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Barver Battle Saga 太空戰士之魔法戰士

1 名無しさん [ 2020/01/19(Sun) 00:40 ID:.jL/DxlA ]
本作改編自1996年由川普科技在Sega Mega Drive上發行之角色扮演遊戲。
以下正文。


零、源起

這是一個結合了魔法與科技的文明世界。當文明發展到了一個階段,掌握科學之力的人與持有魔法之力的人,開始因理念的不同而分成人類和魔族兩大陣營。人類繼續以科技來發展自己的文明,而魔族則以魔法來架構自己的世界。

這種平衡並沒有維持多久,科學力量漸漸凌駕於魔法力量之上。隨後,以科學發明的終極兵器出現了。諷刺的是,人類並沒有因此帶來好處。在一次戰爭中,終極兵器因失控而在瞬間將整個世界毀滅,所有文明也毀於一旦。

幾千年後,人們早已將此事淡忘,直到有一天,沈睡於地底下的古代科技被挖出。或許,人類又開始重蹈了以前的錯誤……

不知何時開始的,世界佇立了四座神秘的神殿,控制著大自然的力量。人類倚靠著四座神殿,產生了四個國家。

克魯茲國,位於月之神殿的守護範圍內,操控著水之力,呈現著如水鄉澤國般的美麗景象。

對事充滿魄力的伽利安國,因境內日之神殿的炎之力,呈現一片熱帶的沙漠氣候,是個團結強悍的國家。

位在極地的薩克帝國,籠罩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藉星之神殿的雷之力,使薩克的科技研究異常發達,是握有強權的軍事國家。

受到風之神殿守護的利日國,境內山明水秀,一片繁華,是個講求法治的女權社會。

當大地洋溢著和平的氣氛時,突然,各地出現傳說中的魔族,使人類感到恐慌無助。到底魔族為何而來,神殿又蘊藏著什麼秘密,誰才是罪惡的禍首?如深霧般的謎,誰能參透。


2 名無しさん [ 2020/01/19(Sun) 00:42 ID:.jL/DxlA ]
一、勇士的試煉

在神秘的魔王城堡中,一名成年女子正對著坐在王座上的中年男子說話。

「父王,他們終於開始行動了,再這樣下去……」那名女子這麼說。她有著一頭美麗的金髮,而在頭上的兩側則戴著像是翅膀的髮飾。

「嗯……他們一定是發現了這個祕密。」中年男子看起來表情嚴肅,他對自己的女兒說:「為了世界上所有無辜的生命,在它甦醒之前,我一定要阻止!」

聽完父親的話後,女子轉身並握緊拳頭,下定決心,要阻止可能發生的危機。


午後時分,在克魯茲國境內的一座村莊裡,正在今天舉辦慶典。因此,不少村中的男女都在祭壇旁開心的共舞。

這座村莊名叫烏達村。此時,在村莊內的其中一戶房舍中,在房屋中的一個臥房內,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對著一名成年男子大吼。

「提姆,你在幹什麼?」這位生氣的中年男子名叫沙卡達,臉上留著落腮鬍,而提姆則是他的兒子。

「我……沒什麼……呀!」提姆手上拿著一本筆記,畏縮的回答。

「這是什麼?你在哪裡找到這本筆記?」沙卡達質問著。

「在……地板下面,可是……這不是爸的?」提姆鼓起勇氣解釋。

「住口!」沙卡達生氣的大吼。

看到提姆嚇到不敢說話,沙卡達也覺得自己反應太過度了。於是,他冷靜下來,用和緩的語氣對提姆說,「你看了什麼嗎?」

「我……只看了一點點……那是爸的科學研究內容嗎?」提姆緊張的答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危險的事?」沙卡達忍住怒氣,再度質問提姆。

提姆緊張的往後退一步,搖搖頭表示不知道,然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就對自己的父親說:「……爸是指筆記本上的內容?」

