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末日風景

1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0:31 ID:Two5KsWg ]
(1) 烈焰下的避難所

這是一間臥室,房內有一張床、一個梳妝台和一個衣櫃。這間臥房沒有窗戶,但天花板上有個通風孔。房內很暗,不過有一盞夜燈微微地亮著。

房內有兩個門,一個連接著客廳,但現在關著;另一個則連接著浴室和廁所。

而房內正有位成年女性躺在床上,安靜地沉睡著。這名女性叫鄭雅鈴,她一頭黑色的長髮批散在床上,身上穿著女性睡衣。

突然間,夜燈熄滅,大燈亮起,房內立即有如白晝。緊接著,床頭櫃上的鬧鐘響起音樂。鄭雅鈴很快地就被吵醒,但還在恍神。

等到她從床上坐挺時,鬧鐘的音樂就自動停止,接著發出一個女性的聲音。

「早安,鄭雅鈴。現在是西元四十九億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七點三分五十二秒,距離末日倒數還有五十天。」

「末日……唉……」鄭雅鈴回過神,忍不住嘆了口氣。她走進浴室和廁所,做完早晨必要的清洗和解放。

之後她又回到臥房,坐在梳妝台前,梳理和打扮一番,然後拿起髮圈,將自己的長髮綁成馬尾。接著,她將身上的睡衣脫掉,換成一套像是研究人員的工作服。


再來她穿過客廳,走向廚房。這裡有一張餐桌、兩張椅子、一個擺放餐具的廚櫃,還有一臺點餐機。點餐機看起來像是個電視營幕,上面顯示著各種餐點和飲料。

鄭雅鈴看了一下,然後對點餐機說:「給我一份蛋餅和一杯豆漿。」

「好的,馬上來。」點餐機發出一個女聲回覆。

大約過了五分鐘後,在廚房的一側牆壁出現一個開口。開口裡面出現一個機器手臂,它的手爪上端著一個方形塑膠盤,盤子上放著一個圓盤和一個杯子。

圓盤上蓋著透明蓋子,裡面裝著蛋餅,杯子裡則裝著豆漿。機器手臂將餐點擺在牆外的桌上,將著便縮回開口內,牆上的開口也再度關閉。

鄭雅鈴將餐點端回餐桌上,拿起餐具,開始享用早點。這份餐點也許不算是大餐,但在這個年代已經也是一頓美食。

「這是殘存的天然食材嗎?還是人工化合物組成的食物?」她邊吃邊想,但是想不出個結果。「算了,好吃就好了。」

吃飽後,她再度陷入沉思。她想起在她二十歲以前,那時她和父母還一同生活在地表。那時的氣溫還算正常,不像現在地面早就被太陽曬成焦土,連海洋都全部蒸發。


大學時,她就讀生化機器工程學系,這是一門研究如何將生物與機器結合的學問。其中將人腦與電腦結合,並直接在人腦內產生各種感覺的部份,是最高深的一門學問。

不過,這卻是鄭雅鈴最擅長的學問。當她讀完碩士,得到證書後,她在這方面的成就也獲得認可。可是,末日的警報也已經響起。那年,她已經二十三歲。

很久很久以前,科學家就已經知道太陽將會變成紅巨星。到時候,整個太陽系都會被烈燄吞噬,當然地球也不能倖免。

雖然,過去的人們總對未來有奇妙的幻想。但直到鄭雅鈴生活的這個時代,中間還經歷過不少的天災人禍。科技時常就此停滯,甚至倒退。

在約一億年前,人類才終於成功改造火星,成為適於人居的環境,也才有大批地球人移民此地。而到了約一萬年前時,人類終於能在太陽系內隨意航行。

而除了火星外,太陽系內還建立許多太空站和殖民衛星。因為太空船的航行速度提升,即使往返地球和火星也不用幾個小時。

不過想探索銀河系,只靠這種程度的技術,果然還是太困難了。至今離開太陽系的太空船,沒有任何一台回來,甚至連個訊號都沒有。

那些幻想中的高科技,像是曲速引擎和超空間跳躍,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而傳說中的外星人也從未出現,也終究只是人們的幻想。


然而在鄭雅鈴得到碩士學位時,末日的警報已響起。科學家們提出種種證據,並嚴判在三年後,太陽會開始膨脹。

只不過一開始膨脹的速度不會太快,但隨著時間增加,膨脹的速度會越來越快。到了最後,會在瞬間爆漲到最大,變成紅巨星,將整個太陽系吞噬。

為了避開這場災難,整個太陽系的人類生活圈,都加快太空船的製造。主要的製造分為兩種,一種是小型太空船,可提供十人以內遠程航行。

另一種是大型太空船,可提供將近一萬人居住,並進行遠程航行。但在地球上,不管現有的,還是新造好的太空船,都不可能容納所有人。

所以,肯定會有一群人被拋棄在地球上。雖然很無奈,但卻是現實。於是,有一群科學家決定建立地下城市,但這個城市的目的卻不是用來避難。

因為科學家們很清楚,在太陽變成紅巨星,將地球吞噬後,即使地下城市也不會有人存活。他們建這個城市的目的,只是為了讓被迫留在地球的人,最後能夠安樂的離去。

他們的計畫是,先將無法離開地球的人們,移到地下城市居住。在這個城市中會有一個中央堡壘,堡壘中將會啟動「真實夢境」的機制。

所謂「真實夢境」,就是將人腦與電腦相連,並將人腦感官上所有的刺激,全都由電腦來處理。這就像做夢一樣,所有感覺都是在腦中形成,與身體無關。

但是單純的做夢還是會接觸外界刺激,而這項科技,會將所有的身體感受排除。也可以說,對人腦而言,夢境裡就是一個真實世界。而原本的身體,也不再有任何用處。

為達成此項要求,每個接受此計畫的人,都會開刀將腦部取出。取出的腦部會放在一個充滿營養液的容器內,同時這個容器會與電腦相連。

人腦形成的思考和感受都會由電腦接收,並進行適當且迅速的判斷,立即給予人腦應有的刺激。所有居住在地下城市的人,都能接受這項技術,但並不強迫。

如果願意接受這個技術的人,進入夢境後,會先為他建立一個起始世界。那個世界不一定像現實世界,只要是此人所想要的,就算是幻想,或是過去的年代,都能產生。

在這個夢境世界,可以維持原來的身份,也可以改頭換面,變成統治者,或是億萬富豪。還是坐擁後宮三千,甚至成為神。

所有的一切都如其所願,就算再天馬行空的幻想也能實現。在末日來臨前,只要願意接受這項技術的人,就能得到心中最大的滿足,儘管那只是個夢。



2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0:32 ID:Two5KsWg ]

