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故事中的人們

1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7:55 ID:DuUi4kl. ]
(1) 我是故事中的人

「我的名字叫做約翰,年約二十二歲,是一名成年男性,過去曾經是一個農夫。前陣子,我才知道我是故事裡的人。然而,我並不是這故事中的主角,我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

要說我為什麼知道,我是故事中的人,就得說到之前發生的事。但說實在話,我寧可不要發生那些事,畢竟對我來說,就算因此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人,也沒有任何意義。

我所居住的村莊位於瑞爾城的範圍外,但這裡還是屬於瑞爾城主的領地。瑞爾城主的風評不錯,他很關心自己的子民。而對我們這些農民來說,他也沒有給我們太大的負擔。

我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三歲大的兒子。我的妻子是我從小到大的玩伴,也就是所謂的青梅竹馬。我很愛她,也愛我的孩子。

但是,就在上星期五的早上,那場災難…災難…」可惡,我的眼淚又流下來…

「冷靜點,把話說完。」這聽起來像是我的聲音,但卻不是我說的話。我看向四周,看不到說話的人,只看到黑暗的森林,還有眼前燃燒的營火。

但我知道那是誰的聲音,那是旁白的聲音,就是故事中的旁白。就是因為這個旁白的出現,讓我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人。

「沒錯,繼續說吧。」那個旁白的聲音又出現在我耳邊。

「唉……」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沒錯,這個旁白連我在想什麼,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是當然的,不然我還是旁白嘛。」那個聲音似乎笑了一下。


我聳聳肩,繼續說:「上星期四是收割小麥的日子,整個村莊都動員起來。因為收成不錯,大家都很高興,當晚大伙就喝了點酒,我也不例外。

到了隔天早上起床,我發現身上的錢袋不見。找遍整個屋子也沒找到,最後想到也許掉在農田裡,於是我就到農田裡去找。

因為才剛收割完,農田裡沒有其他人。我花了不少時間後,終於找到我的錢袋。這時,天空突然佈滿烏雲,當時我猜想快要下雨了,得快點回家。

突然,一道閃電打在瑞爾城的內城,然後城內冒出了火花。緊接著又連續出現數道閃電,先是落在城內,接著往城外,往我這個方向過來了。

『往左跳!』有個聲音在我耳邊出現,那時我還不知道那是旁白。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我就跟著往左跳。

就在我跳到左邊時,一道閃電落在我的右邊,也就是原本站立的位置,地面上多出一道燒焦的痕跡。雖然逃過一劫,但在我身體的右半邊,依然感到一股電擊的麻痺感。

然後,那些落雷像是有個路線似的,一路往村莊前進。『糟了!』我想警告村莊裡的人,但一時動彈不得。不過落雷的聲音,很快就引起村人的注意。

可是這並沒有用,就算他們四處逃竄,依然有不少人被閃電擊中,也有不少房屋被閃電擊中,而燃燒起來。等我身體的麻痺感消失後,趕緊跑向村莊。

我最擔心的,就是我的家人。我在心中不斷祈禱,希望他們沒事。可是天不從人願,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他們都死了。」我忍不住發抖,我感到憤怒、哀傷和恐懼。


「別難過,那只不過是故事中的角色而已。」旁白的聲音又出現在我耳邊。它之前也這麼說過,那時我剛埋葬好我的家人,正在為他們哀悼。

「誰說他們是故事裡的角色,他們是我的家人。」我當時非常生氣,現在雖然稍微平靜一點,但還是不能接受這種說法。「唉,旁白,你真的不懂。」

「但這不能怪你,你只是作者的其中一項能力。」我裹著毛毯,坐在地上,看著營火說話。

「沒錯,我只是作者的其中一項能力,正確的稱呼叫做『旁白之音』。」旁白這麼說。「我可以和持有我的人溝通,而持有者只限於我選中的人。

我知道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不限距離,也不管這件事有多細微。我也知道所有過去真正的歷史,也知道短期內發生的未來。

原本我這個能力,不會屬於任何一個角色。不過在作者放棄創作後,所有的能力就四散了。順帶一提,我也是少數有意識的能力,其他的作者能力,可不見得能和他的持有者交談。」

「照你過去的說法,作者在這個世界就是至高神。只要他想得到,就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到。」我提出疑問。「既然這麼好,他又為什麼要放棄這個故事。」

「作者放棄的原因有很多。」旁白回答說。「但追根究底,就是因為,作者在他的世界也是個凡人。既然是凡人,就有許多凡人得面對的事,難保不會因此受到干擾。

雖然作者,確實能在我們這個世界呼風喚雨,但他的肉身可從未進入故事中。就算可以得到什麼好處,也只限於精神上。」旁白停了一下,繼續說。

「我知道你很在意那場災難,那是因為作者不再掌控劇情,讓整個世界自由運作才造成。不過,就算作者不放棄這個故事,他也可能為了劇情的發展性,而造成那場災難。」


我不是第一次聽旁白說這些話。事實上,在我離開家鄉,想要尋找那個人之後,旁白就一直對我說這些。承認自己是虛構故事中的角色,照理說應該是很困難的事,但我卻接受了。

「因為你成為我的持有者呀。不必問我為什麼要選擇你,純粹是因為我高興。」旁白笑了兩聲,又說。「怎樣,心情好點了沒。」

「稍微好點了。」我苦笑著說。「如果沒有你,我不會知道該怎麼尋找那個人。那個人……你說他真的可以幫我見到,我死去的妻子和兒子嗎?」

「沒錯,那個人可不是普通人。但他並不能把你的妻兒復活,也不能把你妻兒的鬼魂叫到人間,只能讓你看到在冥界的妻兒。」旁白頓了一下,繼續說。

「放心吧,冥界是很安詳的地方。」

我相信冥界是很安詳的地方,城裡的神官也是這麼說。只是如果可以,我想看到我的妻兒在那裡,是否真的過得很安詳。

至於那場災難的禍首,是一個邪神造成,那個邪神剛好經過瑞爾城,便惡毒的釋放閃電。我很生氣,想殺死祂,但又有什麼用,對方是神,而我只是個凡人。

在這個世界的歷史中,善神與惡神不斷戰鬥,最終總會維持平衡。而今,維持這個設定的力量已經消失,未來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但是旁白曾經和我這麼說過,有個角色早就被作者賦予能力。而所有的作者能力,都在任何故事設定的力量之上。而那個角色,現在正在追殺那個邪神。

無論如何,復仇這件事,我是無能為力,只希望那個角色真能殺死邪神。想著想著,我開始覺得有點睏了。

我裹著毛毯,躺在地上。雖然,孤身一人在黑暗的森林中睡著,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可是因為有旁白在這裡,我感到很放心。因為旁白不用睡眠,它隨時可以警告我。

「安心睡吧,沒事的話,我不會吵醒你。」旁白這麼說。

「多謝了,晚安。」我心中有股暖意,忍不住向旁白道謝。接著閉上眼睛,漸漸地睡著了。


2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7:57 ID:DuUi4kl. ]
(2) 我所尋找的腳步

