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星空下的武林

1 克林姆咖啡 [ 2020/07/18(Sat) 17:49 ID:3vNAqgi6 ]
(1) 暗夜中的逃亡


黑夜的森林中,只有少數的夜行性動物仍在活動。天上的一輪明月,將身上的光芒輕柔的灑向大地。突然間,一匹馬快速地衝入森林中的小徑,將地上捲起陣陣土塵。

這匹馬的背上還載著兩個成人,他們分別是一男一女,男的在前駕馭馬匹,女的在後觀察四周。在前的男性名叫程世昌,年約二十一歲,衣著的打扮像個劍客,而他的左手也握著一把插在劍鞘中的劍。

在後的女性名叫聶玉敏,年約二十二歲,衣著的打扮也像個劍客,不過她的手中握著的武器不是劍,而是一條捲起的長鞭。他們是夫妻,在去年時完婚。

程世昌和聶玉敏從小就是青梅竹馬,長大之後更是感情深厚,雙方家長更是看好兩人,因此時機一成熟就促成兩人的婚事。

而這兩人的家族也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他們的家族分別經營兩大鏢局。由於雙方關係良好,也常互相幫助。而鏢局內更是人才輩出,有許多武功高強的人士協助。

因為這些運鏢的人都身手不凡,所以少有失手的事情發生。就連程世昌和聶玉敏兩人,以及他們的長輩和親戚,也都能算上一流高手。


但是就在今晚,不知從何而來的一群殺手,竟然敢闖入程家和聶家經營的鏢局。而且見人就殺,不留活口。不過鏢局中的人那裡是好惹的,當下立即聚在一起,將大部分的殺手擊敗。

可是這樣仍然不夠,因為殘餘的人中有幾個武功更加高強,甚至實力遠在鏢局的人之上。在鏢局的人死傷大半後,程世昌和聶玉敏被迫外出求援。

就在兩人騎著馬,剛進入森林不久後的一段時間,有個殺手騎著快馬從後面追上,當他要向兩人發出暗器時,聶玉敏一鞭將殺手從馬上打下來,他手中的暗器也因此射偏。

馬兒依然急速的向前奔馳著。四周看似沒有人,但卻是潛伏在樹林之中。五名敵人各藏在五棵樹上,手中都握著一把弓,弓上架著一把箭,只等目標進入射程,就會射出。

程世昌抓著韁繩,駕馭著馬匹向前奔馳。忽然間,從四周飛來五支箭,目標都是馬匹上的兩個人。聶玉敏早就發現情況不對,手中的長鞭一甩而出,連續且精巧的擊中五支箭。

但是箭並沒有因此被擊落,反而像是循著軌跡般,分別朝著那五名射出箭的敵人飛去。那五名敵人防備不及,紛紛中箭,並從樹上摔下來。

馬不停蹄,依舊持續的向前奔跑。此時,兩旁的樹叢中突然鑽出五名持刀的敵人,他們以閃電般的速度貼近奔跑中的馬兒。

其中兩人砍向聶玉敏,另外兩人砍向程世昌,還有一人砍向馬腿。只見一道劍光,突然間五人的動作全都停止。當馬匹繼續向前奔馳的同時,五人全部倒地不起。

聶玉敏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程世昌也知道。因為就在剛才那瞬間,程世昌拔劍,刺向五名敵人,然後收劍。而五名敵人全都身中要害,從此一命嗚呼。


馬兒依然快速的向前奔馳,可是他們的目的地還很遙遠,需要越過這片森林才能抵達。程世昌和聶玉敏的求援對象是方山派,方山派是一個以劍法聞名的名門正派,向來與程家和聶家鏢局友好。

