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鏡之書

4 克林姆咖啡 [ 2020/05/04(Mon) 10:20 ID:guU1cdHc ]
(4) 映照時間於鏡中


沉思許久之後,A君和B君同時感到有些東西在腦海中浮現。只不過這些東西還很模糊,無論它們怎樣想都無法確定。

「也罷,不如我們先看下一個篇章。」A君說。

「這樣也好。」B君說。

於是,它們翻到第四篇章,這個篇章的標題寫著『時間』。

「這個篇章的主題是時間,也就是介紹每個時間點發生的大事。」A君說,「但介紹的範圍,限制在這次介紹的場景中。」

接著,兩人就開始閱讀這個篇章的內容。閱讀完後,B君說:「這次說的就是,賽菲爾共和國發生過的大事。可是因為牽涉到上古遺址,所以更追溯到建國之前。」

「至今為止,賽菲爾共和國已建國一千八百年。」A君說,「這段期間內,也曾發生過不少內憂外患。不過因為時空術士和分靈術士的存在,很多危機都可以解決。」

「雖然元老院和議會中的貴族們,多少會忌憚這些術士。」B君說,「但因為對國家穩定有利,而且其中有很多術士成員,他們都是出身於貴族,所以也不太想找術士麻煩。」


「在賽菲爾共和國之前,同一塊土地上曾存在一個帝國,名叫渥克斯帝國。」A君說,「這個帝國有三百年的歷史,最後因國王昏庸無道而被推翻,之後建立賽菲爾共和國。」

「而上古遺址的存在比渥克斯帝國更早,尼羅大陸上的十一個上古遺址,每個都已存在超過三千年。」B君說,「而賽菲爾共和國境內,存在三個上古遺址。

其中之一的肯特那遺址已有三千六百多年,而芬根遺址已有四千一百多年。這兩個遺址都大致已肯定建立時間,而且也知道是由上古術士建造出來,以做為進攻和防禦的堡壘。」

「只有夢幻遺址無法確定建立時間,因為這座遺址是由虛實術士創造。」A君說,「一旦扯上虛實術士的法術,就算是時空術士也無法對抗,只能由另一個虛實術士破解。

只可惜,虛實術士從未出現在人們眼前,這也使得虛實術士成為傳說中的傳說。」

「不過,夢幻遺址中藏了很多線索,這些線索證明虛實術士曾經存在過。」B君說,「而我們透過鏡之書,更可以知道夢幻遺址的由來。」

「沒錯,早在一萬年前。在尼羅大陸上,曾有許多法力高強的虛實術士。」A君說,「對他們來說,任何事物都可以上化無為有,也能化有為無。」

「因此,虛實術士對那些凡人的物欲毫無興趣。」B君說,「相較於爭權奪利,他們更喜歡思想上的辯論。但虛實術士各個實力強大,一旦發生衝突,便會影響整個世界。」


「當時,有一場從未記載於史書中的虛實之戰,就是由兩派理念不同的虛實術士引爆。」A君說,「而起因,只是因為他們對世界的構成,有著不同的看法。」

「其中一派認為世界是由意識構成,人們所感受到的只不過是意識的投影。」B君說,「這一派認為,而虛實術士雖然強大,但也只是能完整掌控投影的其中一群意識。

既然如此,虛實術士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世界,使世上的每個人都擁有完美的人生。」

「另一派則認為世界是由物質構成,人們所感覺到的事物都是真實存在。」A君說,「這一派認為,虛實術士能改變一切,但仍改變不了世界的本質。

如果虛實術士太過濫用自己的力量,將會產生難以預期的後果。雖然可能使整個世界更完美,但也有可能帶來災難。於是,兩派的衝突開始產生,最終演變成大戰。」

「兩派的虛實術士都很強大,可是最後沒人佔到便宜,雙方都被對方的法術抹消於世上。」B君說,「殘存下來的虛實術士較為弱小,但還是比其他類型的術士強大。

當時,虛實之戰已經開始造成世界的崩潰,除了虛實術士還能安然存在外,就只有時空術士能勉強維持自己的存在。於是,殘存下來的虛實術士們,一起用自己的法力穩定世界。」

「世界穩定之後,剩餘的虛實術士們有感於這場大戰的無意義,也感到虛實術士是能輕易毀滅世界的存在。」A君說,「因此他們設下一個法則,那就是在未來的時空中,永遠不會再有虛實術士誕生。

原本他們還想讓虛實術士的一切資訊,永遠從世人的記憶中遺忘和消失。但因在場的時空術士們懇求,所以並沒有採取這項行動。」

「他們還允許時空術士,保留其中一個虛實術士的聚會場所,投入未來數千年後的時空,做為虛實術士曾經存在過的證明。」B君說,「那個地方就是後來的夢幻遺址。」

「之後,剩餘的虛實術士都消失於世上。」A君說,「據說,他們從此隱居於世外,不再干涉任何世事。」

「為什麼我們會見到這些,難道我們是在夢幻遺址中嗎?」此時,A君和B君都冒出同樣的想法。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