沙卡達不悅的轉身,接著回應:「……不要再說了,你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做這種危險的事。」說完後就離開了房間,往屋外走去。

當沙卡達走出屋外後,在房門外等候的中年女子,也就是提姆的母親,走進了提姆的房間。

「被罵了?」提姆的母親溫和的對提姆說。

「只不過找出筆記……還以為爸會高興的……」提姆難過的答道。

「你爸也是為了你好呀,好了……笑一個吧!」提姆的母親安慰著,「不管怎樣,你都是媽最心愛的孩子。」

聽完母親的話後,提姆感到心裡稍微好過點,也露出了笑容。

看到提姆露出笑容,他的母親也放下心來,接著問:「今天是村中的祭典,有好好準備了嗎?」

「媽,妳也希望我得到第一勇士的封號嗎?」提姆靠近自己的母親,興奮的對她說。

「那是當然的,你是我兒子呀!」提姆的母親看著自己的兒子,露出驕傲的表情說,「若是拿到勇士的封號,你爸爸可不知道要多高興呢!不過呢!媽更希望你每天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嗯,我一定要努力在慶典中拿到勇士的封號,好讓爸爸媽媽高興。」提姆振奮精神,對著自己的母親說。

然後,提姆帶了一把萬用小刀做為武器,還帶了一個皮盾,並將一個布袋放入自己的衣袋內,那個布袋裡裝著火龍之牙,是一種魔法道具。接著他便離開房間,走到屋外,並往慶典祭壇的方向走去。


祭壇前已經有人在等待,包括提姆的父親沙卡達,還有另外三名參加祭典的成年男子。其中一名是長老的兒子,名叫赫摩,赫摩留著長髮,並將長髮綁成馬尾。而站在他身旁的兩個人算是他的跟班。

赫摩是去年的第一勇士,而提姆是第一次參加勇士的選拔。還沒靠近祭壇,提姆就聽到其中一個跟班誇著赫摩,說:「今年勇士的封號一定是非赫摩莫屬的。」

聽到稱讚的赫摩也得意的說:「那還用說,身為長老的兒子,我一定會得到勇士的稱號。」當他看到提姆接近祭壇,緊接著又對提姆冷嘲熱諷的說:「提姆你也想參加勇士選拔大賽?不要笑死人了。」

提姆知道赫摩的驕傲自大是有名的,由於赫摩是長老的兒子,平時村民也都盡量忍讓著。所以提姆也不打算理會赫摩的嘲諷,只向自己的父親詢問選拔何時開始。

「等長老一來,勇士選拔就要開始了。」沙卡達,也就是提姆的父親如此回答。

因為不想再被赫摩嘲諷,提姆只好先在村內閒逛,當他遇到村中長老的夫人時,長老夫人告知他長老已經到祭壇那邊去了,這表示選拔即將開始,因此提姆趕緊前往祭壇。

當提姆趕到祭壇前時,長老已經到了,因此不免被長老說幾句:「提姆你怎麼現在才來,祭典就要開始了。」

長老有著地中海禿頭,他走上祭壇,接著對下方的民眾說:「經過一天的祭典,終於到了最壓軸的地方了,就是為村莊選出今年的勇士。」長老停頓一下,繼續說,「嗯……我再重覆一次規則,

只要誰能拿到琉璃森林中神樹上的琉璃之淚,就是今年的村中勇士。要特別注意的是,在琉璃森林的某處有個封印的禁忌洞窟,是村中的禁地。」長老的表情變得非常嚴肅,說:「絕對禁止進入。」

「各位勇士準備了,我在這裡正式宣佈……」長老將聲量提高,「比賽開始。」

聽到長老的指示,所有參加選拔的勇士都往村外衝出去。提姆見狀,也打算加快腳步。這時,他的父親攔住他,並對溫和的提姆說:「不管能不能拿到勇士的封號,你只要盡力就好了。」