而方山派的武功更在自家鏢局之上,所以他們希望能得到對方的幫助。只是時間緊迫,因為他們也很擔心,自家人是否能全身而退。

就在此時,一個男人從後趕上,他的腿力不輸給馬匹,單靠自己奔跑,就已快靠近程世昌駕馭的馬匹。這個男人大約四十多歲,臉上留著落腮鬍。

這名中年男子的眼神兇惡,像是惡虎一般想將兩人撲殺。聶玉敏早就注意到這個人,他就是那些殺手中的頂尖高手之一。

「不能讓他靠近。」當聶玉敏心裡這麼想的時候,她手中的長鞭也立即揮出。

然而,就在這一鞭要打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時,卻被男子周圍的一道氣牆擋住。緊接著,男子身上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勁,連周圍的樹木都瞬間倒塌。

程世昌和聶玉敏也擋不住這股氣勁,瞬間就被這股力量彈飛,連人帶馬被推出十公尺之外。然後突然有股力量,輕柔的將他們接住,接著將兩個人和一匹馬毫髮未傷的放回地面。

看到這個情況,中年男子既驚訝又憤怒。他再度衝向程世昌和聶玉敏兩人,決心要致兩人於死地。這時,一名年約二十六歲的男人突然擋在中年男子面前,他手持摺扇,衣著打扮像是個書生。

這個書生冷眼看著中年男子,毫不畏懼他身上的強大氣勁。但中年男子也沒有因此停下手,他將身上的氣勁化為氣刀,往書生身上砍下。

可是氣刀才剛到書生面前,瞬間就化為無形。吃驚之餘的中年男子,突然覺得頭上有股莫名的壓力,當他往上一看時,一道閃電就從他上方落下,立即就將他的身體燒成焦炭。

程世昌和聶玉敏看著這位書生,不只感謝他的救命之恩,更對他有股熟悉感。

「真是好久不見了。世昌,還有玉敏。只不過,要是能在更正常的情況下碰面,那就更好了。」書生開心又無奈的說,「我是程天行呀,你們應該不會忘記我吧。」

程世昌和聶玉敏的回憶終於被喚醒,他們想到這個人也是他們的家人,雖然他已經離開家很久。但他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知道,眼前的這名書生就是程世昌的兄長。

「大哥。」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說。



2 克林姆咖啡 [ 2020/07/18(Sat) 17:58 ID:3vNAqgi6 ]
(2) 武林上的星空

聽到程世昌和聶玉敏叫自己大哥,程天行感到十分欣慰,說:「看來你們並沒有忘記我,真是讓我感動。」

「大哥可別這麼說,我們是不會忘記你的。」程世昌趕緊說,「自從十年前,大哥拜入仙人的門派下後,也有少數幾次回家探望我們。這份親情,我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只可惜今晚發生了壞消息,我們正打算往方山派討救兵。」聶玉敏的表情變得很緊張,但是一看到程天行,又振奮的說:「但是大哥就在這裡,一定能夠幫助我們拯救鏢局。」

「是呀,大哥。現在鏢局被來路不明的敵人入侵,連鏢局內的高手都不是對手。請你快回去救人吧。」程世昌緊張的說。

「世昌、玉敏。實不相瞞,在見到你們之前,我和師弟已經去過鏢局一趟了。」程天行的表情嚴肅起來,然後憤恨的說:「只可惜,還是慢了一步。鏢局內已經沒有半個活人。」

「可惡。那群人倒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麼做?」程世昌咬牙切齒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呢。真的沒有任何人存活?」聶玉敏難過的說。

