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鏡之書

1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18 ID:guU1cdHc ]
(1) 映照角色於鏡中


朦朧中,兩個意識開始甦醒。漸漸地,它們感到自己在虛無飄渺的空間之中。可是,它們感覺不到自己的形體,也不記得關於自己身份的任何資訊。

但是,這兩個意識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它們也能感到時間的流逝,雖然沒有任何可以計算時間的指標,但它們卻可以明白過了多少時間。

這兩個意識可以互相交談,不過因為雙方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所以就互相稱對方為A君和B君。在這虛空中,它們一直找不到別的意識,可是它們發現了一本書。

A君和B君知道什麼是書,它們能翻閱這本書,也能看懂書上的文字。不過,這本書的內容並非固定不變,和它們認知中的書本不太一樣。而封面上印著書名,上面寫著『鏡之書』。

「據我長期的觀察來看,這本書大約一到五天會變換一次內容,變換的時間並不是很固定。」A君說。

「我也注意到了,這本書有五個篇章,每個篇章也非同時改變內容。」B君說,「而且每個篇章的內容,最少出現一頁,最多出現五頁,每次改變後的字數也都不相同。」

「B君,自從我們開始看這本書後,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基本上,我大致能推斷這本書的內容,是在講某個世界的目前狀態。」A君說。

「我也這麼認為,A君。」B君接著說,「也許這本書的書名叫做『鏡之書』,就是因為書本像鏡子一樣,不斷地將某個世界的狀態,映照到這本書上。」


A君將書翻到第一頁,也是第一個篇章的開始,這頁最前面的標題寫著『角色』。

「這一個篇章的主題是角色,其實就是角色介紹。」A君說,「每次變換都會介紹兩到三個的角色,從未重覆介紹同一個角色。至於要花多少篇幅介紹,就要看這個角色有多少事跡。」

