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哈綴】 傳人

1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0 ID:HgTBoeV2 ]
PTT ACG版的哈綴文實在打到我的點
而在觀賞了各家繪師與寫手的絕品神作之後,也不免腦洞大開的寫了自己的版本

希望各位會喜歡

可惜的是 本人並沒有實際的PTT帳號 只能暫且在BBS備份站這邊發文
若真的有人看到並喜歡 還請各位能轉到PTT本站 給那些激勵我出文的那些恩師閱覽



【哈綴】 傳人
參考:ACG版的哈綴創作
版本:
哈利去了史萊哲林的世界線,和綴歌是超高校級的戀人,並與葛來分多的榮恩、妙麗為摯友。
石內卜和哈利交情要好,並再被奪取接骨木魔杖之後,成功迴避死亡結局。代價是接骨木真的被佛地魔拿走。

另外,相較於本文,增加了許多自己的腦洞,請體諒。

正文:
「綴歌!快過來!」
混亂的戰場,魯休斯一臉著急的呼喚著女兒。縱使周遭爆炸聲響不斷,綴歌仍然能清楚聽見父親悲痛的聲音。
然而綴歌卻是搖搖頭,但也沒有舉起魔杖攻擊。
「該死!綴歌!那一位已經親自過去出手了!波特是活不下來的!」
魯休斯不斷精神喊話,試圖讓女兒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哈利不會死的!從魔法石、密室、甚至到火盃還有鳳凰會,他都活下來了!而且還不少次成功擊退了佛地魔!」
綴歌卻是堅信著那頭上有著閃電疤痕的眼鏡男孩,那個就連護法都是自己身影的戀人。
「這次不一樣!那一位已經有了接骨木魔杖!必勝的魔杖!」
魯休斯卻是搖頭否定。
「沒有人偷襲得了那一位,就只能正面對決;只要正面對決,接骨木就不會落敗的!
妳明白嗎?綴歌!那是死神的神器、聖物!連死神都站在那一位的身邊了!」
魯休斯神情悲傷。
「只要我求情,至少妳還能和我在一起!
綴歌!求求妳!」
「………父親……」
綴歌也是一臉悲傷,但眼神卻無比堅毅。

「那為什麼,父親會讓母親和我待在霍格華茲呢?」

魯休斯被這一問,給愣住了。
是啊!如果真的完全信任了佛地魔,那為什麼要讓水仙還有綴歌待在霍格華茲那邊呢?
「………我…………我、我是想………」

「魯休斯,承認吧,連你都不覺的黑魔王會成功了。」

一個食死人伴隨著慘叫飛過旁邊,綴歌身後出現的是,僅次於波特的最強戰力,賽佛勒斯‧石內卜。
只是腳步依然不太穩定,畢竟是剛從佛地魔殺招的鬼門關之下回來的,能繼續參與這場戰爭就足以證明其身體的硬朗了。
又或著,是石內卜那如今更加堅定的信念?
「賽佛勒斯!」
「石內卜教授!」
魯休斯憤恨的舉起魔杖。
「哼!」
卻見石內卜無聲使用了去去武器走,直接打掉了魯休斯的魔杖。
即便身負傷痛,石內卜依然戰力十足。
「賽佛勒斯!你這個背叛者!我將綴歌託付你,可不是讓她和你一起背叛那位的!」
「魯休斯,如果你還這麼認為,那就是你太不懂你女兒了。
你的女兒,用自己的雙眼、雙手,以及自身的判斷,選擇了自己的道路,選擇了哈利。
我們誰也沒有干涉,反而是綴歌的勇氣,讓我們能站在這裡。」
石內卜說著,語氣自豪的彷彿自己才是綴歌的父親。
「該死………該死的!」
魯休斯痛苦的大吼著。
「不該是這樣的!我的選擇沒錯!要壯大馬份家,要保護馬份家!只能仰賴黑魔王!
就算現在那個該死的男孩長大了,馬份家也要選擇黑魔王!
不然……不然……」
不然的話……我這幾年到底算是什麼呢………?
魯休斯不禁跪下,捶打著地面,痛苦的叫著、哭著。
「父親………」
綴歌看著魯休斯,憐憫的走過去,溫柔的抱住父親。
「來吧,母親也在等著你喔。」
「…………綴歌……」
魯休斯抬頭,看著已然亭亭玉立的女兒,顫抖的準備回抱。


