

「別這麼說嘛。」露露懶洋洋地趴在桌上,繼續說。「只要持續下去,總會改變的。」


洪景昇在夢境裡,已經遭遇過不同的場景。有的像是現實世界,但有可能是地球上任何地方。有的則像是,幻想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在這些場景中,洪景昇身上的服飾也會跟著變換。

當場景切換時,他也未必都是男性的外貌,有時也會是女性。甚至年齡也未必都一樣,有時是兒童,有時是少年,有時是成人,有時是老人。

其中有一次,洪景昇甚至經歷了老死,但在那之後,他發現自己又重新出生,再度成為一個嬰兒。然而,在這不同的場景中,總是會出現兩派立場不同的人,互相戰鬥著。

當這些戰士們出現時,至少會同時出現兩人,有時全是男性,有時全是女性。而洪景昇的性別永遠和這些人相反,若洪景昇是女性,他們就是男性,若洪景昇是男性,她們就是女性。

不管每次出現多少人,洪景昇都對她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每次出現的人樣貌都不同,但他覺得,那些人好像都在之前的場景出現過。

洪景昇覺得自己,似乎已經在夢境中走了很久,但他還不想醒來。雖然他知道自己只要捏捏臉,就可以脫離夢境。不過洪景昇已經感覺到,他就要走到夢境的終點了。

他現在走在一條大馬路上,馬路以外的範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馬路上除了洪景昇外,就沒有任何東西。

當他走了不久後,前方開始出現許多走動的人影。直到洪景昇走近後,那些人影依然是個人影。而這些人影看起來男女老少都有,也穿著各種不同的服飾。

不知為何,洪景昇認為那些人影,都是過去的自己。他感到有些東西快要從腦中浮現,但卻依然模糊不清。

他穿過那些人影,繼續向前。不久後,他看到前方站著一個人影,那個人影的性別、身材大小,和身上的服裝似乎都和自己相同。

洪景昇走到那個人影面前,內心突然有種強烈的悸動。當他正想開口說話時,那個人影搶先一步開口。

「沒錯,我就是現在的你。當你找到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也不能醒來了。」


在夢境裡的一間咖啡廳裡,兩名女性正喝著咖啡聊天,她們就是露露和娜娜。

「露露,妳覺得在夢裡喝咖啡,會醒來嗎?」娜娜這麼說。

「我想不會吧,因為這是夢啊。」露露回答,然後打了個呵欠。

「那在夢裡喝酒,肯定也不會醉吧。」娜娜接著說。

「那是一定的,因為這是夢啊。」露露回答,當她想再度打個呵欠時,突然察覺到了什麼。

娜娜也察覺到了。就在此時,兩人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

「他找到了。」兩人同時開口。

4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0 ID:cr0mnJ4I ]
(4) 喝下清醒的毒藥

在夢境的終點,在馬路的盡頭,洪景昇與人影對看著,彷彿一個人的兩個對立面。

「你說我會無法醒來,怎麼可能?」洪景昇懷疑的看著人影。

「不信的話,你可以捏捏自己的臉。」人影用略帶嘲諷的語氣,對著洪景昇說。

有一瞬間,洪景昇還真想捏自己的臉,來驗證是否屬實。但他很快就遲疑了,因為這只是夢,夢裡的話倒底能不能信,他真的很懷疑。

「無所謂,往後你驗證的時間多的是。」人影似乎看穿了洪景昇的心思,接著伸出一隻手給他看,上面有個像是玻璃瓶的影子。

「這是能讓你清醒的毒藥,只要喝下它就能醒來,但過程會讓你生不如死。」看到人影這麼說,洪景昇開始覺得這不是夢,也許是自己神經錯亂了。

人影沒理會洪景昇的想法,只是接著說:「準備好接受世界的真相吧。」突然間,人影消失了。洪景昇的四周變成完全的黑暗,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見。