「這次介紹的角色有兩位,分別是一男一女。」B君說,「男的名叫日敏松,女的名叫雨落言。兩人的年齡差不多,都是二十七歲。

日敏松的個性活潑開朗,遇到挫折也不輕易放棄,而且能言善道,很容易結交朋友。雨落言則略為沉默寡言,但心思縝密,當面對問題時,經常能切中要害。」

「這兩人也都是術士,但卻是兩種不同類型的術士。」A君說,「日敏松是晶靈術士,而雨落言是炎靈術士。

所謂晶靈術士,就是指能對水晶灌注魔力,並以水晶引發各種能量的一種術士。而之所以稱為晶靈,是因為那個世界的人相信,水晶中隱藏著一種靈體。

藉由魔力可以觸發靈體產生能量,像是爆炸或是閃電。而不同的水晶能產生的能量也不同,也可以組合多種水晶產生特殊能量,甚至可以藉此做出魔法道具。」

「沒錯,就像日敏松除了隨身攜帶多個水晶,雙手也都各戴一個水晶手鐲。」B君說,「而且雨落言也戴了一個水晶指環,方便她施展自己的法術。

說來雖然術士有分多種類型,但藉由水晶道具施展一些簡單的魔法,可算是每種術士的基礎。不過,也只有晶靈術士真正算專精於水晶魔法上。」


「對呀,每個術士都有自己的專長。」A君說,「而炎靈術士就是用火燄燃燒某物,藉此產生魔法。就和晶靈一樣,那個世界的人也相信火燄中隱藏著靈體。

但要觸發炎靈,必須使火燄附著在物體上,也就是要燃燒某個物體。隨著燃燒的物體不同,可以使炎靈產生不會的魔法,甚至控制炎靈附著的物體移動。

可是該物體一旦燒成灰燼,或火燄熄滅,就有可能導致魔法消失。所以為了方便點火,大部分的炎靈術士都會戴著能點火的魔法道具,當然雨落言也不例外。

而她自己也隨身攜帶著,各式各樣方便燃燒的道具。除此之外,她也有製作道具的本事,以便隨時補充消耗掉的道具。」

「每次的角色介紹都會把相關的人物放在一起,而這次的兩人也不例外。」B君說,「雖然日敏松和雨落言畢業於不同的術士學院,但之後在二十四歲時都各自外出冒險。

兩人的實力都很強大,所以很少遇到讓他們棘手的事。到了二十五歲時,這兩人終於在一場合作中相遇。往後更成為互相信任的夥伴,一同冒險。」

「呵呵,這兩人似乎還有點曖昧的情感,只不過雙方表現還不明顯。」A君說,「不知道未來會發展成什麼關係呢?」

「這就很難說了,畢竟感情很容易生變。」B君說,「不過,我倒是期待他們有好結果。」

A君和B君都對這兩個角色有種熟悉感,但又想不出個所以然。所以他們決定多看幾遍,並互相分享心得。



2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19 ID:guU1cdHc ]
(2) 映照場景於鏡中


A君和B君聊了一陣子後,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可討論的。於是,它們翻動書頁,進入下一個篇章。第二個篇章的開始也有個標題,標題的部份寫著『場景』。

「這一個篇章的主題是場景,也就是介紹那個世界的環境。」A君說,「每次都介紹一到三個地區,有時是大範圍的介紹,有時是針對某個地點的特別介紹。

也因此,有時介紹的地區可能會和之前重疊,但介紹的重點完全不同。不過,每次的場景介紹,都會和上一篇的角色介紹有關,通常都是介紹角色經歷過的地方。」

「沒錯,我看過這次的場景介紹,正是說明日敏松和雨落言的出生地,以及遊歷過的地區。」B君說,「這兩個人都是出生在同一個國家,這個國家名叫賽菲爾共和國,位於尼羅大陸上。

賽菲爾共和國是尼羅大陸上的第一大國,境內氣候溫和,四季分明。由於物產豐富,再加上政府管理得當,所以國民大多安居樂業,建國以來境內少有動亂。」

「因為這個國家是共和國,所以權力的擁有者並非國王。」A君說,「主要的權力把持者是元老院,元老院的成員都是貴族組成。但也有監督元老院的議會,同樣也是貴族組成。

另外,還有一個由術士組成的術士協會。術士協會只有向元老院和議會,提供建言的權力。可是,由於術士協會本身的影響力太大,大部份的建言都會被接受並執行。」


「說起來,賽菲爾共和國就有五大術士學院,分別培訓不同類型的術士。」B君說,「這五大術士學院分別是,晶靈術士學院、炎靈術士學院、黏質術士學院、分靈術士學院、時空術士學院。

而日敏松正是畢業於晶靈術士學院,雨落言則是畢業於炎靈術士學院。黏質術士學院和晶靈術士學院,以及炎靈術士學院一樣,能考進學院的人很多,而能成功畢業的術士也很多。」

「對呀,因為你說的這三個學院,只要能發揮魔力的人都能學習課程。」A君說,「不過,分靈術士學院和時空術士學院,不只考進學院的人不多,能成功畢業的人也很少。

因為這兩個學院所培育的術士,若不是天賦異稟,就要對魔力的掌控突破到一定的層次,才有可能學成。」

「黏質術士的魔法特點是控制黏質生物,黏質生物是一種有如軟泥般的生物。」B君說,「這種生物通常都很小,最小的只有一根手指頭的大小,最大的也只有一個成人手掌的大小。

雖然一隻的力量很微弱,但是聚成一群時的力量卻不可小看。可是自然發生的群聚現象很少見,除非是出現了很罕見的思想型黏質生物,才會出現大型的群聚黏質生物。

而黏質術士就是讓自身成為黏質生物的大腦,藉此控制黏質生物做牠們可以做到的事。而黏質生物也有很多類型,術士可以藉由控制不同的黏質生物,來擴展能力的極限。」

「分靈術士則能理解並掌握人的三魂七魄,三魂就是天生魂、地覺魂、人靈魂,三魂於一體,才能算是真正活著。」A君說,「七魄,則是人的七種情感。

這七種情感指得是,喜、怒、哀、懼、愛、惡、慾。強大的分靈術士可以隨意控制他人情感,甚至可以拆解三魂,使其無法真正的活在世上。」


「強大的時空術士同樣令人畏懼。」B君說,「時空術士能理解並行走於時空中,並能置身事外。對他們而言,時間就像是一條河流。雖然逆流而行有點麻煩,但可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他們能逆走時空,或是跳躍至過去和未來的任一時空。預知未來更是基礎能力,也因此要改變未來輕而易舉。