「當時我在現場目及所見,確實沒有活人。但是也有可能躲起來,或是逃走了。」程天行答道,「因為當時得知敵人正在追殺你們,所以我趕緊追上來。幸好,總算有救到你們。」

看著程世昌和聶玉敏兩人,程天行感到有些許安慰,又接著說:「我師弟則留在鏢局,試圖找尋任何活口,以及敵人的相關線索。」


「無論如何,此地不宜久留。先跟著我,我帶你們去一處安全的地方。」程天行說。

隨後,程世昌和聶玉敏便坐上馬匹,跟著飄浮在半空中的程天行前進。最後,他們抵達森林深處中,一座用木頭建成的房屋。房屋門前有一人在此等待,屋內已點亮燭光。

在門前等待的人是一名男性,年約二十四歲,身上的衣著打扮像是個劍士,身後揹著一把長劍。程天行認識這個人,他就是程天行的師弟。

「世昌、玉敏。這位就是我的師弟,他名叫雲夢影。」程天行一邊說,一邊向自己的弟弟和弟媳介紹。接著,又向雲夢影介紹程世昌和聶玉敏。

聽完介紹後,雙方又互相問好。然後,程天行就開始詢問雲夢影的調查結果。

「很不幸的,我無法在鏢局內找到任何活口,只希望有人能順利逃脫。」雲夢影歎了口氣,繼續說,「另外,果真不出師父所料,下此毒手的幕後主使者肯定是位仙人。」

「你是否已查出是那位仙人?」程天行問。

「還沒有查出,以我的法力仍無法捕捉到主使者的身份。」雲夢影說,「但我已找到線索,正打算等你來到此處,向你告知後,就回去請示師父。」

「我必須在這裡保護我的親人。請告知師父,我會晚點再回去。」程天行表情嚴肅的說。

「放心吧,師兄。我會告知師父,而且我相信師父會理解你的難處。」雲夢影一邊說,一邊同情的看著程天行、程世昌和聶玉敏。

隨後雲夢影就向三人告辭,接著便騰雲駕霧,飛往天空離去。在雲夢影離開後,程天行就將馬匹送到屋後的馬廄休息,然後就帶領程世昌和聶玉敏進屋內。

屋內有一張方形木桌,木桌的四周擺著四張長板凳。桌上擺著一支點燃的蠟燭,還有一個裝滿茶水的茶壺,以及四個茶杯。屋內還有兩個門,連接著兩間臥房。

程天行讓兩人在木桌旁坐下,並親自為他們各倒了一杯茶水。程世昌和聶玉敏喝了茶水後,心情稍微穩定,但卻有些疑惑在心中浮現。

「大哥,剛才聽你與雲兄的對話。對我們下毒手的竟然是仙人,可是仙人為什麼會對我們下毒手?我們根本不可能與他結怨啊。」程世昌滿臉疑惑的說。

「此事說來比你想像的更複雜,所以我必須要先告訴你另一件事,而且肯定會顛覆你倆的三觀。即使如此,你們也想知道嗎?」程天行認真的說。

「洗耳恭聽。」程世昌毫不猶豫的回答,而聶玉敏也表示同意。他們都下定決心,無論真相多讓人震驚,他們都要知道答案。

「好,那我就先告訴你們。」程天行說,「確實天外有天,在天外的世界住著另一群人,而那個世界就在天上的群星之中。」


「那些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神?」聶玉敏問。

「不,那些人不是天神,他們也未曾打算扮演傳說中的天神。」程天行答,「不過其中有部分的人,確實成為我們這個世界的仙人。這些仙人之中,有好人也有壞人。

而天外世界的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成為仙人的資質,但是會到我們這個世界來的人,也都會帶有仙人的力量。再來,我得告訴你們,我們的世界也只是群星中的一部份,只是其中的一顆小星星。

只不過,從小就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我們,當然無法察覺這件事。我也是在師父告訴我之後,才開始搞懂這些事。」

「那為什麼,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事,難道是這些仙人刻意隱瞞嗎?」程世昌問。

「不,他們無意隱瞞,但也不打算大肆宣傳。」程天行答,「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比他們更強大的勢力。」

程天行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表情嚴肅的說:「接下來我將告訴你們,隱藏在這個世界背後的真相。」


