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你是世界的核心

3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07 ID:cr0mnJ4I ]
(3) 進入名為破碎的夢境

最近洪景昇經常在睡覺時做夢,但醒來時只記得一些模糊的內容。不過他並不在意,反正夢只是反映自己的潛意識,就算出現很奇怪的夢也沒什麼好奇怪。

可是如果真的有做夢,他倒是希望能夢到些可愛的女孩子,最好在夢裡還是他的女友。畢竟洪景昇如今還是單身,也從沒交過女友,若能夢到這種夢,他覺得也是一種幸福。

「啊,好累啊。快睡吧,別胡思亂想了。」洪景昇躺在床上,對自己嘀咕著。

夜已深,桌上的鬧鐘顯示現在剛過十二點。臥房內的燈幾乎已關閉,只留下一盞夜燈亮著。洪景昇放空腦袋,不再胡思亂想。漸漸地,他進入了夢鄉。

洪景昇發現自己站在一棟摩天大樓前,這棟大樓沒有門。原本是該門的地方,現在只有五個電梯出入口。看到這個奇怪的景象,洪景昇馬上明白,自己又做夢了。

他知道自己在夢裡,卻沒想到意識如此清楚。他明白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夢,因為他突然想起,最近睡眠都是在相同的夢裡。

但前幾次,他在探索夢境時不知所措,一遇到驚嚇就想逃離。所以每次醒來時,他都還沒搞清楚這個夢。

這次,洪景昇很清楚,只要他想持續探索下去,那麼這個夢絕不會將他驅逐。所以他下定決心,除非搞清楚這個夢,否則他不會再逃避。

洪景昇走進其中一個電梯,之後並任何按鈕,電梯就自動關門,然後往上升起。


原本應該顯示樓層數字的按鈕,並沒有顯示任何數字,但仍有一個按鈕亮燈,洪景昇認為那是頂樓的按鈕。電梯內沒有顯示目前樓層的燈號,只顯示目前向上升的箭頭。

在經過短暫的等待後,電梯停止昇起,門也打開了。奇怪的是,洪景昇看不清外部的景象。於是,他開始往門外走。

當走出電梯的瞬間,洪景昇發現自己站在一座木造高樓上,這座高樓看起來很像中國古代的建築。更驚訝的是,他發現自己變成女人,身上還穿著像是唐朝仕女的衣服。

天色已近黃昏。不遠的天空上,有兩名男子騰雲駕霧,並拿著武器互相戰鬥。一位男子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人,另一位則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年,他們都穿著類似中國古裝的衣物。

洪景昇一看到這兩個人,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具體要說出是誰,他也完全想不出來。只能在一旁觀看著,這兩人之間的戰鬥。

成年男子手持三叉戟,向外揮出的同時,產生一股強大的旋風,往少年的方向衝去。少年手持彎刀,往成年男子的方向揮去,同時發出無數的刀氣。

當刀氣與旋風碰撞時,發出強大的威力,往一旁擴散。在一旁觀看的洪景昇也受到波及,他腳下的高樓被破壞,開始崩潰。洪景昇無處可逃,只能跟著往下墜。

但他完全沒有墜地的感覺,就已經躺在地上了。洪景昇坐了起來,他發現自己又變回男人,服裝也變回去。而現在是在一棟大樓的內部。

他看向前方,是無數交錯縱橫的電扶梯。這些電扶梯,有的往上,有的往下,也有的只是平面移動,還有的像曲線般由上往下,或是由下往上。

有個電扶梯像座橋一樣,從這端連到對面的另一端。洪景昇走上這座電扶梯,緩緩地從這頭移動到那頭。對面那頭剛好有道門,但門外的影像很模糊,看不出來是什麼地方。

抵達另一端後,洪景昇很自然的走進門內。然後,他發現自己身上穿著太空衣。而他目前所在之處,是在一臺太空船的內部。

但是,在他前方不遠處,已經出現一個像是被炮火打開的裂口。透過這道裂口,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太空。在裂口附近有兩位女性,她們沒有穿太空衣,但服裝很有未來感。

她們都拿著像是光劍的武器,不斷地互相攻擊。一位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另一位則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女。

