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地球戰爭遊戲

11 奶油咖啡 [ 2019/08/12(Mon) 11:03 ID:I2wUbMtk ]
(6) 這是鬧著玩的戰爭 (完)

看到突然出現的龐德博士,強尼發現自己此時,竟然站在一艘太空船的船艙中。至於為什麼會覺得這裡是太空船內,大概是因為剛才是在外太空,而這裡確實又有一點像太空船。

龐德和另一名男子,也同樣站在太空船內。強尼一臉困惑的看著龐德博士,又看了一下他身邊的光頭男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候,龐德先開口說話了。

「我是龐德博士,我想你已經很清楚我的身份。」龐德指了一下他身旁的男子,接著說:「他叫做薩諾斯,至少在這場遊戲裡是這麼稱呼。」

「遊戲?什麼意思!」強尼不悅的對著龐德說。這個關鍵字讓他想到,當初外星人對地球開戰的理由也是玩遊戲,讓強尼感到非常不滿。

「事實上,這場戰爭就是一場遊戲,一場我和龐德的對戰遊戲。」薩諾斯突然開口,他微笑著說:「我代表外星人入侵地球,而龐德代表地球人守護地球。

原本我還想用一個更適當的開戰理由,像是要掠奪地球資源之類的。可是後來又想,反正只是玩遊戲嘛,隨便找個理由就好了。」

聽完薩諾斯的話後,強尼臉色鐵青的看著龐德,他將手中的光束砲對準龐德,憤怒的說:「所以你其實是叛徒,還是根本就是外星人的一份子?」

「我可是一直幫助地球人,怎麼會是叛徒。」龐德有點無奈的笑著說。「但我的確不是地球人,你要說是外星人也沒錯。」

話才剛說完,強尼就扣下板機,接著一道光束就飛向龐德,從龐德的身體穿過去。但龐德的身上完全沒有半點損傷,臉上也沒有半點痛苦的表情。就好像,那道光束只是一個影像。

看著強尼吃驚的表情,龐德感覺有點好笑的說:「你到底在生氣什麼?我好歹也幫助地球人打贏了。」


「喂,我說龐德你呀。」薩諾斯突然開口說話。「從頭解釋吧。不然一個遊戲內的角色,那裡會聽得懂你在說什麼。」

「說得也對,那我就重新解釋吧。」龐德點了點頭,繼續對強尼說:「簡單來說,我和薩諾斯所居住的世界,和強尼你所在的宇宙中完全不同。

我不打算解釋我們的世界,因為那是你完全無法理解的層次。至於你的世界呢?是在我們的世界中用某些方式產生,從宇宙誕生開始到宇宙結束,都已經有完整的資料。

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你居住的地球,地球上的每個生命都是完整的個體,各有自己的一條生命歷程。說起來,地球人從誕生到結束,可從沒遇過外星人。

就算到了未來,地球人類文明已經佈滿整個銀河,甚至整個宇宙,也沒遇到過外星人。這是因為整個宇宙中,就只有地球出現高智慧生物。」

龐德看了一下強尼目瞪口呆的表情,感覺很好玩,然後又繼續說:「對我們來說,你們的宇宙是個遊戲場景。我們可以從任何一個時間段,和任何一個地區,選擇我們的遊戲。

而這次遊戲,我和薩諾斯打算玩個戰爭遊戲,所以場景就選在二十世紀初的地球。薩諾斯扮演入侵者,而他所派出的外星人,都是這次遊戲才產生。

當然他所擁有的外星部隊,也不是永無止境,所以必須經過合理分配。至於我扮演守護者,但是地球人已經存在,所以我不能再無中生有。

因此我扮演一個未來的博士,提供軍方各種先進武器的數據資料。也在必要時,提供情報給相關人員,甚至給予更先進的武裝,以協助他們獲勝。

由於這是一場遊戲,在遊戲結束後,無論輸贏,所有的一切都會回復到戰爭前。地球上,不會有任何與外星人戰爭過的痕跡,也不會有任何人因此受傷或死亡。

所有的地球人都不會有這場戰爭的記憶,他們的未來依然照著原本的軌跡前進。只有我和薩諾斯,會對這場戰爭遊戲有記憶。」

「不對,還有我。」強尼心想,接著又對龐德說:「如果你們可以消去所有人的記憶,那又何必特地對我說明。」

「沒錯,這就是重點了。」龐德微笑著說。「因為你在這場遊戲中的表現很優秀,以我們的慣例,必須給你一個獎賞。我們可以幫你實現一個願望,但必須符合地球人的身份。

像是成為米國總統……」這時,薩諾斯突然打斷龐德的話。「不行,龐德。你忘記之前已經有人選過了嗎?」

「哎呀,對喔。」龐德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繼續對強尼說:「我忘記了,現任米國總統也是我們幫他實現願望,過去他也是一名優秀的士兵。抱歉,但你還有很多選擇。

有什麼想法就儘量提出來,不必客氣,就當作是你想要的退休生活吧。像是你最愛的居住地點,或是你曾經喜歡過的人,希望能有機會和她長相廝守。」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