3 克林姆咖啡 [ 2020/07/18(Sat) 17:59 ID:3vNAqgi6 ]
(3) 武林中的暗鬥


「你們都知道,在這塊大陸上,我們的統治者是一個歷史悠久的王朝。每代的皇帝都是世襲,代代相傳,除非改朝換代,否則江山絕不會假手他人。」

程天行看到兩人點頭表示認同,又繼續說,「在這個王朝的周圍都是小國和蠻族,對我國毫無威脅,只能稱臣納貢。看起來在這個大陸上,確實沒有任何國家能比得上我國。

但是在星空之上,群星中卻有十二個大國,這些國家都擁有數百顆星星做為領土,我們這個王朝遠遠比不上它們。

這十二個大國處於一種恐怖平衡的狀態,它們之中總有想要壓過對方的野心國家,不過畏懼於對方的毀滅性武器而不敢動手。也因為害怕真的有國家動手,而造成一連串戰爭。

所以最後這些國家建立各種聯合組織,其中有一個由十二個大國共同建立的組織,名叫聯合議會。是用來監督各國有無違反國際規章,和協調各國之間的紛爭。

而在我們居住的這顆星星上,其實有六大洲。其中的三大洲被海洋分隔,所以以現今王朝的技術很難跨越過去。這六大洲上原本都有各自的國度,但是其中有兩大洲上的國度已經消失。」

「這些國度會消失,難道是那些天外的國度所造成的?」程世昌問。

「沒錯。」程天行答。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照大哥你的說法,我們的世界在他們眼裡根本不值一提呀?」聶玉敏問。


「是的,原本我們的世界在他們眼裡,就是一個極度落後的文明。」程天行回答,「但是在我們這顆星星上,卻有一種特殊的礦石。這種礦石在其他的星星上極為少見,但在我們這顆星星上的蘊藏量卻十分豐富。

這種特殊的礦石,可以經由某種儀器去改變人體的體質,能讓一個凡人成為半仙,甚至成為仙人。因此這種礦石被稱為仙石,還有一種品質比較差的仙石,被稱為魔石。

使用魔石改變人體的體質,有較小的機會變成仙人。但更大的機會使人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就是所謂的魔。

如果成為魔,除了外表會變得不像人以外,仍然會擁有如仙人般的法力,但是情緒上會變得暴躁易怒,可以說很不划算。」

「難不成,大哥你能成為仙人,就是透過仙石來改變的?」程世昌問。

「對,沒有仙石的幫助是不可能成為仙人的,不過就算成為仙人,後續的修行仍得靠自己。」程天行繼續說,「話說回來,即使在我們這顆星星上,埋藏在地底的仙石,它所分佈的地點也是很不平均。

在這顆星星上的其中兩大洲,所擁有的仙石蘊藏量是最豐富的。而在我們國家所在的大陸上,反而只擁有最稀少的仙石,然而對這塊大陸上的人們來說,或許是一種幸運。

因為在天外的那些人發現,這顆星星上的其中兩大洲,竟有如此豐富的仙石時。他們開始威脅利誘這兩大洲上的人們,去找出更多仙石的開採地點。

隨著越來越多參與競爭,最後在這兩大洲上爆發天外國度的戰爭。那些原本居住在兩大洲上的人們,無法從戰火中逃脫,結果全都滅絕了。

在那之後,聯合議會開始介入天外世界在我們這顆星星上的行動。首先,天外世界的國家不得在我們的世界進行軍事行動。而關於仙石開採權的分配,由各國自行協調,但是只能在沒有原住民的地方進行。

再來,天外世界的人不可對我們這顆星星的居民,透露關於天外世界的存在。除了某些特殊狀況外,要盡量避免讓我們世界的人們,發現到天外世界的任何行動。

然後,因為任何文明的發展到了一個程度,都會有個明顯的突破。而這個突破,可能會使在其他四大洲上的國家,跨越過海洋的屏障,進而發現關於仙石的開採。

所以,在這些大陸上有可能突破技術的大國中,天上世界的十二國各派出一組成員,組成一個共同組織,到這些國家進行監控。目的不在於干涉內政,而是抑制任何關於科技上的發展。

