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末日風景

4 奶油咖啡 [ 2019/07/16(Tue) 11:27 ID:Two5KsWg ]
(3) 豔陽膜拜者

在地下城市中,堡壘外的居住區內的房屋,現在大部分都已是無人空屋。因為大多數的人都已進入堡壘中,並接受改造手術,再也不會回去,所以遺留了許多空房。

剩餘的人們幾乎不想接受手術,所以都留下來,並居住在同一塊區域,以方便進行聚會。而那些無人居住的地區,也幾乎沒有人想去。

不過今天,在其中一塊無人區的街道上,正有個成年男子在行走。這名男子年約二十六歲,塊頭高大,有著結實的肌肉,留著小平頭,臉上留著落腮鬍,他名叫葉建成。

地下城的燈光永遠亮著,但會隨著一天的時間,改變光的顏色。當白天時就變成白光,夜晚時就變成黃光。至於白天和夜晚的判斷,以過去亞熱帶地區的時間為基準。而現在,是白天。

葉建成走到其中一座空屋前,停下腳步。他向四周觀望,看不到任何人,心想:「她還沒來。」他不經意的看了一下天花板上的燈光,又想:「是人造光啊。」

他感覺自己很久沒看到陽光了,當時那些人大概也有相同的感覺。所以當那個名叫「豔陽膜拜者」的宗教成立時,很多人都加入。

對他來說,這個宗教的教義沒有什麼了不起。就是說,太陽是人類的神,祂賜予我們一切,現在要將我們送入天堂。但只有勇敢面對的人才有資格,那些進入堡壘內的人都是落選者。

如果他沒有在首次參加聚會時,看到那個他曾心儀的女孩,也許他不可能會留下來。那個女孩比他大兩歲,曾是他少年時的鄰居,也很聊得來。

雖然當時葉建成曾想和她告白,不過一直沒有勇氣。而在認識一年後,那個女孩就搬家了,從此再也沒有機會和她碰面,直到那次聚會。


那個女孩名叫鐘舞平,當葉建成再度見到她時,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但葉建成也不能向她告白,因為這時的鐘舞平已是別人的妻子,也是「豔陽膜拜者」的教主夫人。

僅管如此,當葉建成和她再度碰面時,還是成為了好朋友。葉建成也決定留下來幫忙,不是為了這個宗教,也不是為了教主,而是為了鐘舞平。

如果太陽就是神,那麼葉建成心中的太陽只有一個,就是鐘舞平。葉建成可以為她做任何事,就算她不可能愛他,就算要他去死,他還是願意。

原本這個宗教也還算和平,只是每日固定的進行禱告,並聽著教主的教導。但在某日,其中一名教友卻和教主爭吵,用各種尖酸刻薄的話駁斥這個宗教。

然後,有一群教主的死忠崇拜者感到憤怒,將那個人痛打一頓,還將一隻腿都打斷了。之後沒有看到那個人出現在聚會,因為他在復原到能走動時,已經進入堡壘內。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次事件的關係,教主的思想變得更偏激。他認為,應該要炸破堡壘的大門,解救那些無法得到救贖的人們。

於是,眾多教徒開始在堡壘外各處尋找,包括那些無人區。雖然堡壘外也有很多機器人,隨時協助人類的生活起居。

但教徒們並不相信機器人,認為它們會通報給堡壘內,所以並沒有要求機器人去找。但在眾人聯手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找到不少的雷射鎗和炸彈。