2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1 ID:HgTBoeV2 ]

「波特死了!」
藉由哄哄響,這句經人的話語傳遍了整個戰場。
這句話之後,戰場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當下的動作。
待上一秒的魔法產生的轟炸聲響之後,一時間,整個戰場鴉雀無聲。
而吶喊這句話的,滿臉慘白、面容猙獰的佛地魔,享受著這帶有恐懼的沉默。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佛地魔仰頭大笑,接著扔出了一顆東西。
那東西滾動著,正巧滾到了綴歌的腳旁,輕輕撞上了綴歌的鞋子。

那是哈利的頭。
臉上充滿著痛苦。

霎時間,霍格華茲陣營的人尖叫驚呼、哀鴻遍野;佛地魔陣營的食死人則是歡聲雷動、高歌慶祝。
最靠近的綴歌則是完全傻住,什麼也聽不到,臉色發白,比那顆哈利的頭更像死人。她無法相信,她的戀人、她的英雄,那個無所不能的,活下來的男孩,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綴歌渾身發抖著,眼淚緩緩的流下。

「啊~這不是馬份家的小姑娘嗎?」

佛地魔注意到了綴歌,輕輕的微笑,卻因為陰森的臉龐而顯得滲人。
至於同樣呆愣在旁邊的魯休斯,佛地魔卻是無視,畢竟完全不會擔心這顆棋子有什麼意外。
「我知道,年少輕狂的滋味,相較於我,波特這個我最大的阻礙,確實有魅力多了~
英雄出少年~又或著,情人眼裡出西施~
只可惜的是,最後卻變成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了。」
佛地魔說著,同時高調的展開雙手。演講似的發言,讓周遭的人再次看過去。
只是這次,霍格華茲的人充滿著絕望。
雖然,還有幾個人依舊將魔杖對準著佛地魔以及食死人,但也是微微顫抖,就是不敢施法。佛地魔等人雖然有刻意挑釁,但就是不攻擊,享受著這股蔓延的絕望。
「但是,我還是贏了!
我證明了,十七年前的意外終究只是意外!
我!佛地魔王!跨越了死亡,跨越了阻礙,戰勝了我的業障!

我就是魔法界的未來!!!」

狂妄的話語迴響戰場,卻是無人敢反駁。
「不過呢~我還是願意給年輕人一些機會的。」
佛地魔說著,看向綴歌。
「我知道,在除掉波特之前,一定還是有人會質疑我的,畢竟你們也真的摧毀了我所有的分靈體……我是說,幾乎。最麻煩的那個反而是我自己處理掉就是了。」
說罷,食死人陣營也充滿了笑聲。
「現在,馬份小姐,給妳個機會證明妳自己吧。

燒了波特的頭,並且宣示效忠我。
我就考慮用一些失傳的禁咒,讓波特活過來。」

佛地魔看著依舊呆愣的綴歌,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佛地魔知道,就算殺了最大阻礙的波特,卻還有個綴歌。相比波特,綴歌的存在其實更加危險,和波特這一開始就反抗的人不同,綴歌本該是自己陣營的人,卻因為那無聊的愛與友情,選擇了不同的道路。
必須矯正。
而波特就是綴歌最大的軟肋。
果不其然,綴歌聽到之後,稍稍回神,看向了佛地魔。
魯休斯這時也有了反應,準備抓起綴歌的手就往前跑。
「魯休斯!」
石內卜來不及施咒,只能肉身制止魯休斯,但重傷的身軀卻是難以抵禦魯休斯愛女心切的意志。
「整整,石化!」
露娜見狀,從旁一記石化,定住了魯休斯。其他霍格華茲的人也趕緊站了出來。
佛地魔沒有說什麼,只是笑笑地看著,像是在看一齣鬧劇。
「綴歌,別聽他胡扯!」
妙麗趕緊來到綴歌旁邊。
「天底下沒那麼好的事!他頂多就是把哈利變成無法交談的殭屍!」
「沒錯!妳如果傻傻地相信,哈利反而會更痛苦!」
榮恩也來到綴歌旁邊,眼睛仍死死盯著佛地魔,深怕有其他動作。
「如果他真的有那麼方便的禁咒,先為哈利報酬之後再來問問也不遲!」
「馬份,我想能讓哈利所愛的妳,不會軟弱到相信敵人突然的慈善。」
「姊姊大人,別擔心!雖然不是波特,但我還是能安慰妳的身嘎啊!」