就算因為改變過去而影響現在,時間術士也不會受到半點影響,因為他們已經成為超脫時間的生物。」

「正因為分靈術士和時空術士如此強大,所以也只有才能出眾的人才能成功。」A君說,「也許是因為他們看透了生命和世界的本質,反而沒人對爭權奪利有興趣。」

「好像說的有點遠,我們再談談場景吧。」B君說,「在尼羅大陸上,共有十一個上古遺址,其中有三個在賽菲爾共和國境內。這三個遺址分別是芬根遺址,肯特那遺址,和夢幻遺址。

芬根遺址和肯特那遺址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遺址中存在許多魔獸。這些魔獸並不像一般的生物,牠們是由遺址中的魔力生成。雖然有攻擊性,但是並不會離開遺址。」

「而且,日敏松和雨落言都曾進入這兩個遺址冒險,然後成功離開了。」A君說,「接下來,他們會進入夢幻遺址冒險,可是這一篇章並未說明他們是否成功。」

「目前書上只說,夢幻遺址是個神秘莫測的地方。」B君說,「看來,我們只能翻到下一篇章,才能知道有沒有後續。」

於是,兩人將鏡之書翻到下一篇章。


3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20 ID:guU1cdHc ]
(3) 映照劇情於鏡中


第三篇章的標題寫著『劇情』,A君和B君對這個標題沒什麼特別反應,畢竟它們都已見過上百次了。不過,它們倒是很期待其中的內容,接著就開始閱讀起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品嚐後,閱讀終於告一段落,兩人理清思緒,再度展開討論。

「這個篇章的主題是劇情,每次的劇情都和這次出現的角色有關。」A君說,「所以這個篇章,說的也就是日敏松和雨落言的冒險故事。」

「而且是以角色介紹中的目前年齡,以角色當年所發生的重大事件為重點。」B君說,「所以他們的冒險故事,也就是以夢幻遺址的冒險為主軸。」

「相較於其他遺址,夢幻遺址的危險性並不高。」A君說,「但它卻有很多難以捉摸之處,就算是分靈術士和時空術士,也無法以高深的術法看破。」

「即使是當代最高深的術士,也只能像個沒有法力的凡人,用盡心思探索遺址。」B君說,「不過在長期的研究下,終於得出這是遠古術士所留下的遺址。

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術士,那是只存在傳說中的虛實術士。據說他們能把事物和自然法則改變,隨意轉虛為實,或是轉實為虛。至於他們,完全不會因此而受到負面影響。」

「虛實術士完全凌駕於其他的術士之上,但現在卻沒有出現過任何一位虛實術士。」A君說,「不過這座夢幻遺址,卻完全呈現虛實難辨的那股力量。」


「夢幻遺址的入口像是一個山洞的入口,可是進入之後,裡面卻完全不像洞窟。」B君說,「不同的時段進入夢幻遺址,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

有時是宮殿內部,有時是城鎮上的街道。只要是任何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都有可能出現。唯一的共同點是,遺址內不存在任何的生物,也沒有任何危險的陷阱。」