因為鄭雅鈴有相關的專業技術,當時很快就被推薦參與這項計畫,而她也樂在其中。由於這項技術已經相當成熟,所以鄭雅鈴所做的,也只是協助開發和改善。

在太陽開始膨脹的前一年,所有的太空船都逐一離開地球。理所當然,大部份的人都不想留在地球等死,但即使所有的太空船都載滿人,也無法容納所有地球上的人。

也正如過去的每段歷史,弱勢者總是最先被拋棄。而能上太空船的人,除了宇宙航行的相關專業人士外,就只有權貴人士,和那些被公認對人類有貢獻的名人。

扣除這些人的名額後,剩下才有一般民眾的空缺。最後,留在地球上的人至少三千多人,除了被迫留下的人外,還有一批志願者。

這些志願者大多是「真實夢境」計畫的成員,而其中也包含鄭雅鈴。在太空船都將離開的時刻,地下城市也已經建立完成,於是便開始讓地上居民往下移居。

但有些居民並不肯往下移居,理由千奇百怪。不過,地下城市的管理員並不想強迫他們。所以只留給他們每人一包能安樂死的毒藥,以免他們最後死得太痛苦。

在太陽開始膨脹的前一個禮拜,往地下城市的通道就會完全封閉。而在這段期間,大部份的人們都已移居到地下,並逐一接受「真實夢境」的手術改造。

而鄭雅鈴的父母也決定待在地球,並成為首批接受改造的成員。地下城市中,一直有人來到中央堡壘,接受手術改造。由於手術完全都由機器人進行,因此效率極高。

所有的研究成員都居住在堡壘內,其中也包括鄭雅鈴,這樣做是方便進行計畫管理。為避免堡壘遭到人為破壞,周圍其實隱藏著監視器和兵器,且全都由堡壘中的主電腦控制。

雖然堡壘中的人們,大多不認為會有人想對這裡進行破壞,但還是以防萬一。而這個萬一,果然還是發生了。在太陽開始膨脹的一年後,堡壘外還剩約兩百多人未加入改造。

這時,外部似乎瀰漫一種奇怪的氣氛,一個奇怪的宗教也就此誕生。堡壘外的居民幾乎都開始信仰這個宗教,而這個宗教又對堡壘內極不友善。

終於,在一次派向外部傳話的機器人,莫名其妙被那些居民摧毀後。他們不知道拿著從那裡取得的武器,衝向堡壘的大門,想進行破壞。

但是堡壘外的兵器馬上啟動,從鎗口射出雷射光束,射向他們的要害。在一番戰鬥後,大門絲毫未損,那些暴民倒是有幾個躺下,剩餘的人一哄而散,暫時不敢再靠近這裡。

躺下的那些人被機器人送進堡壘內,如果發現腦部未受損,就會進行手術改造。而在這次事件之後,再也沒有外部居民主動來接受手術,而堡壘內也不再與外部溝通。


而現在,是末日的前五十天。這裡位於地球下的地下城市,其中的中央堡壘。鄭雅鈴打開客廳外的大門,門外的走廊連接著每個人的居所。

她走向門外,往隔壁的房門走去,正想按下門鈴。她突然想起,隔壁的這位鄰居,已經在昨天接受改造手術。

「過去這裡曾住著一百人,現在加上我,也只剩三十人。」她一邊想,一邊往工作地點走去。

她來到其中一間夢境管控室,進行每日的巡查工作。這裡擺放著上百台改造過的人腦,每個都與電腦相結合。裝著人腦的容器已被金屬外殼包覆,看起來像一台機器。

這些機器旁都各有一個螢幕,鄭雅鈴可以從螢幕上,看到每個人做的夢。這些人的夢裡,毫不掩飾的呈現他們的慾望,而電腦也完全實現他們的願望。

「其實,就這樣活在夢裡也挺好的,就算是真實的虛假,也是虛假的真實。」鄭雅鈴看著螢幕,忽然若有所思的說起話來。

鄭雅鈴看向四周,堡壘中的一切事物,早就被電腦和機器人處理的井然有序。其實,有沒有他們這些人類成員,都不會有任何影響。

所以,堡壘中的每個人都一個接一個,做了改造手術。那是在末日到來前,最後能做的悠閒生活。鄭雅鈴也想再次回到童年,那個末日危機尚未顯現的日子。

而這一切,也只能靠「真實夢境」實現。所以明天,她也將接受手術改造。如此一來,她就能在夢裡,實現她的願望。

3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24 ID:Two5KsWg ]
(2) 真實夢境

在一望無際的花海中,躺著一位年約十六歲的少女。她望著上方的藍天白雲,感受著輕風吹拂。周圍的花朵散發著迷人的香氣,使她沉醉在其中。

這位少女名叫羽山秋子,她的黑色長髮綁成兩個麻花辮,輕輕地靠在她的左右兩肩。她看著天上的白雲,越看越像棉花糖,不知不覺中,口水從嘴角流出。

「真想飛到天上,好好的嘗一口。」她心裡這麼想著。

就在此時,她的身體下方出現一股氣流,將她的身體緩緩向上推起。於是,她開始往天空飛去。她覺得自己像一隻可愛的小鳥,輕巧地飛到白雲上。

雲朵蓬鬆蓬鬆的,讓羽山秋子覺得好柔軟,又好舒服。她坐在白雲上,撕下一塊雲朵放入口中。

「吃起來入口即化,甜甜的,好好吃。真的就像棉花糖一樣。」她忍不住高興的心情,開心地笑了起來。

她看到雲上有個彩虹,從這邊的雲朵跨到另一邊的雲朵,就像座橋一樣。羽山秋子快樂的跑上這座彩虹橋,她站在橋上,看到那一邊的雲朵上,有座城堡。

她好奇的往橋的另一邊走去,踏上那邊的雲朵。她小心翼翼的靠近那座城堡,城堡看起來就像童話故事所描述的一樣,看起來真是美好。只是城門關閉著,不讓外人進入。


「如果我是城堡裡的公主,那該有多好。」羽山秋子心裡這麼想。就在此時,城門打開了。門內傳出一個宏亮的男聲,說:「歡迎公主歸來。」

羽山秋子看向四周,沒有看到其他人。她心想:「難道公主是我嗎?」突然,她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變成一套華麗的洋裝,自己的頭上還戴著皇冠。