同一時間內,洪景昇腦內冒出許多記憶。那些記憶顛覆他原本的認知,剎那間,他明白許多事。但這一切的轉變卻又太大,使他遲遲無法接受。


等他冷靜下來後,他終於接受了這一切。龐大的資料在他腦中理清,他忍不住開始喃喃自語。

「原來我是世界的核心,世界的核心是萬物的根源,也是穩定一切的機制。原本,世界的核心沒有自我的意識,但因世界的意志使得世界的核心成為人形。

世界的核心將體驗一個人的人生,而他所得到的領悟,將會變成下個世界的樣貌。但這個轉變要有一個時機,於是誕生了兩派不同立場的人們。

這兩派人們的性別,都與世界核心相反,且都深愛著世界的核心。她們擁有不同本領的戰鬥力,並分為守護方和奪取方,只要奪取方殺死世界核心的人形,就能成為守護方。

相對的,無法保護世界核心的守護方,將會成為奪取方。而世界核心的人形死亡,就會觸發世界形態的改變。下個世界可能與原本的世界很像,也可能是原本世界中的幻想。

換言之,幻想有機會成真,真實也會成為幻想。若是世界核心自然老死,則會直接返回出生階段,世界的樣貌也回到初期。

至於意外死亡則不可能發生,因為無論守護方會全力保護他,而守護方的力量,也不會傷害到世界核心的人形。即使是奪取方,也不會允許她們以外的力量,傷害到他。

而這兩方的力量,遠大於世界之中的一切力量。事實上,沒有世界意志的默許,不可能有奪取方以外的力量,去傷害到世界核心的人形。

每一次世界的改變,世界核心在下個世界的身份、樣貌,甚至性別都可能不同。而同樣的,守護方和奪取方的外貌也會改變。唯一不變的,就是她們對世界核心的記憶與愛意。

然而,儘管每次世界核心,都會接觸到她們的戰鬥。但每次戰鬥結束後,都會忘記這些事。可是,那並不是真的忘記,這些記憶被深藏在潛意識裡,等待某天再度被發現。」

語畢,洪景昇望著虛空中的黑暗,一時之間,百感交集。


5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1 ID:cr0mnJ4I ]

「終於,連記憶也喚醒了。」在夢境中的咖啡廳裡,娜娜這麼說。

「那我們應該開始辦正事了。」露露這麼說著,然後她閉上了雙眼。

「沒錯,該開始了。」娜娜簡單的回應,接著也閉上雙眼。緊接著,兩人連同咖啡廳,一起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中。

在黑暗之中,洪景昇開始想起在這個世界的人生,總是被遺忘的那段記憶。總是有兩派女性為他戰鬥,奪取方的每位成員都是少女,而守護方的每位成員都是成年女性。

她們看起來都很漂亮,也很迷人。如果說這些女性都深愛著洪景昇,那麼洪景昇也早已愛上她們。若不是那些顛覆原本想法的記憶,現在洪景昇恐怕高興到想飛天。

就在洪景昇沉醉在記憶中時,突然感覺自己的一隻腳被繩子綁住。然後一股力量從繩子傳來,將他用力往前拉。洪景昇一時重心不穩,整個人摔在地上。

但那股力量並沒有因此停止,洪景昇就這樣一直被往前拖行。然後他注意到拉著繩子的人,是一個套著頭罩,身穿長袍的人。而洪景昇的前方地板上,有個轉動中的巨大圓鋸正等著他。

洪景昇覺得在這樣下去,圓鋸會把他切成兩半。雖然這只是夢,但還是太可怕了。於是他捏捏自己的臉,希望能從夢中醒來。可是他沒有醒來,他只發現自己離圓鋸越來越近。

這時,他終於相信自己不會從夢中醒來。不過他一點也不想被切成兩半,所以他奮力的舉起雙手,想要扯開繩子。只是當他的手快碰到腳上的繩子時,強大的拖力總讓他立即往後躺。

眼看著自己離圓鋸越來越近,就在洪景昇幾乎快絕望的時候,一隻有如黑影般的巨手,在他身旁出現。這隻巨手將洪景昇抓起,同時被巨手碰到的繩子,瞬間便腐蝕溶解。

洪景昇被巨手帶到一旁放下,他的身旁正好站著一位短髮,並且閉著雙眼的成年女性。而原本拖行洪景昇的人,也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手中的繩子自動纏住地上的圓鋸,滾回它的腳邊。