在經過約一個星期的旅程後,我終於在下午抵達塔漢克城。塔漢克城是我國的第二大城,僅次於王國的首都。這裡看起來很繁榮,沒有被邪神踐踏過的痕跡。

而這裡也就是旁白所說的,那個人會出現的地方。不過,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現在,旁白應該可以告訴我了吧。

之前一路上,只要有人在旁邊的時候,我都不敢開口和旁白說話。因為別人聽不到旁白的聲音,我怕會被當成瘋子。但就算只在腦袋裡想,它也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

「那是當然的,我馬上回答你的問題。」旁白的聲音再度從我耳邊出現。「我之前說過,那個人不是普通人,但也不是魔法師,因為祂是神。」

「什麼!」我驚訝的發出聲音,然後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接著看了一下周圍,雖然道路上人來人往,還好沒人在意我的舉動。

根據我的記憶,這個世界的神主要分為三個陣營,這三個陣營就是善良、邪惡和中立。大多數的時候都是邪神挑起戰爭,然後善神出來擺平,中立神則完全不管事。

每個神明都有不同的專長,就算是不同陣營的神明,也可能有類似的才能。但是態度上卻完全不同,而這點也反應在祂們對信徒的賜予上。

可是神明應該不會隨意降臨人間。不,不對。之前不就出現一個可惡的邪神。但是,這個城市看起來沒有異常,所以來到此地的應該是善神,或是中立神。

不過,每個陣營除了各有一位主神外,還各有十位神祇接受人民的信仰。就算只有善神和中立神,也至少有二十二位。所以,這個神是那一位呢?

「這個神屬於中立陣營,祂是鍛冶之神,名叫蒙立安。」旁白說出了答案。

原來是鍛冶之神──蒙立安,雖然我知道這個神,但其實並沒有膜拜過祂。我最常膜拜的中立神是農業之神──伊那瑞,畢竟對一個農夫來說,沒有比豐收更重要的事了。

「就算是你等一下遇到祂,也不必膜拜祂。」旁白又說。可能是察覺到我的疑惑,旁白接著說。「因為祂也得到作者的能力,已經知道自己是虛構故事中的角色。

蒙立安得到的能力叫做『閃耀的愛情』,只要在祂指定的區域釋放,只要有人心裡藏著些許愛意,那個愛意就會被放到極大,使得原本可能擦身而過的兩人相愛。

即使在場有人沒有愛上任何人。也會感到愛意籠罩的幸福。因為愛情的力量,所以在此區域內一片和平,沒有任何外力能破壞。就算是天災、魔法和神力都無法破壞。」


鍛冶之神用這個能力,那豈不是變成愛神了。我搖搖頭。算了,這不重要。所以這位神明真的能幫助我,看到在冥界的妻兒嗎?

「放心吧,這是每個神明都能做到的事。話說回來,蒙立安之前才進過冥界,還在那裡釋放了一下作者能力。」旁白繼續說。

「當然,祂現在已經在這座城內。不過祂並不高調,所以裝扮上和普通人沒兩樣。現在這位鍛冶之神,臉上長著落腮鬍,看起來就像一般的大叔。」

祂在那裡?

「快到了,看到前面那間酒館了沒?蒙立安就在裡面。」旁白這麼說。

我照著旁白的指示,走進那間酒館。目前酒館裡的人並不多,只有幾位客人分散在三個桌子喝酒,還有人正吃著麵包。我看到有一桌只有一位客人,他像是留著落腮鬍的大叔。

「就是祂。」旁白這麼說。

我走向那位大叔所在的位置,心想要接著要如何向他請求。這可是一位神明,我可不能有絲毫冒犯。但是祂又裝成和普通人一樣,肯定不希望我透露祂的身份。

就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走到蒙立安的旁邊。祂剛吃了一口麵包,然後又喝了一口酒,看起來就像普通人。蒙立安似乎注意到我走過來,轉頭看向我。

糟糕,我該說什麼?「你好。」我一時緊張,只能像問候平常人一樣。

蒙立安看著我,突然大笑起來,接著說:「別緊張,約翰。就像對平常人一樣,和我對話。來,請先坐下吧。對了,在這裡,請叫我阿蒙。」

祂的口氣很溫和,讓我安心不少。我照著祂的指示,坐到面對祂的一張椅子。

「我知道你有作者的能力,我想你也知道我也有。所以我們現在的地位是平等的,你不需要把我看得那麼偉大。」蒙立安笑著說。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啊!對方都跟你說,地位是平等的啊。」沒想到旁白竟然吐槽我。

可是對方是神啊。就算我們都是故事中的角色,但身份是不會變的。

「沒錯,身份是不會變的,但想法是會變的,尤其在失去作者的拘束力後。」這話不是旁白說的,而是蒙立安。天啊,祂聽得到我的想法。不過祂是神,好像沒什麼好奇怪。

蒙立安笑了笑,有點好奇的說:「你剛剛是不是在腦袋裡,和某個人談話。那是你的作者能力嗎?」

看來連神都聽不到旁白的聲音,於是我簡單說明了『旁白之音』的能力。

「真是神奇的作者能力呀。這麼看來,我想我也不必,向你說明我的作者能力。」聽到蒙立安這麼說,我很自然的點了點頭。

「我已經知道你的來意,你想看到你的妻兒吧。那我就先實現你的願望,之後再慢慢聊。」蒙立安這麼說,接著祂站起來,往我這裡走過來。

當蒙立安站起來後,我才發現祂很高大壯碩。我猜祂的身高大概有兩百公分以上,而我的身高還不到一百八十公分。


3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7:57 ID:DuUi4kl. ]

祂站在我身邊,伸出右手,輕輕地放在我的額頭上,然後說:「告訴我,你的妻子和兒子叫什麼名字?」

「我的妻子名叫凱薩琳,兒子名叫潘恩。」我說。

「很好,我找到了。」蒙立安說,然後我好像看到祂皺了一下眉頭。接著又聽祂說:「接下來,我會讓你看到在冥界的妻兒。不過,有件事你要先知道。

我前幾天去過冥界,並且在那裡使用了『閃耀的愛情』。而施放的區域,剛好就在你妻兒的所在位置。所以不管看到什麼事,不必太驚訝。」

然後,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影像。我看到一個很美好的地方,那裡有蔚藍的天空,青翠的綠地中,掺雜了鮮艷的花朵。這裡就是冥界,和神官所描述過的一樣。

我看到草地上,有著無數的情侶相伴而行。使我想起過去,我和妻子在一起的美好日子。這就是『閃耀的愛情』的力量,連我都能感受到幸福。

接著,我看到一個約三歲大的男孩,我仔細一看,高興到快哭出來。那正是我的兒子──潘恩,我注意到他的身旁,還跟著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兩人手牽著手,顯得非常快樂。