「翠菊,妳先閉嘴。」
一旁的金妮趁翠菊講出破壞氣氛的話之前,給了翠菊一記漂亮的肘擊。

然而,綴歌似乎沒有聽進去這些恩師親友的吶喊,只是呆呆的來回看著哈利的頭和佛地魔的臉。
「喔對了,妳們可能想知道波特為什麼表情這麼痛苦吧?」
佛地魔邪惡的笑著。

「我用蠻橫咒控制他之後,在他保有意識的情況下,用瑞士刀慢慢的把自己的頭割下來的。」
話語一落,有那麼一瞬間,戰場如冰原一般的寒冷。
「咄咄失!」
彷彿再也受不了這等嘲諷以及悲憤,以榮恩為首,霍格華茲陣營的巫師們再次發動攻擊。攻擊全部朝著佛地魔轟去。
「吼吼燒!」
「轟轟破!」
「去去,武器走!」
「啊哇呾喀呾啦!」
「撕淌三步殺!」
剎那之間,無數的殺招襲向佛地魔。卻見佛地魔流利的抽出接骨木魔杖。

「黑魔,消無塵!」

唰!
一股黑色的光橫掃出去,暴力的吞噬了所有襲來的咒語。
在令人難受的爆炸音效之後,所有攻擊咒語全數消失。強大而無理的力量,讓眾巫師都不禁一陣呆滯。
「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聖物,不過這確實挺好用的。」
佛地魔一臉戲謔的揮舞著接骨木魔杖。
「賽佛勒斯,你真該慶幸轉移的條件是戰勝上任持有者……倒也不用?」
佛地魔說著,醜陋的笑了。

「因為我這次會確實的殺死你!」
瞬間,霍格華茲的士氣近乎崩潰。
佛地魔滿意的點點頭,再次看向綴歌。
「………?」

卻發現綴歌似乎恢復了神情?正用一臉古怪的表情看著哈利的頭顱。
似乎再確認著什麼。

(………………這怪異的感覺………)
佛地魔突然一陣不安,立刻收斂笑容。
「夠了,馬份小姐,既然妳不願意…」

「嘿!」

突然,綴歌將哈利的頭顱踹了出去。


3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1 ID:HgTBoeV2 ]

「綴歌,我等等要就去和佛地魔單挑了。」
「噗!」
即使等等就要開戰,也依然優雅喝茶的綴歌,就被哈利的話給嗆到,不斷咳嗽。
「真是的,怎麼那麼不小心呢?」
「還、還不是你很突然的就說了很可怕的話!
哪有人把單挑說得像是去跟鄰居變身水素材一樣啊!」
「……我是覺得通常鄰居也不會有變身水的素材……」
「閉嘴!」
綴歌生氣的捶打哈利,不爽哈利的頂嘴,但實際上溫柔的捶打卻只是讓哈利一臉享受。
「這個變態哈利!信不信我直接踹下去!」
「榮幸之至!」
哈利堅定的微笑,換來的是綴歌真的一記的高腳踢擊。
「好了,哈利,你都這麼說了,表示你有勝算吧?」
看著正在扶著眼鏡的哈利,綴歌雙手抱胸,不滿的看著哈利。
「勝算不敢說,但計謀是有的,而且就算被打敗也能及時逃走。」
「確定?」
「確定。」
綴歌看著堅毅神情的哈利,表情從不滿,逐漸變成不安。
「………………哈利,你知道本小姐最害怕的事情吧?」
「……嗯,我自己也大同小異。」
綴歌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倚靠在哈利的胸膛,哈利也緩緩的抱住懷中的綴歌。
這個從互看不順眼,到相看兩不厭的女孩。
這個哈利好不容易尋覓的,一生的寶物。
柔軟的身軀彷彿用力就會破碎,卻又不想失去這份溫暖,哈利的雙手緊緊的抱住綴歌。
要說心中不害怕是騙人的,但為了懷中的戀人,必須處理掉那個不斷妨礙他們的那堵高牆。