而我國是一個偉大的王朝,自然也不可避免。在朝廷中有一個單位,名叫十二門,內部細分為一月到十二月的十二個小單位,其實就是天外世界派遣來的十二國密探。

這些密探都有完美的偽裝,也能控制朝廷中那些凡人的心靈,所以朝廷只能任其擺佈。慶幸的是,雖然這些密探各為鬼胎,但還不至於破壞規矩,因此朝廷中的內政尚未受到影響。」


「那麼,為什麼還有那些來自天外世界的仙人,而且還願意收我們這個世界的人為徒?」聶玉敏問。

「嗯,我這麼說吧。」程天行想了一下,又繼續說,「這些派遣到朝廷的密探,還算是天外世界中各國的政府官員,所以必須謹慎遵守規定。但這樣一來,就很難搞事。

至於那些仙人,則是天外世界各國派遣的特務。在被限制禁止動用軍事後,這些特務是在我們這顆星星上,真正進行各種暗鬥的成員。

只不過這些仙人的行事也各有不同,有的仙人會顧及我國人民的安危,像是我師父,也就是易沙派掌門人──滄海道人。也有的仙人只在乎他個人的利益,像是下令攻擊鏢局的那個幕後主使人。

可是,就算是特務,僅管並非他親自出手,下令攻擊居住在城市的人民的行動,還是太超過了。要是讓我遇到他,我絕對要宰了他,報我們家族的血仇,以慰無故遭難的家人的在天之靈。」程天行激動的說。

平穩一下情緒後,程天行又繼續說,「我該說明一下,我師父為什麼會收我做徒弟了。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我有成為仙人的優良體質。當然,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是在我成為真正的仙人後,才有機會得知。這個原因就是,我師父需要人手來幫助他。我想你們已經可以猜到,我師父就是天上世界的某國特務,當然他的國家也是相對較友善的國家。

雖然是特務,但是畢竟天上世界的母國能供應的有限,所以他只好在我們這塊大陸找幫助。而仙人這個傳說,很早以前就流傳在我們的世界,只是那時還沒有真正的仙人。

而天上世界的特務來到我們世界後,發現他們可以藉由偽裝仙人,來隱藏真實身份。再來還可以用仙人的身份,來吸收一些成員,幫忙他們達成某些目的。」

「可是大哥,雖然你能夠成為仙人,但難道你沒有被騙的感覺嗎?」程世昌突然插話。

「不,我並沒有被騙的感覺。雖然得知真相的時候,我是挺驚訝的。」程天行說,「可能是因為我師父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防止其他仙人傷害無辜。

而我,程天行的俠義之心從未改變。如今,若是我從未成為仙人,說不定都自身難保,更沒有機會救出你們。所以,我對師父只存有感謝之心。

然而,如果是其他仙人的弟子,那情況就難說了。我曾經聽說過,有仙人用魔石對自己的弟子改造體質,結果入魔的事情。也曾聽說過,某些弟子不滿自己師父的行徑,而叛逃出走,另謀他路。

現在你們應該了解,我之所以告訴你們這麼多,是因為背後的原因多複雜了。但也因為你們牽涉到這麼深,接下來你們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了。」