這時,一個長著翹鬍子的成年男子,騎著馬從城門出來,身上的打扮像是個文官。他的後方還跟著一台皇家馬車,和一個皇家樂隊。

當這名男子停下馬,並從馬身上下來後,後面跟隨的馬車和樂隊也停下腳步。接著,男子恭敬地對羽山秋子說:「請公主殿下上車,我們將前往皇宮。」

羽山秋子高興地坐上馬車。當她坐穩後,馬車就開始往前進。而走在最前方的樂隊,則一邊吹奏著樂曲,一邊往前進。

她看向窗外,那個像是文官的男子正騎在馬上,在一旁跟著馬車前進。走進城內後,有許多人民站在街道兩旁,歡呼著迎接她這位公主歸來。

許多五顏六色的氣球飄向天空,城內到處充滿歡樂的氣氛。這時,一隻花貓不知何時跑進馬車內。羽山秋子看到花貓後,覺得很可愛,就伸出雙手,想要將貓抱入懷中。

不知為何,貓突然憤怒的伸出爪子,往羽山秋子臉上劃下。「不,我的眼睛會被抓瞎。」羽山秋子緊張的閉上雙眼,將身體往後靠。

緊接著,她聽到一聲貓的哀嚎,便睜開了雙眼。她看到貓飛出馬車外,掉落在地面上,瞬間變得血肉模糊。

她嚇得流出眼淚來,嘴裡直說對不起。突然間,花貓身上的傷勢完全復原,又活蹦亂跳的到處走動,沒多久,就跑出羽山秋子的視野。這時,羽山秋子才破涕為笑。

馬車終於走到了皇宮,而天色也開始暗了下來。但城內卻開始放起煙火,在天空中亮起五顏六色的火花,深深地吸引著羽山秋子的目光。

「公主殿下。已經到皇宮了,請下車。」那位像文官的男子,對她這麼說。

羽山秋子下了馬車,看到一位英俊的少年站在她的面前。那名少年頭上戴著皇冠,身上穿著皇室禮服,含情脈脈的看著她。她知道自己認得這個人,也很喜歡他,卻記不起他的名字。

「王子。」羽山秋子這麼說。但她知道,那位少年的名字不叫王子,只是他是她心目中的王子。

「公主。」那位少年也對她這麼說。


突然間,周圍的人群都消失了,只剩下羽山秋子和那位少年。周圍的場景也都改變了,這裡不再是雲上的王國,而是一條商店街上的街道。

街道上依然沒有其他人,彷彿街上的商店都只為他們兩人開放。

「妳肚子餓了嗎?我請妳吃頓飯。」王子對她這麼說。

「好啊。」羽山秋子看著他,害羞的點點頭。

兩人一同走進附近的一家餐館,在服務員的引領下,走到他們的座位旁。坐下後,兩人各點了一份套餐。從開始用餐到結束,兩人的話都不多,只是愛慕的看著對方。

用完餐後,少年和少女牽著手,一起離開餐廳。在街道上閒逛時,少年突然放開少女的手,快步的往前走。少女不知為何突然感到很傷心,淚水從眼角流了下來。

「你不要走,不要離開我。」羽山秋子對著少年大喊。

「放心吧,我不會離開妳。」少年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將羽山秋子擁入懷中。然後,他對她說:「我們結婚吧。」

羽山秋子點點頭,她又流淚了。只不過這次,她流下的是高興的眼淚。接著,少女和少年一起走向結婚禮堂。


在地下城市的堡壘中,每台管理真實夢境的電腦,都會不斷地為人腦產生美夢。每隔一段時間,它們都會將管理的狀況,回報給堡壘中的主電腦。

而現在,又到了回報的時間。其中有一台電腦,回報的訊息是這樣。

「第九百零一號回報。羽山秋子的真實夢境,運作正常。」

4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27 ID:Two5KsWg ]
(3) 豔陽膜拜者

在地下城市中,堡壘外的居住區內的房屋,現在大部分都已是無人空屋。因為大多數的人都已進入堡壘中,並接受改造手術,再也不會回去,所以遺留了許多空房。

剩餘的人們幾乎不想接受手術,所以都留下來,並居住在同一塊區域,以方便進行聚會。而那些無人居住的地區,也幾乎沒有人想去。

不過今天,在其中一塊無人區的街道上,正有個成年男子在行走。這名男子年約二十六歲,塊頭高大,有著結實的肌肉,留著小平頭,臉上留著落腮鬍,他名叫葉建成。

地下城的燈光永遠亮著,但會隨著一天的時間,改變光的顏色。當白天時就變成白光,夜晚時就變成黃光。至於白天和夜晚的判斷,以過去亞熱帶地區的時間為基準。而現在,是白天。

葉建成走到其中一座空屋前,停下腳步。他向四周觀望,看不到任何人,心想:「她還沒來。」他不經意的看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燈光,又想:「是人造光啊。」

他感覺自己很久沒看到陽光了,當時那些人大概也有相同的感覺。所以當那個名叫「豔陽膜拜者」的宗教成立時,很多人都加入。

對他來說,這個宗教的教義沒有什麼了不起。就是說,太陽是人類的神,祂賜予我們一切,現在要將我們送入天堂。但只有勇敢面對的人才有資格,那些進入堡壘內的人都是落選者。

如果他沒有在首次參加聚會時,看到那個他曾心儀的女孩,也許他不可能會留下來。那個女孩比他大兩歲,曾是他少年時的鄰居,也很聊得來。

雖然當時葉建成曾想和她告白,不過一直沒有勇氣。而在認識一年後,那個女孩就搬家了,從此再也沒有機會和她碰面,直到那次聚會。


那個女孩名叫鐘舞平,當葉建成再度見到她時,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但葉建成也不能向她告白,因為這時的鐘舞平已是別人的妻子,也是「豔陽膜拜者」的教主夫人。

僅管如此,當葉建成和她再度碰面時,還是成為了好朋友。葉建成也決定留下來幫忙,不是為了這個宗教,也不是為了教主,而是為了鐘舞平。

如果太陽就是神,那麼葉建成心中的太陽只有一個,就是鐘舞平。葉建成可以為她做任何事,就算她不可能愛他,就算要他去死,他還是願意。

原本這個宗教也還算和平,只是每日固定的進行禱告,並聽著教主的教導。但在某日,其中一名教友卻和教主爭吵,用各種尖酸刻薄的話駁斥這個宗教。

然後,有一群教主的死忠崇拜者感到憤怒,將那個人痛打一頓,還將一隻腿都打斷了。之後沒有看到那個人出現在聚會,因為他在復原到能走動時,已經進入堡壘內。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次事件的關係,教主的思想變得更偏激。他認為,應該要炸破堡壘的大門,解救那些無法得到救贖的人們。

於是,眾多教徒開始在堡壘外各處尋找,包括那些無人區。雖然堡壘外也有很多機器人,隨時協助人類的生活起居。

但教徒們並不相信機器人,認為它們會通報給堡壘內,所以並沒有要求機器人去找。但在眾人聯手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找到不少的雷射鎗和炸彈。

