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鏡之書

3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20 ID:guU1cdHc ]
(3) 映照劇情於鏡中


第三篇章的標題寫著『劇情』,A君和B君對這個標題沒什麼特別反應,畢竟它們都已見過上百次了。不過,它們倒是很期待其中的內容,接著就開始閱讀起來。

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品嚐後,閱讀終於告一段落,兩人理清思緒,再度展開討論。

「這個篇章的主題是劇情,每次的劇情都和這次出現的角色有關。」A君說,「所以這個篇章,說的也就是日敏松和雨落言的冒險故事。」

「而且是以角色介紹中的目前年齡,以角色當年所發生的重大事件為重點。」B君說,「所以他們的冒險故事,也就是以夢幻遺址的冒險為主軸。」

「相較於其他遺址,夢幻遺址的危險性並不高。」A君說,「但它卻有很多難以捉摸之處,就算是分靈術士和時空術士,也無法以高深的術法看破。」

「即使是當代最高深的術士,也只能像個沒有法力的凡人,用盡心思探索遺址。」B君說,「不過在長期的研究下,終於得出這是遠古術士所留下的遺址。

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術士,那是只存在傳說中的虛實術士。據說他們能把事物和自然法則改變,隨意轉虛為實,或是轉實為虛。至於他們,完全不會因此而受到負面影響。」

「虛實術士完全凌駕於其他的術士之上,但現在卻沒有出現過任何一位虛實術士。」A君說,「不過這座夢幻遺址,卻完全呈現虛實難辨的那股力量。」


「夢幻遺址的入口像是一個山洞的入口,可是進入之後,裡面卻完全不像洞窟。」B君說,「不同的時段進入夢幻遺址,會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

有時是宮殿內部,有時是城鎮上的街道。只要是任何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都有可能出現。唯一的共同點是,遺址內不存在任何的生物,也沒有任何危險的陷阱。」

「不過,有時進入之後,也會發生周圍環境突然改變的現象,但並沒有危險。」A君說,「可是,曾經也發生好幾次,在夢幻遺址中的某幾人突然消失的狀況。

但他們沒有永遠消失,通常在幾個小時後,或是幾天後就出現在遺址中。目前最久才出現的記錄,大約是七天。」

「這些消失又出現的人們,都有某種特別的感受。」B君說,「他們覺得自己消失的時候,仍保有意識,但卻忘了自己是誰。

他們覺得自己好像在另一個空間中,一直看著原本世界發生的事。感覺上,就像看著一個另一個世界的故事,但又有某種熟悉感。」

「那不是和我們很像嘛。」A君說,「你覺得我們也會是那個世界的人嗎?」

「很難說。」B君說,「但我認為有這種可能。可是,現在還無法回想起來。」

「或許是還沒看到我們的故事,總之先繼續討論劇情吧。」A君說,「雖然夢幻遺址危險性不高,但因其中變化莫測,日敏松和雨落言還是找了兩個幫手。

這兩個人都曾進入過夢幻遺址,也都是術士。其中一位是黏質術士,是男性,年約十九歲,名叫柚曲方。另一位是分靈術士,是女性,年約五十八歲,名叫思蜂翔。」

「其實,日敏松和雨落言並非首次和這兩人碰面。」B君說,「他們再更早之前的旅途,就已經和這兩人見過面。當時,是為了解決一個小事件而暫時合作。

柚曲方是個從術士學院提早畢業的天才,但十分謙虛,很少表現,外人很難看出他是個資優生。而思蜂翔已是個經驗豐富的高等術士,就算在分靈術士之中也是個高手。

另外,柚曲方還是思蜂翔友人的兒子。由於思蜂翔友人的請託,所以思蜂翔帶著柚曲方四處遊歷,藉以增進柚曲方的施法經驗。」


「在思蜂翔和柚曲方的帶領下,日敏松和雨落言也一同進入夢幻遺址。」A君說,「這時在夢幻遺址出現的景象,是宮殿內部。」

「這是一座豪華的宮殿,但是宮殿內部的房間隨意排列。」B君說,「只要曾去過真正的宮殿,就能發現其中的不合理之處,而恰巧思蜂翔就曾去過外國的皇宮。」

「四人在宮殿中四處探索,而這段期間內並沒有發生任何異狀。」A君說,「後來,他們走到一座圖書館,而思蜂翔被此處的藏書吸引,而決定暫時留在此處閱讀。

柚曲方也決定留下來,研究此處的藏書。不過,日敏松卻被隔壁的房間吸引,好奇著想過去看看,於是雨落言陪著他一起過去。」

「隔壁的房間中充滿各種鏡子,有著各種大小和形狀皆不同,以及邊框樣式也不同的鏡子。」B君說,「每個鏡子不只掛在牆上,或是擺在地上,甚至有的浮在半空中。」

「當他們走到房間正中央,正打算仔細觀察的時候。」A君說,「所有的鏡子突然同時發光。出於本能防衛,日敏松和雨落言開始準備施法。」

「日敏松的手環開始發光,準備隨時施放閃電術。」B君說,「而雨落言拿出一個劍客布偶,並將布偶點燃,燃燒的布偶就像有生命般,在地上站起來,並舉起手中的火燄劍。」

「接下來的瞬間,所有鏡子同時發出光束,雖然兩人同時對鏡子發動攻擊,但沒有效果。」A君說,「結果在光芒消失之後,日敏松和雨落言也都消失了。」

「關於他們到那裡去,以及有沒有再出現之類的事情,書中都沒有寫。」B君說。

「真可惡,如果日敏松沒有打算去那個奇怪的房間,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都是日敏松的錯。」A君憤恨的說。

「不對,如果雨落言在當時,就勸阻日敏松,那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這是雨落言的責任才對。」B君不平的說。

A君和B君對自己的情緒反應感到困惑。畢竟過去他們翻閱過這麼多次鏡之書,每次都是以局外人的身份來看。

「可是,為什麼這次我會感到這麼生氣,就好像懊悔自己犯下不該犯的錯。」A君和B君同時這麼想著。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