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你是世界的核心

5 奶油咖啡 [ 2019/01/10(Thu) 18:11 ID:cr0mnJ4I ]

「終於,連記憶也喚醒了。」在夢境中的咖啡廳裡,娜娜這麼說。

「那我們應該開始辦正事了。」露露這麼說著,然後她閉上了雙眼。

「沒錯,該開始了。」娜娜簡單的回應,接著也閉上雙眼。緊接著,兩人連同咖啡廳,一起消失在無盡的黑暗中。

在黑暗之中,洪景昇開始想起在這個世界的人生,總是被遺忘的那段記憶。總是有兩派女性為他戰鬥,奪取方的每位成員都是少女,而守護方的每位成員都是成年女性。

她們看起來都很漂亮,也很迷人。如果說這些女性都深愛著洪景昇,那麼洪景昇也早已愛上她們。若不是那些顛覆原本想法的記憶,現在洪景昇恐怕高興到想飛天。

就在洪景昇沉醉在記憶中時,突然感覺自己的一隻腳被繩子綁住。然後一股力量從繩子傳來,將他用力往前拉。洪景昇一時重心不穩,整個人摔在地上。

但那股力量並沒有因此停止,洪景昇就這樣一直被往前拖行。然後他注意到拉著繩子的人,是一個套著頭罩,身穿長袍的人。而洪景昇的前方地板上,有個轉動中的巨大圓鋸正等著他。

洪景昇覺得在這樣下去,圓鋸會把他切成兩半。雖然這只是夢,但還是太可怕了。於是他捏捏自己的臉,希望能從夢中醒來。可是他沒有醒來,他只發現自己離圓鋸越來越近。

這時,他終於相信自己不會從夢中醒來。不過他一點也不想被切成兩半,所以他奮力的舉起雙手,想要扯開繩子。只是當他的手快碰到腳上的繩子時,強大的拖力總讓他立即往後躺。

眼看著自己離圓鋸越來越近,就在洪景昇幾乎快絕望的時候,一隻有如黑影般的巨手,在他身旁出現。這隻巨手將洪景昇抓起,同時被巨手碰到的繩子,瞬間便腐蝕溶解。

洪景昇被巨手帶到一旁放下,他的身旁正好站著一位短髮,並且閉著雙眼的成年女性。而原本拖行洪景昇的人,也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手中的繩子自動纏住地上的圓鋸,滾回它的腳邊。

此時,洪景昇才發現那身長袍中,沒有任何東西存在。同一時間內,一位頭髮散亂,並且閉著雙眼的長髮少女,出現在那個長袍的旁邊。

「抱歉,嚇到你了。親愛的。」頭髮散亂的少女朝向洪景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你怎麼說親愛的,太直接啦。」短髮女性有些緊張的,對著頭髮散亂的少女說。

「不然妳要怎麼說呢?」頭髮散亂的少女疑惑的說。

短髮女性閉著雙眼,用像是看的動作,朝向洪景昇,接著馬上別過頭。臉頰泛紅的對著少女說:「也對啦,就叫親愛的。」

洪景昇看著這兩位女性,某個記憶從腦海中開始浮現,他想起這兩位女性的稱呼。

「妳是娜娜。」他看著那位短髮女性說。

「而妳是露露。」接著他又對那位少女說。

「很好,你都記起來了。」娜娜微笑著說。

「可是記起來又有什麼用,雖然我是世界的核心,但是一點力量都沒有。」洪景昇無奈的說。

「不,你能改變世界意志的決定,那就是你的力量。」娜娜這麼說。

「那個……世界的意志到底是什麼,我真的能與祂溝通嗎?」洪景昇疑惑的說。

「世界的意志有點像神,但祂不會與任何人溝通。」露露想了一下,接著說。「真要說的話,世界的意志更像命運,祂總是隨意的擺佈我們每個人。」

「唯有你,祂總是傾聽你的心聲。」娜娜接著說。「雖然祂只會為你改變下個世界。」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也願意為妳們改變一切。」洪景昇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娜娜與露露。「告訴我,妳們想要什麼?」

「我只希望,我們不必再殺死你。」露露說,她已走到洪景昇的旁邊。而娜娜接著說,「是永遠不必殺你,無論整個世界改變多少次。無論我們是攻方,還是守方,都不必再殺你。」

「我也不喜歡被殺死,所以我一定會照妳們的話做。」洪景昇笑了笑。「那麼,我該怎樣做,才能告知世界意志,對著天空大喊嗎?」

「你可以,以你喜歡的任何方式去做。但不是在夢裡。」聽到娜娜這麼說,洪景昇突然想到,那瓶能使他清醒的毒藥。他不自覺看向自己右手的掌心,竟然有個裝著液體的玻璃瓶。

「就是那個,喝下它是唯一能使你醒來的方式。但清醒前的過程會很痛苦,親愛的,你有勇氣嗎?」露露這麼說。

「妳們都為我做了這麼多,我如果沒有勇氣,根本沒資格愛妳們。」洪景昇說完,毫不猶豫的打開瓶蓋。正當他要喝之前,娜娜又開口說話。

「在你喝之前,再聽我說一下。我和露露的首領,也就是守方和攻方的首領,她們是唯一無時不刻,都在你附近觀察的人。我們的行動幾乎都是她們指派,除了這次例外。」

「娜娜的首領名叫小蘋,而我的首領,我那方的人們都叫她小桃。」露露接著說。「你應該見過她們很多次了。」

「小蘋……小桃……」在洪景昇的腦海裡,兩個人影逐漸浮現。一位是頭髮綁成單馬尾的成年女性,她就是小蘋。另一位是頭髮綁成雙馬尾的少女,她就是小桃。

「你醒來以後,就去找她們吧。我想,你可以找到更適合的解答。」娜娜說。「現在,喝下它吧。」

洪景昇鼓起勇氣,一口氣將瓶中的液體,灌進自己的口中。當毒藥全都流進他的肚裡後,他開始感到難以言喻的痛苦。

那種感覺,好像是有上千隻螞蟻在體內撕咬,又好像全身被烈火焚燒。他幾乎痛苦的在地上打滾,並試著抓住些什麼。而露露和娜娜無能為力,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等待。

突然間,那種痛苦的感覺消失了。也就在此時此刻,洪景昇消失在夢境裡,他醒了。

「太好了,他終於撐過去了。」露露高興的說,而娜娜也鬆了口氣。

但此時,兩位女性卻感到無形且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重創了她們。甚至連手持圓鋸的長袍,和有如黑影般的巨手,都被壓得粉碎。兩人躺在地上,睜開雙眼,動彈不得。

「唉,懲罰還是降臨了,果然被世界意志發現了。」露露無奈的笑著說。

「也許祂早就注意到了。或許這並不是懲罰,只是我們必須付出的代價。」娜娜嘆了口氣。她和露露一起望著無盡的黑暗,希望那位她們都愛的人,這次可以成功。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