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ㄚㄎ日記

42 名無しさん [ 2020/01/04(Sat) 01:11 ID:VC8mw3uE ]
第一百一十天

和盧先生應酬實在很累,還要忍受他的二手菸。幸好啤酒錢不是我出,棘蘭一聽到我要去見這個猴子跳專家,就自掏腰包,還特別要求我要多次提到她的名字。

她把她當成男人,問題是他會把她女人嗎?

算了,我不管那麼多。我要討棘蘭開心,才可以見到志奇。後者是這個集團的頭頭,戒心很重。他與盧先生很熟,雖然兩個人的社會階級明顯有差,但很顯然的,我要是跳過盧先生,是無法打入核心的。

已經有點亂七八糟的了,我有不祥的預感,希望不要忙到最後又是鬧劇一場。

我需要小男孩,因為我筆下的牛頓已經開始失去靈魂了。我多討厭自己的工作是一回事,問題是人都需要偽裝,而我就只剩下精劍靈矛牛頓傳而已。要是連這層偽裝都失去了,我就更難在麥叔叔等競爭對手的面前抬起頭來了。

且誰說和戀童癖相處稱不上拓展事業?

他們之中也有企業家和混出版社的,也有大收藏家呢,搞不好我一打入,精劍靈矛牛頓傳的改編就是兩倍吉普力等級的。

走著瞧吧,校友們,你們最強大的學長要回來了。

第一百一十一天

看不出來,盧先生以前當過演員,飾演一個性騷擾不良少女的計程車司機。劇中他有至少兩句臺詞,還和女主角待在同一個鏡頭中,聽起來很風光,但我馬上就注意到,這是有國片熱之前拍的小成本電影,可能沒有輔助金。

再來,相關片段連在YouTube上都沒有,劇照和演員名單等更是Google不到。要不是盧先生拿了一片看來十分可疑的DVD,我們都會以為他是在放屁。

但不用說,無庸置疑的爛片,票房能夠破五千塊了不起了,導演大概是那種喝多了的藝大敗類,和幾個喝更多所以會在肩頸等處刺上夢想等字眼的學弟妹一起聯合欺騙那種家裡有礦的年輕敗類,在不到半年之內拍出所有要用的鏡頭,再外包給一個他們如今已經找不到負責人的公司去幫忙剪輯,而這就是盧先生的得意代表作。

原來,他那時已經沒頭髮了,還拿了棒球棒假裝自己是個有備而來的淫賊,在給女主角用電擊棒教訓之後就掛了;或者還活著,隨便啦,反正這個角色沒有再出現了。

我覺得盧先生還是回去教猴子跳比較合適,但他原先待的私立國中已經不要他了。好玩的是,那所學校也沒有因為沒了他就找另外一個習武的傢伙代課。這所走升學主義路線的私立國中是可能曾經為了增加賣點而設立古箏甚至魔術等課程,但那差不多也就是消遣。師資不重視,課程品質差勁,比起實際上的內容,更重視表面功夫。

聽起來就有很多上下其手的空間,還特別容易培養出五鬼搬運的慣犯,難怪上一位校長幹了半輩子卻突然被踢掉。

像盧先生這樣的三教九流差不多就是透過同學介紹,有機會舔校長孫子的鞋底,再勉強給這所學校的大少爺、大小姐們鞠躬哈腰,才得以用不可能合法的低薪去付房租、混口飯吃。

偏偏他還沒耐心吃到老。雖然是個給獄友玩爛生殖器和直腸的傢伙,卻也是有尊嚴的,他為了證明自己,乾脆和校方翻臉,順便當著學生的面去宣傳電影,一副鹹魚翻身、完美復仇的樣子,結果現在是兩邊都回不去。

那部爛片帶給他的財富還不夠買幾個便當,化妝師甚至和他索討物料費,等於是個被欺負得很慘的孬孬菜。淪落到給另一所私立學校的戀童癖開車,表示他有多爛。也許,他聽到那些孩子哭泣、慘叫時,會偷摸自己滿目瘡痍的胯下,產生些許懷念的感覺。

其實我一直不確定他是為何被關的,但會被如此疼愛,一定和性侵有關。會替戀童癖工作,表示孩童也在他的狩獵範圍之內,又或者上了年紀又變成沒屌的爛貨後以為小孩比較低門檻。老天,這個人太噁心了,棘蘭到底看上他哪一點,我真是研究不透。

不知道她的養子怎麼想,明昆好像還是個正經人,希望我不用和他見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