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ㄚㄎ日記

36 名無しさん [ 2019/12/23(Mon) 15:41 ID:E60s3mvA ]
還是第一百零二天

我原本不想提的,但現在的醫生實在太好混,先問些白痴問題,再把我說得很難聽,接下來就是發糖果的時間;這些藥聽起來都像是精劍靈矛牛頓傳中的法術,我才不會吃呢。要是妨礙我的創作直覺,那就真的太划不來了!

等待拿藥的時候,一個講電話時特別喜歡搖頭晃腦的肥仔在我旁邊晃個沒完,他自稱卡啦雞腿哥,說自己正在幫一款抄襲人中之龍的國產遊戲製作人物,但因為自己不懂設計,上頭的人也沒什麼像樣的遊戲理念,最終成果自然是一款看似花俏但利潤糟糕的東西。

他們沒有申請到輔助,啊哈,那就是百分之百的輸家!

可當他說到自己平常的興趣是靠著留可疑網址讓轉貼他消息的人被社群網站懲罰,我又有點喜歡他。

雖然不知道他是怎樣避免自己被處罰,但很顯然的,我們是同一類人,都嘛自身已經有太多的缺點,又被現實啃得千瘡百孔,所以多多少少想要報復社會。

和我一樣,他也把自己的老闆說成是白痴,眼高手低到以為國產、夢想和進軍家機等字眼一定能夠讓他們有好果子吃,結果一票玩家的焦點還是在那些『真正的遊戲』身上。最後他們只慶幸當初沒有花更多時間除BUG,也算是給那些當初只花一點錢卻沒有熱心推廣的假支持者一點懲罰,瞧瞧,都是一樣的,到最後,我們的選擇和思路都像是從同一個模子出來的!

但我不會去和他多認識認識,這陣子,我認識的小人太多了。他們總是不熱心,又很小心眼,就算搞什麼合作也只是彼此寄生,不僅產能堪慮,還可能惹出更多麻煩,跟我接下來要去拜訪的DAVID一樣。

第一百零三天

要是我有閒錢,會買一把鞭炮在他的床邊放,慶祝他沒把自己摔死。

跳樓沒死成算了不起的,一個人要是有心,四樓頭墜地一樣可以照顧棺材店。

我跟別人聊起他時,都傾向於把他說成是一個走喜劇路線的傢伙,無論搞砸些什麼,或純粹是為了引起大家注意,總是用最失敗的方式去尋死,證明他根本不想死。

為了確保有更多飯錢匯過來,也是為了避免自己被告,我會跑去自拍,然後整件事就結束了。

想起DAVID每次腦袋打結的時候都會說一句到此為止,好像整個世界都會為他慢下來似的。是不是他媽在懷他的期間喝多了?

還是第一百零三天

可恨的狗雜碎,DAVID一夜沒睡,還喝了提神飲料配藥酒,就是為了等我出現。

他能怎麼教訓我?

一個傷了腰的臭毒蟲,別說飛過來了,連走過來都沒辦法吧?

我一邊自拍,一邊使勁嘲笑他。這很不錯,就是話題起得不好;當我提到先前遇見兩個自稱復興畢業的白痴時,DAVID像是打了一管海洛因似的,突然變得很安靜。

這可不好玩,想找我算賬不是,放馬過來啊!

我耍猴不用錢但也花了點時間和功夫,這傢伙不叫又不跳的我可是會生氣的,是非逼我潑熱水嗎?

『低階少爺和失敗的ABC,這兩個人我好像認識。』DAVID說,我笑著回:『你又嗑藥了?』

『我是他們的校友,那種對話方式我很熟。』

『不是商工唷,小學弟,假裝自己也是有錢人很無聊。』

『我本來就有錢人,不像你!』

我真的潑了一壺熱水到他臉上,晚點大概就是脫皮秀,真想看完全程,但我得在驚動到太多人之前先閃。

DAVID接下來說的話並非那麼沒頭沒腦,這表示內容都取自他的真實經歷,還是他成為毒蟲前累積的。

但我不是那麼有興趣,只記得一點。其餘的部分明天再回顧。

希望那麼點熱水不會留下明顯疤痕,我可以說是他自殘所導致的,壺上有我的指紋是為了阻止他,就這麼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