此時,洪景昇才發現那身長袍中,沒有任何東西存在。同一時間內,一位頭髮散亂,並且閉著雙眼的長髮少女,出現在那個長袍的旁邊。

「抱歉,嚇到你了。親愛的。」頭髮散亂的少女朝向洪景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你怎麼說親愛的,太直接啦。」短髮女性有些緊張的,對著頭髮散亂的少女說。

「不然妳要怎麼說呢?」頭髮散亂的少女疑惑的說。

短髮女性閉著雙眼,用像是看的動作,朝向洪景昇,接著馬上別過頭。臉頰泛紅的對著少女說:「也對啦,就叫親愛的。」

洪景昇看著這兩位女性,某個記憶從腦海中開始浮現,他想起這兩位女性的稱呼。

「妳是娜娜。」他看著那位短髮女性說。

「而妳是露露。」接著他又對那位少女說。

「很好,你都記起來了。」娜娜微笑著說。

「可是記起來又有什麼用,雖然我是世界的核心,但是一點力量都沒有。」洪景昇無奈的說。

「不,你能改變世界意志的決定,那就是你的力量。」娜娜這麼說。

「那個……世界的意志到底是什麼,我真的能與祂溝通嗎?」洪景昇疑惑的說。

「世界的意志有點像神,但祂不會與任何人溝通。」露露想了一下,接著說。「真要說的話,世界的意志更像命運,祂總是隨意的擺佈我們每個人。」

「唯有你,祂總是傾聽你的心聲。」娜娜接著說。「雖然祂只會為你改變下個世界。」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也願意為妳們改變一切。」洪景昇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娜娜與露露。「告訴我,妳們想要什麼?」

「我只希望,我們不必再殺死你。」露露說,她已走到洪景昇的旁邊。而娜娜接著說,「是永遠不必殺你,無論整個世界改變多少次。無論我們是攻方,還是守方,都不必再殺你。」

「我也不喜歡被殺死,所以我一定會照妳們的話做。」洪景昇笑了笑。「那麼,我該怎樣做,才能告知世界意志,對著天空大喊嗎?」

「你可以,以你喜歡的任何方式去做。但不是在夢裡。」聽到娜娜這麼說,洪景昇突然想到,那瓶能使他清醒的毒藥。他不自覺看向自己右手的掌心,竟然有個裝著液體的玻璃瓶。

「就是那個,喝下它是唯一能使你醒來的方式。但清醒前的過程會很痛苦,親愛的,你有勇氣嗎?」露露這麼說。

「妳們都為我做了這麼多,我如果沒有勇氣,根本沒資格愛妳們。」洪景昇說完,毫不猶豫的打開瓶蓋。正當他要喝之前,娜娜又開口說話。

「在你喝之前,再聽我說一下。我和露露的首領,也就是守方和攻方的首領,她們是唯一無時不刻,都在你附近觀察的人。我們的行動幾乎都是她們指派,除了這次例外。」

「娜娜的首領名叫小蘋,而我的首領,我那方的人們都叫她小桃。」露露接著說。「你應該見過她們很多次了。」

「小蘋……小桃……」在洪景昇的腦海裡,兩個人影逐漸浮現。一位是頭髮綁成單馬尾的成年女性,她就是小蘋。另一位是頭髮綁成雙馬尾的少女,她就是小桃。

「你醒來以後,就去找她們吧。我想,你可以找到更適合的解答。」娜娜說。「現在,喝下它吧。」

洪景昇鼓起勇氣,一口氣將瓶中的液體,灌進自己的口中。當毒藥全都流進他的肚裡後,他開始感到難以言喻的痛苦。

那種感覺,好像是有上千隻螞蟻在體內撕咬,又好像全身被烈火焚燒。他幾乎痛苦的在地上打滾,並試著抓住些什麼。而露露和娜娜無能為力,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等待。