那瘋狂的湯姆‧瑞斗。

「……綴歌,我需要妳幫我一個忙。」
不知過了多久,哈利緩緩開口。
「嗯。」
綴歌還沒聽到最後就先答應了。
「我其實很害怕,像是…萬一我的頭被斬首……」
「不要說不吉利的話!」
綴歌大聲斥責。
「……那為了不變成這樣,我希望妳給我一點勇氣。」
哈利懇求的說著,仔細感受,哈利身軀其實還是有點顫抖。
綴歌感受著哈利的不安,憐愛的抬頭……


4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2 ID:HgTBoeV2 ]

「叱叱,荒唐!」
瞬間,哈利的頭驢一陣扭曲變形。
就如同上課的時候那般,幻形怪被專門的咒語給破解了。
幻形怪從綴歌最害怕的東西,變成了綴歌覺得最好笑的東西。

一個有鼻子的佛地魔。
且好死不死,正好站在了本尊的面前。
兩個佛地魔就這樣互相睜大雙眼看著對方。

………………
………………
………………
………………………………………………………………噗!

打破沉默的,是一個從食死人陣營傳來的,沒能憋住的漏氣笑聲。
「爆爆炸。」
幾乎是同一時間,殘缺的佛地魔立刻用接骨木魔杖往笑聲來源轟了一發。
一個被加成的超級大爆炸,瞬間就把發出笑聲的食死人,以及周遭的一干人等全數炸死。
「吩吩綻!」
佛地魔更是立刻切碎了眼前那健全的佛地魔(幻形怪),接著一臉震怒的將魔杖指向始作俑者。

「綴歌‧馬份!!!!!!!
黑魔,滅滅盡!」

佛地魔直接施法,魔杖射出一道驚人的黑色光束,轟向綴歌。
一時之間,綴歌身邊的人都來不及反應。

只見綴歌高傲的笑了。
同時,一道火焰之劍從天而降。
火焰之劍將黑色的光束硬生生砍歪,黑色的光束射向天際,緩緩消逝。



「抱歉啊,花了不少時間。」
聽到那耳熟能詳的聲音,霍格華茲的巫師皆是一愣,而後大聲歡呼、吶喊,士氣止跌回升。
而綴歌,擦了擦眼角剩餘的淚水,對著那遲到的戀人,露出開心的笑容。
「居然敢戲弄本小姐!回去之後要你好看!」
「抱歉,因為要騙過他們,總要有點衝擊。」
右手拿著葛萊芬多的魔法長劍,左手握著史萊哲林的儀式短刀,哈利‧波特騎乘著巴嘴,颯爽登場!
「但妳還是看出來了。」
下(鷹)馬之後的哈利,走向綴歌。
「廢話!堂堂馬份家的我,當然能看出真貨假貨的區別!」
綴歌說著,挺起那依舊可愛的胸膛。
哈利憐愛的看著綴歌,雙手都有東西的他,決定直接給綴歌一記輕吻。
綴歌的臉頓時紅透,表情看不出是極度歡喜還是極度害羞,又或著兩者皆存。
戰場的氣氛頓時消散更多。
「哈利!你沒死啊!」
榮恩等人也湊了上來。
「別大意!」
石內卜說著,依然警戒著佛地魔,但眼神卻也充滿喜悅。
順帶一提,這次換食死人陣營騷動不安,加上剛剛還被自己的老大轟了一發。
「綴歌,你怎麼知道那顆頭是假的?」
妙麗好奇的問。
佛地魔之所以沒攻擊,臉色難看的站在旁邊,恐怕也是希望得到答案。
「很簡單啊!」
綴歌神氣的抬頭。

「因為那顆頭顱的脖子,沒有我吸到瘀青的吻痕!」

5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2 ID:HgTBoeV2 ]

