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ㄚㄎ日記

44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8(Tue) 15:32 ID:rxIzjQc. ]
還是第一百一十一天

棘蘭之所以要展示自己的鞋子,自然是為了讓大家知道她是個狠角色。像這種缺少姿色,被迫帶著拖油瓶,被整形醫生告知她這輩子最好就認清自己長得像甘蔗渣或吉娃娃的人,可不會輕易承認自己連當婊子都失敗。

只是她有一陣子藉由傷害孩童來發洩性慾,又或者迷上偷竊與造謠,這些都是標準過頭的巫婆病,常見於那些很難喜歡自己,又非常想活在童話故事中的爛女人。

難怪我曾聽明昆嚷嚷著要自殺,別啊孩子,你可以像我一樣,以創作者的名義去搞政府幾百萬先,在台灣,生存方式有很多,我剛才提到的那招還不算騙;再說,除了那些酸民,誰又好意思譴責一個投資失敗的企劃呢,

不過——回到棘蘭身上。讓我尤其吃不消的是,她八成以為那些噁心到家的擺設可以吸引盧先生的注意,讓他更把她當一回事。的確,既然盧先生有進出過監獄,我們都習慣假設他小時後是個不良少年,可能前幾年還當過地痞之類的,可能比起良家婦女,壞女人更討他歡心。

棘蘭要是有一組死胎福馬林收藏,大概也會放在辦公桌上。

盧先生才不是她以為的那種男人,我想,使勁搖頭。

真相其實不難查到,因為這所私立學校其實沒幾個人瞧得起這個過氣演員,自然會把他的人生經歷當笑話來講。

盧先生就是個經歷太多次失戀,開始沒法愛上女人的老垃圾;他曾隨便找個外籍人士結婚,卻在半個月內就用一堆自創的武打招式把人家打回老家。那個時候他還不被人稱為什麼猴子跳老師,而是青蛙拳專家。

這世上真有青蛙拳,但他既然強調都是自創的,那一定很不標準,只夠胖揍老婆,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男人。

他之後確實是因為猥褻幼童入獄,因為不擅長演出親切大哥哥的樣子,這個年代的蒐證用工具又多,他往往是在得逞前就被逮捕。臺灣本來是很能輕易饒恕這種變態的,如果他堅稱自己有病,甚至願意表演吃屎,一些沒見過世面的法官是有可能只給他罰罰錢就算了。

問題他是累犯,搞到就算是吃素的檢察長也要求要加重刑期,剛好他又遇上一個對戀童癖恨之入骨的法官,不僅沒給他假釋機會,還逼他與其他變態狂待同一所監獄。

他實際經歷了些什麼,我們都盡量不去想,反正,他還能夠不依賴任何工具就上廁所算了不起了。

他也不想報仇,畢竟他本來就弱者。武術老師不過是混口飯吃的頭銜,大不了欺負小朋友。他也只剩下這種方法能得到性高潮了。

盧先生要是難得說話,通常都是提到自己對變態計程車司機這個角色多有研究,在進到攝影棚前,他每天在鏡子前面練至少一百次,之中加入金屬球棒擺出猥褻動作的段落還是他要求導演加入的,為了實現「藝術高度」。

真是笑死人了!

當然,我沒這麼說。他還強調自己死後會學那個匈牙利裔演員,穿上生前最紅角色戲服,讓觀眾們曉得,世界上又少了一個偉大的藝術家,而整個影視界根本對不起他。

這話連他媽也不會說吧?

我不想去計算他和棘蘭有多少共通點,反正和我對DAVID那一票人的理解一樣,就是垃圾配垃圾加上更多的垃圾,放在萬花筒內也嘛徹底不堪入目,更不可能有任何的藝術高度。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