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故事中的人們

3 奶油咖啡 [ 2019/01/11(Fri) 17:57 ID:DuUi4kl. ]

祂站在我身邊,伸出右手,輕輕地放在我的額頭上,然後說:「告訴我,你的妻子和兒子叫什麼名字?」

「我的妻子名叫凱薩琳,兒子名叫潘恩。」我說。

「很好,我找到了。」蒙立安說,然後我好像看到祂皺了一下眉頭。接著又聽祂說:「接下來,我會讓你看到在冥界的妻兒。不過,有件事你要先知道。

我前幾天去過冥界,並且在那裡使用了『閃耀的愛情』。而施放的區域,剛好就在你妻兒的所在位置。所以不管看到什麼事,不必太驚訝。」

然後,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個影像。我看到一個很美好的地方,那裡有蔚藍的天空,青翠的綠地中,掺雜了鮮艷的花朵。這裡就是冥界,和神官所描述過的一樣。

我看到草地上,有著無數的情侶相伴而行。使我想起過去,我和妻子在一起的美好日子。這就是『閃耀的愛情』的力量,連我都能感受到幸福。

接著,我看到一個約三歲大的男孩,我仔細一看,高興到快哭出來。那正是我的兒子──潘恩,我注意到他的身旁,還跟著一位可愛的小女孩。兩人手牽著手,顯得非常快樂。

哈哈,沒想到我的兒子已經找到女友了。看著他這麼快樂,我心中的大石,算是放下一半了。只希望看到我的妻子時,她也能這麼快樂就好了。

很快地,我就看到我的妻子──凱薩琳,她看起來確實很快樂。但她的身旁卻多了一個男人,還不時與那個男人卿卿我我。看她臉上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愛上那個男人了。

「夠了。」我忍不住發出聲音。蒙立安似乎聽到了,祂將手收回去,影像也就此中斷。

「對不起,讓我冷靜一下。」即使我面前站著一位神明,我還是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對祂說出任何感謝。

而蒙立安似乎也明白我的感受,祂回到座位上,靜靜地吃完桌上的麵包和啤酒。接著又叫兩杯啤酒,其中一杯是給我的。

我喝了一口酒,想起我和妻子過去的美好生活。也想到那天降臨的災難,我無能為力,救不了我的妻兒。我害怕他們到了冥界,沒有我的陪伴,他們會很孤單。

但是,現在我的妻子和兒子都有人陪伴,而且看起來都很快樂,這不是很好嘛。我是個沒用的男人,既然保護不了他們,又有什麼理由要他們等我。

我想通了,所有難過就讓我一個人承受吧。我舉起酒杯,一口氣將杯裡所有的酒喝光。我感到頭有點暈,似乎也不太難過了。

「如果你還想要和你的妻子復合,等你將來到冥界時,我可以再施展那個能力。」蒙立安突然開口說話。

「不必了,阿蒙。我沒那個資格。」我揮了揮手。不知道是否因為喝了酒,我說話時,好像也不太拘束了。「但是,謝謝你。」


「不客氣。」蒙立安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尷尬,不過很快就露出笑容。「不如現在,我們來談談那個罪魁禍首。你知道祂叫做什麼名字嗎?」

「說實話,那天我連祂的影子都沒看到,只看到祂降下的閃電。」我一邊說,一邊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至今我仍感到恐懼。「如果沒有『旁白之音』,我絕不可能活下來。

當然也不會到這裡找你,更不可能會知道,是那個邪神造成的災難。那個邪神就是狂暴之神,祂的名字叫做納索門。」

「原來是納索門,那傢伙可是邪神中最喜好破壞的。只是沒想到,在眾神的想法開始改變時,祂還這麼樂於扮演原本的角色。」蒙立安有點感嘆的說。

眾神的想法改變了,那是什麼意思?當我開始思考的時候,蒙立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腦袋裡。「抱歉,這件事不適合讓外人聽到。所以,我把想法直接傳到你的腦袋。

我想你已經知道,至高神其實就是作者的想法,但這位立於頂點的神,可從沒在眾神面前出現過。而過去,因為作者仍掌控這個故事,所以沒有任何神懷疑祂的存在。

可是現在,作者已經放棄這個故事。因此祂的能力分散在這個世界,而得到作者能力的角色,不只能使用能力,還能馬上理解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

而那些沒有得到能力的角色,也有可能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就得繼續扮演現在的角色。不過,大部份的凡人因為能力有限,想過也就算了。

但是對眾神來說,祂們失去了至高神的指示。因此祂們開始懷疑至高神的存在,其中有不少神明,已經對善惡之爭失去興趣。但對祂們信徒的管理,倒是沒什麼改變。

而我,因為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這個作者能力,因此知道自己是故事中的角色。所以我的想法改變更多,也因此,我把我的神職交給別的神,而現在,我算是個自由的角色了。」

我驚訝的看著蒙立安,沒想到祂竟然放棄神職。雖然因此得到自由之身,但卻也因此失去信徒膜拜。不過就算這樣,蒙立安仍然是個神,好像也沒什麼差別。

「確實沒有差別。」這次的話是從蒙立安口中說出。「但我可以隨意,去我想去的地方,做我想做的事。當然,我不會做壞事。」

「所以說,其實納索門的表現不太正常。」聽到我這麼說,蒙立安點點頭。然後,祂又搖頭說:「不過,也可能這就是祂的本性。」

「話說回來,旁白其實還告訴我一件事,它說有個角色正在追殺納索門。」看到蒙立安驚訝的表情,我繼續說。

「但那個角色並不是神,我猜那個角色大概是主角,否則還有那個非神的角色,能夠毫無顧忌的追殺神。」

「旁白沒有告訴你,那個角色是什麼樣的人嗎?」蒙立安疑惑的對我說。

「沒有,它說還不能劇透,要等晚點再告訴我。」我聳聳肩,無奈的笑著說:「雖然旁白無所不知,不過它也有自己的個性,並不是任何事都會告訴我。」

蒙立安聽到我這麼說,似乎覺得很有趣,哈哈大笑起來。突然間,我的肚子發出飢餓的叫聲。我才想起來,我還沒吃午飯。

「看來你很餓了,我請你吃飯吧。」蒙立安笑著說,然後又向店家點了餐點和啤酒。

我這時才發覺,祂完全沒有把我當成凡人看待,而是當成祂的同伴。我想這是因為,我也擁有作者的能力吧。但即使如此,我依然很感激祂。

不久後,餐點送到我面前,我便毫不客氣的大快朵頤。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