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創作迴圈

1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08 ID:DuUi4kl. ]
(1) 你我的故事

剛上大學時,伍裕鴻還以為可以多花點時間創作。但他沒想到,就讀資訊工程系沒這麼容易,尤其他過去根本沒對電腦深入了解。

所以才讀了一年,伍裕鴻就因當掉的科目太多,而慘遭退學。但他的父母並不希望他轉系,所以伍裕鴻只好硬著頭皮考夜間部,也順利的考上。

因為知道自己實力太差,所以即使讀夜間部,伍裕鴻也不敢放鬆。在這段期間,即使有什麼靈感,也只能放在腦海裡,希望將來還能想起。

熬了三年後,好不容易修完大部份的主修科目。所以到了第四年,伍裕鴻終於可以抽出時間,來進行他最愛的小說創作。

過完大學第四年後,伍裕鴻只剩少數的學分還要修。由於他白天沒有上班,所以可以選修日間的課程。如果今年可以順利修完,他就不會延畢。

今天中午,伍裕鴻剛上完選修的課程。他和一位來上課的同學道別,那位同學同樣來自夜間部。接著,伍裕鴻來到停車處,騎上機車,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回到家後,他和父母吃完午飯。然後便回到自己房間,開啟房內的電腦。他連到網路上,打開放置自創小說的部落格。

伍裕鴻在網路發表小說,也有一年以上的時間。說來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照理說他讀這門科系,應該對寫程式很有興趣,但他除了交作業外,還真沒有自發性的寫過程式。

但就在這一年內,他至少在網路發表了三個中篇小說,還有一篇正在撰寫的長篇小說。

「沒辦法,我從小就愛創作。」伍裕鴻想起,他小時候很愛看故事書,也愛看漫畫和動畫。他那時,就愛幻想自己跳入故事中,與故事中的角色一同喜怒哀樂。

後來,他學會了寫作和繪畫。雖然還不怎麼樣,但要呈現自己的想像也夠用。不過這時的他,創作也經常有頭無尾,或者說才開頭就沒後續了。

隨著年齡增長,閱歷多了,想像更為豐富。但現實的殘酷,又磨掉原本的一些浪漫情懷。原本他想畫漫畫,不過畫技從未進步。幸好他的寫作能力還在中等之上,所以還能創作小說。

只是小說創作的高手從未少過,而要以小說賺錢,伍裕鴻更是外行人。所以,即使他在論壇發表過創作,也是沒什麼人看。更別說回應,不是沒回應,就是酸言酸語。

最後,他放棄想要出書賺錢的想法。除了他不喜歡跟風創作外,伍裕鴻更是認為,創作應該發自內心。沒有非寫不可的想法,決不輕易動筆。

「我學了這麼久的程式語言,也算學到點東西。」他這麼想。「程式設計中有種叫迴圈的東西,像是一個循環,只有特定條件下才能跳出。」

伍裕鴻靠著椅背,望著電腦,思考著。「創作不也是如此,我從現實中,或是別人的創作中汲取靈感。然後我又創作,別人或許會偶然看到我的創作。

然後,無論那個人對我的作品抱持著……正面或負面的想法。他都已經受到刺激,我的創作將會引起他的思考,即使那可能極為短暫。

也許他會創作,或是刺激到別人創作。或許之後,我也會接觸到這些創作,接著再反饋回去。」他突然嘆了口氣。「無盡的交互作用,不停的互相影響,這是無窮迴圈啊。」

「能跳出嗎?」伍裕鴻看了看天花板。「我已身在其中,能跳出嗎?」

伍裕鴻笑了笑,這已超出他的思考範圍。「我真是想太多了。不過,像我這樣的創作者,或許也能算是創作的修道者。」


做為一個成年男性,伍裕鴻雖然也想交個女朋友。但對他來說,閱讀和創作的吸引力更大。除了學校和家庭活動外,伍裕鴻幾乎把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思考創作上。

他看著自己最近的創作,在電腦螢幕上,標題顯示為『魔幻記錄』。這是一篇奇幻小說,內容大致是,主角們在魔法學校的學習和趣事,還會有些有驚無險的小冒險。

這篇小說很長,雖然伍裕鴻心中已有大綱,但以目前進度來看,離故事完成還很久。不過最近發生一件事,讓他十分在意。

在伍裕鴻所寫的小說『魔幻記錄』中,有一位偶爾才出現的角色,這位角色並非學校的老師或學生,但他是已畢業的校友。

這個角色名叫彼得,喜歡創作,也不斷追求突破。伍裕鴻幾乎把這個角色,當作自己在作品中的投射。不過就算是伍裕鴻自己,也沒對彼得做深刻描寫。

直到某一天,伍裕鴻買了本奇幻小說。這本小說是黃黎所寫的『魔法追蹤者』,內容大概是,魔法警察追捕犯人的故事。而讓伍裕鴻驚訝的是,這裡面也有個叫彼得的角色。

名叫彼得並不稀奇,但是對彼得的描述,幾乎和『魔幻記錄』中的一模一樣。若要說抄襲,伍裕鴻當時看了出版日期,比他開始寫『魔幻記錄』的時間還早了幾年。

後來他想通了,就是巧合嘛,也沒什麼大不了。只是,這個彼得在『魔法追蹤者』也是偶爾出場,但在某次出場的對白,竟出現一句完全搭不上前後文的話。

「去找『海之彼方』這本小說,是名叫呂青山的作者所寫,就在你那個世界。」而更讓伍裕鴻想不透的是,他覺得這句話,是對伍裕鴻自己說。

「真是荒謬啊,故事中的角色竟然對讀者說話。而且,那不是一般打破第四面牆的手法。這種手法會讓多數觀眾覺得,都是在和自己說話。但這句話似乎只對我說。」

儘管伍裕鴻覺得荒謬,他還是去察看有沒有這本小說。結果他很輕易的就找到這本小說,或許是出於好奇心,伍裕鴻也買下了這本小說。

之後,他再重看『魔法追蹤者』中,彼得對他說的那句話,卻發現竟然找不到。這讓伍裕鴻懷疑,自己是否記錯了。

但既然已買了『海之彼方』這本小說,他覺得不看也可惜,也就把它看完了。



2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09 ID:DuUi4kl. ]