哈哈,沒想到我的兒子已經找到女友了。看著他這麼快樂,我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下一半了。只希望看到我的妻子時,她也能這麼快樂就好了。

很快地,我就看到我的妻子──凱薩琳,她看起來確實很快樂。但她的身旁卻多了一個男人,還不時與那個男人卿卿我我。看她臉上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愛上那個男人了。

「夠了。」我忍不住發出聲音。蒙立安似乎聽到了,祂將手收回去,影像也就此中斷。

「對不起,讓我冷靜一下。」即使我面前站著一位神明,我還是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對祂說出任何感謝。

而蒙立安似乎也明白我的感受,祂回到座位上,靜靜地吃完桌上的麵包和啤酒。接著又叫兩杯啤酒,其中一杯是給我的。

我喝了一口酒,想起我和妻子過去的美好生活。也想到那天降臨的災難,我無能為力,救不了我的妻兒。我害怕他們到了冥界,沒有我的陪伴,他們會很孤單。

但是,現在我的妻子和兒子都有人陪伴,而且看起來都很快樂,這不是很好嘛。我是個沒用的男人,既然保護不了他們,又有什麼理由要他們等我。

我想通了,所有難過就讓我一個人承受吧。我舉起酒杯,一口氣將杯裡所有的酒喝光。我感到頭有點暈,似乎也不太難過了。

「如果你還想要和你的妻子復合,等你將來到冥界時,我可以再施展那個能力。」蒙立安突然開口說話。

「不必了,阿蒙。我沒那個資格。」我揮了揮手。不知道是否因為喝了酒,我說話時,好像也不太拘束了。「但是,謝謝你。」


「不客氣。」蒙立安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尷尬,不過很快就露出笑容。「不如現在,我們來談談那個罪魁禍首。你知道祂叫做什麼名字嗎?」

「說實話,那天我連祂的影子都沒看到,只看到祂降下的閃電。」我一邊說,一邊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至今我仍感到恐懼。「如果沒有『旁白之音』,我絕不可能活下來。

當然也不會到這裡找你,更不可能會知道,是那個邪神造成的災難。那個邪神就是狂暴之神,祂的名字叫做納索門。」

「原來是納索門,那傢伙可是邪神中最喜好破壞的。只是沒想到,在眾神的想法開始改變時,祂還這麼樂於扮演原本的角色。」蒙立安有點感嘆的說。

眾神的想法改變了,那是什麼意思?當我開始思考的時候,蒙立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腦袋裡。「抱歉,這件事不適合讓外人聽到。所以,我把想法直接傳到你的腦袋。

我想你已經知道,至高神其實就是作者的想法,但這位立於頂點的神,可從沒在眾神面前出現過。而過去,因為作者仍掌控這個故事,所以沒有任何神懷疑祂的存在。

可是現在,作者已經放棄這個故事。因此祂的能力分散在這個世界,而得到作者能力的角色,不只能使用能力,還能馬上理解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

而那些沒有得到能力的角色,也有可能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就得繼續扮演現在的角色。不過,大部份的凡人因為能力有限,想過也就算了。

但是對眾神來說,祂們失去了至高神的指示。因此祂們開始懷疑至高神的存在,其中有不少神明,已經對善惡之爭失去興趣。但對祂們信徒的管理,倒是沒什麼改變。

而我,因為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這個作者能力,因此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所以我的想法改變更多,也因此,我把我的神職交給別的神,而現在,我算是個自由的角色了。」

我驚訝的看著蒙立安,沒想到祂竟然放棄神職。雖然因此得到自由之身,但卻也因此失去信徒膜拜。不過就算這樣,蒙立安仍然是個神,好像也沒什麼差別。

「確實沒有差別。」這次的話是從蒙立安口中說出。「但我可以隨意,去我想去的地方,做我想做的事。當然,我不會做壞事。」

「所以說,其實納索門的表現不太正常。」聽到我這麼說,蒙立安點點頭。然後,祂又搖頭說:「不過,也可能這就是祂的本性。」

「話說回來,旁白其實還告訴我一件事,它說有個角色正在追殺納索門。」看到蒙立安驚訝的表情,我繼續說。

「但那個角色並不是神,我猜那個角色大概是主角,否則還有那個非神的角色,能夠毫無顧忌的追殺神。」

「旁白沒有告訴你,那個角色是什麼樣的人嗎?」蒙立安疑惑的對我說。

「沒有,它說還不能劇透,要等晚點再告訴我。」我聳聳肩,無奈的笑著說:「雖然旁白無所不知,不過它也有自己的個性,並不是任何事都會告訴我。」

蒙立安聽到我這麼說,似乎覺得很有趣,哈哈大笑起來。突然間,我的肚子發出飢餓的叫聲。我才想起來,我還沒吃午飯。

「看來你很餓了,我請你吃飯吧。」蒙立安笑著說,然後又向店家點了餐點和啤酒。

我這時才發覺,祂完全沒有把我當成凡人看待,而是當成祂的同伴。我想這是因為,我也擁有作者的能力吧。但即使如此,我依然很感激祂。

不久後,餐點送到我面前,我便毫不客氣的大快朵頤。

4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7:59 ID:DuUi4kl. ]
(3) 我遇到作者分身

飽餐一頓後,我感覺心情舒坦多了。從上個禮拜到今天,我都覺得自己像是被某個人惡整。不過作者已經放棄這個故事,我也不能怨他。果然,要怨還是只能怨命運。

「你已經吃飽了吧。待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蒙立安對我說。

「請問,要去什麼地方啊?」我疑惑的說。

「一個有很多同伴的地方。」蒙立安說完,露出一個神秘的微笑。然後,祂向酒館裡的店員付了錢,接著就帶著我離開酒館,往城外走去。

途中經過一個村莊,但那裡並不是我們的目的地,所以沒有停留很久。離開村莊後,蒙立安帶我往森林深處前進。

到底是要去那裡?我越來越疑惑。不過,因為我信任蒙立安,所以並沒有往壞處想。

「喂,你也稍微思考一下吧。」旁白突然發出聲音。「都已經給你提示了,你也大概能猜到待會會見到誰吧。」

既然旁白都這麼說,我就思考一下吧。蒙立安說會見到同伴,難不成是說等一下會見到的人,都是擁有作者能力的人。

「沒錯,你至少猜中九成以上。」旁白這麼說。

可是,為什麼要到森林裡呀?

「因為森林裡比較沒人打擾,要說什麼都可以,也不會有人把你當瘋子。」旁白接著說。「而且,作者分身也在那裡。」

「什麼,作者在那裡!」我不經意的喊出來。

「是作者分身,不是作者!」旁白似乎有點生氣。「差很多,請你聽清楚。」

是,我知道了,是作者分身,不是作者本人。但是,作者分身不就是作者的化身嗎?