提姆向自己的父親道謝,然後趕緊走到村外,往琉璃森林的方向前進。


3 名無しさん [ 2020/01/19(Sun) 00:46 ID:.jL/DxlA ]
琉璃森林中有許多兇猛的惡獸,和許多有如通道般的洞穴。提姆一個人在森林中前進,並小心的避開那些惡獸。但有時還是會被惡獸追擊,就算如此,那些惡獸也不是提姆的對手。

在穿過森林聚集的樹叢,以及與森林相連的洞穴後,提姆終於找到正確的路線。當他再次離開洞穴後,提姆發現不遠的前方有一棵奇特的大樹。

這棵大樹的樹葉全是靛藍色,樹幹上的表皮看起來有點像是人臉。更重要的是,樹梢上有著一顆閃著光芒,形狀如同淚珠般的紫色琉璃。

「這看起來應當就是神樹了。」提姆心想著,同時靠近大樹。他也沒看到大樹周圍有其他人,便疑惑的說:「咦!其他人怎麼都還沒到,應該不會這麼慢吧!」

突然,樹幹上那個像人臉的表皮竟然開始動起來,眼睛的部位發出紫色的光芒,而嘴巴也開始動起來。這可把提姆嚇了一大跳,他猜想或許這棵樹就是傳說中的樹精。

「你就是今年要來摘琉璃之淚的人嗎?」樹精開口說話。

「你……你……你是誰呀!」提姆緊張的往後退幾步,同時握緊手中的萬用小刀和皮盾。

「想要琉璃之淚嗎?照慣例要先打敗我才可以。」樹精不帶一絲感情的發出聲音。

突然,樹精吹出一口氣,這口氣在它前方形成一道小型龍捲風,並往提姆的方向移動。提姆眼看不妙,趕緊向一旁閃避,但他還得取得琉璃之淚,因此不敢離樹精太遠。

提姆一邊逃跑,一邊思考該如何應對。「這應該是風屬性的魔法,任何魔法都應該會有一個時效性,或許我應該先等它消失。」

但是過了幾分鐘後,龍捲風並沒有消失,因此最後他決定冒險靠近樹精,並找尋適合的時機,趕緊摘下琉璃之淚。

提姆一邊躲開龍捲風的追擊,一邊靠近樹精。樹精的根固定在地面,似乎無法移動,提姆認為這對他非常有利。所以當提姆一靠近樹精,便用力一跳,爬到樹精身上。

但此時樹精上的幾根樹枝竟然動起來,毫不客氣的往提姆身上招呼過去。提姆趕緊舉起皮盾擋住,不過整個人還是被打落到樹下,手中的小刀也因不小心鬆手而掉落一旁。

就在提姆趕緊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龍捲風再度靠近提姆。提姆只好先跑往其他方向。這時,他想到自己身上帶著火龍之牙。於是,他從帶在身上的布袋中取出火龍之牙。

接著再度靠近樹精,同時提姆在火龍之牙上賦予魔力,然後往樹精身上扔去,在靠近樹精的瞬間,提姆讓火龍之牙上的魔力爆發,因而使火龍之牙變成一團燃燒的火球。

火球撞擊在樹精身上,使得樹精全身燃燒起來。但樹精並非無計可施,它召回那個小型龍捲風,當龍捲風撞到樹精身上時,樹精身上的火燄和龍捲風同時消失了。

緊接著,樹精不再有動作,它樹幹上的人臉也逐漸變回像是樹皮一樣,而眼中發出的光芒也完全消失,就像是已經認可提姆是勝利者。

提姆看到樹精沒有反應,便放心的摘下琉璃之淚。然後,撿起他掉在一旁的小刀,往返回村莊的方向前進。


提姆手中拿著琉璃之淚,才剛離開神樹不久後,就在森林裡遇上赫摩和他的兩個跟班。

「赫摩……你們幹什麼?」提姆對著眼前的三人說。他看著赫摩不懷好意的眼神,感覺有點不妙。

「不幹什麼,只是想要你的琉璃之淚。」赫摩帶著威脅的語氣說。

提姆緊張的往後退幾步,接著用警告的語氣說:「赫摩,用搶的是犯規的行為,你不怕我向你父親告密嗎?」

「告密?」赫摩露出兇惡的表情,同時走向提姆的位置,這迫使提姆又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幾步。