『海之彼方』也是奇幻小說,內容概要是主角們的海上冒險。觀看時,伍裕鴻發現到故事中也有個彼得,而且這個彼得的描述,和『魔法追蹤者』,以及『魔幻記錄』的描述一樣。

看了看『海之彼方』的出版日期,伍裕鴻知道它比『魔法追蹤者』又早幾年出版。『海之彼方』肯定不是抄襲『魔法追蹤者』的彼得,反過來說,『魔法追蹤者』也未必是抄襲。

畢竟,伍裕鴻自己寫的『魔幻記錄』,都在未看過『魔法追蹤者』的情況下,寫出一樣的彼得。他自己也不認識『魔法追蹤者』的作者,實在沒資格隨便下定論。

不過他發現一個有趣的點,那就是無論他寫的『魔幻記錄』,還是『魔法追蹤者』,或是『海之彼方』,這三部作品的世界觀都極為類似。

雖然彼此之間側重的描寫不同,也有很多地方模糊帶過。但世界觀都是架構在一個有魔法的世界,而且進入一個類似現代的時代。

這個世界充滿各種奇幻生物,有精靈、矮人、龍、人魚等等。也絕對不會缺少魔法師,還有出場不多,但幾乎是同一個模樣的彼得。

比較讓伍裕鴻驚奇的是,『海之彼方』中,對彼得的創作有更深入的描寫。故事中寫著,彼得寫了一本名叫『驚奇世界』的小說。

雖然這本書中描述的世界,對彼得所在世界的人應該很驚奇,但伍裕鴻卻一點都不驚奇。因為『驚奇世界』中的世界觀,就像伍裕鴻生活中的現實世界。

書中分成五個短篇故事,內容大概是說,在這個沒有魔法,沒有任何奇幻生物的世界裡,人們過著怎樣的生活。其中一篇特別引起伍裕鴻的注意,因為描寫地點,太像他所就讀的大學。

故事大概是說,這所大學的籃球隊為了贏得冠軍,不斷努力精進球技的過程。其中有個角色只出現一次,但不是籃球隊的隊員。

他出現的原因,只是因為籃球隊的某位隊員,因為正好是在選修課堂上認識。然後,因為那位隊員想借課堂筆記影印,所以才和這個角色碰面。

這個角色的名字叫做伍裕鴻,也喜歡創作。剛看到這裡時,現實的伍裕鴻差點沒摔書。

「見鬼了,這不是大學三年級的事。我認識這個叫呂青山的作者嗎?」然後他冷靜下來,想了一想。「不可能,這書出版的時間更早。看來只是巧合。」

伍裕鴻的思緒再度回到現在,他已經是大學五年級生。他現在正坐在電腦桌前,望著電腦螢幕。然後,他站起來,走到書櫃前,拿出『魔法追蹤者』和『海之彼方』這兩本小說。

他先翻了翻『魔法追蹤者』,隨意看了幾頁後,又拿起『海之彼方』來看。伍裕鴻翻到描述彼得的創作這幾頁,他仔細看了一下,說到伍裕鴻這個名字的那頁,有個漆黑的裂口。

這個裂口是最近才出現,但奇怪的是,只有這頁看起來像是裂開,翻頁後的背面卻完好無損。伍裕鴻盯著那個裂口看,那不像是墨汁,因為用手觸摸,可以感覺到有個空洞。

突然間,他有個奇妙的想法。他把書頁朝下,看看會不會從裂口中掉出東西。結果,當他做完這個動作後,從裂口中便掉出一張紙條。

伍裕鴻驚喜的撿起來,將紙條打開來看,上面這麼寫。「我是彼得,請告訴我你是誰,也許我看過你的故事。」

只在一瞬間,伍裕鴻突然想到這些巧合。「難道真有另一個世界,我所寫下的創作,只是另一個世界發生的事嗎?而另一個世界,也能得知我這個世界發生的事?」

「或是反過來,我在創造別人的世界,別人也在創造我的世界?」這些事情已經超過伍裕鴻的想像,但是他想知道更多。

伍裕鴻從書桌上拿出一張紙,快速寫下他想說的話。「我叫伍裕鴻,請告訴我……」他思考一下,繼續寫。「……整個世界倒底是什麼模樣?」

接著,他將紙張摺成紙條,往書頁的裂口丟進去。

3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0 ID:DuUi4kl. ]
(2) 追尋的故事

彼得是一位成年男性,年約四十多歲。他是魔法師,也是法師協會的主要成員之一。平時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古魔法。

有時也會因為他對古魔法的專精,而被派去協助調查一些關於魔法的事件。雖然他對魔法的研究極為深刻,但閒暇時的興趣,卻是閱讀和創作小說。

他的住所在一座森林深處,看起來像是一棟雙層樓的洋房。洋房外側有庭院,在庭院的前端有個魔法陣。那是一個傳送用的魔法陣,可以用其他傳送陣,或傳送魔法送到此處,反之亦可。

整個區域,用一個強大的防禦魔法陣包圍。如果有任何人想在裡面搞鬼或破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此人的能力和神一樣。

