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陳兩兩有個黑警夢

3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0(Mon) 06:10 ID:PcQQ620o ]

文山區的小黑警,這是我的事務所名稱。當然,沒有掛牌子,也不可能開收據。雖然在簡介那一欄中,我強調是什麼活都幹,但還是有個基礎原則。首先,報酬得合理;接下來,是要合我的興趣;最後,千萬不要引起太多人注意,特別是記者。

警察等還是搓湯圓的專家,有著把證據變不見,大事稀釋到看不見的能耐,在多數時候,他們只要用錢就能擺平;這年頭,說一個警察沒有生意頭腦,可是比說他們吃太多糖還過分,因為一個根本不是事實,另一個至少一半是事實。

但記者就不同了,他們是相當於瘟疫,是很難切除,又會大量複製的。

平常根本不熱心的人,會被他們轉變成暴民;許多自私自利的敗類,一逮到機會就成了聖人,願意為正義付出。

我喜歡的那種漏洞會因為這一票抗體而消失,到頭來,被淘汰的反而是我。

只有真正的極權國家,鴿子才有可能成為獵手,而非寵物。要變得像香港那樣,我還有得等。

反正,我不算失業,只是形象不怎麼體面而已。對於一個有前科卻又沒打算改過遷善的人,更兇狠的形象,與更優秀的判斷能力才是重點。

我已經不年輕了,再被逮到可能要判很重。

話說回來,至今還沒驚動到真正的警察,稅金小偷還真是名不虛傳。已經不是螺絲鬆不鬆的問題了,是不是只要我不是在白天殺人都不會被逮啊?

難怪這個國家的失蹤人口那麼多。

另外,這個國家的人對於有牌流氓的理解未免也太差,以至於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得透過拳頭貨至少激烈言語來提醒。

如果真警察的存在感夠高,那我這種假警察也可以幹得更輕鬆些;還是正好相反——啊算了,這種思考不適合我,接電話、接電話。

響不到第二聲就接起,不是用奇怪的音樂當鈴聲,非常重視形象。

原來,又是火柴盒小學,一下叫我處理學生屍體,一下要我幫忙討錢,花樣真多,不下於真正的黑道,但在基礎格調上還是差了點。

首先是他們負責聯絡的人,總是很慌張又缺乏表達能力,無非就是不小心搞死一個孩子要我幫忙收拾,卻支支吾吾到讓人以為是不熟練的詐騙電話;接著,他們總是太激動,有時我一到現場,一個看來最年長的在見面瞬間就語帶威脅,弄到我曾經拔槍,還是塞在那個王八蛋的嘴中,好確保遊戲規則和一開始講好的一樣;最後嘛,無非就是有些人希望用做朋友的態度希望我免費幫忙,還用一種給小朋友摸頭的態度來談,這種的我通常直接開扁,甚至會開槍提醒。

我以前待過的學校不少,但者所火柴盒小學特別不得了,標準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要不是早期的達官貴人貢獻頗多,理事長搞股票和土地買賣又特別有一套,以這種公立學校都能甩它好幾條街的師資應該早玩完了。

對這些教育界的敗類來說,我這間事務所的名稱難道還嫌太抽象嗎?

是不是應該再幽默一點,最好還有種文青式的隱晦,叫什麼兩兩黑槍院或兩哥廚房都很不錯。再不然,通常也是該叫萬事通之類的,沒辦法,我選擇的工作內容特別不正派,還堅持穿警察制服,所以被這麼叫也算合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