「敢告密以後就有你好受的,快把琉璃之淚交出來。」赫摩絲毫不客氣的催促著。

「這……這是我拿到的。」提姆依然試著勸退對方。

然而赫摩已經不耐煩了,他直接走到提姆面前,伸手就去搶提姆手上的琉璃之淚。提姆並不想把琉璃之淚交給赫摩,因此和對方拉扯了一陣子。

但提姆一時不留神,琉璃之淚從手中滑出,整個人也因重心不穩往後摔,結果撞上背後的大樹,倒在地上。

「哈哈哈!早交給我不就沒事了嗎。」赫摩看著自己手中的琉璃之淚,又看向倒在地上的提姆,不禁得意的大笑起來。接著,赫摩就和他的兩個跟班離開了。

提姆失落的從地上爬起,他心想:「……為什麼我會這麼不受尊重。」他轉身看向背後的大樹,又難過的想著,「爸媽一定會很失望……我就知道不該參加,有赫摩在我什麼都不是。」

就在提姆無力的往村莊的方向前進時,赫摩和他的兩個跟班走進森林中的一個洞窟。這個洞窟不大,而且只有一個出入口。但是洞窟中有個六角形的高台,高台旁有個階梯,高台上有個奇怪的圓形圖案。

「你們以前沒有來過這裡吧!」赫摩對他的兩個跟班說。

「這裡該不會就是長老所說的禁地吧!」其中一個跟班說。

「沒錯。」赫摩回答。他面向另外兩人,繼續說:「看吧!我就說沒什麼,村裡的大人都是在胡扯。」

「赫摩,我們還是快走吧!」其中一個跟班開始有點擔心的說。

「咦!這是什麼?」赫摩注意到了洞窟中的高台,好奇的走向前。

「赫摩,不要再過去了。」另一個跟班趕緊靠近赫摩,緊張的提醒他。

「哼!你們兩個都是膽小鬼!」赫摩不屑的說,緊接著就走上高台。在他踏上高台後,高台上突然發出光芒,將赫摩包圍在其中。隨後光芒直衝洞穴頂端,又再度下降,然後光芒就消失了,連赫摩也不見蹤影。

兩名跟班看到這種狀況,一開始感到疑惑,然後就覺得大事不妙。

「赫摩……赫摩呢?」

「啊~~~怎麼會這樣子。」

在一陣慌亂中,兩人匆忙的跑出洞窟。他們必須向長老報告赫摩失蹤的事,但又害怕因進入禁地而受到處罰,於是在路上,這兩人討論出一套告知長老的說辭。


4 名無しさん [ 2020/01/19(Sun) 00:46 ID:.jL/DxlA ]