這間洋房通常只有彼得一個人住,裡面有魔法研究室、書房、廚房、餐廳、客廳、臥室,還有幾間空房。

對於一個魔法師來說,要一個人清掃這麼大的房子,並不是太大的問題。只要對清潔工具施法,並賦予適當的命令,就能將整棟房屋清潔乾淨。

有時,彼得也會需要助手,這時他會召喚元素精靈協助。雖然彼得並不排斥人類助手,但無論如何,只要待在家裡,他就不會刻意去找人類幫忙。

彼得喜歡研究古魔法,也喜歡閱讀和創作小說。對他而言,這兩者並不衝突。有很多古魔法的奧秘已經隨著歷史消逝,甚至有些早就被列為禁術,而被完全抹去。

他知道有些古魔法很強大,也曾在歷史上被野心家使用。但彼得想知道古魔法的奧妙,並不是想成為強大的魔法師,他想知道的是,這個世界是什麼模樣。

彼得的世界有神的存在,神不只是人們口耳相傳的故事,祂們真正顯現過,並展現出強大的威力。不過,就算是彼得這世界的神,也未必能看清世界的全貌。

「神也有各自的個性,祂們之間亦分成不同的派系。即使以我對魔法的了解,可以和神溝通。但若去問祂們這種問題,恐怕會被當成褻瀆,到時得到的都是懲罰,只是或大或小而已。」

彼得這麼想過,他並不想莫名遭受懲罰,也就放棄詢問神明。於是他開始在閱讀中尋找答案,雖然那些小說總是太過天馬行空,但要追尋這條道路,總要有些出人意表的想法。


大約八年前,彼得被派去一座海港城市,協助調查一個被古魔法封印的寶箱。雖然當時彼得已找到破解的方法,但是當時負責調查的人員,對於安全性有些顧忌,於是便擱置了一段時間。

這段期間,百般無聊的彼得繼續動筆寫小說,這部小說名叫『驚奇世界』。它描述一個沒有魔法,只有人類這個種族的世界,將由五個短篇組成。

在調查人員終於決定要開啟寶箱之前,有群外國人從海港登入,聽說他們來自東方大陸。因緣際會下,彼得認識了這群人。

由於其中一人很愛看小說,彼得和他聊得很愉快。他也拿出魔法紙板給對方看,這個紙板裡存放著『驚奇世界』的故事。

雖然,只能在板面上看到一頁的故事,但只要用手指在上面滑動,就能切換頁面。對方看完後覺得很有趣,彼得也感到很高興。

這群外國人並沒有打算在海港待太久,而在他們離開之前,送了一本東方大陸的小說給彼得。雖然是外國小說,但彼得看得懂這些文字,所以便毫不猶豫的收下。

接著,就是要執行破解寶箱上魔法的任務。那些調查人員比他想像中還小心,在他破解古魔法的時候,周圍多了好幾道魔法屏障,彷彿寶箱中封印著什麼強大的惡魔。

所幸開啟寶箱後,並沒有出現什麼可怕的東西。寶箱裡面只放著一些古幣和珠寶,而且沒有存在魔法的力量。至於後續的調查,那已經不關彼得的事了。

回到家後,彼得利用閒暇時間,看完那本外國小說。小說的名字叫『雲山藏劍錄』,故事背景很像是古代的東方大陸,但所有地名都像是編造,並不於這個世界存在過。

故事內容大概是說,有位青年為了尋寶而入山,卻意外失足墜谷,但卻巧遇仙人,最後成為弟子,並與其他仙道和魔道,產生一連串恩怨的故事。

彼得對東方並不是很熟,但他也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即使東方也不存在修仙者,更別說仙人。東方也有魔法師,還有一種很像魔法師的職業,稱為道士。

而無論魔法師或是道士,他們永遠不可能成為仙人。仙人擁有接近神,或是和神同等的力量。但魔法師永遠不可能達到這個境界,除非有某個神願意賜予力量,可是這根本不可能。

「毫無疑問,這是一部架空幻想小說。」至少,彼得那時是這麼認為。


4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1 ID:DuUi4kl. ]

如果他之後沒有再打開那本書,也許他還會這麼認為。但是彼得又打開了那本書,然後在無意間發現某個書頁的裂口。

那是個漆黑的裂口,即使如彼得閱歷多廣,也看不出是魔法,還是神蹟所造成。接著也許是偶然,他用魔法讓書本浮空,並使出現裂口的頁面朝向地面。

於是,一張紙條從裂口中掉出。他也終於得知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因而更使彼得,對看清世界的全貌有了信心。

然而,就在一年前,這個裂口消失了。但之後,彼得開始尋找新的裂口,雖然機會是這麼的渺茫。不過,就在一個月前,當他重看自己那本已出版的小說時,他發現其中出現新的裂口。

這本名叫『驚奇世界』的小說出版後,其實銷量並不算好,彼得只能慶幸自己不是職業作家。重翻這本小說,也只是純粹無聊。可是,偶然的行動總是出人意表,裂口竟然就在書裡。

他無法肯定,這個裂口所連通的世界,是否與之前相同。所以他投下一個試探性的紙條,但等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回應。直到今天,當他把書頁朝下時,終於掉出一張紙條。

「我叫伍裕鴻,請告訴我,整個世界倒底是什麼模樣?」彼得念出紙條上所寫的字。

「伍裕鴻?好像有印象。」彼得想了一下。「對了,不就是這本書中的一個角色,雖然只出現過一次。」

他重新回憶了『驚奇世界』的世界觀。「沒想到,你的世界竟是這個樣子。和那位仙人的世界,似乎完全不一樣。當然,也和我的世界不同。」

「整個世界倒底是什麼模樣?」彼得又重複念一次。

「你也想知道世界的全貌嗎?」彼得開始自言自語,但表情顯得很開心。「完整的世界不只包含你的世界,也不是只有我的世界,我們的世界都只是其中一部份。

這些世界看似毫不相關,但其實互相影響。世界中的某些人,能創造其他世界的未來,也有某些人能紀錄其他世界的歷史。

也可以這麼說,當他們創造別人的未來時,別人也在創造他們的未來;當他們紀錄別人的歷史時,別人也在紀錄他們的歷史。只是大部份的時候,這些人完全無法查覺到這件事。

因為,他們永遠無法得知其他世界的存在,除非他們能掌握極微小的機會,就像你和我。」

在書房裡,彼得坐在書桌前,隨手拿起一張白紙,並把他的想法寫在紙上。然後,再度將紙條投入書頁的裂口中。

5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2 ID:DuUi4kl. ]
(3) 消逝的故事

不知不覺中又過了一年。在這段期間,伍裕鴻經常用紙條和彼得通話,也了解到許多事。除了最初的問題外,他也更明白彼得所在世界的模樣。

他也知道,他所寫的『魔幻記錄』這部小說。原來,時間點是在五年前的事。因為彼得當時曾回到母校,協助古魔法的研究。

但彼得並沒有在學校待很久,而且之後沒有回去,所以並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後,學校發生什麼事。當然,對學校中的那群主角,就更不清楚狀況。

