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一杯水

1 克林姆咖啡 [ 2020/04/15(Wed) 12:50 ID:33.2aSd. ]
(1) 偵察的一杯水


在一個房間內,有兩個人,這兩個人分別叫甲方和乙方。目前,甲方沒有性別,乙方也沒有性別,他們的身高和體重,以及外貌和其他一切資訊皆不詳。

此時,在這個房間內,房間內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有一杯水。甲方和乙方正站在桌子旁談話,甲方說:「想不出有什麼東西好創作,你有什麼想法嗎?」

乙方對桌上的水杯看了一眼,接著說:「桌上有一杯水,不如就寫這個吧。」

「一杯水?」甲方看了一下桌上的水杯,然後說:「這能寫什麼?」

「一杯水是事件的核心,我和你是捲入事件的角色,場景就在房間內。」乙方笑了笑,說:「只要決定好劇情就行,這對你來說不難吧。」

「這當然不難,只不過要寫什麼題材?」甲方想了想,又說:「不如,就先寫個偵察案件的題材吧。」

「很好,那就開始吧。」乙方剛說完話,他和甲方的性別都已變成男性。


甲方的身材高瘦,是一名偵探,而乙方的身材矮胖,是甲方的助手。他們兩人的年齡相仿,都約三十多歲。今日,他們因警方的請求,而來到此處協助調查。

這個房間是一棟木屋的客廳,木屋位於鄉村旁的森林中。透過木屋中的玻璃窗,可以看到現在是白天。日光穿過樹叢,滲入玻璃窗內,輕巧地灑落在木屋的客廳中。

偵探和他的助手環視客廳內的景象,有一張長形木桌擺在客廳中央,還有八張木椅環繞在木桌周圍。桌上擺著一個玻璃杯,杯中裝著一杯水,那杯水大約有七分滿。

兩人注意到那杯水,他們走到木桌旁,並仔細地觀察那杯水。

「據警方告知我們的情報,當時這棟木屋的屋主,就只是喝了一口杯裡的水。過沒多久後,他就坐在木椅上昏倒。」偵探停頓一下,接著又說,

「當時屋內沒有其他人,還好在幾分鐘後,剛好出現一位青年,正巧來這裡拜訪,於是將屋主送醫,才救活一命。雖然現在意識清楚,但仍需在醫院療養。」

「可是他認為有人要害他,而且他也被診斷出是毒性反應。」助手接口說,「但是警方對這杯水化驗後,卻找不出任何毒物存在。然而,他們也找不到任何相關的證據。」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的原因。」偵探說:「因為我們偵破過無數的大案,所以這次警方也需要我們的協助。」

「可是這杯水不是已經拿去化驗,怎麼還放在這裡?」助手提出他的疑問。

偵探思考了一下,說:「沒錯,這杯水確實不該放在這裡。而且已經放了好幾天,也該蒸發一大半了。」他懊惱的說,「弄錯了,這要怎麼編下去啊。」


「要不然換個劇情吧?」助手提議說。

「這是個好主意。」偵探回答。然後思索一下,又繼續說:「我們還是保持這個身份和場景,但是案子不一樣。目前我們正在追蹤一名怪盜,這位怪盜總會在現場留下一個記號。

這個記號就是一個裝著水的杯子。這個杯子也不是玻璃杯,而是一個用純金製成的杯子,外表用瑪瑙、翡翠,和各種寶石鑲嵌而成。」

偵探話剛說完,木桌上的玻璃杯就變成金杯,杯子的外表還鑲嵌著各種寶石。

助手看著桌上的金杯,總覺得有些奇怪的地方。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說:「等一等,你有沒有搞錯,那一種怪盜會用這麼昂貴的東西做記號?」

「這樣的怪盜才夠奇怪嘛。」偵探笑了笑說,「不過確實不太符合常識,那我再改成別的情況吧。」

偵探想了又想,然後說:「這個金杯的外觀依然不變,但是它並不是怪盜的所有物,而是怪盜要盜取的目標。而金杯中裝的水也不是一般的水,而是能使人青春永駐的青春之泉的泉水。」