戰場的寂靜,讓綴歌意識到自己剛剛的發言有多麼冒失。
此時的臉比剛剛被哈利親吻的時候更加通紅,而縱使臉皮厚如哈利,也不禁害羞地搔搔臉頰。
「……了解了,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們這對笨蛋情侶的威力。」
妙麗好不容易擠出的話語,恐怕也是在場其他人的心聲。
一旁的翠菊,則是低語著「這次就讓你真的只剩顆頭顱好了?」的危險發言,讓旁邊的金妮考慮給自己這位朋友來記咄咄失。
「總之,先來清理一下垃圾吧。」
哈利說著,接著眼神冰冷的看向佛地魔。

「好了瑞斗,這次我準備好了,繼續我們的戰鬥吧。
只是這次,我還要你為弄哭綴歌付上代價!」

哈利的殺意,微微刺激著佛地魔的肌膚。
佛地魔感受著這份殺意,緩緩微笑。
「………葛萊芬多的寶劍就算了,居然還拿了史萊哲林的魔刀?你以為你是誰?
你說你是葛萊芬多的傳人就罷了,難不成你還想順便當個史萊哲林的傳人?」
佛地魔說著,同時面容因為憤怒而扭曲。
「你個麻種!未免太自命清高了!
連天生爬說嘴都不是的你!
明明沒有相應的精神,卻窩在史萊哲林的你!
明明沒有人保護,根本活不到現在的你!
只不過因為運氣好才能站在這裡的你!
到底要糟蹋魔法界到什麼地步!?」
接骨木魔杖對準哈利,佛地魔的手因為憤怒而顫抖。

「只有純粹的血脈,才能讓魔法界更加精進!
只有去除多餘的外來種,才能減少多餘的愚蠢!
只有菁英中的菁英,才能引領整個世界!
只有我!才是史萊哲林的傳人!」

「黑魔,萬蛇現!」

佛地魔怒吼,接骨木魔杖前端蹦出大量黑霧。
黑霧凝聚成一條巨大的黑蛇,正惡狠狠的盯著霍格華茲的巫師們。

「傳人?我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

哈利不屑的說著。
「我之所以能站在這邊,確實是有其他人的幫助,來自我母親的愛!」
說著,哈利高舉葛萊芬多的赤獅長劍。
長劍冒出大量火焰,並凝聚成一把巨大的火焰之劍。
「而我能不斷進步,持續腳步,也是因為我有超讚的朋友!超棒的老師!」
哈利高舉史萊哲林的青蛇短刀,刀尖指向萬蛇。
短刀那青蛇形刀柄上的眼睛寶石,正發著翠綠的光芒。
「但最重要的,我能和你這個沒鼻子的傢伙爭到現在,才不是因為我是誰的傳人,或是想成為傳人!」
哈利說著,看向還再因為羞愧,而雙手捧著臉頰的綴歌。

「我能這麼強大,是因為我是魔法界最棒的女孩,綴歌‧馬份的戀人!」
哈利的神情,比任何時候都要充滿光彩。
而綴歌等人,則不禁看呆了那激揚而耀眼的哈利。



「蛇蛇攻!」

哈利扔高青蛇短刀,青蛇短刀爆發出耀眼的光芒,接著變成一條不亞於萬蛇的青蛇,並瞬間高速攻擊的過去。
雙蛇凶狠的纏鬥,大量的鮮血噴灑於廣場。
以此為信號,雙方陣營再度開戰!
但能清楚發現,霍格華茲的陣營士氣燃到最高點,每個人都是群起激昂、奮勇作戰;反而是食死人陣營,明明人數較多,卻是氣勢若虛,處處吃鱉,完全抵擋不住,節節敗退。

