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偷摸他雞

1 路人哥 [ 2020/05/19(Tue) 17:40 ID:ZTOiiOIQ ]
⋯⋯我們曾經是比兄弟還親密的朋友。

從還小的時候我與他就有緣分,相似的出身與個性讓我們一見如故。當我被欺負、羞辱時,他永遠都是出現最早、站最前面的那位;當他碰上麻煩、需要人幫忙時,我總是義不容辭、竭盡所能的伸出我的手。

⋯⋯曾經是比兄弟還親密的朋友。

但隨著時光流逝他變了。憑藉著天賦的才能與優勢嶄露頭角取得了成功。
我為他感到開心,打從心底。

然而,成功帶來權利,權力帶來改變,我們之間變了。
我視為兄長的他開始干涉了我的一切,我想,這可能是出於關懷亦或保護慾也說不一定。當我嘗試要求他別再這樣時,他說:「你現在不了解,但未來就懂了。」

兄長,朋友,熟識,認識,陌生。已經回不去了吧?

最終連我其他的朋友們都被他給奪走,他有著力量,我所沒有的力量,曾經的朋友們根本不敢與他為敵,還願意站在我這邊的又剩幾人呢?

⋯⋯曾經是朋友。

「對不起,我想我們沒辦法在做朋友了。」僅僅幾個字卻卡在我的喉嚨久久無法道出,畢竟我們曾經是如此的親密。他勃然大怒:「不行!你不能沒有我⋯⋯ 我是你大哥,永遠都是!」
曾經的兄長卻成為如今的仇人,我對此感到難過與不捨。

那個在我受欺負時擋風擋雨的人,如今卻帶頭欺侮;那個當我需要幫助時說著沒辦法卻還是給予支援的人,如今卻阻斷了所有想幫助我的援手。

「不要在胡鬧了,難道真的得鬧到某方死亡嗎?只要你願意道歉我們一定可以再像從前一樣的。」這樣說著的他手拉著我的領子,拳頭對著我的肚子不斷的痛揍。周圍的人沒有一個敢站出來阻止,這滑稽的場面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的需要我的道歉嗎?」他把手停了下來,為了讓我把話給好好地說完。

「我不懂啊,你想從我這得到什麼,我完全不懂啊!」我哭了,淚水止不住地滑落。看著這曾經的大哥我哽咽地說著:「你根本不管我怎麼想,連我這個人怎樣都無所謂吧!」

「⋯⋯」他把我拉進並在我而旁小聲地說了:「沒錯,你只要屈服於我並聽我的話就好,你的意見⋯⋯ 老實說我完全不在意。」

⋯⋯曾經。

也許有一天我會後悔,也許我會改變,也許我會不再是我。
但絕不會是現在,縱使臉上還流著淚、嘴角還流著血,縱使逞強我也要笑,我要笑得比所有人還燦爛,直到那天來臨為止。

「中共我幹你娘。」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