「其實還是有不少差別。」蒙立安突然開口說話。「關於這點,等你見到他後,再做說明吧。」然後,祂指著前方說:「放心吧,就快到了。」


現在已經是黃昏,日光的餘輝灑落在森林中,感覺別有一番滋味。不過這也代表著,過不久就要天黑了。可是既然要在這裡碰面,那總會有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吧。

果然,過沒多久,我就看到前方出現三間木屋。每間木屋看起來都不小,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多餘的地方,能讓我休息一晚。

目前沒有人在屋外,但屋內倒是傳出有人談話的聲音。當我跟著蒙立安,走到一間木屋旁時,看到門前站著一隻狼狗。那隻狗看著我們,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笑屁呀!好好的人不當,跑去當狗。」發出聲音的是旁白。

「我可是作者分身,要當什麼,隨我高興。」那隻狗竟然說話了,那聲音聽起來很中性。而且牠竟然能聽到旁白的聲音。慢著,牠說他是作者分身。

「什麼,這隻狗竟然是作者!」我驚訝的叫出來。

「是作者分身,不是作者。」那隻狗和旁白同時對我說。然後,我看到那隻狗變成一個少女,接著少女又變成一個少年。

「既然有客人來,我就以人的樣子,和你們打聲招呼吧。蒙立安和約翰,兩位旅途上辛苦了。」這個少年微笑的說。「蒙立安,沒想到一陣子沒見面,你就找到新的同伴。」

「這件事純屬偶然,要不是約翰主動來找我,我也不可能遇上他。」蒙立安笑著說。

「嗨,約翰。我們是第一次碰面吧。」這位少年看著我說。「你已經知道我是作者分身,可是看起來,你不太清楚我和作者本人的差別。」

「是的,我不清楚。」我好奇的說。「就算你是作者分身,應該也和作者本人差不多吧。」

「可差多了,因為我只是作者的一個能力,能力的名字就叫做『作者分身』。當作者還掌控這個世界時,藉由我來體驗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色。」作者分身回答。

「我和『旁白之音』是少數有自我意識的能力。但是『旁白之音』沒有實體,必須依附在別人身上。而我有實體,並且能夠隨意變換外貌。

雖然我也可以依附在別人身上,但那個人會被我完全控制。就算之後我脫離那個人的身體,那個人仍保有這段記憶,而且完全不會覺得奇怪。

我可以察覺到,所有作者能力的大概位置。所以當你們往這裡前進時,我已經知道你們會過來。這裡還有很多空房間,你們可以在這裡好好休息。」

這時,從屋內走出一個成年男性。他看起來大約二十多歲,身穿皮甲,手中拿著一把劍。他看了我們一下。然後對作者分身說:「這兩位也有作者能力嗎?」

「沒錯,這兩位是蒙立安和約翰。」作者分身依序介紹蒙立安和我。「蒙立安是過去是鍛冶之神,但現在已經卸下神職。而約翰,以前曾是個農夫。」

然後它又說明一下,我和蒙立安所擁有的作者能力。接著,就向我們介紹那位男性。「現在,就由我隆重向兩位介紹,本故事的主角──凱特。」

什麼,這個男人是主角!

「凱特過去曾是騎士團的團長,他還有四名同伴,現在都在屋內,我待會再向你們介紹。」作者分身繼續說。「他擁有的作者能力是『主角威能』,故事一開始,作者就已經給他了。」


我聽到『主角威能』這名字,感覺好像很厲害呀。不知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主角威能』這能力的特點,簡單來說就是極端的好運。」那位少年,也就是作者分身這麼說。「舉例來說,像是在不管是多危險的困境中,都能夠化險為夷。

而在平時,若有什麼需求,也都會有貴人相助。因為天賦異稟,所以學什麼都很容易;因為人緣極佳,所以沒人不信任他。有時甚至連敵人都能說服,變成他的同伴。

而這個能力不只保護擁有者,甚至也能保護到他的同伴。只要那個同伴不是對他心懷惡意,都能得到一些好運。」

「別這麼說了。」凱特突然開口說話,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我是主角,天生就得到不錯的能力,但我並沒有那麼偉大。」

「凱特,你不用這麼謙虛。」蒙立安接著說。「你的名聲在善神們之間很不錯,就算那是作者塑造給你的形象,如今你也不想當個壞人吧。」

「我確實不想當壞人,但那是為了我的同伴,和這世界中那些善良的人們。」凱特感慨的說。「只是主角背負著沉重的使命,而這使命,我已經不想再承擔了。」

「所以我才把『主角威能』,這能力分成五份。其中一份留給你,另外四份給你的同伴。」作者分身這麼說。「這樣不只主角變成五個人,他們也都立即能理解,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

不過,其中有一份,卻沒送到你的同伴身上。因為,被意外闖入的傢伙給拿走了。說來,那傢伙的個性還挺糟糕的,虧祂還是邪神──納索門。」

我一聽到這名字,就有股說不出的怒氣。納索門這邪神,不就是害得我家破人亡的混蛋嘛。沒想到祂竟然得到作者能力,雖然只有五分之一,也夠祂大鬧一番了。

難道沒有人可以對付祂嗎?這時,我突然想起旁白曾說過,有人在追殺邪神。於是便問說:「旁白說過,有人正在追殺納索門。凱特,難不成就是你嗎?」

「不,不是我。其實,還有一個能與『主角威能』匹敵的能力。」凱特連忙回答。

「這個就交給我來解釋吧。」作者分身接著說。「那個能力就叫做『天煞孤星』。雖然擁有者也會有極端的好運,但卻有個缺點,那就是和擁有者親近的人,死亡率會大幅提升。

這代表擁有者的親人會接連死去,除非擁有者遠離他的親人,才能降低他親人的死亡率。不過,並不影響其他擁有作者能力的人。

事實上,擁有作者能力的人,基本上不會被其他作者能力影響,就算是因為被分散而弱化,影響力也會大幅降低。」


「那麼,這個能力的擁有者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們嗎?」我好奇的問。

「他的名字叫做麥可,過去曾是傭兵團的團長。當然,納索門也害死過他的親人,毫無疑問是他的仇人。」作者分身回答。「我已經感覺到,麥可和納索門往我們的位置前進。

不過,他們不是為我們而來,相反的,我們之所以在這裡,就是為了等他們。但是在這之前,我們還是先進屋內吧。」

天空逐漸變暗,進屋後,屋內開始點起燈火。然後,作者分身介紹了凱特的四位同伴。他們其中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性,名叫珍妮,是個魔法師。

另一位三十多歲的男性,名叫喬治,是位僧侶,信奉善神陣營的神祇。還有一位是三十多歲的女性,名叫米娜,是個弓箭手。

最後一位,是個十多歲的少女,名叫雪琳,是位吟遊詩人。她也是沒有得到,那五分之一的作者能力的人,所以經常無法理解我們的談話。

夜漸漸深了。我們用過晚餐後,又聊了一下彼此的事。直到大家都有了睏意,便回到各自的房間去睡覺。因為空房很多,我也有個房間可睡。當然,作者分身是不用睡覺的。


5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8:00 ID:DuUi4kl. ]
(4) 我看到超越神的力量