「不過,有時進入之後,也會發生周圍環境突然改變的現象,但並沒有危險。」A君說,「可是,曾經也發生好幾次,在夢幻遺址中的某幾人突然消失的狀況。

但他們沒有永遠消失,通常在幾個小時後,或是幾天後就出現在遺址中。目前最久才出現的記錄,大約是七天。」

「這些消失又出現的人們,都有某種特別的感受。」B君說,「他們覺得自己消失的時候,仍保有意識,但卻忘了自己是誰。

他們覺得自己好像在另一個空間中,一直看著原本世界發生的事。感覺上,就像看著一個另一個世界的故事,但又有某種熟悉感。」

「那不是和我們很像嘛。」A君說,「你覺得我們也會是那個世界的人嗎?」

「很難說。」B君說,「但我認為有這種可能。可是,現在還無法回想起來。」

「或許是還沒看到我們的故事,總之先繼續討論劇情吧。」A君說,「雖然夢幻遺址危險性不高,但因其中變化莫測,日敏松和雨落言還是找了兩個幫手。

這兩個人都曾進入過夢幻遺址,也都是術士。其中一位是黏質術士,是男性,年約十九歲,名叫柚曲方。另一位是分靈術士,是女性,年約五十八歲,名叫思蜂翔。」

「其實,日敏松和雨落言並非首次和這兩人碰面。」B君說,「他們再更早之前的旅途,就已經和這兩人見過面。當時,是為了解決一個小事件而暫時合作。

柚曲方是個從術士學院提早畢業的天才,但十分謙虛,很少表現,外人很難看出他是個資優生。而思蜂翔已是個經驗豐富的高等術士,就算在分靈術士之中也是個高手。

另外,柚曲方還是思蜂翔友人的兒子。由於思蜂翔友人的請託,所以思蜂翔帶著柚曲方四處遊歷,藉以增進柚曲方的施法經驗。」


「在思蜂翔和柚曲方的帶領下,日敏松和雨落言也一同進入夢幻遺址。」A君說,「這時在夢幻遺址出現的景象,是宮殿內部。」

「這是一座豪華的宮殿,但是宮殿內部的房間隨意排列。」B君說,「只要曾去過真正的宮殿,就能發現其中的不合理之處,而恰巧思蜂翔就曾去過外國的皇宮。」

「四人在宮殿中四處探索,而這段期間內並沒有發生任何異狀。」A君說,「後來,他們走到一座圖書館,而思蜂翔被此處的藏書吸引,而決定暫時留在此處閱讀。

柚曲方也決定留下來,研究此處的藏書。不過,日敏松卻被隔壁的房間吸引,好奇著想過去看看,於是雨落言陪著他一起過去。」

「隔壁的房間中充滿各種鏡子,有著各種大小和形狀皆不同,以及邊框樣式也不同的鏡子。」B君說,「每個鏡子不只掛在牆上,或是擺在地上,甚至有的浮在半空中。」

「當他們走到房間正中央,正打算仔細觀察的時候。」A君說,「所有的鏡子突然同時發光。出於本能防衛,日敏松和雨落言開始準備施法。」

「日敏松的手環開始發光,準備隨時施放閃電術。」B君說,「而雨落言拿出一個劍客布偶,並將布偶點燃,燃燒的布偶就像有生命般,在地上站起來,並舉起手中的火燄劍。」

「接下來的瞬間,所有鏡子同時發出光束,雖然兩人同時對鏡子發動攻擊,但沒有效果。」A君說,「結果在光芒消失之後,日敏松和雨落言也都消失了。」

「關於他們到那裡去,以及有沒有再出現之類的事情,書中都沒有寫。」B君說。

「真可惡,如果日敏松沒有打算去那個奇怪的房間,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都是日敏松的錯。」A君憤恨的說。

「不對,如果雨落言在當時,就勸阻日敏松,那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是雨落言的責任才對。」B君不平的說。

A君和B君對自己的情緒反應感到困惑。畢竟過去他們翻閱過這麼多次鏡之書,每次都是以局外人的身份來看。

「可是,為什麼這次我會感到這麼生氣,就好像懊悔自己犯下不該犯的錯。」A君和B君同時這麼想著。


4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20 ID:guU1cdHc ]
(4) 映照時間於鏡中