伍裕鴻也從彼得那邊得知,原來彼得之前就曾接觸過另一個世界。那個世界有點像古代中國,不過卻真正存在著仙人。

更讓他驚訝的是,與彼得接觸的也是一位仙人,那位仙人自稱為雲中道人。可惜的是,之後裂口消失,再也無法聯絡。

為了方便聯絡,他也和彼得互相了解對方世界的時間。還好兩邊世界的時間制幾乎一樣,而他和彼得所在地的時間差,也不到一分鐘。

如此一來,可以在約定的時間內,更快速的用紙條對話。雖然他也想過用其他方式代替,但在聲音無法透過裂口傳遞,又無法從裂口中,丟進更大物體的情況下,也只能用紙條了。

儘管遇到這麼令人驚奇的事,但伍裕鴻也已經從大學畢業。他必須踏入社會,開始工作,不能再靠父母養他。然而要能自力更生,可不是只要知道世界的全貌,就能輕鬆解決的事情。

畢業後的這陣子,伍裕鴻到處找工作、投履歷,並且面試。雖然他很想找個相關科系,而且不用離家的工作,但卻沒有想像中的好找。即使有機會面試,也經常沒有後續。

最近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找非相關科系的工作,或是去考國家考試,假如考上也能做個公務員。不過,他依然沒有停止撰寫『魔幻記錄』。


另一方面,在彼得這邊的世界,發生一件大事,讓彼得感到十分憂心。那就是強大的遠古惡魔已經復活,並帶著他的地獄軍團攻打人間。

這些遠古惡魔,曾是連神明都感到頭痛的人物。據歷史記載,他們過去在人間所引起的災難,可不亞於天災。而現在,地獄軍團已在人間建立據點,隨時向各地進攻。

面對即將到來的戰爭,精靈和矮人這些種族,早已與人類結成盟友。神官們也接受到神明的指示,隨時準備作戰。

法師們當然也不能置身事外,而身為法師協會成員之一的彼得,自然也不能避免。對此,彼得深深感覺到,他對世界全貌的探索,要暫時終止了。

但是,彼得很明白,這場戰爭非同小可,就算到時和平再度降臨,他也未必還活著。就算活著,那時他也未必有心力去做這些事。

「畢竟我,是活在這個世界的人啊。」彼得嘆了口氣。

現在,他正站在自家的書房裡,走向他那擺放好幾排的書櫃。他走到其中一個書櫃前,隨手施個魔法,一本書就飛到他的手中。

這本書的封面和封底都沒有圖畫,也沒有標題和作者名,完全是空白。但彼得不用翻開書,就已經知道書裡的內容。

因為他過去看過這本書,這本書有點特別,它來自另一個世界,是雲中道人給他的書。這位雲中道人雖已成仙,卻仍對凡間的小說感興趣,甚至有時也會自行創作。

彼得根據雲中道人的說法,覺得他並不像彼得一樣,只想知道世界的全貌。雲中道人覺得自己雖然成仙,卻仍被困在世間。他想更一進步,跳出整個世界的輪迴。

然而當時,在雲中道人的世界,卻發生了史無前例的仙魔大戰,連雲中道人都無法置身事外。為了不讓這本封面空白的書受損,也因為彼得有著了解世界全貌的想法。

所以,雲中道人把這本書送給彼得。當然,這本書並不只是那個世界的小說。它其中存放著另一個世界的創作,而那個世界,並不是彼得接觸過的任何一個世界。

彼得雖然很想知道世界的全貌,但並不想跳出這個世界。他也覺得自己的世界沒有很美好,但他仍很享受這個世界,而在這個世界,他也有重視的人事物。

而現在,自己所在的世界有危難,彼得更是不能坐視不管。但他也不想讓這本奇特的書,在戰爭中被破壞。

所以,彼得已經決定,要把這本書送給伍裕鴻。當然,彼得知道裂口的大小,並不足以放入這本書。但是他知道,只要對裂口施放自己的魔力,就能將裂口撐大。

只是這樣一來,一旦施去自己的魔力支撐,裂口就會完全消失。之後,也不可能用任何方式打開。因此就算是雲中道人,也只敢施展那一次,為的只是和彼得道別,並把書送給他。

「現在,輪到我做相同的事了。」彼得走向另一個書櫃,取下那本『驚奇世界』。


6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3 ID:DuUi4kl. ]

現在是上午十點,伍裕鴻正待在自家中的二樓,坐在自己臥房的書桌前。書桌上放著『海之彼方』這本小說,他看著已翻開的書頁,那個漆黑的裂口還沒有變大。

這時他突然想起,過去彼得提到那邊的世界,即將爆發戰爭的事。

當時伍裕鴻有個想法,也和彼得提過。「如果我這裡寫個新故事,劇情寫成這樣。表示你們那邊的世界不會爆發戰爭,是不是就能停止戰爭。」

「不可能,刻意想改變其他世界的故事,並不會達成。這種做法,頂多就是創造一個未知世界的未來。」那時彼得是這麼回答。

這樣一來,即使伍裕鴻想幫忙,他也無能為力。雖然他也可以在裂口變大時,跑到彼得那邊的世界。但除了看看那邊的風景,他什麼也不能做。

伍裕鴻自己很明白,他可不是什麼傳說中的勇者,或是被召喚到異界的救世主。如果跑到戰爭中的世界,他就算沒死,大概也只剩半條命。

他也這麼想過,也許可以送點東西給彼得。但是要送什麼才好,要送武器嘛,他要去那裡弄武器,何況還沒弄到手,自己八成就被送去吃牢飯。

而且彼得那個世界的魔法兵器,根本不輸給這個世界的高科技武器。想來想去,伍裕鴻也想不出要送什麼。「總不能送禮盒吧,感覺實在有點奇怪。」

就在伍裕鴻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發現書頁上的裂口逐漸增大。他驚訝的站了起來,漸漸地,裂口大到已超過書本,而且從漆黑中透出微光,依稀可以看出一些影像。