那時,每隔一段時間,堡壘內就會派出一台機器人,對居住在堡壘外的人們進行宣導。希望他們能早點進入堡壘內,並接受手術改造,以免在末日降臨時太痛苦。

而在教徒們收集完武器,決定由教主下令,一同摧毀堡壘的大門時,正好又有一台堡壘內的機器人來宣導。於是,這台機器人便成為他們的祭品,被雷射鎗射出的能量打得稀爛。

由於,教徒們沒有在堡壘大門看到武器,所以教主便很大膽的站在第一線,帶領著教徒們衝向大門。但在他們對堡壘大門射擊,並投擲炸藥後,大門隱藏的雷射鎗就顯露出來。

那些教徒們也發現門口的武器,並開始攻擊。但門口的防衛武器攻擊更快,也更精準。沒多久,站在前線的人就有十幾名倒地,其中包括教主。

其餘沒倒下的人們不敢再靠近大門,接著便看到大門開啟,而那些倒在門口的人們,被堡壘內的機器人一個一個抬進去。


在經過這次事件後,堡壘內沒有再派機器人出來宣導,而被抬進堡壘內的人,一個也沒有再出來過。教徒們很明白,他們已經失去了教主。

於是,副教主繼任為教主,但他不像前任教主想要摧毀大門。而是採取像創教之初的作法,只是平靜的禱告,同時這也符合,此時大部分教徒的想法。

然而這卻不是鐘舞平,也就是前任教主夫人的想法。在鐘舞平失去丈夫後,葉建成常常來安慰她,與她談心。他把她當作是自己的女王,而他是女王的騎士。

他依然願意守護她,為她做任何事情。只是多了一點想法,一點希望鐘舞平能愛上他的想法。但很快他就知道不可能,因為對鐘舞平來說,她的丈夫也是她心中的太陽。

所以鐘舞平仍想摧毀堡壘大門,而葉建成也努力尋找更強的武器,和更好的方法來摧毀大門。只可惜,經過上次事件後,根本沒其他人想要再破壞大門。

而更有破壞力的武器,也幾乎找不到。就在葉建成想勸鐘舞平死心時,鐘舞平卻告知他,她找到一個男人,名叫羅樂。羅樂說他有足以破壞大門的武器,但是有代價。

那個代價是,鐘舞平必須和他上床。葉建成自然不願意鐘舞平接受,但鐘舞平仍堅持要這樣做,可是她也不相信對方,所以要求葉建成,當她赴約時,偷偷跟在她身後。

一旦到時對方沒履行約定,葉建成就立即制伏羅樂,必要時殺了對方也行。到了約定的時間,葉建成偷偷尾隨著鐘舞平,來到無人區的一座空屋附近。

無人區不只沒有其他人,也沒有任何機器人。但在那座空屋前,他看到鐘舞平和一個男人進入空屋。他知道,那個男人就是羅樂。

此時,葉建成身上帶了一根短棒,一把短刀,還有一隻雷射鎗。他悄悄地走到那座房屋旁,靜靜地等待著。他的心情其實不太好受,尤其是知道自己的女王,現在正和別的男人做那檔事。

等了一陣子之後,屋內終於完事。他聽到屋內的對話,鐘舞平要求羅樂,立即拿出她要的武器。羅樂卻嘲笑她,說他自己根本沒有這種武器,接著就走出房門。

在羅樂還來不及反應的同時,一根短棒就從他的後腦勺重擊而下,羅樂瞬間暈倒在地。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間密室內,全身被繩子綁住,固定在一張椅子上。

羅樂的眼前站著葉建成和鐘舞平,他們狠狠地拷問羅樂,用短棒將羅樂的手腳都敲斷,並用短刀在他身上劃下許多傷痕。

直到羅樂拼命求饒,並說出,他存放武器的地點。鐘舞平才決定不再拷問,而是一刀劃斷羅樂的咽喉,讓他斷氣。

對葉建成來說,羅樂的屍體並不難處理,畢竟這裡是無人區。只要把屍體放入一個密閉的箱子,並將這個箱子放進一個雜亂的地下室就可以了。

也不會有人在意堡壘外少一個人,畢竟任何人都有可能隨時進入堡壘。而且,在這末日越來越接近的時刻,也越來越沒人想管其他人的死活。

「老實說,我覺得女王就那樣殺掉羅樂,實在是太仁慈了。」現在,葉建成站在空屋前,心想著。

「竟然敢侵犯女王的肉體,真是太可惡了。如果那時他還活著,我絕對要切下他的生殖器,塞入他的嘴裡,讓他吞下去。」葉建成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憤怒。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