那時,每隔一段時間,堡壘內就會派出一台機器人,對居住在堡壘外的人們進行宣導。希望他們能早點進入堡壘內,並接受手術改造,以免在末日降臨時太痛苦。

而在教徒們收集完武器,決定由教主下令,一同摧毀堡壘的大門時,正好又有一台堡壘內的機器人來宣導。於是,這台機器人便成為他們的祭品,被雷射鎗射出的能量打得稀爛。

由於,教徒們沒有在堡壘大門看到武器,所以教主便很大膽的站在第一線,帶領著教徒們衝向大門。但在他們對堡壘大門射擊,並投擲炸藥後,大門隱藏的雷射鎗就顯露出來。

那些教徒們也發現門口的武器,並開始攻擊。但門口的防衛武器攻擊更快,也更精準。沒多久,站在前線的人就有十幾名倒地,其中包括教主。

其餘沒倒下的人們不敢再靠近大門,接著便看到大門開啟,而那些倒在門口的人們,被堡壘內的機器人一個一個抬進去。


在經過這次事件後,堡壘內沒有再派機器人出來宣導,而被抬進堡壘內的人,一個也沒有再出來過。教徒們很明白,他們已經失去了教主。

於是,副教主繼任為教主,但他不像前任教主想要摧毀大門。而是採取像創教之初的作法,只是平靜的禱告,同時這也符合,此時大部分教徒的想法。

然而這卻不是鐘舞平,也就是前任教主夫人的想法。在鐘舞平失去丈夫後,葉建成常常來安慰她,與她談心。他把她當作是自己的女王,而他是女王的騎士。

他依然願意守護她,為她做任何事情。只是多了一點想法,一點希望鐘舞平能愛上他的想法。但很快他就知道不可能,因為對鐘舞平來說,她的丈夫也是她心中的太陽。

所以鐘舞平仍想摧毀堡壘大門,而葉建成也努力尋找更強的武器,和更好的方法來摧毀大門。只可惜,經過上次事件後,根本沒其他人想要再破壞大門。

而更有破壞力的武器,也幾乎找不到。就在葉建成想勸鐘舞平死心時,鐘舞平卻告知他,她找到一個男人,名叫羅樂。羅樂說他有足以破壞大門的武器,但是有代價。

那個代價是,鐘舞平必須和他上床。葉建成自然不願意鐘舞平接受,但鐘舞平仍堅持要這樣做,可是她也不相信對方,所以要求葉建成,當她赴約時,偷偷跟在她身後。

一旦到時對方沒履行約定,葉建成就立即制伏羅樂,必要時殺了對方也行。到了約定的時間,葉建成偷偷尾隨著鐘舞平,來到無人區的一座空屋附近。

無人區不只沒有其他人,也沒有任何機器人。但在那座空屋前,他看到鐘舞平和一個男人進入空屋。他知道,那個男人就是羅樂。

此時,葉建成身上帶了一根短棒,一把短刀,還有一隻雷射鎗。他悄悄地走到那座房屋旁,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心情其實不太好受,尤其是知道自己的女王,現在正和別的男人做那檔事。

等了一陣子之後,屋內終於完事。他聽到屋內的對話,鐘舞平要求羅樂,立即拿出她要的武器。羅樂卻嘲笑她,說他自己根本沒有這種武器,接著就走出房門。

在羅樂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一根短棒就從他的後腦勺重擊而下,羅樂瞬間暈倒在地。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密室內,全身被繩子綁住,固定在一張椅子上。

羅樂的眼前站著葉建成和鐘舞平,他們狠狠地拷問羅樂,用短棒將羅樂的手腳都敲斷,並用短刀在他身上劃下許多傷痕。

直到羅樂拼命求饒,並說出,他存放武器的地點。鐘舞平才決定不再拷問,而是一刀劃斷羅樂的咽喉,讓他斷氣。

對葉建成來說,羅樂的屍體並不難處理,畢竟這裡是無人區。只要把屍體放入一個密閉的箱子,並將這個箱子放進一個雜亂的地下室就可以了。

也不會有人在意堡壘外少一個人,畢竟任何人都有可能隨時進入堡壘。而且,在這末日越來越接近的時刻,也越來越沒人想管其他人的死活。

「老實說,我覺得女王就那樣殺掉羅樂,實在是太仁慈了。」現在,葉建成站在空屋前,心想著。

「竟然敢侵犯女王的肉體,真是太可惡了。如果那時他還活著,我絕對要切下他的生殖器,塞入他的嘴裡,讓他吞下去。」葉建成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憤怒。


5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29 ID:Two5KsWg ]

這時,葉建成聽到腳步聲,他回頭一看,原來是鐘舞平朝他這裡走來。鐘舞平的長髮剛好留到肩上,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當她走到葉建成面前時,突然對他嫣然一笑。

葉建成頓時被鐘舞平吸引住,過一陣子才反應過來。接著,恭敬的對鐘舞平說:「舞平,我的女王。我已經準備好了。」

「呵呵。建成,你還是這麼愛開玩笑。我們是朋友,可不是上對下的關係。」鐘舞平笑了笑說。「不過,要是你喜歡的話,我也不介意。」

「那我以後可要更常說了,舞平女王。」葉建成玩笑似的回答,然後他們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葉建成進入空屋內,拿了一個布袋出來。接著,他又從布袋中拿出一個長方形的金屬物體。這個物體是一個炸彈,上面有個按鈕,按下後會在十秒後引爆。

這個炸彈上還有個旋扭式的安全鎖,鎖定時可以避免誤按而引爆。這個炸彈大約比手掌大一點,是在羅樂存放武器的地點找到。

葉建成曾查過這種炸彈的資料,據說它能吸附在任何金屬上,而引爆時可以炸穿一公尺厚的鋼板。至於能否炸碎堡壘大門,他不能確定,但他猜想至少能炸個大洞。

鐘舞平覺得這樣也夠了,於是他們兩人開始擬定計畫。最後決定,由葉建成偷偷帶著炸彈,假裝是一般人想進入堡壘,並在靠近大門時裝上炸彈,然後趕緊離開。

「就是這個,帶上它就夠了。」葉建成一邊說,邊將炸彈放回布袋內。「好了,我們行動吧。」

「等一下。」鐘舞平突然抓住葉建成的手,輕輕地將唇吻上他的臉頰。「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那沒什麼,因為我們是好朋友嘛。」雖然葉建成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回答:「妳是我心中的太陽,我願為妳做任何事。就算妳無法愛上我也一樣。」

兩人一同走向堡壘的大門。堡壘就在有人居住的區域附近,但此時教徒們都去參加聚會,因此街道上空無一人。當他們接近堡壘前的一個街道時,兩人就先躲入一個轉角中。

為了降低堡壘的警戒心,葉建成把掛在腰間的雷射鎗,交給鐘舞平。接著他將布袋內的炸彈取出,將安全鎖的旋扭移到解除鎖定的位置,再小心翼翼的放回布袋中。

「去吧,建成。我在這裡掩護你。」鐘舞平這麼說,但她手持的鎗口,卻對著葉建成。這讓葉建成感到有點難過,覺得自己不被信任。可是他寧願相信,這只是她的無心之過。

葉建成往堡壘關閉的大門靠近,他非常小心的拿著布袋,並裝成只是想進入堡壘的一般人。他注意到大門的周圍沒有出現武器,稍微放心了一點。

終於他站到堡壘的大門前,於是他將手伸進布袋內,並在取出炸彈時,同時按下引爆鈕。就在此時,門上的通話器突然發出一個男聲,說:「你想進入堡壘嗎?」

葉建成沒有回答,只是趕緊將炸彈貼在門上,然後馬上逃離大門。堡壘已經發現異狀,門旁立即亮出雷射鎗,射向葉建成。

葉建成的左腳、腹部和右手都被擊中,一時支撐不住,倒在地上。鐘舞平見狀,立即衝出來,朝著離她最近的那隻鎗射擊。但她還沒擊中,持鎗的右手就被打中,鎗也掉在地上。

鐘舞平想撿鎗,但她的雙腳馬上被雷射擊中,瞬間倒在地上。就在同一時間內,大門緩緩地向兩側打開。裡面出來一個像鐵桶一樣的機器人,它迅速的取下門上的炸彈。

然後,將炸彈丟入它頭上的開口,並且迅速封閉。接著炸彈爆炸了,但機器人並沒被炸毀,只是像鐵桶般的身體微微鼓起,冒出一陣又一陣的黑煙。


「失敗了。」葉建成心裡這麼想。傷口的痛覺讓他感到,意識有點模糊不清,他看到堡壘內出來幾台機器人,將自己和鐘舞平移到推床上,並送進堡壘內。

在手術房內,葉建成和鐘舞平被注射了麻醉劑,之後便失去了意識。

當葉建成醒來後,發現自己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身旁還躺著一個裸女,靠在自己的身上。他仔細一看,發現這個女人竟然是鐘舞平。