偵探看了看金杯,感覺好像缺了什麼,想了一下後又說:「這個杯子沒有杯蓋,要是不小心打翻就麻煩了。所以,就在這個杯子上加一個蓋緊的純金杯蓋吧。」

緊接著,金杯上方果然多出一個杯蓋,將金杯上方滴水不漏的蓋緊。

「很好,所以我們現在已經發現這個金杯,要和怪盜開始對決了嗎?」助手興奮地說,他已磨拳擦掌,蓄勢待發。

「不,已經結束了。」偵探得意的說,接著看向一臉疑惑的助手。

「因為這個金杯裡裝的只是普通的開水。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那種神奇的泉水。而怪盜對這個金杯絲毫不感興趣,所以就放在這裡,讓我們物歸原主。」偵探解釋。

「那麼……過程呢?」助手問。

「過程嘛……過程省略了。」偵探答。

助手呆愣的看著偵探,然後說:「我說呀,你乾脆換個題材吧。」



2 克林姆咖啡 [ 2020/04/15(Wed) 12:50 ID:33.2aSd. ]
(2) 回憶的一杯水


偵探變回甲方,而助手變回乙方。他們也不再是男性,而是無性別。至於外貌、身分和一切相關資訊,也都變成模糊不清。

「好吧,讓我們重新來過。你覺得要換成什麼題材比較好?」甲方對乙方說。

「我認為,你最好把劇情都限制房間內。這樣一來,才能避免離開房間之後的劇情出現,否則你只能省略那段劇情。」乙方對甲方說。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找符合這種條件的題材?」甲方問,然後看到乙方點點頭。

甲方左想右想,終於想到這次要用什麼題材。緊接著,周圍的場景瞬間改變。現在這裡不再是小木屋內的客廳,而是一個寬廣的室內花園。

原本的長形木桌已變成小圓桌,這個小圓桌的桌面是玻璃材質,而支撐桌子的四根支架則是用鋼材。小圓桌旁有兩張打開的折疊椅,面對面的擺放著,桌上則有一個裝滿水的玻璃杯。

此時,甲方和乙方也都變成女性,甲方的身材高大且微胖,乙方的身材矮小且略瘦。她們現在是一對姊妹,甲方是姊姊,年約二十九歲,乙方是妹妹,年約二十七歲。

姊姊留著長髮,而妹妹留著短髮,兩人各坐在圓桌旁的一張椅子上,面對面的聊著天。


「叔叔家的花園還是和以前一樣美麗呢。」姊姊感慨的說,「記得小時候,我和妳經常來這裡玩。」

「是呀,我記得那時候,妳很喜歡在水杯裡放一朵玫瑰花。」妹妹一邊說,一邊看著桌上的玻璃杯。

突然間,桌上的玻璃杯中出現一朵紅玫瑰,透過水的折射呈現鮮豔的兩段。同時,姊妹的年齡變小了。此時,姊姊的年齡是十六歲,而妹妹的年齡是十四歲。

「玫瑰的花語代表著愛情,而紅玫瑰更有熱戀的意思。」妹妹一邊笑著說,一邊把臉靠近姊姊,「妳是否有愛著某個人呢?」

「這個嘛,不告訴妳。」姊姊羞澀而靦腆的回答著。

過沒多久,兩人的年齡又再度改變。此時,姊姊的年齡是十九歲,而妹妹的年齡是十七歲。而玻璃杯中的玫瑰花已經消失,杯中只有裝滿透明無色的水。

姊姊怒視著妹妹,伸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並將杯中水往妹妹臉上潑去。而妹妹不躲也不閃,一臉愧疚的樣子,任憑潑出的水淋在自己身上。