洪景昇對這兩位女性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他還覺得,她們就是之前那兩位古裝男性。這種奇怪的想法,使洪景昇感到莫名其妙。

突然間,太空船發生劇烈的爆炸。一陣火光在洪景昇眼前爆開,緊接著冒出一堆煙塵,環繞在他周圍。他完全看不清四周的景象,等到過了一陣子,煙塵終於散去。

可是現在已經不是在太空船內部,洪景昇的身上也沒有穿著太空衣。他身上換了一套衣服,有點像是古歐洲學者的服飾。

洪景昇看了看四周,這次他在一座森林的外部。他注意到遠方有座城堡,但感覺是他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可是他的內心希望他走向那裡,於是他便往那裡走去。


在一間咖啡廳裡,在其中一張桌子的兩方,坐著兩名女性。其中一位,看起來像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女,留著一頭散亂的長髮,就像是剛剛才睡醒一樣。

另外一位,看起來像是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留著一頭和男生沒兩樣的短髮。她看著對面的少女打呵欠,一臉困惑的說。

「露露,妳找我來想做什麼?」

「雖然立場不同,但我們並不是只有戰鬥時,才能碰面。妳說對吧,娜娜。」露露眨了一下眼,笑嘻嘻的說。「妳應該察覺到了吧。」

「妳是說在這個夢裡嗎?」娜娜看到露露點點頭,於是接著說。「沒錯,我感覺到了。他終於又再度探索,也許這又是一次機會。」

「但是,也許還是像過去一樣,徒勞無功。」娜娜嘆了一口氣。

「別這麼說嘛。」露露懶洋洋地趴在桌上,繼續說。「只要持續下去,總會改變的。」


洪景昇在夢境裡,已經遭遇過不同的場景。有的像是現實世界,但有可能是地球上任何地方。有的則像是,幻想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在這些場景中,洪景昇身上的服飾也會跟著變換。

當場景切換時,他也未必都是男性的外貌,有時也會是女性。甚至年齡也未必都一樣,有時是兒童,有時是少年,有時是成人,有時是老人。

其中有一次,洪景昇甚至經歷了老死,但在那之後,他發現自己又重新出生,再度成為一個嬰兒。然而,在這不同的場景中,總是會出現兩派立場不同的人,互相戰鬥著。

當這些戰士們出現時,至少會同時出現兩人,有時全是男性,有時全是女性。而洪景昇的性別永遠和這些人相反,若洪景昇是女性,他們就是男性,若洪景昇是男性,她們就是女性。

不管每次出現多少人,洪景昇都對她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每次出現的人樣貌都不同,但他覺得,那些人好像都在之前的場景出現過。

洪景昇覺得自己,似乎已經在夢境中走了很久,但他還不想醒來。雖然他知道自己只要捏捏臉,就可以脫離夢境。不過洪景昇已經感覺到,他就要走到夢境的終點了。

他現在走在一條大馬路上,馬路以外的範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馬路上除了洪景昇外,就沒有任何東西。

當他走了不久後,前方開始出現許多走動的人影。直到洪景昇走近後,那些人影依然是個人影。而這些人影看起來男女老少都有,也穿著各種不同的服飾。

不知為何,洪景昇認為那些人影,都是過去的自己。他感到有些東西快要從腦中浮現,但卻依然模糊不清。

他穿過那些人影,繼續向前。不久後,他看到前方站著一個人影,那個人影的性別、身材大小,和身上的服裝似乎都和自己相同。

洪景昇走到那個人影面前,內心突然有種強烈的悸動。當他正想開口說話時,那個人影搶先一步開口。

「沒錯,我就是現在的你。當你找到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也不能醒來了。」


在夢境裡的一間咖啡廳裡,兩名女性正喝著咖啡聊天,她們就是露露和娜娜。

「露露,妳覺得在夢裡喝咖啡,會醒來嗎?」娜娜這麼說。

「我想不會吧,因為這是夢啊。」露露回答,然後打了個呵欠。

「那在夢裡喝酒,肯定也不會醉吧。」娜娜接著說。

「那是一定的,因為這是夢啊。」露露回答,當她想再度打個呵欠時,突然察覺到了什麼。

娜娜也察覺到了。就在此時,兩人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

「他找到了。」兩人同時開口。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