突然間,那種痛苦的感覺消失了。也就在此時此刻,洪景昇消失在夢境裡,他醒了。

「太好了,他終於撐過去了。」露露高興的說,而娜娜也鬆了口氣。

但此時,兩位女性卻感到無形且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重創了她們。甚至連手持圓鋸的長袍,和有如黑影般的巨手,都被壓得粉碎。兩人躺在地上,睜開雙眼,動彈不得。

「唉,懲罰還是降臨了,果然被世界意志發現了。」露露無奈的笑著說。

「也許祂早就注意到了。或許這並不是懲罰,只是我們必須付出的代價。」娜娜嘆了口氣。她和露露一起望著無盡的黑暗,希望那位她們都愛的人,這次可以成功。

6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2 ID:cr0mnJ4I ]
(5) 渴望與守護再次交手

洪景昇醒來了。他躺在床上,張開雙眼,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夢裡。天亮了,他看見藍天白雲。可是他突然想起,自己不是在室內睡覺嗎?

疑惑中的洪景昇下了床,望向四周,確定這裡是他的臥室沒錯。可是他往上一看,這才驚覺,在他臥室上方的樓層,竟然完全消失了。

「發生了什麼事!」洪景昇驚訝的大喊,然後他聽到附近傳來打鬥聲,促使他想起夢裡的事。「這一切都是真的,看來她們又開始戰鬥了。」

他走到早已破碎的窗戶旁邊,看著屋外的情景。他的臥室位於這棟公寓三樓,而公寓周圍的房屋,幾乎都已毀壞。洪景昇發現了打鬥聲的來源,就在離他住處不遠的地面上。

那裡有兩位女性,一位是留著長髮,頭戴髮窟的成年女性;另一位是髮型像娃娃頭的少女。洪景昇很快就想起這兩位的名字,那位成年女性名叫小蓉,而那位少女名叫小菊。

她們手中都拿著類似雷射砲的武器,但從砲口射出的能量型態卻有點不同。小蓉的雷射砲發出的是光彈,而小菊的雷射砲發出的是光束。

當她們之間距離較遠時,會以發射雷射砲的方式,來攻擊對方。而當近距離的時候,她們會用踢腿攻擊,或是用雷射砲本身打向對手。

看到她們拼命攻擊對方,洪景昇很想趕快阻止她們。但他所在的地方是三樓,可不能就這樣跳下去。

「看來只好走樓梯下去,希望樓梯沒有被破壞。」就當他這麼想時,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一樓大門前。