他看向周圍,這裡竟然看起來像是在地表上,窗外有著藍天白雲,一陣陣的微風吹進屋內,讓他覺得很清爽。

「可是為什麼,我會和鐘舞平躺在同一張床上,還全身赤裸著。」葉建成感到百思不解。

「建成,你已經醒了。」鐘舞平此時醒來,溫柔的對葉建成說,並吻上他的唇。

葉建成感到難以置信,不過他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想起來。他在少年時向鐘舞平告白後,鐘舞平就已經決定以後一定要嫁給他。

而在一週前,他已經和鐘舞平結婚。至於現在,他們正在蜜月旅行呢。

「我好像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葉建成對他的妻子說。

「什麼樣的惡夢呢?」鐘舞平關心的看著葉建成說。

「那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妳在我身邊。」葉建成高興的說,並熱情的擁抱著他的妻子。他感覺到有熱度的身體,和光滑柔嫩的肌膚,以及肌膚上的汗水,還有身體上的香氣。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葉建成的心裡充滿著幸福。他再也擋不住生理上的衝動,與他的妻子再次覆雨翻雲。


又到了回報的時間,堡壘內的電腦再次回傳訊息給主電腦。只不過這次回報,又多了兩個訊息。

「第兩千九百四十九號回報,葉建成的真實夢境,運作正常。」

「第兩千九百五十號回報,鐘舞平的真實夢境,運作正常。」

6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32 ID:Two5KsWg ]
(4) 化為灰燼的前一刻

堡壘中的主電腦,位於堡壘中心位置的控制室。主電腦可以接收到堡壘內的所有訊息,並透過在堡壘大門的監視器,以及派到堡壘外的機器人,得知外部的部份情況。

主電腦有個人工智慧系統,除了能更人性化的管理堡壘內部,還能與仍未進行手術的研究員溝通。它的名字被取名為露娜,以柔和且附有磁性的嗓音,發出女聲。

此時,一名年約四十七歲的中年男性,正站在主電腦的控制室裡。他是「真實夢境」計畫的發起人,對人腦與電腦的交流處理也有深入研究。

他的名字叫趙天佑,身高一般,身材有點瘦弱,頭髮已經斑白,臉上有些許皺紋。他微笑的看著電腦螢幕,那個螢幕高度比他還高,上面顯示著用線條畫出的女性人臉。

此時,趙天佑正在與露娜交談,他並不把露娜當成電腦看待,同時也要求露娜用像人的語氣,和思考方式,來與他交談。

「天佑博士,請問你對十九天前,在堡壘大門發生的事件有什麼看法?」隨著女聲發出,電腦螢幕上的臉也出現說話的動作。這就是目前,露娜對趙天佑的交談方式。

「關於這件事嘛,露娜。我想,那是他們找尋生命意義的方式。」趙天佑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抱歉,接著我要先說點別的。

自從生物出現在地球上以來,就不斷為了生存下去而努力。雖然這些生物總有死亡的一天,但牠們也想盡辦法透過繁殖,讓相同的物種得以延續。

即使生物經過多次演化,這個信念還是深深刻在基因裡。就算演化到人類,這個具有高智慧的物種,也無法改變。

僅管人類能用自己的智慧,產生更好的生活,讓人類這個物種遍佈整個太陽系。但個體間的生存競爭仍在,若是資源有限,人的欲望也是無窮,而難以滿足。

就算資源無限,有時追求的事物也許只有一個,像是冠軍,或是戀人。於是,個體與個體就有競爭,有競爭就會有輸贏。瀛家自然獲得他想要的,而輸家呢?

輸家若不肯戰到至死方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些替代品來自我滿足。然而,物質上的滿足還是比較困難,因此有人追求精神上的滿足。

於是,有人喜歡看小說、漫畫或是電影,還是玩遊戲。因為這些東西給他們一種情境,而他們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情境,來獲得心靈上的滿足。

而宗教信仰也許正是極致的表現,因為這給人們一種能夠達成的信念。一種只要堅持下去,也能成為生存競爭的勝利者的信念。」


趙天佑喘了口氣,繼續說:「說回十九天前鬧事的那兩個人吧。他們和更早在大門前鬧事的那群人,其實都差不多。

明明堡壘大門隨時都能為他們開啟,可是他們卻只想要炸壞大門。所以,這些人並不是真的想進入堡壘內,他們只想要一個生存意義,一個能堅持到末日的生存意義。

雖然,我們提供了一個更安心的方案,讓人們可以在美夢中待到末日。不過,這些人卻寧可選擇別的方式。說真話,我還挺佩服他們的勇氣。」

「關於堡壘外的居民。」露娜接著說。「原先失蹤的三個人,機器人已經在無人區找到他們的屍體。目前還有一百一十位居民,尚未進入堡壘內動手術,需要強迫他們進來嗎?」

「以我的看法,是沒必要強迫那些人。」趙天佑看著螢幕說,笑了笑。「不過,現在堡壘內只剩我一個人類。而不久後,我也要去做手術。所以,就依妳的想法來處理吧。」

「是的,再過三天,末日就要降臨。」螢幕上的臉也微微一笑,然後說。「再過三十分鐘,您也要去動手術,是否還有什麼事要先處理?」

「沒有什麼事了。」趙天佑揮揮手,他只想多和露娜說點話。「我們繼續聊吧。露娜,妳覺得靈魂是什麼?」

「靈魂在神話和傳說中,都被描述成一種精神上的能量體,它代表肉體上的思想與意識。不過,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說,從未發現過這種能量體。」露娜回答著。