裂口直立在伍裕鴻面前,當它大到幾乎可以容納一個人通過時,才終於停止擴大。而此時,伍裕鴻也看到一位成年男性站在對面,那個人所在的地方像是書房。

伍裕鴻感覺有點興奮,他猜想這個人就是彼得,彼得是一位魔法師,那是不存在這個世界的一種職業。

「您好,我是伍裕鴻。請問您就是彼得嗎?」儘管覺得自己沒猜錯,伍裕鴻還是好奇的問一下。

「沒錯,我就是彼得。這算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幸會了,伍裕鴻。」那位男子也看著伍裕鴻,接著看了一下伍裕鴻房內的景象。

「但也是最後一次了。」伍裕鴻心裡這麼想,但沒有說出口。不過還是說了別的話。「很抱歉,幫不上忙。」

「不用在意,這原本就不關你的事。」彼得一派輕鬆的回答。接著,他將手中的一本書穿過裂口,遞向伍裕鴻。並且說,「拿去吧,這是送給你的。」

「謝謝。」伍裕鴻早就先前就得知,彼得會送給他一本書,所以他也不客氣的收下。他稍微看了一下,那本書的封面和封底皆為空白,沒有任何圖案和文字。

「這本書很有趣,好好閱讀它,也許你會找到不一樣的道路。」彼得微笑著說。

「謝謝你,彼得。」伍裕鴻突然有點感傷。「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很感謝,你所告訴我的許多事。」

「這沒什麼大不了,我也從你那邊知道許多事。」彼得依然保持著笑容,但心裡也有點哀愁。「這段期間,和你聊得很愉快。」

此時,彼得突然感覺到,他的魔力開始無法支撐裂口。伍裕鴻也注意到了,裂口開始慢慢縮小。

「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彼時朝著伍裕鴻揮手,向他告別。「再見了,祝你在那個世界過得愉快。」

「再見了,彼得。」伍裕鴻也朝著彼得揮手。「祝你那個世界的戰爭早點結束,也祝你能平安活下來。」

伍裕鴻一直揮手,直到裂口越變越小,完全消失為止。但他還不死心,看著『海之彼方』的頁面。確定上面找不到任何裂口,才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他拿起手中那本封面空白的書,望了好一陣子。伍裕鴻突然覺得,如果不是手上拿著這本書,他可能會認為,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夢。

7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4 ID:DuUi4kl. ]
(4) 故事中的故事

幾天後的晚上,伍裕鴻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再度拿起那本封面空白的書。他翻開書頁,首頁的內容是用毛筆寫下。

他知道接下來的五頁,全部都是用毛筆寫的手稿,因為他並不是第一次閱讀這本書。他也知道這前六頁,全都是雲中道人對這書的由來,所進行的說明。

這書的由來大致是如此,雲中道人也在一本小說中發現裂口。這本小說也是他在凡間找到,名叫『金甲記』。內容描述一個獨居在山中小木屋的婦人,某日遇到一個從山外的人。

這個人全身都像是金屬構成,故事中稱為金甲人,其實就是機器人。但因為那個世界的科技還不先進,所以沒有這個概念。

故事就是描述婦人遇到機器人,所發生的一連串事情,這是一個短篇小說。而雲中道人透過裂口,也得知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那個世界沒有魔法和神仙,但其中的科技比伍裕鴻的世界還先進。像是幾乎和人沒兩樣的機器人,在伍裕鴻的世界只存在於科幻中,但在那個世界卻是十分普遍。

和雲中道人傳遞訊息的人名叫安娜,是一位十八歲的少女。原先她也是用紙條傳遞,但某天,她突然拍了一個電影,說是想給雲中道人看看她那邊的世界。

安娜把影片存在一個微型播放器,這個播放器只有彈珠大小。播放器上面有個按鈕,只要按下就會產生全息投影,投影中有控制鍵,後續的操作可以由此控制。

因為播放器很小,可以直接投入裂口,安娜還特地附了一張紙條,說明如何啟動和控制。雲中道人收到後,也順利開啟播放器,並看完影片。

但他們都沒想到,播放器內存的能量竟也會影響裂口,因而在那之後數小時,裂口就消失了。由於擔心播放器的能量總有一天會耗完,其中的內容將會無法觀看。

所以雲中道人決定將影片存在書中,而存放的就是伍裕鴻手上這本書。但影片的內容並沒有被轉成文字,所以後面的一百多頁全是空白。


「要看影片的方法只有一個。」伍裕鴻這麼想,接著翻到第六頁。在這頁倒數第二行這麼寫,「想看影片,請念出以下文字。」

然後伍裕鴻便看向最後一行,上面這麼寫。「我將開啟『遊戲高手』。」伍裕鴻一邊看,一邊跟著念出來。

突然間,他的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字幕,上面寫著『遊戲高手』。當字幕消失後,他發現自己在一個很有未來感的房間裡。他知道,影片已經開始播放。