「怎麼回事,難道我會瞬間移動?」洪景昇想了一下,他認為或許在恢復記憶,並且醒來之後,引發了他某些特殊能力。於是他猜想,會不會自己也有了戰鬥能力。

所以他用拳頭輕輕地往水泥地敲一下,結果地面絲毫無損。然後他便再用更重的力量,往地面敲下。結果手痛的要命,而地面不只連破洞都沒有,甚至連裂痕都沒出現。

「果然沒這麼好的事。」洪景昇摸著手,哀怨的說。


小蓉和小菊仍持續交戰中,雙方再度拉開距離。此時,小菊拿著雷射砲,朝著小蓉射出一道光束。接著,小蓉側身閃開,同時也用雷射砲,朝向小菊,並連續射出兩枚光彈。

當兩顆光彈靠近小菊面前時,剛好在小菊前方的兩側。小菊只好趕緊側身,試圖從夾縫中穿過,她閃過了第一顆光彈,但第二顆卻打中小菊的左手臂。

光彈的能量衝擊,使得小菊往後摔至地面。雖然外觀上看不出來,但她的左手臂已經廢了,無法再做任何動作。看到這情況,洪景昇心裡感到很難過。

雖然,奪取方的目的是要殺死他,但卻是為了要得到下次守護他的權利。而守護方則是為了不必再殺死他,所以全力對抗奪取方,目的是讓對方無力再戰。

「可是,無論那一方獲勝,這種情況都會持續下去。但我並不希望,她們之中有人受傷,因為我是真的愛她們。」洪景昇一邊想,一邊跑向小菊摔倒的地點。

雖然小菊的左手臂不能動作,但她的右手還是緊握著雷射砲。短暫的疼痛並不能阻止她的決心,她試圖掙扎著站起來,面對逐漸靠近她的小蓉。

「抱歉了。妳是個好對手,但我不會讓妳奪走他。」小蓉舉起雷射砲,對準小菊。小菊也沒有放棄,她同樣舉起雷射砲,對準小蓉,但小菊似乎有點虛弱。

「住手!」洪景昇剛發出聲音,他的身體便瞬間移動到兩人之間。「小蓉、小菊,妳們不要再打了。」話剛說完,洪景昇就覺得這台詞很老套,但他一時也想不出別的話來。

倒是小蓉和小菊並不在意,她們看到洪景昇出現在面前,並叫出她們的名字。反應先是驚訝,接著開心,然後又有一種哀傷的感覺。

「你記起來了。我就知道,你會睡得那麼沉,肯定是這個原因。」小菊放下手中的武器,看著洪景昇。

小蓉拿著雷射砲的手,也輕輕地放下來,她看著洪景昇說:「能看到真正的你,我真的很高興。可是,這次你真的能改變嗎?」

「請相信我,讓我試試看吧。我絕對不會再讓妳們受傷。」洪景昇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兩人。「請告訴我,小蘋和小桃在那裡?我需要她們的幫助。」

「她們在那棟大樓的樓頂。」小蓉指著遠方一座大樓的樓頂。「可是她們正在戰鬥,你不能過去,會很危險。」

「對不起了,小蓉。我不想再讓,妳們雙方任何人受傷。」洪景昇展現出堅強的笑容,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前,又這麼說。「所以我一定要阻止她們。」

看著洪景昇的身影消失,小蓉和小菊不免有點擔心。

「很帥吧,但是有點傻。」小菊對著小蓉說。

「何止傻,根本就是愚蠢致極。」雖然小蓉這麼說,但她並不生氣,只是有點緊張。

「看來這次戰鬥就到此結束了,妳好好休息吧。我去她們戰鬥的地方,希望來得阻止他做蠢事。」小蓉說完這些話,就立即奔往小蘋和小桃戰鬥的地方。

「真希望以後,都不用再與妳戰鬥了,能當個朋友更好。」小菊看著小蓉離去,心裡這麼想。


7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3 ID:cr0mnJ4I ]

洪景昇瞬間移動到一棟大樓的樓頂平台,但並不是小蘋和小桃戰鬥的地方。這裡大約有二十多層樓高,他不經意的往下方看一下,感覺有點恐怖。

不過,洪景昇馬上就注意到對面的大樓,那棟大樓約有三十多層樓高。小蘋和小桃就在樓頂上戰鬥,但原本的樓頂,早就因為她們的戰鬥而粉碎。所以那裡其實是,原本樓頂的下一層。

此時,小桃揮舞巨鐮刀,往小蘋的左腰砍下。小蘋舉起巨劍,想往左方格擋,並順勢退開。就在這瞬間,洪景昇出現在兩人之間,讓小蘋和小桃大吃一驚。

因為守護方的規則,其實小蘋的武器傷不到洪景昇,但小蘋還是奮力停止巨劍的動作,然後在同一時間內,用一隻手拉住洪景昇,將他靠往自己身上,並以自身擋住鐮刀的攻擊。

而小桃,雖然她的目的是要殺掉洪景昇,但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其實她並不想下殺手。所以她也緊急停止鐮刀砍下,只是原本攻勢太急,難以停下。