程世昌和聶玉敏心裡一驚,同時脫口而出,問道:「那兩條路?」

「別緊張,不管選那一條路,都是對你們有好處的。」程天行看到兩人神情緊張,連忙安慰說,「第一條路,就是你們也拜入易沙派門下,改變體質成為仙人。

好處是你們也會有足夠能力自保,但是易沙派中有個規矩,就是門內弟子不可成家。雖然你倆已經成家,但只要拜入本門,也不能生子。

因為程家和聶家還需你倆延續香火,所以我並不贊成你們選擇這條路。就算你們早已有了孩子,在這種環境之下,也很難享受天倫之樂。

因此,我極力推薦你們選第二條路。這第二條路就是,前往其他星星居住。」看著兩人瞪大的眼睛,程天行繼續說,「其實,你們不是首次遇到這種麻煩的人。

為此,天外世界特地選了一顆星星,讓你們這些無處可去的人有個安全的住所。只是那裡的環境,和我們的世界有點差異,你們可得先學會適應。」

看著兩人迷茫的表情,程天行又說,「你們不必急著現在做決定,好好想清楚再說吧。經歷這麼大的事變,想必你倆都很累了,早點上床休息吧。」


4 克林姆咖啡 [ 2020/07/18(Sat) 18:01 ID:3vNAqgi6 ]
(4) 武林外的明爭


休息了一晚後,程世昌和聶玉敏的精神好多了,而且情緒上也變得平穩許多。當這對夫婦起床時,程天行已經幫他們準備好熱騰騰的早飯。

兩人用過早飯後不久,程天行的師弟──雲夢影再次來到這座木屋,並告訴他們關於這個事件的調查進展。

「根據師父的推算,下令對鏢局下手的幕後主使者,很有可能是空雷派的掌門人──雷光真人。」雲夢影說道。

「據我所知,在眾多仙人中,雷光真人也是極有野心的一位。」程天行說,「但是他為什麼要對鏢局下手,難道鏢局中有什麼奇珍異寶?」

「師父告訴我說,大約在兩年前,鏢局曾接過一樁運鏢的買賣。」雲夢影答,「這趟運鏢,其中有件貨物就是仙石,而且這還不是一般的仙石,是仙石中的精品,又稱為極品仙石。

當然,無論是貨物的主人,或是進行運鏢的人們,都不知道貨物裡有極品仙石。而對那些見過極品仙石的人來說,他們只認為是一般的寶石。

不過,若只是運鏢也還不關鏢局的事。當運鏢結束後,因為這趟任務的委託人一時高興,就把極品仙石送給鏢局的當家了。

之後,不知道雷光道人如何得到這個消息,便千方百計想弄到手。也不知道他是否有想過比較溫和的方式,總之他最後選了一個最惡毒的手段。」

「話說回來。世昌,你可對兩年前的運鏢有印象?」程天行問,「爹真有收下像是寶石的東西?」

「我仍有印象,兩年前,爹確實收下委託人的獎勵。」程世昌答,「我沒有看過那批貨物,但我知道委託人所贈送的是寶石。而那些寶石,後來被爹存入保險庫中。」

「但那些極品仙石,現在恐怕已被一掃而空。」雲夢影嘆息著說。

「如果能讓鏢局避開這場劫難,那我寧可不要那些極品仙石。」程天行一邊說,一邊嘆氣。

「師兄說的是,但只怕兇手不這麼認為。」雲夢影說,「師父告訴我說,雷光真人可能還會追來,因為以他貪婪的性格,肯定認為逃走的人身上還帶著幾顆極品仙石。」

「可是我們身上根本沒有極品仙石,連像個寶石的東西都沒有。」聶玉敏說。

「我相信妳說的話,只是我們必須要有所防備。」雲夢影說,「還有師兄,師父知道你一定很想報仇。所以他老人家要我提醒你,千萬要量力而為。」

「放心吧,我不會魯莽行事。」程天行淡淡的說,然後打開手中的折扇,輕輕地搧著。


果不其然,當接近傍晚時分,程天行和雲夢影發覺到,有位仙人已來到木屋外的不遠處。

「吾乃雷光真人,識相點把極品仙石交出來,可免受血光之災。」屋外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我出去會會他,你們在此待著。」程天行說,「師弟,麻煩你照顧好我弟弟和弟媳。」看到雲夢影點頭應允,程天行便拿著折扇,從門口往屋外走去。

程世昌和聶玉敏也想走出屋外,但被雲夢影攔住。然後雲夢影就說:「這座屋子已經下了防護,別出門,在屋內看著就好。」

程天行走出屋外後,果然看到一個仙人飄在半空中。那仙人就是雷光真人,他看起來年約五十多歲,留著兩撇翹鬍子,手上拿著一把拂塵。

程天行一邊走向雷光真人,一邊說:「晚輩名叫程天行,屬於易沙派門下。很遺憾,這裡沒有極品仙石。不過,晚輩想向前輩討教一下。昨晚,在鏢局發生的慘案,可是前輩所指使的?」