沉思許久之後,A君和B君同時感到有些東西在腦海中浮現。只不過這些東西還很模糊,無論它們怎樣想都無法確定。

「也罷,不如我們先看下一個篇章。」A君說。

「這樣也好。」B君說。

於是,它們翻到第四篇章,這個篇章的標題寫著『時間』。

「這個篇章的主題是時間,也就是介紹每個時間點發生的大事。」A君說,「但介紹的範圍,限制在這次介紹的場景中。」

接著,兩人就開始閱讀這個篇章的內容。閱讀完後,B君說:「這次說的就是,賽菲爾共和國發生過的大事。可是因為牽涉到上古遺址,所以更追溯到建國之前。」

「至今為止,賽菲爾共和國已建國一千八百年。」A君說,「這段期間內,也曾發生過不少內憂外患。不過因為時空術士和分靈術士的存在,很多危機都可以解決。」

「雖然元老院和議會中的貴族們,多少會忌憚這些術士。」B君說,「但因為對國家穩定有利,而且其中有很多術士成員,他們都是出身於貴族,所以也不太想找術士麻煩。」


「在賽菲爾共和國之前,同一塊土地上曾存在一個帝國,名叫渥克斯帝國。」A君說,「這個帝國有三百年的歷史,最後因國王昏庸無道而被推翻,之後建立賽菲爾共和國。」

「而上古遺址的存在比渥克斯帝國更早,尼羅大陸上的十一個上古遺址,每個都已存在超過三千年。」B君說,「而賽菲爾共和國境內,存在三個上古遺址。

其中之一的肯特那遺址已有三千六百多年,而芬根遺址已有四千一百多年。這兩個遺址都大致已肯定建立時間,而且也知道是由上古術士建造出來,以做為進攻和防禦的堡壘。」

「只有夢幻遺址無法確定建立時間,因為這座遺址是由虛實術士創造。」A君說,「一旦扯上虛實術士的法術,就算是時空術士也無法對抗,只能由另一個虛實術士破解。

只可惜,虛實術士從未出現在人們眼前,這也使得虛實術士成為傳說中的傳說。」

「不過,夢幻遺址中藏了很多線索,這些線索證明虛實術士曾經存在過。」B君說,「而我們透過鏡之書,更可以知道夢幻遺址的由來。」

「沒錯,早在一萬年前。在尼羅大陸上,曾有許多法力高強的虛實術士。」A君說,「對他們來說,任何事物都可以上化無為有,也能化有為無。」

「因此,虛實術士對那些凡人的物欲毫無興趣。」B君說,「相較於爭權奪利,他們更喜歡思想上的辯論。但虛實術士各個實力強大,一旦發生衝突,便會影響整個世界。」


「當時,有一場從未記載於史書中的虛實之戰,就是由兩派理念不同的虛實術士引爆。」A君說,「而起因,只是因為他們對世界的構成,有著不同的看法。」

「其中一派認為世界是由意識構成,人們所感受到的只不過是意識的投影。」B君說,「這一派認為,而虛實術士雖然強大,但也只是能完整掌控投影的其中一群意識。

既然如此,虛實術士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世界,使世上的每個人都擁有完美的人生。」

「另一派則認為世界是由物質構成,人們所感覺到的事物都是真實存在。」A君說,「這一派認為,虛實術士能改變一切,但仍改變不了世界的本質。

如果虛實術士太過濫用自己的力量,將會產生難以預期的後果。雖然可能使整個世界更完美,但也有可能帶來災難。於是,兩派的衝突開始產生,最終演變成大戰。」

「兩派的虛實術士都很強大,可是最後沒人佔到便宜,雙方都被對方的法術抹消於世上。」B君說,「殘存下來的虛實術士較為弱小,但還是比其他類型的術士強大。

當時,虛實之戰已經開始造成世界的崩潰,除了虛實術士還能安然存在外,就只有時空術士能勉強維持自己的存在。於是,殘存下來的虛實術士們,一起用自己的法力穩定世界。」

「世界穩定之後,剩餘的虛實術士們有感於這場大戰的無意義,也感到虛實術士是能輕易毀滅世界的存在。」A君說,「因此他們設下一個法則,那就是在未來的時空中,永遠不會再有虛實術士誕生。

原本他們還想讓虛實術士的一切資訊,永遠從世人的記憶中遺忘和消失。但因在場的時空術士們懇求,所以並沒有採取這項行動。」

「他們還允許時空術士,保留其中一個虛實術士的聚會場所,投入未來數千年後的時空,做為虛實術士曾經存在過的證明。」B君說,「那個地方就是後來的夢幻遺址。」

「之後,剩餘的虛實術士都消失於世上。」A君說,「據說,他們從此隱居於世外,不再干涉任何世事。」

「為什麼我們會見到這些,難道我們是在夢幻遺址中嗎?」此時,A君和B君都冒出同樣的想法。


5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21 ID:guU1cdHc ]
(5) 映照全貌於鏡中 (完)