「這看起來就像是虛擬實境,但似乎又更真實。」雖然,伍裕鴻已經不是首次觀看這部影片,他還是覺得很新奇。而且他還可以在場景內隨意走動,不過只限畫面出現的部份。

房內有一位金髮碧眼的少女,她就是安娜。她扮演這個故事的主角,主角的名字叫瑪麗。故事的世界觀,與安娜所在的世界類似,所以也是一個近未來的世界。

就像過去閱讀彼得的紙條一樣,影片中出現的文字和語言,伍裕鴻都能看懂,因為那都是中文。雖然他不知道是否原本就是如此,但至少不必煩惱看不懂的問題。

影片中的故事大概是這樣,故事中的主角瑪麗也生活在地球上。而這個時代的人類已經成功開發火星,並有不少地球人移居火星。

此時,也有探險隊搭上太空船,前往銀河系中尋找適宜人居的星球。主角瑪麗也很想去太陽系外探險,但她並不是做宇宙探險的人才。

所以她將夢想放在遊戲上,而瑪麗確實也是個遊戲高手。更正確來說,是玩動作類遊戲的高手。她不只擅長單打獨鬥,也擅長與人合作和競爭。

在經過無數次的遊玩後,瑪麗又發現了一款讓她心動的遊戲。這款遊戲叫做『星路大尋寶』,遊戲中的世界觀,是地球人已經開拓整個銀河系的時代。

遊戲分為大致分為兩個模式,其中一個是單人故事模式,就是以尋寶為主題的故事。而另一個就是多人競賽模式,其中又分為單打獨鬥和團體競賽。

整個『遊戲高手』的故事就是在說,瑪麗發現了『星路大尋寶』這個遊戲,然後瘋狂愛上這款遊戲,並結交同好。最後參與競賽,並贏得冠軍。


伍裕鴻在觀看的時候,就能理解到為什麼安娜要拍這部影片。因為這部影片雖然有個故事,但卻把很多的場景拍得很仔細。也可以說是,安娜用這個影片,來介紹她的世界。

像是主角瑪麗走在街道上時,可以看到許多機器人。其中有不少的機器人,外表看起來都還是金屬表面,不過行動上幾乎和人類沒兩樣。

如果伍裕鴻想要看得更仔細,他可以讓影片暫停,接著再慢慢看。而暫停的動作,只要用想的就能達成,也就是說,所有對影片的控制,都能用思考的方式來執行。

就伍裕鴻看來,影片中是一個和平而美好的未來科幻世界。不只到處都有機器人,還有全息投影和磁浮汽車,以及許多在科幻片中才會出現的物體。

現在,影片中的故事已經進行到,瑪麗和她的夥伴們開始比賽的時候。瑪麗和她的四位夥伴,這時都坐在比賽用椅上,頭上也都戴上虛擬實境眼鏡。

這些椅子並不是一般的椅子,它們和遊戲連結,能根據環境做出模擬。像是發出震動,或噴出一些氣味。

椅子上還有安全帶,為了避免玩家晃動太劇烈,而從椅子上摔下來,所以參賽者都必須繫上安全帶。比賽時間為兩個小時,賽前十分鐘讓參賽者準備。

準備時間內必須進入遊戲,並選好角色。這款遊戲共有十個角色可選擇,每個都有不同的技能和操作方式。因為是動作遊戲,所以操作技巧和反應能力是必要的。

由於遊戲畫面比較像卡通,所以看起來並不是很真實。當瑪麗開始選擇角色時,伍裕鴻周圍的場景也轉變為遊戲中。目前遊戲的場景像是太空船內部,這裡還站著十位可選擇角色。

「哇,我在虛擬實境裡看虛擬實境。」伍裕鴻這麼想著。他看著周圍的場景和十位角色,感覺很有趣。

瑪麗依然選擇她最愛的女性角色,這個角色名叫安琪拉。安琪拉是一個攀爬高手,她隨身帶著一條伸縮勾索,還有一把小型雷射鎗。

伸縮勾索可以讓安琪拉在垂直地形攀升,或是利用擺盪跨越地形限制。雷射鎗可以對敵人進行射擊,或是用來破壞某些物品。

選擇完角色後,瑪麗在遊戲中就成為安琪拉。接著場景又再度轉換,變成一座太空站內部的大廳。大廳中不只有瑪麗化身的安琪拉,還有她的隊友,以及另外兩個比賽團隊。

當比賽開始前兩分鐘,一個戴著太陽眼鏡的男人,突然出現在大廳裡。他負責簡單說明比賽規則,雖然參賽者們都已經知道了。然後,就是等待時間到來。

「比賽開始。」當時間到時,那個男人這麼說。

8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5 ID:DuUi4kl. ]
(5) 虛擬的故事

『星路大尋寶』的主要冒險場景,共分為二十五個星球和十個太空站,每個星球又包含五個不同場景。

但只有在故事模式中才會全部開放,競賽模式中會隨機選取五個星球,和兩個太空站。參賽的起點都在太空站中,之後可以隨意傳送到其他場景。

每個場景都會有不同的謎題和敵人,只要玩家破解一個場景,就能取得關鍵物品。等到拿到所有關鍵物品後,就會打開通往寶藏的道路,但這道路上也是機關重重。

只要能先取得最後的寶藏,那個隊伍的玩家就能獲勝。競賽模式每次的開局,都有不同的謎題和敵人。但這並不是隨機放置,而是由人工智慧對參賽隊伍進行分析後,採取的最佳處理。

遊戲中的競賽模式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是不分組的單人競賽,第二種是團隊競賽。而這兩種模式,都可選擇和平模式和戰爭模式。