「你這小子倒很大膽,敢這樣對我說話。」雷光真人面有慍色,又說,「昨晚便是我指使的又如何,難道你想為那些凡人討公道?」

「那些凡人可是晚輩的親人。」程天行的語氣開始有點激動,接著又說,「既然前輩這麼大方的承認,那麼晚輩也不必再客氣。」

話剛說完,程天行揮動手中的折扇。突然間,一道閃電從雷光真人上方落下,但這道閃電還沒落到雷光真人的頭頂,就瞬間化於無形。

「小子,敢在我面前玩閃電,你可真是班門弄斧。」雷光真人嘲笑著說。然後他手中的拂塵一揮,突然出現五道閃電,全都從程天行的上方落下。

緊急之間,程天行周圍地面的泥土瞬間隆起,化為一個巨大又堅固的土盾。雖然擋下了這次攻擊,但也在之後立即碎裂成土塊。

接著,程天行再度反擊。他揮動手中的折扇,數道風刀便往雷光真人飛去。這些風刀在雷光真人的面前就減弱,有的甚至消失,但其中有一道風刀穿過防護,還切斷了雷光真人的幾根鬍子。

「小子,看來你真有點本事。」雷光真人不太高興的說,「但是想幫那些凡人討公道,你還差得遠呢。」

然後,雷光真人從自身寬大的衣袖中,掏出一個細絲組成的漁網。這是雷光真人的法寶,法寶的名字叫做天羅地網。

只見雷光真人將天羅地網往空中一拋,包含程天行到木屋的所在範圍內,全都被這細絲組成的漁網包圍在其中。緊接著,漁網包覆的範圍開始縮小。而被漁網所碰觸到花草樹木,馬上就被切割成碎塊。

看到這種情況,程天行再度揮動手中的折扇,數道烈焰飛向天羅地網,但是完全無法燒毀它。眼見情況不妙,雲夢影也趕緊跑出屋外,準備出手相助。

雲夢影快速念出口訣,他背上所揹的長劍立即就從劍鞘中飛出。緊接著,這把劍又化為數十把利劍,往天羅地網飛去,但只聽到清脆的金屬碰撞聲,完全無法切開這堅韌的漁網。


天羅地網收縮的速度開始加快,已經碰觸到木屋的外側。這時木屋的防護起了作用,發出一道金光,與天羅地網抗衡。

在用盡任何手段也無法破解天羅地網後,程天行和雲夢影趕緊退入木屋內。並用盡全力施展法術,以強化木屋的防護。

雷光真人殺心漸起,正打算一舉突破木屋的防護時,他聽到一個老邁的男聲:「身為空雷派的掌門人,何須對小輩下重手,真是有失身份。」

正當雷光真人打算找尋聲音的來源時,天羅地網突然被彈開,飛向半空中。逼不得已,雷光真人只好先收回天羅地網。

「來者何人,為何不現身?」雷光真人憤怒的說。

「吾乃易沙派的掌門人──滄海道人。雷光真人,你濫殺無辜,是否準備好接受懲罰?」那個老邁的男聲又再度出現。

這次雷光真人找到了聲音的來源,那個聲音的主人是一個看起來年約六十歲的男人。他有著一頭白髮和白色的長鬍子,還有著白色的長眉毛。他就是滄海道人,正飄在半空中,與雷光真人面對面。

滄海道人的手中拿著一個沙漏,沙漏中的沙粒有著數十種不同的顏色。沙漏中的沙從上往下流,流至底部的沙馬上就消失不見,然後立即從頂端出現。

沙漏中的沙即使不反轉,也能永無止盡的往下流。這個沙漏是滄海道人的法寶,其名為無盡沙漏。

看到滄海道人出現,雷光真人的表情顯得有點緊張。但他仍狂妄的說:「你少自以為是,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這時,雷光真人發現一粒紅沙發到他的面前,他驚覺不妙,想要逃跑。但是太遲了,紅沙已鑽進雷光真人的鼻孔。瞬間,雷光真人全身著火,沒多久就化為灰燼。