我在森林中的小木屋已經待了兩天。由於屋內的存糧很多,幾乎可以吃上一個星期,所以我們這些住在屋子裡的人,完全不擔心沒有食物的問題。

我這兩天都很閒,大部份的時候都和同伴們閒聊,或是在木屋附近的森林閒逛。在準備餐點時,我也會幫忙,有時也會想起妻子煮的菜。但是,那都已經過去了。

不過就是故事中的人嘛。有時我會這樣安慰自己,但隨後又覺得有點對不起我的家人。我也和其他人聊過這種感覺,他們也能體會,但也告訴我說,早晚都要習慣。

話說回來,這兩天又來了三個人,他們同樣擁有作者能力。其中一位是四十多歲的男性,名叫傑克,過去曾是盜賊,但現在已經改邪歸正。

傑克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馬賽克』,可以讓某樣物體看起來模糊不清。也可以讓某個人,眼中看到的某個物體,或所有物體都模糊不清。

第二位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性,名叫肯恩,過去曾是工匠。本來已經不想再鑽研技術,但是一看到蒙立安,這位過去的鍛冶之神,又再度燃起興趣,一直向祂求教。

肯恩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超展開』,可以使某人、某事或某物,接下來的劇情發展,以意想不到的的方式展開。

第三位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名叫艾蜜莉,是死靈法師。死靈法師信仰冥界之神,而冥界之神是中立神,負責管理死後的亡靈。

艾蜜莉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創世紀』,是一種能夠依她自己的想法,創造出另一個世界的能力。

「預告一下。今晚,還會有個擁有作者能力的人到這裡。」當我正在回想時,旁白突然發出聲音。然後我想了一下,該不會是說那個名叫麥可的人。

「麥可也會來,但他還有個同伴,名叫芙蕾。她是一位女性,也是德魯伊,信奉森林之神。森林之神屬於善良陣營,負責管理森林中的生物。」旁白繼續說。

「芙蕾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恐懼的泉源』,在某個地區施展,便可影響當地的指定對象。這些對象會被無法對抗的力量傷害,最後不是發瘋,就是死亡。」

這個能力聽起來挺恐怖的,沒想到德魯伊竟得到這個作者能力,和她原本的角色形象反差真大。話說回來,旁白不是不劇透嗎?

「誰說我不劇透,只是看我高不高興而已。」旁白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反正等到晚上,作者分身也會和你們說。」


旁白沒說錯,等用完晚餐後。在餐桌旁,作者分身就和我們說了。當然,作者分身其實不用吃飯,雖然它也能吃東西。

「所以今晚,在我們這座森林裡,會有場精彩的戰鬥可看。」作者分身這麼說。

「等等,那我們不會被波及嗎?」話剛說完,我就想到我們這裡一堆能人異士。但若真要開打,難道納索門這個邪神,不會把祂的部下帶出來嗎?

「放心吧,他們戰鬥的地點,離我們這裡還有段距離。」作者分身笑著說。「納索門也會帶著祂的一群部下出現,目的是打倒追殺祂的人,順便佔領這個地區。」

「納索門這傢伙還真奇怪,雖然得到了作者能力,但卻沒有絲毫改變,依然對這個世界有著野心。」蒙立安疑惑的說。

「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個性,有時就算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也不會因此改變。」作者分身解釋。「我就來說明一下吧,納索門現在的想法是這樣。

別的神都對善惡之爭失去興趣,而祂又得到『主角威能』,現在正是佔領這個世界的好時機。雖然,祂擁有的作者能力只有五分之一,但祂本來就是神,要對付凡人綽綽有餘。

可是遇到擁有『天煞孤星』的麥可,竟然打到祂必須逃跑。但納索門並沒有因此改變想法,祂決定召喚自己的部下,只要宰掉麥可,這世界就在祂的掌握中。」

「可是目前看來,祂今晚就要失敗了。」說話的是傑克,那位擁有『馬賽克』的男子。「這就是沒認清現實的後果啊。」

「所以說今晚,你會幫我把那五分之一的能力取回吧?」說話的是凱特,故事中的主角。突然開口,向作者分身發問。

「沒錯,我一定會幫你拿回來,放到雪琳身上。」作者分身的表情看起來很認真。「我規劃好的事情,莫名其妙被人亂入,我可是非常不爽呢。」

忽然,屋外傳來一陣騷動。

「看來,戰鬥快要開始了。我們可以到門外看看。」作者分身這麼說。接著,大家就一同走到屋外。

今晚月色明亮,我看到在遠方的某處,森林中的鳥獸四處竄逃。在那裡,有不少巨大的猛獸出現,看起來像是巨人、惡龍,或是邪神的其他部下。

當然,我從沒看過邪神的部下,只是從過去聽過的傳說,猜想這種可能。

「不用懷疑,那就是邪神的部下。」旁白馬上回應我。「至於納索門在那裡,你看那些怪物上的天空,有個發光的物體,就是納索門。」

作者分身走到我們面前,然後說:「想要過去看的人,可以跟著我。不過,在那裡可不要輕舉妄動。」說完,它開始往納索門的方向跑去。


6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8:02 ID:DuUi4kl. ]

傑克和肯恩首先跟過去,蒙立安想了一下,也加快腳步追上去。我覺得如果自己在那裡,應該會很危險,所以也就乖乖地待在這裡。

凱特雖然也很好奇戰況,但為了避免突發狀況,還是決定和他的四位伙伴,一起在這裡等待。還有艾蜜莉,就是那位擁有『創世紀』的女性,也打算留在這裡。

儘管在這裡可以稍微看到,但卻無法看得很清楚。不過,旁白應該可以轉達給我吧。

「很好,你終於想到我了。」旁白得意的說。「我可以告訴你那邊的狀況,但是你也要告訴旁邊那些人。」

當然,他們聽不到旁白的聲音,我有義務要告訴他們。

「接下來,我說一句,你就說一句。」旁白繼續說。「各位注意,接下來請收聽,精彩的實況轉播。」

什麼,什麼實況轉播?