所謂和平模式,就是在比賽中無法攻擊其他玩家或隊伍。而戰爭模式,就是能在比賽中攻擊其他玩家或隊伍。玩家角色在比賽中死亡時,並不會因此結束,而會回到該場景的重生點。

在瑪麗參與的這場比賽中,是屬於團隊競賽的和平模式。這代表隊伍之間,不必擔心對手的惡意攻擊。只要專心解開謎題和突破關卡,有時也可以暫時合作。


伍裕鴻看著遊戲中的畫面,瑪麗控制的安琪拉果然身手非凡。若不是因為影片切換場景,他差點以為,真的是在看別人玩遊戲,而不是在看一部電影。

現在,劇情已經進行到瑪麗和她的夥伴們,將要取得最後一個關鍵物品。目前遊戲中的場景,已切換到一個星球中的高塔。而要取得關鍵物品,必須到達高塔的第十層。

到了高塔中的第五層,必須解開此處的三道謎題,才能開啟通往上一層的道路。而解答的線索,可能在第一層到第五層之間。

要解開謎題很花時間,尤其是此時,也有一個隊伍將要取得最後關鍵物品。不過瑪麗和她的夥伴們,找到一條更省時間的道路。

在這層樓有個開啟的窗口,而在這窗口上方約兩層樓的高度,還有另一個開啟的窗口。上面那個窗口在第七層的位置,這裡可以找到升降梯的開關,讓她們快速通往第十層。

由於隊伍中擅長攀登的,只有安琪拉這個角色,於是就由瑪麗控制安琪拉,順利進入第七層的窗口。瑪麗很快就找到升降梯的開闢,它就在這層樓的一個房間裡。

啟動開闢後,安琪拉就往升降梯的入口前進。此時,伍裕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那不像是影片中的角色或是旁白的聲音。

「伍裕鴻,到這裡來。」聽到呼喚的是自己的名字,伍裕鴻感到大吃一驚。他下意識的暫停影片,想要思考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伍裕鴻,到這裡來。」他又再度聽到這個聲音,那是一個女性的聲音。而且他覺得好像上次觀看影片時,也聽過這個聲音。

呼喚伍裕鴻的聲音又再次出現,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伍裕鴻找到了聲音的來源。那似乎是往上層樓的階梯,但奇怪的是,那個樓梯兩側沒有牆壁,而是無盡的空間。

這個無盡的空間,看起來像是一片燦爛的星空。而樓梯卻是不停往前延伸,已經超出塔內應有的空間。伍裕鴻也注意到,這個空間早就超出影像的範圍,但他仍可以往前移動。


他感覺到,自己似乎能在這裡找到什麼,於是毫不猶豫的踏上台階,一步又一步走上去。當伍裕鴻走上第二十個台階時,他突然聽到身後有什麼東西掉落。

轉頭一看,他發現第一個台階開始往下墜落,緊接著第二個台階也開始掉落。台階一個接一個往下掉落,他也感到不太妙,趕緊加快腳步,往上移動。

「如果連我腳下的台階都墜落,說不定連我都會掉下去。雖然不知道掉下去會怎樣,但我肯定無法知道,那上面到底有什麼。」伍裕鴻這麼想。

「快跑,台階墜落的速度加快了。」樓梯的盡頭再度傳來女聲,伍裕鴻稍微回頭看了一下,發現台階墜落的速度真的變快了。

他現在不只得加快腳步,還必須盡力的往上跑。因為當伍裕鴻越接近樓梯的盡頭,他就感覺台階掉落的速度更快。

終於,伍裕鴻來到了樓梯的盡頭。他看到他的前方有一道光芒,那道光芒比一個成人還大,距離他約一公尺遠。

「快點,跳過來。」那個女聲從光芒中傳出,似乎十分緊張。

伍裕鴻知道對方緊張的原因,就算他不回頭看,光聽聲音也知道,在他後方的台階已經快掉光了。要是他再不跳過去,就會跟著這最後一個台階,一起墜落。

於是伍裕鴻不假思索,奮力向前一跳。他跳進了那個光芒之中,突然感覺到天旋地轉,然後失去了意識。

9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6 ID:DuUi4kl. ]
(6) 故事外的故事 (完)

當伍裕鴻恢復意識後,他發現自己站在一位女性面前。那位女性看起來年約二十歲,留著一頭棕色長髮,十分溫柔的看著自己。

「你終於出來了。」那位女性親切的對他說。

「什麼出來了?」伍裕鴻聽得一頭霧水,但他覺得這個女性很眼熟,可是一時想不到是誰。這時,他不經意的往周圍一看,發現這裡並不是自己的臥房。

這裡看起來是一個巨大的圖書館,到處都是木製的書櫃,書櫃上面放滿許多書。但仔細一看,這裡又和圖書館有點不同,因為每個牆面都是由書櫃組成。

甚至天花板和地板上,還有樓梯也全是書櫃組成,裡面也放滿了書,奇怪的是,天花板的書都沒有掉落,甚至連滑出書櫃的跡象都沒有。

「你果然忘記了。不過別擔心,很快就會想起來了。」那位女性微笑著說。「不過現在,就當我們第一次見面吧。」

「我叫黛安娜。你好,伍裕鴻。」那位女性一邊說,一邊伸出右手,向伍裕鴻示好。

「妳好,黛安娜。」伍裕鴻趕緊伸出右手,和黛安娜握手,以表示禮貌。雙方放下手後,他又繼續問說。「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所有故事之外的世界,包含著所有的故事。」黛安娜看著伍裕鴻一臉疑惑的表情,笑著指向他身旁的書櫃,然後說:「這些書櫃裡的每一本書,都代表著一個世界。

書裡記載,每一個人事物所產生的故事,而如果我們想要閱讀,書本的內容會自動轉成我們想看的部分。例如以某一個人,或是某一件事,還是某樣物品為主題的故事。

而你,就是來自這本書的世界。」黛安娜手中突然出現一本書,並將這本書遞給伍裕鴻。「這裡記載著你從出生開始,一直到離開那個世界的故事。」


伍裕鴻接過書本,他沒有翻開任何一頁,但他的腦海中已經出現自己的過去。他看到過去發生的一切,包括那些已經遺忘,以及不可能記得的事。

他沒有詳細看過一遍,但卻開始對這個巨大圖書館感到興趣。他停止閱讀自己的過去,並向黛安娜問說:「我之前所在的那個世界,當我不在時,會發生什麼事嗎?」

「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世界裡的時間會一直停止,直到你回去。或是你創造出自己的替代角色,填補欠缺的那一塊後,世界才會開始運轉。」黛安娜回答。

