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ㄚㄎ日記

49 名無しさん [ 2020/07/10(Fri) 14:05 ID:vvTDRY7M ]
第一百一十八天

我按照高人的建議,吸了點有機溶劑,這是最便宜、最沒面子的一種致幻方式,但我得要封死一些腦細胞才好進行主要任務。這對於一個曾經紅過的漫畫家來說是不得不承受的苦痛,事實上,比起拿畫筆,藝術家在受折磨的時候才有活著的感覺。

可丟臉的是,吸完後儘管腦袋昏昏沉沉的,我對於自己的認識卻好像一下變得清晰太多,以至於我自己其實是無法承受的。

首先,我最後的一道高牆瓦解了。在一道強光中,我仿佛聽到過去的助手藍色超人過來嗆:『你這個吸助手血的渣渣,怎麼沒叫我們一聲乾爹?』

然後是出版社的陳先生也過來說:『妓女生的果然不一樣,羞恥心很低,早就把臉皮放到地上磨蹭的垃圾,就是別人給他準備好了一切,也會選擇在最關鍵的時候放棄,因為你也知道,自己很廢、很沒用。』

更可怕的是,連八歲時的我也跑出來了。他一邊忍受乾爹帶來的許多傷口,一邊大喊:『你不是說要寫小說嗎?還付費觀賞咧,賺多少你說啊,大賺還要賣原稿?不要笑死人了,裝忙的爛貨,你能混到一份給麥叔叔提鞋、洗腳的工作,我頭給你。』

我我不客氣的回:『你不能給的,因為你這個小王八蛋就是我,我們都是妓女的小孩,都期望自己在最深沈的失敗中獲得同情。我的人生就是一連串的苦肉計,其實還比我畫漫畫成功些,畢竟有個笨女人成為我的老婆。她居然會跟一個下不了蛋的無業遊民在一起,可見要是我倆能生,大概也只是給這世界多添一個智障而已。』

然後我就醒了,手裡抓著菜刀,棘蘭要我殺的目標就在不遠處。不對,我沒有要殺他。

棘蘭只要我教訓人家。

殺人是個不可以的。

DAVID剛趕來,一看到他的臉我就有氣。這個假嬉皮又把自己曬得跟山豬一樣,還帶了一瓶不知道是他老媽還是老姊買的威士忌,已經喝掉大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