雖然洪景昇沒被鐮刀傷到,但鐮刀的尖端卻刺進了小蘋的左腰。小桃看到這情況,並沒有再進一步攻擊,反而趕緊將鐮刀收回。

因為左腰有股疼痛感,小蘋用手去壓住傷口。此時,洪景昇才反應過來,他看到小蘋身上多了一道傷口,才注意到自己的魯莽。

「對不起,我只是想阻止妳們戰鬥。」洪景昇十分抱歉的說。

「你這個笨蛋!我們早就戰鬥過無數次,怎麼可能隨便就停止。你剛才差點又被殺死,你知道嗎?」小蘋既生氣又難過的說,但她已經察覺到,洪景昇的記憶已經回復了。

「果然是笨蛋。」小桃看著洪景昇,無奈的笑著說。「你明明多了一項特殊能力,卻又差點把自己搞死。難怪每次要守護你,都守得這麼辛苦。」

這時,小蓉剛好從另一棟大樓的樓頂,跳到目前洪景昇的所在地。一過來,她就注意到小蘋身上的傷口。

「小蘋,妳的傷勢如何?」小蓉關心的說。

「沒事,只是小傷而已。」小蘋淡淡的說,她看著洪景昇,確定他沒有受到傷害。

小桃看著洪景昇,她也察覺到他的記憶已經甦醒。她很想抱住洪景昇,靠在他的懷裡。但是還不行,因為她還不是守護方。

「看來你的記憶已經完全恢復,果然露露和娜娜又瞞著我們,私自行動了。」小桃微笑著說。

「沒錯,但她們是想,幫助我們脫離這個無限輪迴的局面。」洪景昇接著說。「所以我才想來找妳們討論,因為妳們兩位是她們的首領。」

「你知道嗎?其實這並不是你第一次恢復記憶,並且試著改變世界意志的做法。」小桃臉上露出一種輕浮的微笑。「這種事情至少發生過上萬次。」

她看著洪景昇驚訝的表情,繼續說。「但你也不必覺得這很多,因為這和世界改變的次數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世界改變的次數有多少呢?

用你認知的數學單位,絕對無法說出準確的數字。若要一個能說出的方法,那就是趨近無限。而在這無限的次數中,我們交換了無數次的攻防,也殺了你無數次。」

小桃突然沉默了一下,而小蘋和小蓉也同樣沉默。然後,小桃又繼續說。「做為守方時,因為不想失去你而戰鬥;而做為攻方時,因為渴望得到你而戰鬥。

這都是因為我們愛你,但就是因為愛你,殺死你時更讓我們覺得痛苦。所以做為守方時,我們都會全力保護你,這是因為我們不想再殺死你。」小桃哀傷的說。

「她說的沒錯。」小蘋接著說。「而我和小桃身為首領,聯繫著同方所有人的渴望,那種感覺更為強烈。」

「那麼,在我恢復記憶的這幾次,世界有因為我的請求而改變嗎?」洪景昇看著她們說。

「有,只是每次改變都很小。」小蓉接著回答。

「那就夠了,而且說不定這次的改變會比較大。」洪景昇笑了笑。「如果妳們覺得愛我很痛苦,我也可以請求世界意志,讓妳們不再愛我。這樣當妳們要殺我時,也不必難過了。」

「不可以,我們絕對不會放棄愛你的。」小桃、小蘋和小蓉,三人異口同聲的說。

「謝謝妳們這麼說。」洪景昇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我也愛妳們,所以要是妳們不再愛我,我也會感到難過。」


「所以我希望能改變成這樣。」洪景昇突然對著天空大喊。「喂!世界的意志,祢有在聽著吧。」

「我不希望再被殺死,也不想讓這些愛我的人受傷。」洪景昇繼續說。「但是祢要有個改變的時機,所以我想要改變成這樣。每次世界改變的時機,就當我那個身份自然死亡時。

我可以和所有愛人親蜜接觸,而且不會忘記她們的身份。而決定勝負的方式,就是當我自然死亡時,看看那一方為我生下的孩子最多。如果都沒生孩子,或是雙方一樣多,就重新開始。」