「黑魔,妖斬!」

接骨木魔杖前端展出一把黑色的光刀,佛地魔發狂的砍向哈利。
哈利氣勢如虹,雙手持劍,火焰大劍正面交鋒,紅色與黑色的火光飛散於空。
一陣角力之後,雙方跳開,也正好一堆魔法轟炸在兩人周遭。
趁著煙霧,黑刀斬出。
哈利卻是用火焰強行照亮,接下黑刀,接著奮力回砍。
佛地魔於煙霧中躲開攻擊,但煙霧還是被大劍的風壓吹散。
哈利再次攻去,佛地魔先是黑刀接劍,卻用些許卸力,導引開火焰大劍,接著趁隙回擊。
「終極路摸思!」
長劍一陣刺眼白光,佛地魔一瞬間失去視覺,趕緊退開。
「小聰明!吶剋斯!」
佛地魔硬生生消滅了哈利的光明咒。
「黑魔,影無塵!」
黑色的光影切出,切向提劍上前的哈利。哈利怒哼一聲,斬碎了黑色光影。
卻見黑刀再次襲來。
兩人或砍或削、或切或刺,激烈纏鬥。
佛地魔似乎學過一些劍術,或引導或死角,不斷的切出小傷口在哈利身上。
但哈利憑藉著氣勢,大巧不工,火焰不規則又難以抵禦,也讓佛地魔身上不少燒燙傷。
佛地魔無法理解。
明明拿著的是必勝的接骨木,為什麼感覺不到勝跡。
明明是自己劍術高明,無可奈何那把火焰大劍。
明明製造了一堆傷口給對方,卻不見疲態。
明明自己,才應該是最有引領所有巫師的天選之人。

「波特啊!!!!」

佛地魔怒吼著,黑刀突然變得更加巨大,猛然劈下。
「哼!」
哈利奮力橫架火焰大劍,接下黑刀。
凶狠的力道讓哈利難以呼吸,雙手也有些酥麻。
佛地魔全力的將黑刀壓下,想用充斥著身心的怨恨,將這可蹭的業障給一刀兩斷。
「瑞斗啊!!!!」
哈利也是一記怒吼,猛力回敬,彈飛佛地魔。
閃電的疤痕又熱又疼,不斷滲出鮮血,而腦海中那美麗的身影與笑容,更是哈利勇氣的來源。
「黑魔,惡潮!」
佛地魔魔杖揮動,黝黑的潮水伴隨一記大浪沖刷過來。
「毫無巫師的純淨與驕傲的你,就給我乖乖的離場啊!!!」
「吼吼燒,極!」
哈利雙手高舉火焰大劍,伴隨咒語奮力揮下,大量的火焰迸出,化成橫向的火柱。
轟!
火柱與黑浪衝撞,爆發出駭人的蒸發聲響,以及大量白煙。
「連愛都沒愛過人的你,整天講著血脈血統的空虛理論,這種老不死的行為,你才是最該下台的那個!」
「喝啊啊啊!」
黑刀切過白煙,火焰大劍穩穩扛下。
角力的同時,兩人也猙獰的瞪著對方。
彼此都充滿著自身所厭惡、所否定的精神與性格,與其說是水火不容,更像是水與油那般,難以接納,甚至期望著對方的敗亡。

「啊哇呾喀呾啦!」
『?!』

一聲嬌嗔,伴隨著致命的咒語,打向佛地魔。
「哼!」
佛地魔向後跳開,躲過咒語,看相施咒的方向,天空。

只見綴歌騎著巴嘴,立於天際。
閃耀的金髮隨風飄逸。
自信的笑容燦爛美麗。
像是神話中的女武神那邊英勇。
又似故事中的天仙女那般優美。
鷹馬的翅膀甚至讓綴歌宛如降臨的天使。
哈利看入迷了,甚至有一瞬間以為是自己施展了護法咒。

6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3 ID:HgTBoeV2 ]

「馬份家的孽種!」
佛地魔惡狠狠地瞪著綴歌。
「黑魔,滅滅盡!」
黑色光束射出,綴歌騎乘著巴嘴,優雅的閃過攻擊。
「怎麼想都覺你才是個孽畜吧?瑞斗!」
看見愛人遭受攻擊,哈利憤怒的揮劍。
「你再說一次看看!」
一手黑刀架住火焰大劍,一手對準哈利,佛地魔直接無聲施咒……

「涎涎牙!」

聽到這個近乎惡搞的咒語,佛地魔一時間以為聽錯,差點沒躲過攻擊。
「綴歌‧馬份!你他媽是在開什麼玩笑?!」
「差點就打中了不是嗎?那就表示本小姐的戰術是沒問題的!
只不過是門牙長長一些而已,不需要害怕吧?