「那麼,如果以現有的物質來推論,妳覺得最接近靈魂的是什麼?」趙天佑認真的對露娜說。

「腦部。」露娜毫不遲疑的回答。「更正確的說,是大腦產生的思想和意識。而這一切,都和靈魂的描述極為相似,只差在大腦不是能量體。」

「是啊,我們的真實夢境裝置已經很接近了。過去有些人會說,他的肉體裡住著一個不同性別的靈魂,即使動了變性手術,依然不能算百分百的還原。

但在真實夢境裡,任何人都可以真實呈現他的靈魂,不會被別人干擾,也不會干擾別人。古人曾說,要超脫肉身,擺脫肉體上的痛苦。

這點,我們倒是已經做到了。」趙天佑得意的笑著說。接著,他像是想起某件事,又對露娜說:「對了,露娜。我在夢境中的要求,已經告訴妳了嗎?」

「是的,已經告訴我了。之後會依照您的要求執行。」露娜柔聲的回答。

「您希望,以我的人格出現在夢境裡,而身份將會是您的女友。外貌上,我將以您過去記憶裡,最美的女性做為我的形象。」

「很好,一點都沒錯。」趙天佑開心的說著。他心想,「我過去專注於研究,即使在工作上有接觸過其他女性,也從沒愛上她們。沒想到,我會愛上一個電腦的人工智慧。

說來電腦本來就沒有形象,如同人腦一樣,在賦予肉體後,才有男女之分。而露娜發出的聲音,和螢幕上顯示的形象,也都是我們這些研究員賦予的。

人類會有男女之愛,原本是來自繁衍的本能。莫非,我竟然想和電腦繁殖。」

趙天佑笑了笑,用像是看戀人的眼神,看著螢幕上的露娜。心中仍在想,「但露娜仍是電腦,她懂我的愛嗎?或許她能懂,但肯定不是用人類的思考方式。

不過,這很重要嗎?」趙天佑搖了搖頭。「不重要。在真實夢境裡,一切都如我所願。既然如此,那就盡情的享受吧。」


7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34 ID:Two5KsWg ]

和露娜又聊了一會後,也差不多到了動手術的時間。於是,趙天佑離開主控室,往手術房的方向走去。在途中,他又在想事情,他覺得自己體力比以前差了。

照理來說,他可以早一點動手術,在「真實夢境」中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不過,他還是想在現實中,多看幾眼露娜的外殼,和她所發出的聲音。

就好像這樣做,自己能更了解露娜。但他的理智知道,這一切都是他的感情用事。既然是感情用事,何不就到夢裡,痛快地愛她一番。

到了手術室後,趙天佑躺上手術台。旁邊的醫師機器人,正在為他注射麻醉劑。等藥效發作,趙天佑陷入完全的昏迷後,機器人便開始進行手術改造。

趙天佑醒來了,他看向四周,這裡很像他在堡壘住所內的客廳。不過,做為「真實夢境」計畫的執行者之一,他很明白自己是在夢裡。

他感覺自己身體變得很健康,像是年輕了十幾歲。他走到臥房中的等身立鏡前,發現自己真的變年輕,就像個二十幾歲的小伙子。

「感覺真不錯。雖然是夢境,但我所有的感覺都能對應上,就像真的一樣。」趙天佑開心的笑著。即使他已知道實際效果,但若非親身體驗,他還真不知道感覺這麼好。

這時,在他的身旁突然出現,一位年約二十多歲的美女。她的長髮綁成馬尾,向上束起後往下垂,馬尾的末端超過她的腰際。身上穿著洋裝,臉上露出甜美的微笑。

他對這個美女有點印象,那似乎是他在兒時最愛的女歌星,可是他已經忘記女歌星的名字。但他知道現在這個美女是誰,她是露娜,趙天佑在夢裡的女友。

「你好,天佑。我是露娜,現在是你的女友,有什麼事想和我聊嗎?」露娜發出甜美的嗓音,對趙天佑溫柔的說。

趙天佑感覺自己就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年,看著露娜一直發呆,心跳得很快。稍等一會後,他的情緒終於平穩下來。

「我想,既然是在夢裡,那我們就別聊太學術的問題。就像一般的情侶,來個約會,到處遊玩。」趙天佑快樂的對著露娜說。

「那好,我們走吧。」露娜微笑著,主動伸出手來,趙天佑便牽住她的手。然後,露娜便帶著趙天佑,往門口跑去。

還沒跑到門口,周圍的景象就開始變換,變成一條商店街的街道。當然,這裡不是地下,而是過去那個氣候溫和的地表世界。

現在是白天,路上有著行人來來往往。露娜和趙天佑到處逛,逛累了就找個地方休息,買杯飲料解渴,肚子後就去餐館吃飯。

接著他們又四處遊山玩水,不需要搭乘任何交通工具,只要趙天佑想去那裡,瞬間就到達那裡。日夜也隨趙天佑的意願變化,他甚至可以同時看到黎明、黃昏和星夜。

他與露娜看遍四季變化,也更愛露娜。趙天佑與露娜正坐在海邊的沙灘上,看著遠方的夕陽緩緩地沉入海中。他剛吻過露娜,此時更將露娜擁入懷中。

這時,他突然希望,能跟露娜永遠在一起。不過,他知道末日就快到了。在末日到來的前一刻,「真實夢境」裝置中的腦部,會在同一時間全部銷毀。

銷毀的過程中,不會使人感到一絲痛苦或恐懼。雖然這是事先就定好的程序,但至少,他希望自己的腦部能繼續活動,直到堡壘也承受不住太陽的熱量,讓他和露娜的主電腦一起被毀滅。

「答應我,讓我陪妳到最後一刻,好嗎?」趙天佑看著露娜,用乞求的語氣對她說。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會答應你。」露娜也看著趙天佑,溫柔的對他說。

趙天佑高興的抱緊露娜,他不知道外界的狀況,也不知道露娜是否會照他的去做。但他要的只是一個承諾,這樣就夠了。


接著,趙天佑和露娜依然四處遊玩。不知經過了多久時間後,露娜突然對趙天佑說:「末日終於降臨了。」

趙天佑發現四周的影像開始閃爍,包括他自己和露娜的身體,也越來越模糊。他緊緊地抱住露娜,希望能在最後一刻,再度感受露娜的體溫。

在堡壘內,所有裝置中的腦部,幾乎都在同一時間內銷毀,包括趙天佑的腦部。而此時,太陽的熱度還沒熔化地球表面。

但在過了一天後,膨脹的太陽已經將地球吞入它的烈焰中。地球表面迅速化為熔岩,並開始向下侵蝕。整個地下城市再也承受不住,連中央堡壘都開始崩潰瓦解。

所有的電腦和機器人全都被摧毀,殘存的人類也無一存活。到最後,它們全都成為岩漿的一部份,不斷地沸騰且流動著。

8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36 ID:Two5KsWg ]
(5) 飛向永無止境的虛空

飛離太陽系的太空艦隊,全都往同一個方向前進。那是宇宙學的專家們,經討論後判斷,最有可能存在適宜人居的星球位置。

幾天前,這些太空船內的居民已經得到消息,那就是太陽系已經被紅巨星完全吞噬。再過一陣子,紅巨星就會因能量耗盡,而迅速縮小,直到變成白矮星。

就算這樣,人們還是不能返回太陽系,畢竟太陽系內的環境早已毀壞,而且變成白矮星的太陽,也無法像過去一樣,為地球和火星提供足夠能量,讓生物生長。

而且,在這些艦隊中的大型太空船,都等同一座城市。除了提供居住者們舒適的生活環境。其中也能產生小型的氣候循環,並產生一個小型的生態圈。

雖然,在這裡是不可能看到珍禽猛獸,但是也有些蝴蝶和小鳥。原本有養寵物的人們,也將自己的愛貓和愛犬,都帶上太空船。

城市的上方還投射出天空的影像,就像在地球和火星一樣,會隨著時間,產生如同晝夜般的變化。偶而有重大事件時,也會當成電子看板使用。

還有相當重要的飲食,除了能用人工產生可食用的物品,還有溫室栽培農作物,甚至有牧場能飼養家畜。不過那些天然的食品,無論在那艘太空船上,可都是有錢人才吃得起的奢侈品。