返回村莊的兩人立即走到祭壇前,向長老報告。長老聽到消息後,感到既驚訝又混亂,於是對報告的兩人說:「赫摩……??你們剛剛說赫摩和提姆怎麼了?」

「提姆他……提姆他……」其中一人轉過身,背對長老,似乎有難言之隱,欲言又止。

這時,提姆的父母也在祭壇前。提姆的母親聽到提姆竟牽扯其中,便趕緊問話:「你說我家提姆發生了什麼事了?」

報告的那人又轉過身,再度面向長老和提姆的父母,說:「不是……是赫摩!」突然他的表情變得非常憤怒,又繼續說。

「赫摩他拿到了琉璃之淚,與我們在回程的路上,沒想到提姆忽然充了出來,搶了赫摩手上的琉璃之淚便跑,我們當然是追了過去……」

在一旁聽著的沙卡達,也就是提姆的父親,一時之間感到無言以對。

「你是說提姆搶了琉璃之淚?」長老問。

「……是!」那人接著說,「而後,提姆無視長老的警告,逃進了禁忌的洞窟。我們一來不甘心,二來也擔心提姆會有危險,所以也追了過去……」

「混蛋!」長老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憤怒。

「是……是……」報告的那人感到有點心虛,但他還是決定繼續撒謊。「我們追了洞窟內,後來,提姆把赫摩一推!不知怎的,洞內發出一陣強光後,赫摩就不見了……」

「對吧?」報告的那人向知道實情的另一人說。

「……對……對!」另一人趕緊附和,「是提姆他……殺了赫摩的……」

「嗚~~赫摩……」在一旁聽著的長老夫人忍不住哭了出來,她走到提姆的父親身旁,對他說:「沙卡達,你還我赫摩來。」

「啊!提姆回來了。」赫摩的其中一名跟班注意到提姆走向祭壇,趕緊說。

失落的提姆逐漸靠近祭壇,還沒發現自己麻煩大了。當他走到祭壇旁時,一群人將他包圍住,他才注意到那些人臉色很難看,便疑惑的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長老夫人生氣的指著提姆,說:「你這個惡魔,就是你,就是你殺了赫摩。」

「大家不要激動。」長老趕緊安撫現場的情緒。

「我……我那有殺了赫摩!」提姆感到莫名其妙,趕緊為自己辯解。

為了避免讓提姆有解釋的機會,赫摩的其中一名跟班趕快走到提姆面前,並對著大家說:「就是提姆把赫摩推進禁地,赫摩才會死的,我們都親眼看到了。」

提姆的母親也走到提姆身邊,並對著大家說:「不可能,我們家提姆不可能做種事……對不對,提姆……」

「我……」提姆感激的看向母親,卻又不知從何解釋。

「各位安靜,」這時,長老開口說話了,「提姆的父親沙卡達是我們村中的智者。而這次的事件又關係到我和沙卡達的兒子……我也不方便做裁決。」

長老停頓一下,又繼續說:「我看這事就這樣好了,讓沙卡達自己來裁定這件事。相信沙卡達會給我們一個交代的。」

在一旁的村民趕緊附和:「好,我贊成長老的看法。」

沙卡達沉默不語。思考了一下後,他走到提姆面前,同情的看著提姆,然後說:「提姆……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你只要對得起自己就好了。以後要自己照顧自己了……」

接著沙卡達轉身,對著長老和在場的其他人說:「我的判決是……把提姆逐出我們烏達村。」


「你是我們村中的恥辱,只趕你出村真是太便宜你了!」在提姆離開烏達村前,他還聽到有村民對他這麼說。

「要不是你父親有包庇的話……」這是村中的一個女人對他說的話。

「我是被冤枉的……我不要被趕出去……」提姆在心裡這麼想。但此時手握行囊的他,已經離開烏達村有一段距離。

他並不是第一次離開村莊,但被人趕出來的感覺實在難受。即使眼前有著青山綠水,以及美麗的花林,都無法使提姆高興起來。

但提姆始終還是得面對現實,而且天色已近黃昏,他得加快腳步,早點抵達下一座城鎮,否則今晚就得在野外過夜了。

5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9(Wed) 11:01 ID:7Nowh.22 ]
去查了一下,沒想到Sega MD上除了上面這款遊戲
還有別的國產遊戲,例如亞瑟傳說-帝國王朝,新乞丐王子,小魔女,楊家將,抓鬼大師
不過那時國產遊戲的主場都在DOS上,而且類型還挺多的
有角色扮演類,戰棋類,戰略類,動作類,養成類,運動類,益智類
遊戲要改編小說,除了基本劇情外,剩下的部分就要靠作者的想像力,感覺也不太容易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