「是妳搶走了他!」姊姊大聲怒吼。

接下來,兩人的年齡又再度變換。姊姊的年齡變成二十九歲,而妹妹的年齡變成二十七歲。而桌上有一個裝滿水的玻璃杯,裡面並沒有玫瑰花。

姊妹倆的神情溫和且愉快,而妹妹的身上完全沒有被水沾到的痕跡。

「沒想到,到最後妳我都失去了他。結果,那場爭吵彷彿變成一個笑話。」姊姊感慨的說。

「都過去了,姊姊。」妹妹微笑著說,「至少我們還是好姊妹呀。」


妹妹將一朵黃百合放入水杯中,然後說:「黃百合的花語是感激和快樂。我要感激姊姊一直在我身邊幫助我,也希望姊姊永遠快樂。」

「喔,我的好妹妹。」姊姊感動的說:「我也很感激妳,也希望妳能永遠快樂。」

姊姊兩人喜極而泣的互相看著對方,久久說不出話來。

然後,姊姊說話了。她說:「這次感覺還不錯,妳說是吧?」

「確實比之前的好,不過妳可以再寫詳細點。」妹妹回答。

「細節可以慢點再來想,可是我覺得這個題材有點普通,應該要再天馬行空一點。」姊姊說。

「所以,妳打算換題材?」妹妹問。

「沒錯,我打算接下來換個更有想像力的題材。」姊姊答。


3 克林姆咖啡 [ 2020/04/15(Wed) 12:52 ID:33.2aSd. ]
(3) 奇妙的一杯水


姊姊不再是姊姊,而是甲方;妹妹也不再是妹妹,而是乙方。她們又再度沒有性別,也沒有任何身份和外觀,一切的資訊都變得無法識別。

「那麼,你想要換成多有想像力的題材?」乙方問。

「既然要天馬行空,我覺得應該要來點魔法。」甲方回答。

剛說完話,甲方就變成魔法師,而乙方則變成甲方的學徒。此時,甲方是一個五十三歲的男性,有著白髮和長鬍子。而乙方則是一個十六歲的女性,留著及肩的短髮。

周圍的環境也不再是室內花園,而是魔法師的個人實驗室。房內的牆可看出由磚瓦搭建而成,有許多木櫃靠在牆邊,而櫃子上擺著各種實驗器具和材料。

室內有一張方形的大石桌,桌上擺著一個木杯,而杯中裝著一半的水。

「孩子,拿起杯子,展示妳學習魔法的成果吧。」魔法師對他的學徒說。

「是,師傅。」學徒照做了,她將杯子拿在手上,並從口中念出一段咒語。接著,木杯中的水往空中飛起,在天花板下方轉了一圈後,又回到了杯中。


「很好,妳學習的很不錯。」魔法師滿意的說,「接下來,我要教給妳另一種魔法。不過,先把妳手上的杯子給我。」

魔法師伸手接過學徒給他的木杯,然後從口中念出一段咒語。過沒多久後,木杯中的水已經從半杯變成滿滿一杯。

「如妳所見,這個魔法可以使杯中的水全滿。不過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狀況是,這杯中的水,比杯子外觀看起來的容量多更多。」魔法師解釋。

「至於能產生多少水,取決於施法者本身的實力。對我來說,我施法產生的水,至少能填滿一個大湖泊的容量。」魔法師一邊說話,一邊將木杯遞到學徒的面前。

「來,妳拿著木杯,然後將水往地上倒,看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聽完魔法師說的話,學徒將木杯拿到手中。接著她照著魔法師的話做,將水往地上倒下去。