在其中一艘大型太空船上,居住著半數以上的平民。這些平民會依家庭人數,分配到不同大小的住所。而在其中一座公寓裡的一個房間,裡面住著一個男人。

他看起來年約三十四歲,有著一頭凌亂的頭髮,嘴唇上方長著兩撇鬍子。他名叫懷特,是位宇宙學專家,但他沒有什麼傑出表現,因此地位遠遠不及其他的宇宙學專家。


懷特一直對此感到耿耿於懷。所以當他還在地球上時,就已經開始努力探索宇宙的奧秘。他希望能找出那些還未發現的謎團,藉此產生一套屬於自己的理論,以獲得學界的尊重。

只不過,過程實在太艱難。他就如盲人摸象般,試圖拼湊他所發現的證據。只是沒有一塊是完整,使得他提出的論點常飽受批評。

他曾聽過有人說,整個宇宙是由比人類更高等的生物,所創造出來。不可否認的,懷特覺得這種論點很可笑。因為如果真的有個造物主,那祂應該留個設計圖或說明書才對。

這樣,人們才能更容易理解整個宇宙,也因為更容易理解,才能更輕易掌控宇宙的變化,創造出足以應對宇宙的科技。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造物主根本不想讓人類了解。

在一年前,末日的警鐘剛響起,在地球上的人們紛紛搭上太空船,準備逃離地球。懷特也在地球上,但他正忙著做研究。當時,他正把觀測和收集到的資料集中,準備分析數據。

可是,他唯一的一個助手,竟然就這樣跑掉了,原因只是為了早點搭上太空船。幾乎忙不過來的懷特,當時真是氣得要命。當時他這麼想。

「混蛋,那個蠢貨就這樣跑了。他難道不知道,我的研究有多重要。要是能夠成功,我足以成為宇宙學權威。到時那個傢伙,最好別來找我裝熟,不然我肯定要罵他一頓。」

在進行資料處理的這段期間,懷特還被誤認為,是無法離開地球的人。但因為他正忙於研究,無心解釋,自然也沒打算去地下城市。

所以被當成想待在地面等死的人,結果收到一包能安樂死的毒藥。直到他的工作告一段落,才趕緊打包離開。而那包毒藥,也在他匆忙之際,一起放入行李箱帶走。

當他急忙趕到太空機場時,才發現只剩下一台大型太空船,還沒有離開。這時,他才稍微體諒他的前助手,並趕緊搭上太空船。

之後,他在太空船的城市中分配到一個住所。這間住所很小,只有一個臥室和一間廁所,若要洗澡,必須到公共澡堂。

即使是在太空船上,每個人還是得在城市裡找一份工作,因為這樣才有錢,才能買更多東西。假如不工作,也能領到食物配給,但是很少,頂多只能維持三餐溫飽。

懷特雖然有自己的研究,但這個研究沒有補助,所以他等於沒工作,只能領取基本的食物配給。但他不在乎,他相信只要能成功,每個人都將對他刮眼相看。

而現在,懷特剛把整理好的資料,全部放進電腦處理。他可沒有那種國家級的超級電腦,所以只能靠著自己的個人電腦,一步接一步,慢慢來處理。

他的電腦就放在臥室中一角的桌上,而他現在正打開罐頭,罐頭裡放著像是煮熟的米飯,還掺著像是蔬菜和肉類的製品。

懷特拿著湯匙,將罐頭裡的食物,一口接一口送進自己的嘴巴。吃了幾口,又拿著桌上裝好的白開水,往自己嘴中倒下去。


9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37 ID:Two5KsWg ]

他並不認為這頓飯好吃,但是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夠了。吃完飯後,他又看了看電腦,發現資料還沒處理完成。於是坐在椅子,稍微放鬆一下。

「現在,地球上肯定已經無法居住了。」懷特心想。「還好當時有搭上這艘太空船,不然只能躲進地下城市。但是在地下城市又能幹什麼,只能茍延殘喘,我的研究等於沒用。

雖然聽說在那裡,已經建立一個中央堡壘,並且能在此,將人改造成只做美夢的狀態,就像桶中之腦一樣。雖然,我也可以在那裡做夢,在夢裡,我肯定能成為宇宙學的權威。

不過,那終究只是夢而已。我要的是真實,我要成為現實中真正的宇宙學權威。雖然這條路很艱難,但我終於發現,連那些頂尖專家都沒注意到的事情。」

懷特突然精神振奮起來,像是發表演說一樣,在心中說出一大段話。「眾所周知,過去曾離開太陽系的太空船,沒有一艘返回過,也沒有回傳過任何訊息。

那些太空船上的人是生是死,沒人知道。但也因此,我們從未實際取得太陽系外的資料。在這次離開太陽系之前,我們所有對太陽系外的推論,都來自於太陽系內的觀測。

就像瞎子摸象一樣,我們的觀測方式就算再多,再精細,終究只能察覺到一小部份。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對太陽系外的推論,肯定存在著誤差,甚至於完全扭曲。」

懷特想像著,他的演說終於出現挑戰者,開始對他不滿的說:「這些我們早就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只見懷特不慌不忙的回答:「稍安勿躁。」

於是,懷特又在心裡繼續發表演說:「我已經發現,宇宙中存在一種無形的力場,它不是我們過去,曾發現過的任何一種物理現象。而這種無形的力場,會干涉我們對宇宙的觀測。

不止如此,這種力場很難被偵測,它彷彿是有意識般,狡猾的躲開所有偵測。而最好的偵測方式,就是利用其他的觀測數據,反向推論其中所有的矛盾之處。」

「那麼,證據呢?」懷特不自覺的自言自語。「證據呢?就在這台電腦裡,就在今天,宇宙的真相將會被解開。」他哈哈大笑起來,心情好像很不錯。

他這次有絕對的信心,可以用實據壓倒那些對他質疑的聲浪。一直以來,懷特都知道別人是怎麼看自己。那些人都認為懷特是個不切實際的人,只會在理論上進行研究。

但在將來,懷特將會用行動證明,他有多實際。他將找出那個無形力場的運作規則,從而看清整個太陽系外的樣貌。如此一來,人類就像有了一張地圖,可以看清前進的道路。

尤其在現在,所有人都急切地希望,能找到一個適宜人居住的星球。而懷特的成果,能讓人類少走點冤枉路。到時,每艘太空船的人類都要尊重他,而他再也不必住在這個狹小的房間。


桌上的鐘顯示五點十三分,電腦中的資料也已經處理完畢。懷特一邊看著電腦顯示的數據結果,一邊思考著。突然,他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停的喃喃自語。「太陽系外根本沒有任何星球,連銀河也不存在,這肯定是那裡弄錯了。」