最重視面子的巫師,湯姆‧瑞斗?」

若是要比煽動挑釁,這位馬份家的千金絕對是其中翹楚。
哈利開心的笑著,揮劍斬向佛地魔。
佛地魔倉促的閃過,臉色氣憤異常。
「吃蛞蝓!」
又是一記不致命,卻不得不閃躲的咒語。
相較於索命咒,這種戲謔讓佛地魔更難以無視,內心也更加雜亂。
火焰大劍揮舞,同時還伴隨著哈利的一些無聲咒。
佛地魔能俐落的招架大劍的攻擊,也能敏銳地察覺哈利的殺招,但是……

「倒倒吊!」
「嗡嗡鳴!」
「噤噤言!」

一堆煩人更煩心的攻擊不斷從旁過來,縱使佛地魔有接骨木魔杖,卻也難以順利戰鬥。

轟當!

此時,佛地魔的萬蛇被青蛇甩了出去。直接帶走了大量的食死人。
食死人這邊可謂節節敗退,甚至開始有人成為戰場逃兵。
看在眼裡的佛地魔怒不可遏。
被惡作劇的咒語給牽制。
被自己輕視的麻種壓制。

被最痛恨、最想否定的愛給擊敗?

「黑魔,萬蛇,影!」



萬蛇原本打算繼續進攻,卻突然爆炸,變成數以萬計的小蛇。
突然的變故,讓巫師們一陣遲疑,接著前線的人立刻被蛇海淹沒。
相較於大怪獸,成群的小危機反而更令人恐懼。
雖然以石內卜為首,反應迅速的扔出大量的藥劑,或驅散或滅殺蛇群,無奈過於突然,藥劑的數量根本難以抵擋。
「炎炎,焚城!」
哈利趕緊用火焰大劍斬出一道火焰的城牆,大大的擋下蛇群的攻擊,
「黑魔,影無塵!」
佛地魔趁隙攻擊。
「速速前,哈利的褲子!」
綴歌一個反應,立刻拉走哈利,躲開黑光的攻擊。
「轟轟破!」
哈利一劍刺出,一顆火球轟向佛地魔。
「黑魔,死水!」
佛地魔回擊一顆黑色水球。
火球水球相撞,再次爆發出大量的煙霧。
消散之後,天上,哈綴二人與的下的佛地魔對峙著。

「什麼愛!什麼勇氣!
不是靠才能,就是靠裝備、靠運氣!」
佛地魔怒吼著。
接骨木魔杖也不斷的凝聚著黑色的魔力。
「說得好!放下你手中的接骨木!」
「閉嘴!這是天選之人的我最該獲得的東西!」
綴歌的挑釁換來佛地魔更加不爽的回罵。

「尤其是你們這種麻種、孽種!沒有才能的人永遠只能靠著作弊一般的方式來達成目的!
再不然就是可笑的小聰明!
一想到魔法界還需要把資源浪費在你們身上,我就覺得噁心!
魔法應該是充滿期望與進步,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栽培你們這些垃圾的身上!
還愛咧!
愛有用嗎?愛能吃嗎?
愛能幹掉危險、危機,幹掉敵人嗎?
有本事就用愛來戰勝我啊!!」

「有夠低等的挑釁…」
「好啊!那就來啊!」
「欸?」
綴歌不甘示弱的回嗆,接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儲思盆,直接一魔杖指向太陽穴。
「我就用愛砸死你!」
說罷,大量的銀絲細線從綴歌的太陽穴竄出,然後湧入儲思盆,儲思盆爆發出了哈利從來沒有見過的超級光輝。

「衝衝攻!儲思盆!」

儲思盆變成一顆大光球,高速衝向佛地魔。
佛地魔顯然也沒想過會有被儲思盆砸的一天,一時間愣住,直接一頭套上了儲思盆。

7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3 ID:HgTBoeV2 ]

波特這個人竟敢拒絕我!
本小姐可是高貴的綴歌‧馬份!好好看著我!波特!
本小姐可不是那些麻種可以相比的!

呵呵,說了那麼多還不是來了史萊哲林!
波特,你絕對會成為本小姐的……………………東西!我是說東西喔!