果然,木杯中的水就像倒不完一樣,一直從杯中流出。由於實驗室內的門都關著,所以地上的水很難流出去,過沒多久,流到地上的水已經逐漸高漲,淹過師徒兩人的腳踝。

「好了,停下來吧。不然等一下,我們的衣服都要濕透了。」魔法師和藹的說。

於是,學徒立即將杯口朝上,水也就不再流出來。這時,學徒往杯中一看,杯中水依然是滿的。然後,魔法師又念了一段咒語,使流到地上的水全部回到杯中,並且變回半杯水。

「現在,我已經把魔法解除了,所以變回原來的水量。接下來,就交給妳試試看吧。」魔法師說。

「好的,師傅。」學徒回應。然後,她先回想起魔法師的施法方式,和念出的咒語。再來,她開始進行施法動作,並念出咒語。


緊接著,杯中的水迅速高漲,很快就從半杯水變滿。但水已經滿到杯口還未停止,像噴泉般的噴出一條水柱,撞上天花板後,變成飛散的水花,將師徒兩人淋成落湯雞。

眼看魔法出錯,魔法師趕緊施法,使所有噴出的水都回到杯中,再度變回半杯水。

「抱歉,師傅。我失敗了。」學徒一臉歉意的說。

「不要緊,這是妳首次施展這種魔法,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算不錯。」魔法師微笑著說,「不過我們最好先把濕衣服換掉,然後就去吃個泡麵……」

「停!在歐洲中世紀,怎麼會出現泡麵?」學徒突然臉色大變,一臉不悅的問說。

「我又沒說是在歐洲中世紀,為什麼不能出現泡麵?」魔法師反問。

「可是你表現出來的場景,就像是在歐洲中世紀呀。而且還有魔法。」學徒反駁。

「誰說有魔法就是在歐洲中世紀,我就是要吃泡麵不行嘛。」魔法師也不客氣的答覆。

「不行!我不能接受這種設定。如果你堅持要吃泡麵,要不然就換個題材。如果你連換都不肯的話,我就不陪你演了,你就自己唱獨角戲吧。」學徒說重話。

「算妳贏了。我很想吃泡麵,但我也不想唱獨角戲。所以接下來,我們就再換個題材吧。」魔法師無奈的說。


4 克林姆咖啡 [ 2020/04/15(Wed) 12:53 ID:33.2aSd. ]
(4) 空間的一杯水


魔法師和學徒再度失去性別,同時魔法師變回甲方,而學徒也變回乙方。他們的外貌和身分,以及一切相關資訊,也都再次無法得知。

「我已經選好了這次的題材,而且絕對適合吃泡麵。」甲方說。

「好啊,我相信你。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想要吃泡麵,總之就開始吧。」乙方說。

接下來,周圍的場景開始變換,變成在一間現代化的廚房裡。廚房內有瓦斯爐、排油煙機和各種廚具,還有冰箱、水槽和水龍頭,以及個種餐具和一臺飲水機。

廚房中央有一張圓形餐桌,餐桌上擺著一個半透明的盒子。盒子裡面放著一個不銹鋼杯,杯中裝滿了清水。

此時,甲方變成一位四十九歲的女性,有著一頭銀髮,是一名教授。而乙方則變成一位二十歲的男性,留著西瓜頭,是甲方的助理。

教授坐在餐桌前的座位,而助理坐在她的鄰座。這兩人的面前都有一碗已泡好的泡麵,他們的手中也都拿著筷子,一口接一口將泡麵吃下肚。

當兩人都將泡麵吃完後,也要開始做正事了。


「終於吃飽了,那我們就開始這個階段的研究吧。」教授滿足的說。

教授和助理接連離開座位,站起來並靠近桌上的半透明盒子。這個盒子並不是普通的盒子,它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科學儀器。