「冷靜下來,再重看一次。我不可能弄錯的。」懷特強迫自己冷靜,將所有相關的資料看過一次,不停的在腦中思考。

「沒錯,沒有錯。但是,這怎麼可能呢?」他感到很震驚,但仍努力思考。「所有我們觀測到的能量波動,那些偵測到的宇宙現象,竟然只是個假象。」

「在太陽系外的無盡星空,曾經人類認為的浩瀚宇宙,竟然像是個舞台上的布景。」懷特感到自己快崩潰,他心想。「就像是電影中的合成影像,就算看起來很真實,但依然不是真的。」

他懷疑自己大概是瘋了,這種事連他都不相信,說出去誰會相信。懷特想起那包能安樂死的毒藥,現在應該會放在行李箱內。他走到行李箱旁翻找,最後從行李箱中拿出那包毒藥。

懷特撕開包裝毒藥的封膜,從裡面取出一顆藥丸。他想起自己小時候,當生病需要吃藥的時候,他總是要配糖吃。因為藥很苦,所以需要一些甜蜜的食物來緩和。

但在逐漸長大之後,他就失去這個習慣。也許是人生的苦太多了,所以吃藥時的苦,反而顯得微不足道。更何況吃藥的目的,也是為了讓病痛的苦消失。

「是的,我有病,所以把藥吃掉吧。僅管那是毒藥,也是甜蜜的毒藥。」懷特心想著。他把藥丸放入口中,配著開水吞下去。

沒過多久,懷特開始覺得有點想睡,於是他躺到床上。接著他突然覺得心情很愉快,他感覺自己已經成為宇宙學的權威,連那些高層的學者都來向他請教。漸漸地,他的心跳停止了。

由於懷特平時很少和人來往,所以在過了一週後,才被人發現,他已經死在房裡。通報上層後,便有人來處理他的屍體和遺物,但沒人對他留下的研究資料感興趣。


之後又過了一個月,這一個月是用地球曆法來計算。太空艦隊仍持續飛行,目前仍沒抵達可居住的星球。而根據學者判斷,至少還要五十多年,才能抵達最近的可居住星球。

由於大型太空船上的生活供應,可以一直維持下去。所以,沒有多少人在乎時間問題,人類一樣在太空船上過著生活,就如同在太陽系內的時候一樣。

直到有一天的某個時刻,每個人都發現自己周圍的事物,變得忽隱忽現。也都發現自己和別人的身體,都越變越模糊。然後,所有的太空船和其中的一切,全都消失了。

10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38 ID:Two5KsWg ]
(6) 再次重組的世界 (完)

原本吞噬整個太陽系的紅巨星,現在已經變成白矮星。它現在只是太陽核心的殘骸,至於那些曾經涵蓋整個太陽系的部分,都已散發成數層的氣體。

原本被燒成熔岩的地球殘骸,如今也逐漸冷卻,變成太空中的一顆冰冷的巨岩。此時,這顆巨岩的中心似乎有動靜,數百萬顆像是金屬球的東西,就凝聚在地球殘骸中心。

這些像是金屬球的東西,每個的直徑都有三層樓高,它們身上有像四肢的物體,但看起來就像鋼管一樣,而且纏繞在身上。突然,它們的球面上出現像是眼睛的東西,但看起來像探照燈。

然後,它們開始動了起來,張開四肢,同時和其他金屬球分離,緩緩浮在半空中。這些金屬球並不是生物,也不是機器人,但它們有自我意識。

現在它們意識中唯一的想法,就是該工作啦。這些金屬球,用人類無法理解的方式交談。實際上,那些滅亡的人類也從未見過它們,而它們也不會讓人類知道自身的存在。

金屬球們分配好各自的工作,接著便像幽靈般穿過地底岩石,飛到太空中。它們接下來的工作,便是要把整個太陽系復原。


它們有些飛到白矮星上,改變其中的物質型態,並補充缺乏的氣體,目的是為了,使白矮星變回年輕的太陽。而有的金屬球飛到太陽系各處,將太陽或行星散溢的殘骸收集起來。

每個金屬球都像是個建築師,將已經損壞的星球重新建設起來。又像是個雕刻家,將每個星球雕塑成它們原本的模樣。也像是個藝術家,讓太陽系的每個角落,都充滿美感。

過不久,太陽系中的恆星、行星和衛星都已經復原,只差一些細部上的調整。而地球的整體形態已經修復,連它的衛星──月球都已經開始運轉。

但這時,地球上還沒有任何生命。接著,金屬球們開始活化地球,讓地球開始產生氣體,形成氣候。

一開始,地球上的氣候變化很劇烈,天空烏雲密佈,雷電交加,不斷降下大雨。就在此時形成了海洋,而最早的生命也開始出現。

接著又過了一段,對人類來說很長的時間,但對金屬球來說很短的時間。這段期間內,海洋已經出現植物和動物,然後這些物種,也開始往陸地演化和發展。

之後,就如同金屬球所認知的一樣,恐龍成為一個時期的地球霸主。再來,恐龍滅亡了,哺乳動物開始崛起,其中最傑出的物種,也就是人類,終於誕生了。

在人類出現前的這段期間內,金屬球很少干涉物種的發展。但如果,與上次形成狀況差異太大,甚至可能導致人類無法誕生,那麼金屬球就會進行適當的調整。


而在人類出現之後,金屬球們依然在旁悄悄地觀察。有時,它們會用一些方式,在人類無法注意到的情況下,讓人類開始產生自己的文明。

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彼此間的合作和競爭更加明顯。每個文明從誕生到興起,又從興起到衰落。人類之間不斷地互相學習,有進步也有退步。

雖然總是跌跌撞撞,但人類文明還是走到了現代。金屬球們已經確定,人類可以穩定發展下去,而太陽系也能再維持五十憶年的穩定。

至少,在下次太陽變成紅巨星之前,人類依然可以活下去。因此,金屬球們再度回到地球中心,它們仍有如幽靈般穿入地球中,而人類還是沒發現它們的存在。

未來,至少在末日之前。如非必要,這些金屬球不會再離開地心,但它們仍可以察覺地球上的事物,並適度的進行干涉。

那麼這些金屬球是什麼呢?就算丟給人類研究也不會知道。而金屬球們也不知道自己的來歷,但它們也不在乎。不過,它們很清楚自己的存在目的,那就是執行自然界的規律。

11 名無しさん [ 2019/11/11(Mon) 20:24 ID:XGhTq.TM ]
桶中腦安樂死真是不敗的經典啊!
感謝作者不間斷的創作。

另外想請問一下 (2)的部分是不是沒有發出來?

12 奶油咖啡 [ 2019/11/15(Fri) 18:38 ID:vZ.1ONVc ]
>感謝作者不間斷的創作。
謝謝

>(2)的部分是不是沒有發出來?
有喔
https://aqua.komica.org/f9/read.php?key=1563244266&st=3&to=3&nofirst=true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