A君和B君感覺到自己快要想起某些事,但是還差一點。直覺告訴他們應該繼續看下一篇章,於是它們翻到第五篇章,這個篇章的標題寫著『全貌』。

「這個篇章的主題是全貌,也就是將前幾章統整,並連繫在一起。」A君說,「某些之前沒補足的資料,也會在這章一起介紹。」

然後,兩人就開始閱讀這一篇章。當他們閱讀完之後,並沒有再度討論。因為有關於他們自己是誰,以及過去至現在的完整身份,都在腦海中浮現。

「原來我是日敏松。」A君激動的說。

「原來我是雨落言。」B君驚訝的說。

接著,他們開始有了感覺,可以開始看到眼前有個模糊的人影,可以聽到遠方似乎有腳步聲。他們也感覺到自己在呼吸,而吸入的空氣讓他們感覺清涼又舒爽。

他們可以感覺到自己坐在地上,地板似乎光滑又堅硬。他們的手似乎都握著某人的手,而對方的手使他們感覺溫暖又安心。

當所有的感官都回復時,兩人也終於看清眼前人是誰。對方分別就是日敏松和雨落言,這時兩人正面對面的坐著,而雙手都緊握著對方的雙手。


日敏松是男性,有著水藍色的短髮,高大且強壯的身材。雨落言則是女性,有著靛青色的長髮,苗條又結實的身材。他們穿著術士長袍,肩上各背著一個皮包,皮包中裝著他們的所需道具。

兩人微笑著並一直看著對方。過了一陣子後,日敏松和雨落言終於注意到自己身在何方。這是一個豪華的房間,但裡面卻擺滿各式各樣的鏡子。

有的鏡子掛在牆上,有的鏡子擺在地上,還有的鏡子浮在半空中。而他們就在這個房間的正中央,因此他們可以確定,這裡就是他們受到攻擊的那個房間。

這個房間有一個入口,入口處有一道開啟的門,門外的房間是一座圖書館。接著又傳來一陣腳步聲,原來是柚曲方和思蜂翔來到了門口。

柚曲方是男性,有著橙黃色的短髮,身材略為瘦小,且有著如少女般的美麗臉龐。他身穿術士長袍,且身旁跟著兩隻一黑一白的黏質生物。

這兩隻黏質生物的大小和一顆皮球差不多,黑色的是黑暗黏質生物,能操縱黑暗能量,白色的是光明黏質生物,能操縱光明能量。牠們都把柚曲方當成主人,並聽從他的命令。

思蜂翔則是女性,她身穿術士長袍,有著紫紅色的長髮,並將長髮綁成馬尾。雖然她已經五十八歲,但外表上看起來只有四十歲左右。身材有些豐腴,可是身手仍十分矯健。

她的眼神充滿睿智,當她一看到房間內的日敏松和雨落言,就大概猜到發生什麼事。而當柚曲方告知日敏松和雨落言已消失一天時,這對再度出現的男女感到十分驚訝。

因為日敏松和雨落言兩人,一直覺得自己被困在那個奇怪的空間,而且好像過了將近一年。無論如何,他們總算是回來了。


雖然,思蜂翔和柚曲方有很多事情想知道,而日敏松和雨落言也有很多事想說出來。不過,畢竟大家都有點累了,所以決定先離開夢幻遺址,返回附近的城鎮上休息,之後再慢慢討論。

當四人離開這個有許多鏡子的房間後,房間中的鏡子依然映照著室內的景象。其中有好幾個鏡子,能將房內正中央的景象反射在鏡面上。

在這些鏡子中,似乎都可以看到有一本書,但每個鏡子都只能看到這本書的一部份。而將每個部份都連結在一起後,就會發現這是鏡之書。

可是這本書只能在鏡中看到,如果實際在房內尋找,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這本書。

鏡之書知道,剛才讀過它的人們要離開了,它以無聲的祝福向他們告別。並且在此靜靜地等待,等待下一個讀者到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