眼看事情已經解決,程天行帶領木屋內的眾人,走到屋外迎接滄海道人。而滄海道人也從空中緩緩降落,到木屋前與程天行等人碰面。

經過一番討論後,滄海道人決定,先帶程世昌和聶玉敏回易沙派的所在地,暫時將他們安頓下來。並且會幫助他們把鏢局的事處理妥當,也會安排他們親人的後事。

隨後,滄海道人喚起法術,一團雲霧便聚集在眾人和馬匹的腳下。接著,這團雲霧就載著五個人和一匹馬,不快也不慢地往一座山峰的頂端飛去。

那座雲霧繚繞的峰頂,就是易沙派的所在地。當眾人到達峰頂後,看到一座美觀的木造建築,那就是易沙派中所有門人的住所和修練地。接下來,這個地方也會成為程世昌和聶玉敏暫時的住處。

過了一個月後,鏢局的事情已經處理妥當,而程世昌和聶玉敏的親人後事也已經完成。因此,程世昌和聶玉敏開始仔細考慮,他們是否應該離開這顆星球。


5 克林姆咖啡 [ 2020/07/18(Sat) 18:02 ID:3vNAqgi6 ]
(5) 星空上的世界 (完)


經過程世昌和聶玉敏再三的討論和思考後,兩人終於決定離開這顆星球。於是,滄海道人幫他們聯絡位於月球上的辦事處。

在這顆星球上只有一顆衛星,就是月球。月球上有十二個星系國組成的辦事處。這個辦事處的用途,就是處理這顆行星上的特殊狀況,這個狀況包括協助行星上的原住民移民。

收到消息後的月球辦事處,派了一艘隱密的小型太空船來到這顆行星上,然後先將程世昌和聶玉敏送到月球。而在兩人抵達月球後,才知道自己原本所住的星球,被稱為幽古星。

而天外世界對月球的正式稱呼,叫做石林星。而在月球辦事處的人,不是每個人都長得和幽古星上的人類一樣。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星球,而每個星球上的人大多長得不太一樣。

兩人在這裡,才知道有外星人這個說法。而在月球辦事處給兩人一些基礎教育後,他們也終於搞懂那些高科技產品該如何使用。


在月球上待了一陣子後,終於得到送他們前往另一個星球的通知。這個星球名叫天海星,星球上的住民大多來自幽古星,因此當地的語言和風俗習慣都很相近。

不過,天海星上也已經使用那些高科技產品,因為這比起幽古星來說,可是便利了不少。

兩人抵達天海星後,成為了一座城市中的居民,也得到了一棟免費的住所。只不過他們得先熟悉當地環境,幸好當地人都很熱情好客,程世昌和聶玉敏也快就和他們混熟了。

由於天海星比較現代化,所以很多行業都和幽古星不一樣。因此在這段期間,程世昌和聶玉敏接受各式各樣的教育訓練,並能領取生活補助。

到了訓練完成之後,程世昌和聶玉敏都加入當地一家武館,成為其中的武術教練。以這對夫婦兩人的身手自然不成問題,但是他們只能教防禦性武術,不能教導那些可能會受重傷,甚至致命的武術。


因為在天海星上,有警察維護社會安全,他們也有配備手槍。程世昌和聶玉敏知道,手槍是更先進的武器,可不是一般的刀劍兵器能夠輕易對付。

在天海星生活了十幾年後,程世昌和聶玉敏越來越適應當地生活。而他們兩人也生了三個孩子,那些孩子也平安快樂的長大。

雖然當地有電視媒體,也會播出星際間的大事,但是想知道單獨某個星球的事就不容易了。以致於兩人就算想知道幽古星的近況,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但也許是因為天海星上的人,都還對幽古星有股眷戀,因此當地拍了不少類似幽古星的古裝劇。其中某個武俠片,程世昌和聶玉敏還曾被邀請客串過。

有時候,兩人也會覺得,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否做錯了。不過,只要看著自己的孩子平安長大,他們就能相信,當初那個決定肯定是對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