洪景昇說完後,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太博愛,有點不好意思。然後他看到,三位女性不約而同笑了出來,更懷疑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有什麼地方不對嗎?」洪景昇疑惑的說。

「沒什麼不對,我很喜歡這個改變。」小蘋微笑著說。

「我也是。」小桃笑了笑,接著說。「不過,你知道我們雙方各有多少人嗎?」

看到洪景昇搖了搖頭,小桃繼續說:「我這方有五百位女性,小蘋那方也有五百位女性,所以共有一千位女性愛著你。」

洪景昇驚訝了一陣子,他只知道有很多人愛他,但沒想到有這麼多。當他恢復鎮定時,他笑著說:「有這麼多人愛我,我感到很幸福,所以我很想要這個改變,讓我也能真正愛妳們。」

接著洪景昇又對小桃說:「還差一個步驟才能實現。快來動手吧,趁我還有勇氣的時候。」

「是啊,只有到下個世界才能改變。這是世界意志定下的規則。」小桃這麼想,可是卻她卻猶豫了。她看著小蘋說:「妳不阻止我嗎?」

「如果這是他的願望,我又有什麼必要阻止?」小蘋看著小桃說。「我只希望,下個世界,真是如他所想的樣子。」

聽到小蘋這麼說,小桃毫不遲疑的走到洪景昇的面前。她的左手抱住洪景昇,右手高舉巨鐮刀。

「過去每次殺死你之前,如果情況許可,我們都會這麼做。」小桃看著洪景昇,迅速的往他嘴唇親下去。同時反轉巨鐮刀,往自己的背部刺下去。

當鐮刀穿過小桃的身體時,也穿過了洪景昇的胸口。「因為我們想承受和你相同的痛苦。」當洪景昇失去意識前,他聽到小桃這麼說。

「下個世界,會如我所想的改變吧。」在模糊的意識中,世界的核心這麼想著。

8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4 ID:cr0mnJ4I ]
(6) 結束之後的開始 (完)

這是一個存在魔法的世界,然而它並不是一個古歐洲的樣貌。因為各種魔法製品的發明和量產,已經進入了現代。只是原本代表科技的產物,全都由魔法製造的方式取代。

劉宇河,是一名男性,年約十六歲,身高約一百六十五公分,體重約六十四公斤。他上個星期才進入這間魔法學校,成為其中一名學生,在校園中學習各種魔法和相關知識。

只不過他沒想到,這間學校竟然只有一個男生,就是劉宇河。其餘的人都是女性,其中包括學生、老師、校長,或者說會在校園裡活動的任何人,都是女性。

而且不只學生看起來都很年輕,也沒有任何一位大人看起來很老,而這些成年女性,看來最多也只有三十多歲。更奇怪的是,劉宇河對她們都有種戀愛的感覺。

在早晨上學的途中,劉宇河想起上禮拜的事,那是新生入學的他,首次參與這間學校的開學典禮。不知為何,才第一天上學,全校的人好像都認識他,而且全都投以愛慕的眼神。

在開學典禮時,在臺上的那位司儀,是一位有著金色捲髮的女學生。當她發表感言的時候,自稱她叫白鈴蘭,然後直接對劉宇河告白,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睡眠不足,產生幻覺了。