「說呀,你不說的話,那裡的狀況我就不說了。」旁白用威脅的語氣對我說。無奈之餘,好吧,我說。

「各位注意,接下來請收聽,精彩的實況轉播。」當我說完後,旁邊的人們馬上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於是我趕緊補一句:「旁白要告訴我們,那裡的狀況啦。」

眾人的眼神立即轉為期待,然後我就把旁白告訴我的話,一一轉述。「麥可和他的夥伴芙蕾,現在就站在納索門和他的大軍前面。

納索門很高傲的說:『愚蠢的人類,今天就讓你死無全屍』。麥可只低聲說:『白痴』,然後,就往納索門的方向跳上去。

這邊說明一下,麥可身上穿著魔法盔甲,這副盔甲不但像衣服一樣輕,還能讓他浮在空中,並能讓麥可在空中隨意移動。

此時,芙蕾也向納索門的大軍施放『恐懼的泉源』。因此,納索門的部下雖然想攻擊麥可,但卻被森林中的強大力量壓制。

對了,目前作者分身和跟去的那三位,已經到達那附近。不過,作者分身要求其他人保持距離,以避免捲入戰鬥。

『恐懼的泉源』這個能力會依當地環境,而形成不同的形態。而現在,森林裡的花草樹木全部扭曲成一團,將納索門的所有部下綑綁,並將根穿入他們體內,吸食身體的養分。

而在空中,納索門施放閃電,試圖阻止麥可前進。但麥可輕鬆的躲開所有的攻擊,靠近納索門的身邊。麥可舉起手中的劍,砍向納索門,納索門也舉起棒錘阻擋。

不過,納索門沒有完全擋住麥可的攻擊,因為麥可立即又出了一劍,就刺在納索門的腹部。但是這一劍刺得並不深,因為『主角威能』的能力讓祂迅速往後退。

這個時候,作者分身化成一道光,迅速靠近納索門的背後,取走了『主角威能』,然後又回到原來的地點。

緊接著,麥可又向納索門砍出一劍,納索門再度用棒錘擋下。但是強烈的衝擊將祂震到地上,同時也受到『恐懼的泉源』的影響,暫時喪失了浮在空中的力量。

納索門這時也發現,在祂的作者能力已經不見了。祂開始感到恐懼,已經不想再戰鬥,只是慌亂的逃跑。然後,傑克和肯恩又不約而同的,施放能力在納索門身上。

因為傑克的『馬賽克』,讓納索門看不清事物,但祂仍可靠其他感官判斷。而肯恩的『超展開』,讓納索門沒注意到腳下有個香蕉皮。

接著,納索門踩到香蕉皮滑倒,頭撞到旁邊一塊魔法水晶,就死了。」什麼,堂堂邪神就這樣死了。照理說納索門是我的仇人,他死了,我應該很高興,但怎麼覺得這種死法有點可憐。

不行,我不能同情祂。就是祂害我妻離子散,還害我妻子愛上別人。吃屎吧,納索門,滾到冥界懺悔去吧。


納索門死後,芙蕾解除了『恐懼的泉源』,因為她的目的只是阻撓大軍的行動。所以,那些還沒被折磨死的部下,就帶著納索門的遺體,逃回老家去了。

之後,作者分身回來了。當然,那三位跟去的同伴也一起回來,他們的身後還跟著麥可和芙蕾。麥可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性,看起來歷盡滄桑,有點冷酷。

而芙蕾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看起來和麥可感情不錯。接著,作者分身一看到凱特的夥伴,那位吟遊詩人──雪琳,就往她的肩上拍一下。

「好了,那五分之一的『主角威能』,已經放在她的身上。不過,她要完全感受到這個能力,可能要等到明天早上。」作者分身看著凱特,笑著說。

凱特鬆了一口氣,然後作者分身又向麥可和芙蕾,介紹我們這些擁有作者能力的人。我特別向麥可感謝,因為他幫我報仇雪恨。

可是他只淡淡的說:「那很好。」我猜他可能是太累了,要不然就是不擅言辭。

然後,因為麥可和芙蕾還沒吃晚餐,我和幾個人就趕緊去準備。在他們吃完晚餐後,也同意在我們這裡住幾天。於是,作者分身就將一間空房分配給他們,讓他們今晚好好休息。

7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8:04 ID:DuUi4kl. ]
(5) 我前往另一個世界

隔日,我一大清早就起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單純的睡不著。才怪,我知道是因為我一直胡思亂想,思考著我該不該再回到家鄉。

雖然我已經知道我的妻兒,在冥界過得很快樂。而且那個殺害他們的兇手,現在也得到應有的懲罰。但我卻開始感到空虛,我該回到家鄉嗎?

就算回去了,我也不能再用正常人的眼光,看著家鄉的那群人。因為我已經知道,我是故事中的角色,當然家鄉的那些人也是。

做為故事中的虛構角色,一旦失去了劇情的指引,那些角色又有什麼存在意義?我一邊思考著,一邊走出屋外。天空還有些昏暗,我看到一位女性也在屋外,這位女性是艾蜜莉。

「嗨,約翰,這麼早就起床了。」艾蜜莉微笑著對我說。

「對呀,有點睡不著,所以起來吹吹風。」我也微笑著對她說。「妳也起得很早,該不會也是睡不著?」

「其實我還有點想睡,不過有件事想早點完成。」艾蜜莉接著說。「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擁有的作者能力是『創世紀』吧。」

「是的,我知道。」我邊回答邊點頭。

「我之前有和作者分身談過。當時我說,像我們這些得到作者能力的人,大部份都因為,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而感到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艾蜜莉繼續說。

「所以我想到,不如由我創造另一個世界,讓我們這些擁有作者能力的人,都能安心住在那裡。作者分身同意我的看法,所以我開始進行創造世界的工作。」

「聽起來很不錯。所以說,妳已經開始創造世界了。」我看了看四周。「可是,我什麼都沒看到啊。」

「那是當然的,因為那個世界尚未定形。就算已經定形,我還得定下進入的方法,否則除了我和作者分身之外,沒人能進入那個世界,就連神也無法干涉那裡。

定形後,新的世界就正式誕生,我也無法再修改,所以一定要謹慎。」艾蜜莉溫柔的看著我,然後說:「你有沒有想過,作者是怎麼設定我們的世界?」


「我想想看。」我思考一下,然後繼續說。「我不會寫作,但我會說故事。如果我是作者,我想,我會直接用我周圍的生活環境,或是參考某些歷史故事和傳說。」

「沒錯,我創造世界也大概是這樣。」艾蜜莉接著說。「我參考了在這塊大陸上的地理環境,也參考許多國家的生活環境,並且除去不好的部份。

由於這個世界是我創造,所以我也能加入一些,我覺得不錯的東西。就算那些東西,根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那麼,妳創造的世界也會有其他人嗎?」我疑惑的說。

「不會有其他人,也不會有神,或是其他能夠傷害我們的生物。然而,這並不是因為我無法創造。」艾蜜莉回答。

「而是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畢竟我們都想避開這世界的紛擾。既然如此,又何苦再創造一群人,造成那個世界的紛擾呢。」

我點頭表示同意,而且被創造出來的人,他們也得承受命運的安排。既然這樣,還是別誕生會比較好。

「看來創造世界還真不容易,我真心認為,妳實在很厲害。」我佩服的看著艾蜜莉。

「雖然要設計一個理想的世界,並不是很簡單的事。」艾蜜莉笑著看著我說。「但我並不需要每個細節都處理。事實上,就我以前嘗試過的經驗來說。

當我創造世界時,任何我省略思考的部份,在那個世界誕生後,會自動以現在世界的設定去補足。話說回來,你希望在那個世界有什麼嗎?」

「如果我真的能住在那個世界。」不得不承認,我心動了。於是,我認真說出我心裡的渴望。

「我想要有自己的農舍,還要有一塊田,不只種小麥,最好還能種些其他農作物,像是蔬菜、馬鈴薯、蕃茄、葡萄。還希望有個酒窖,可以讓我釀點小酒。」

然後,我注意到艾蜜莉一直看著我。突然,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於是,我說:「抱歉,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怎麼會要求太多,那裡也是你會住的地方。」艾蜜莉笑了笑說。「我想創造的世界,可是希望能讓你們都滿意的世界。」