「我想待在這裡,所以我必須創造一個替代角色。」伍裕鴻這麼想,他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書。「這個替代角色也叫伍裕鴻吧。」

「我在這個故事中的表現實在不優秀,對我父母來說,我常辜負他們的期望。」伍裕鴻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就讓這個替代角色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吧。

這個新的伍裕鴻不只品學兼優,而且人緣極佳。他很孝順父母,出社會後也找到好工作,升遷順利,賺了大錢,也娶個好妻子。就這樣幸福美滿的過一生。」

當伍裕鴻想完之後,也發現書裡的故事開始改變。那個替代他的伍裕鴻,在故事中的表現,就如他所想的一樣優秀,而他原本的父母也感到很欣慰。

看到故事中的父母這麼高興,伍裕鴻也比較安心了。雖然切斷與那個世界的聯繫,讓他稍微有點感傷,但卻開始對這個圖書館世界有種熟悉感。

伍裕鴻把書交給黛安娜,然後他突然想起彼得,他想知道彼得是否活過那場戰爭。「請問妳知道彼得嗎?我想知道他後來發生的事。」

黛安娜手中的書消失後,她接著回答:「我知道,你是指與你接觸過的那位彼得吧。」然後她的手中又出現另一本書,並再度遞給伍裕鴻。「他的故事就在這本書裡。」

伍裕鴻接過這本書後,他的腦海又出現彼得的故事。雖然他也很好奇彼得的過去,但他更想知道彼得的未來。於是,彼得的故事隨即跳往後面,伍裕鴻也馬上得知結果。

那場戰爭持續了三年,但最後遠古惡魔被打倒,殘餘的勢力再度退回地獄。雖然人間也傷亡慘重,但值得高興的是,彼得活過了那場戰爭。

「……在那之後,彼得還和他的愛人結婚,那位女性名叫薩琳娜。」伍裕鴻高興的對著黛安娜說。

「真是太好了,實在是讓人感到幸福的結局。」黛安娜也開心的回答著。

然後,伍裕鴻手中的書消失了。因為他已經想起來,怎麼把書放回書櫃上。其實很簡單,只要知道那本書的位置,就能隨意讓它出現在手上,或是放回去。

但就算手上多了一本書,原本在書櫃上的書,並不會因此消失。因為在手上的這些書,只是書櫃上的書的副本。而這也代表著,同一個世界的故事,能同時被許多人閱讀。


10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3:17 ID:DuUi4kl. ]

當他想起這件事後,他在這個世界的回憶,也逐一被喚醒。他想到了,他在成為伍裕鴻之前的名字,也想到他之前是從那個書中世界出來。

在沒人指引的情況下,每個能脫離書中世界的機會都是微乎其微。而故事外的世界並沒有原住民,每個能來到此處的人,都是在十分偶然的情況下。

無論是來自那個書中世界的人,只要一旦進入故事外的世界,就會成為超脫生物的存在。他們永遠不死、不會受傷,也不會有病痛。他們也沒有任何生理需求,像是飲食、排泄和交配。

這些故事外的住民,甚至能夠隨意改變自己的外貌,就算變得不像人也行。但他們對閱讀和創作的渴望極為強烈,也喜愛聚集在一起討論讀後心得。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想待在這裡,也有人想要重新感受書中世界的生活。也因此,有人再度進入書中世界,但這些人再度回到這裡的機會,卻是微乎其微。

因為一旦重新成為書中世界的角色,就必須遵守那個世界的法則。以至於後來,大部份的人都忘記故事外的世界。若沒有外面世界的人引導,就可能永遠困在書內。

伍裕鴻進入書內的理由也是一樣,因為他也想要再次體驗書中的生活。要是沒有黛安娜在外面引導,他認為自己是肯定出不來了。

他看著黛安娜,終於想起,他和黛安娜在這裡發生的事。他們的初次相遇,因為喜好的書籍相同,所以經常互相討論。然後他們漸漸愛上對方,希望永遠和對方在一起。

就算伍裕鴻進入書中世界,黛安娜也沒有因此拋棄他。她成為他的一盞明燈,在迷宮中為他找出一條道路,最後終於抵達出口。

「謝謝妳,黛安娜。妳沒有拋棄我。」伍裕鴻看著黛安娜,感動的說。

「說什麼話呢。我當然不會拋棄你,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再進去書裡了。」黛安娜知道伍裕鴻已經記起來了,她溫柔的抓住伍裕鴻的手,痴迷的看著他。

「放心吧,我永遠不會再進去書裡,我會一直在妳身邊。」伍裕鴻堅定的說。

「那實在太好了。」黛安娜露出開心的表情。接著便牽著伍裕鴻的手,說:「對了,我帶你去看看其他的同伴。」

在跟隨黛安娜前往其他區域的同時,伍裕鴻也在腦海中回想那些同伴。然後他突然對黛安娜說:「我記得,在我進入書中之前,這裡還有二十五人,現在還有增加嗎?」

「不,沒有再增加人數,反而減少了。」黛安娜停下腳步,繼續說:「因為這段時間沒有人再出來,而且進入書中的人也被困住了。現在這裡總共只剩下十六人。」

「但是別擔心,其他的同伴也在幫助他們離開,只要他們真的想離開。」黛安娜微笑著說。

「說到離開,妳覺得我們還可以再往上一層,脫離現在這個世界嗎?」伍裕鴻突然想到這個問題,便對著黛安娜說。

「我也這麼想過。但是就算能再往上一層,我也要和你在一起。」黛安娜堅定的對著伍裕鴻說。

「我也是。不過即使出不去,和妳在一起也就夠了。」說完,伍裕鴻溫柔的吻上黛安娜的唇。

黛安娜雖然有點害羞,但並不閃躲,只是快樂的享受這一刻。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