到了歌唱表演時,那位帶領合唱團歌唱的女學生,自稱藍窗雪,她的頭髮是水藍色,綁成兩條辮子。當她和合唱團一起歌唱時,歌詞裡的表達,竟然是直接對劉宇河展現愛意。

對劉宇河來說,他並不討厭這些表示,甚至感到開心。只是對一個,和女生沒什麼相處經驗,甚至會感到害羞的男生來說,這未免有點受寵若驚。


不知不覺中,劉宇河已來到校門前。和他一起走進校門的女學生,無不對他投以熱情的眼光。

「才剛來到這個學校,就被當成偶像了。我倒底是有什麼魅力呀?」劉宇河百思不得其解。

「嗨,劉宇河。早啊!」一位女學生突然出現在他身旁,毫不害羞的挽著他的左手臂。這位女學生的頭髮綁成單馬尾,是劉宇河的學姊,也是這間學校的學生會長,名叫鄭蘋。

劉宇河看著鄭蘋,感到有點害羞。雖然他知道,學校裡愛慕他的人不少。但這麼直接的,就只有鄭蘋和另外一位。

「喂,誰准妳這麼親熱的啊。」說話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頭髮綁成雙馬尾。劉宇河轉頭一看,原來是這間學校的校長,名叫張桃。

此時,張桃也挽著劉宇河的右手臂,甚至連胸部都緊貼上去。鄭蘋看到這個情況,身體也緊貼到劉宇河身上。

「少來這套,妳也很親熱啊。而且我們學校是允許自由戀愛的,有本事公平競爭,還是妳會害怕。」鄭蘋看著張桃,不悅的說著。

「誰怕誰,公平競爭就公平競爭啊。看看誰會先懷孕。」張桃也不甘示弱的回嘴。

「她們倒底在說些什麼,怎麼感覺會有驚人的事情發生?」劉宇河被夾在中間,看著兩位女性為她爭風吃醋,心裡有種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害怕的感覺。

此時,在劉宇河背後不遠處,有兩位女性默默地看著。她們看到,劉宇河幾乎是被張桃和鄭蘋牽著走。她們也不打算扯入其中,只是一邊跟著,一邊互相聊天。

其中一位是女老師,她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髮型像是娃娃頭,名叫嚴明菊。另外一位是女學生,她留著一頭長髮,頭上戴著髮窟,名叫陳芙蓉。

「我們首領還真是饑渴,他才入學沒幾天,就想行動了。根本都忘記,劉宇河在這個世界的愛情觀,幾乎和上個世界一樣保守。」陳芙蓉說完後,便嘆了口氣。

「我比較擔心,劉宇河的身體受得了嗎?這間學校的每個人都想上他。」嚴明菊面無表情的說。

「別擔心,我們不是有很多方式,可以增強他的體能嘛。」陳芙蓉笑著說。「倒是妳,可別先偷跑了。」

「放心吧,我忍受得住。」嚴明菊臉頰微微泛紅,有些害羞的說。


在校園中,某棟大樓上的第二層樓,有兩位女性正透過窗口,看著劉宇河被鄭蘋和張桃牽著走。她們是兩位女老師,分別名叫露卡和莉娜。

露卡是保健老師,她有著一頭散亂的長髮。而莉娜是體育老師,她留著一頭短髮,看起來幾乎和男生沒兩樣。

「真沒想到,這次改變這麼大。」莉娜讚嘆的說。

「是呀。從這個世界出現開始,妳已經說了好幾次。」露卡說完後,打了個呵欠。

「好事就該多說幾次。」莉娜笑嘻嘻的說。「但劉宇河應該沒想到,不管是懷孕,或已生下的孩子,都會在下個世界成為我們的成員。我看他的負擔會越來越重喔。」

「就算是因為平手,而在這個世界重新開始。」露卡也笑著說。「這些我們懷孕,或已生下的孩子,也會在這個世界變成我們的成員。我看他是會越過越爽才對。」

「不過,能不必再殺死他。真是太好了。」莉娜欣慰的說。

「是呀。而且我們也不必因此,打得你死我活了。」露卡開心的說。

「是不必打得你死我活了,但還有另一場激烈的競賽呢。」莉娜看著露卡說。「妳可別裝傻喔。」

露卡意識到,莉娜指的是她們對劉宇河的競賽。突然滿臉通紅,然後她看向莉娜,兩人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校園內,上課的鐘聲開始響起。劉宇河將在這個世界,體驗他的另一段人生。雖然他並不記得上個世界的事,但將體驗到他所渴望的改變。

也許,接下來會是一場青春校園喜劇,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