天越來越亮了,原本還在睡覺的人也一一起床。我和艾蜜莉又聊了一下,之後就去準備早餐。早餐過後,我看到艾蜜莉四處找人談話,似乎都是想了解對方,想要什麼樣子的世界。


又過了兩天,這兩天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這裡有三對情侶,其中兩對情侶都在主角團裡。這三對分別是,幫我報仇的恩人麥可和芙蕾、主角凱特和珍妮,以及喬治和米娜。

「再過不久,你就會成為下一對。」旁白突然開口說。

什麼下一對?我愣了一下,然後終於搞懂旁白是說我會有情人。拜託,別說笑了。我好不容易才走出低潮。就算是旁白,開我這種玩笑,我也會生氣喔。

「誰跟你開玩笑,我可是很正經的。話說回來,你應該沒注意到,艾蜜莉對你有意思吧。」旁白用認真的語氣對我說。

真沒想到,艾蜜莉對我有意思。可是,我只是覺得她對我很親切。我不討厭她,但也說不上喜歡。而且我還忘不了我妻子,要我現在就愛上別人,實在有點困難。

「呵呵,我也知道你現在不會愛上她。但是,日久生情嘛。」旁白又笑了兩聲。「就當作我劇透吧。」

嘖,不是說好不劇透。

到了今天晚上,大家都用完晚餐後,艾蜜莉向我們宣佈,明天就能進入她所創造的世界。聽到這件事,大家都很開心,但麥可卻接著說:「很抱歉,我和芙蕾明天就要離開這裡。」

「為什麼呢?」肯恩,也就是那位工匠,驚訝的說。「那裡可是與世隔絕的好地方,任何事都無法干擾到我們生活。」

「我也認為那是個好地方。」麥可接著說。「但我並不想與世隔絕,尤其是在眾神不想管事的時候。」他似乎注意到,蒙立安的表情點尷尬。

於是又說:「抱歉,蒙立安。我不是在指責眾神。畢竟我們不再受到作者拘束,我想任何人,甚至神都有資格選擇自己的道路。

然而,失去拘束力的世界或許會更自由,也會更混亂。而我既然擁有作者能力,我想成為穩定秩序的力量。我的原則很簡單,只要有朝向惡的力量出現,我就把它導向善。」

「原本麥可希望我留下來,但是我不肯。」芙蕾充滿愛意的看了一眼麥可,接著說。「我欣賞他的理念,也想要幫助他,所以我會和麥可一起走。」

凱特用佩服的眼神看著麥可,笑著說:「自從我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主角後,經常覺得自己不夠格。如今看來,你才是真正的主角。」

「不,你過獎了。」麥可笑著說,他看向餐桌旁的每個人,包括我。「現在我們都是主角,無論身份,或是理念上的不同。我們的路由我們自己走,我們的故事由我們自己寫。」

大家對這個說法表示同意,紛紛拍手叫好。到了隔天早上,眾人吃完早餐後,準備為麥可和芙蕾送行。這時,艾蜜莉走到他們面前,手裡拿著兩個像護身符的東西。

「這是進入我創造的世界的媒介,只要放在身上,想進入那個世界時,就隨時能進入。」艾蜜莉將媒介交給麥可和芙蕾,又說:「只要是累了,或是任何其他的原因。

歡迎隨時來到那個世界,那是為我們每個人量身打造的世界,我稱之為家世界。我們都是一家人,歡迎隨時回家。」

麥可和芙蕾收下後,向艾蜜莉道謝。接著,兩人整理完行李,走到屋外,和眾人一一道別。我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真心認為他們已找到自己的方向。


8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8:05 ID:DuUi4kl. ]

到了下午,眾人聚在屋外。艾蜜莉給了我們每個人一個媒介,就是那個像是護身符的東西,這可以讓我們進入家世界。當然,作者分身不用媒介,因為它可以隨意進入它想去的世界。

「我先進去家世界,在那裡等你們。」作者分身說完話,然後就消失了。

「你們先把媒介拿好,只要想著要進入家世界,就可以到達那裡。」艾蜜莉說。

我看到這個像護身符的媒介,上面連著一條頸縄,索性把它掛在脖子上。接著就照艾蜜莉的說法,一直想著我要進入家世界,那個艾蜜莉創造的世界。

突然,我發現周圍的場景瞬間轉變,從森林中轉變成一片綠地。而前方,有著許多的房屋,看起來就像一個小村莊。我向其他方向看去,沒有其他的建築物,當然也沒有城市。

往遠方看去,只能看到自然景觀,有森林和山丘,也有河流和湖泊。我抬頭看著天空,藍天白雲,看起來天氣不錯。一陣陣微風吹來,感覺也挺舒服的。

作者分身早就在這裡等我們,而原本在森林裡的人,也都陸續出現在這裡。直到最後一個,現身的是艾蜜莉。

「太好了,看來大家都已經知道,要怎麼進入家世界。」艾蜜莉高興的說。「那我再說明一下,如果你們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也必須拿著這個媒介。

而回到原本世界的地點,可以隨你們選擇。但那個地點,必須是你們去過的地點,而且要有明確的記憶。」

緊接著,艾蜜莉又向我們介紹家世界。她說,家世界沒有海洋,如果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大約步行一個月後,可以回到出發點。