「這個盒子有什麼作用嗎?我們要用它來做什麼?」助理疑惑的說。

「你聽過薛丁格貓的理論吧。」教授看到助理點頭,接著說:「這個盒子是用類似的原理,只不過我們可以透過盒子,看到存在於不同世界線的可能性。」

「但是,為什麼要在盒子裡放一個不銹鋼杯。」助理問。

「因為以現有的技術來說,我們只能針對這種尺寸的物體觀測。而用一個裝滿水的不銹鋼杯,是最好的觀測對象。」教授答。

教授從桌底下搬出一臺電子儀器,這臺儀器上有一個開闢和五個旋鈕,還有一個插頭和一條連接線。教授將連接線接到盒子上的插口,再將插頭插入電源插座。

然後按下儀器上的開關,這時盒子中的杯子開始有點忽隱忽現,讓助理有點懷疑自己的眼睛。甚至覺得那個杯子不是實體,而只是個影像。


「現在我要開始切換世界線,接下來我們就可以看到,位於不同空間的杯子。」教授一邊說,一邊逐一轉動五個旋鈕。

當教授調整完後,盒中的杯子已經不在餐桌上。而是在一個像是冰塊的平臺上,它周圍的環境看起來像是室外,那裡是冰天雪地又閃著極光的世界。

從盒子的上方往杯中看,就如教授想的一樣,杯中的水已經結成冰。接著,教授又調整旋鈕,盒中的影像又開始變換,這次出現在一個充滿岩漿的世界。

盒中的不銹鋼杯在一個未熔化的岩石上,杯子的外殼已經有些熔解。而杯口還冒出些許蒸汽,但往杯中一看,裡面的水已經快消失了。

教授又切換了好幾個不同的空間,每個空間各有不同的環境。但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會有一個平臺,而平臺上會有一個不銹鋼杯,並且杯中或多或少會有一些水。

「真是不可思議。沒想到同一個裝水的杯子,竟然會在不同的環境下出現,也因此有著不同的結果。」助理讚嘆著說。

「是呀。就像我們換了多次題材,還是都能繞著一杯水打轉。」教授感慨的說。

「所以,這次創作應該算是成功了。」助理說。

「雖然成功了。可是我總覺得,我還能寫點什麼。」教授說。


5 克林姆咖啡 [ 2020/04/15(Wed) 12:54 ID:33.2aSd. ]
(5) 創作的一杯水 (完)


一個作家正在房間寫作,作家的旁邊坐著一位讀者。作家的寫作桌上有一杯水,將這一杯水放大數倍後,可以看到水面上浮著一座小島。

小島上面長滿了花草樹木,鳥語花香,風景宜人。小島中央有著一棟房屋,房屋中包含三層樓房,在第二樓中有一個房間,房間中亮著光,裡面有兩個人。

一個作家正在房間寫作,作家的旁邊坐著一位讀者。作家的寫作桌上有一杯水,將這一杯水放大數倍後,可以看到水面上浮著一座小島。

小島上面長滿了花草樹木,鳥語花香,風景宜人。小島中央有著一棟房屋,房屋中包含三層樓房,在第二樓中有一個房間,房間中亮著光,裡面有兩個人。

一個作家正在房間寫作……

「快住手!你是想把文章寫成俄羅斯套娃的結構嗎?」讀者在一旁大喊。


「對呀,這樣很容易湊字數。」作者停下筆,氣定神閒的回應讀者。

「別鬧了。你這樣寫的話,我還不如多重看幾遍就好了。」讀者看起來很不爽的說。

「那太好了。麻煩你多看幾百遍、幾千遍,甚至幾萬遍,把我的文章牢牢記在心裡吧。」作者懇求著說。

「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但是我拒絕。」讀者不屑的回答,「你的文章又沒有那個價值。」

「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作者氣憤的說,然後拿起桌上的一杯水,一口氣喝光。

「水喝完了,也該結束了。」作者一邊說,一邊放下杯子。

突然,作者變成甲方,讀者變成乙方。他們都沒有性別,但隨時都能換成任何性別;他們都沒有外貌和身份。但隨時都能擁有任何外貌和身份。


「我們是什麼?」甲方自問自答,「一個可以任意定義的角色,或是一個舞台上的演員,還是一個單純的幻想。」

「我們是什麼?」乙方自問自答,「既是虛無,又是真實。看不見又摸不著,但卻依然存在。」

你們是什麼,我不知道,不過我是旁白。

「不管我們是什麼,若您從頭看到了這裡……」甲方和乙方同時說:「那總得感謝您的觀看。」

「謝謝觀賞。」甲方和乙方下臺一鞠躬。

謝謝觀賞。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