而只要待在這裡,所有的人和神都會青春永駐,受到重傷也不會死亡,只是需要時間復原,所以大家都會不老不死。

之後,她就帶著我們前往村莊。這裡一共有十棟房屋是用來居住,我們可以自行選擇要住那一棟。而她也為我們創造出,每個人想要的場所。

像是我想要的農舍、農地,還有酒窖。而更讓我驚訝的是,農舍裡面也有種子,和剛收成的作物。甚至酒窖裡,都已經擺著幾桶釀好的酒。

除此之外,村莊裡還有一個練武場,這是給凱特的;還有一個魔法研究室,這是給珍妮的;還有一間禱告屋,這是給喬治的,雖然他已有作者能力,但他仍想維持向神禱告的習慣。

還有一個射箭場,這是給米娜的。還有雪琳,因為她是吟遊詩人,所以她想要有個可以寫詩、唱詩的地方,所以給了她一間書房。

另外還有傑克,雖然他曾經是個盜賊,但他現在培養出繪畫的興趣,所以給了他一間畫室。而肯恩,也有一間用來冶煉和鑄造的工房。

蒙立安已成為肯恩的老師,他也打算將來,就在這間工房裡,將自己鍛冶的技術,全都傳授給肯恩。

雖然已經為我們準備這麼多,但艾蜜莉還想到,之後可能需要人手進行擴建。於是她創造了一種木偶,看起來和人一樣大,也有四肢,但沒有五官。

這些木偶會依我們的命令行動,但是凡事以保護我們為優先。它們一共有五十個,全部集中在一間房屋裡。它們沒有生命,但也不會被任何力量破壞。

大家都很開心,未來將在這裡過新生活。不過,小木屋裡還有些東西,於是我們去搬過來。而作者分身陪我們待了一天後,也打算離開了。

「還有很多的作者能力散落在各地,我要去找到那些持有者。如果那個持有者,不會帶給你們麻煩,那我就會把他帶過來。」那時,作者分身是這麼說。

從進入家世界開始,大約已過了一個月。每個人都過得很安心,彷彿找到自己的目標。而明天,凱特和珍妮,還有喬治和米娜都要結婚了。

夜空中星光閃閃,我看到艾蜜莉向我走來。一股奇妙的情感突然從心中出現,我知道我愛上她了。真是的,又被旁白說中。我的未來,不知道還會有什麼改變。

9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8:07 ID:DuUi4kl. ]
(6) 我創造我的故事 (完)

不知不覺又過了三年。在這三年內,我很少回到原本的世界。而且回去的原因,大部份是為了買些東西,像是家世界沒有的種子。但在種植成功之後,也不必出去找了。

不過,別人可就未必很少離開家世界。像是蒙立安,平時都在指導肯恩,但也經常會回去原本的世界。而前一年,祂還去冥界找納索門。

據說那時,納索門還對祂自己被凡人幹掉的事,感到悶悶不樂。蒙立安怎麼勸祂都沒用,索性對祂施展『閃耀的愛情』,讓祂和另一名女鬼相愛。

而肯恩倒是對學習很熱衷,經常待在工房裡好幾天。這段期間,他為了訓練自己的手藝,也幫我們打造不少工具和武器。雖然也有失敗的作品,但精品也不少。

傑克對繪畫的熱情也是難以想像,他特別喜愛風景畫。原本一開始,他只在村莊附近繪畫,後來他越跑越遠,似乎想把整個家世界的風景都畫出來。

麥可和芙蕾偶爾會回來家世界,每次他們回來,我們都把他們當作遠行歸來的家人,熱情的招待。而他們通常都會待個兩三天,最多曾待一個禮拜才離開。

還有凱特,他有時會向我探聽,原本世界的某些地方是否發生大事。因為我可以詢問旁白,而旁白又無所不知,所以我就盡量告訴他。

一旦凱特覺得那裡需要幫忙,他就會帶著他的老同伴,也就是珍妮、喬治、米娜和雪琳,一起離開家世界。前往原本世界的某個地點,幫助那個地方的人們。

不過他們最近比較少外出,主要是因為,凱特和珍妮有了一個女兒,而喬治和米娜也有了一個兒子。畢竟家人為重,有些事情也只好放在一旁。

而艾蜜莉,已經和我結婚了。最近也有了身孕,雖然有點不方便,但還好有那些聽話的木偶。這些日子以來,我們有很多事情靠著那些木偶,才能順利完成。


另外,作者分身目前只回來過兩次。其中一次,純粹只是回來和我們聊天,另一次則帶回了兩個人,分別是一男一女,兩人年齡都是十六歲,也都擁有作者能力。

這兩位過去都是舞者,現在仍然熱愛跳舞,所以特地為他們建了一間舞蹈房。男的名叫約瑟芬,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萌化』;而女的名叫愛達,擁有的作者能力名叫『腐化』。

『萌化』這個作者能力,能讓任何生物都變成可愛的人形,但仍保有一些原本的特徵。無論是天上飛鳥,或是地上走獸,還是海裡游魚。也不管是雄性,還是雌性。

就算是植物和昆蟲,一旦被這種能力影響,都會變成人類的模樣,但看起來會很可愛。而『腐化』這個作者能力,則能使任何生物都變成美少年。

但並不是只有變成美少年如此而已,這些美少年會互相愛上對方,然後做些不堪入目的事。以上這兩種能力,就算是人和神都會被影響。

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非生物,以及擁有作者能力的人而已。說真的,我覺得這兩個作者能力有夠奇怪,不知道為什麼作者需要這種能力?

但是算了,反正我和住在家世界的人,都不會受到影響。不過,他們剛來的時候,倒是把我們養的幾隻豬和雞,都變成小可愛和美少年。

連湖裡的幾隻魚和森林裡的幾棵樹,都被他們『萌化』和『腐化』。可是那些豬和雞,是我們要養來吃的。變成像人一樣以後,我們之中可沒人敢宰了牠們。

除了因為約瑟芬和愛達會阻止,也是因為我們沒辦法,對沒有傷害性的人類下手。當然,牠們不是人,但光是長得像人,就讓我們有所顧忌。

結果,艾蜜莉決定再創造一個世界,她稱為萌腐世界。這個世界是給約瑟芬和愛達專用,但是他們也必須堅守約定,不能在家世界施放能力。

然後,我們也把那些『萌化』和『腐化』的生物,移到萌腐世界。艾蜜莉在村莊附近建立一個入口,那個入口看起來像是魔法陣,只要踩上去,就會進入萌腐世界。

萌腐世界的模樣和家世界差不多,只是那裡沒有村莊。而往後,約瑟芬和愛達也都遵守約定,只在萌腐世界施展作者能力。所以,現在萌腐世界裡大部份的生物,都已經變成人形。


家世界的木偶一共有五十個,它們都有編號,這樣一來,我們可已輕易分辨,並能指定某個木偶。我通常用到十個木偶,主要是幫我整理農田,以及飼養家畜。

現在是午後時分,我看著窗外,遠方的農田分成好幾塊,分別種著小麥、葡萄、馬鈴薯,還有各種蔬菜,以及一些最近試種的水果。

而在我家門前,有著一塊花圃,上面長滿各式各樣的美麗花朵。這是我特地為艾蜜莉所種的,而她也十分喜歡。

艾蜜莉從房裡走了出來,手裡提著一個竹籃,竹籃裡放著兩瓶紅酒。這兩瓶紅酒是我所釀的,準備等一下到凱特家裡時,順便送給他。

因為今天下午,凱特他想辦個茶會。不過,蒙立安又去原本的世界,而肯恩仍專心尋求技藝的精進。傑克也出遠門去繪畫,麥可和芙蕾尚未回到原世界。

於是參加這場茶會的人,除了凱特和他的妻子珍妮,以及喬治和他的妻子米娜之外,還有雪琳、我和艾蜜莉,以及約瑟芬和愛達。

我從艾蜜莉手中接過竹籃,然後溫柔的牽著她的手,一起走出家門。走過一小段路後,我們來到凱特家門前,一股茶香和烤餅乾的香氣,從屋內傳來。

我和艾蜜莉相視而笑,突然間,有股強烈的幸福感在我心中出現。這就是我的故事,感覺真是太棒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