波特幹得不錯,雖然山怪什麼的本小姐自己也能解決就是了!
波特這個笨蛋!魁地奇這麼危險不要再去了!可是抓到金探子的他有點帥……才怪!

波特快逃啊!魔法石什麼的無所謂了!
不!不要碰波特!你這個雙面醜男!

波特!你不要想太多!爬說嘴就爬說嘴!你就是你!
波特!辦法和本小姐一起想就好!你不要再去找格蘭傑或衛斯理了!那個叫金妮的也是!
波特………波特……………哈利!你不要走太快啦!蜘蛛很可怕啦!
哈利,我知道你一定會去就衛斯理的那個么女,本小姐我也有話要和她說。
哈利!掃把!用掃把躲蛇!
哈利!我們贏了!

哈利,你聽好,從現在開始,幻形怪的課我不上了!那個……不能讓你看到……
哈利,就算催狂魔在這裡,我也一定會留下陪你,如果不能同時擁有快樂,那我們就一起悲傷吧!
哈利,聽說你的護法……哈利?

哈利!那個護法是什麼鬼!?為什麼本小姐會裸……啊啊啊啊!!!

哈利,我不認為你會想自己去參加火盃,但我也不允許你逃避。
哈利,就算所有人都不看好你,我也會看著你,你是本小姐所認定的………勁敵。
哈利,第一試煉是龍!讓他們看看史萊哲林追捕手的實力!
哈利,你再給其他人親臉頰試試看!
哈利!快走啊!那是黑魔王,佛地魔!快走啊!

哈利………本小姐……我喜歡你……戀愛的那種喜歡………所以……請你不要死………

哈利,你聽好,所有人都在保護你,你也要精進自己,不能扯後腿!
因為你可是本小姐,綴歌‧馬份的………戀、戀人………不、不能給本小姐蒙羞!

哈利,和佛地魔連接記憶也無所謂,你就是你,你就是我綴歌的戀人,這點永遠不會改變。
哈利,我不知道你聽到了什麼預言,總之先送天狼星去急救!
哈利,天狼星只能好好休養了,你要更加磨練自己,懂嗎?
好了,來吃便當吧,這是本小姐親手做的。

……………………………………這是青醬義大利麵,不是墨魚。

哈利!你再對本小姐用一次倒倒吊試試看!
記住!我可不想你以外的人看到本小姐的內褲!
……………………………………………………………………………………空空,遺忘!
放開我!就算移除不了周遭人,我也要移除我的記憶!

哈利,你覺得石內卜會是佛地魔的接應嗎?
至少我覺得石內卜像是我的第二個父親,而且他也很看好你。

哈利……鄧不利多死了………石內卜殺死的……但是他本來就時日不多了………
哈利!快逃!佛地魔在霍格華茲!

哈利!石內卜就是那個該死混血王子啊!

哈利,最近忙到有點忘記剪腳指甲了,幫我一下。
…………哈利………你的眼神很下流欸……呵呵~
哈利,我還是覺得那個露娜有點古怪………哼!你又在幫其他女人說話了!你…………!
………………你、你以為一個吻就能打發本小姐了嗎?告訴你!下不為例!
…………………可、可以啦………就算沒幫其他人說話還是可以親啦……

哈利,死神的聖物是真的欸!這隱形斗篷是永久的!其實我以直以為只是比較持久又防水。
嗯?本小姐怎麼知道是防水?就上次你洗澡…………哇哇哇哇哇!

哈利……石內卜要被殺了………就算是鄧不利多的計畫,我也不能接受……!
走吧!你數次和佛地魔對抗都活了下來,連西追都被你救了!這次一定也不例外!

哈利……你要小心……我想相信你,但我終究還是會擔心你……
哈利……想一起逃走嗎?……………呵呵………也是,會逃走,你就不是我所愛的哈利‧波特了。

勇氣?哼哼~那就留個你弄不掉的!
我吸~!

哈利……?不!哈利!!!!
…………………………………………………………………………等等,脖子沒有吻痕………
哈利!你等等回來我就照你算帳!居然讓本小姐………本小姐…………

啾。

哈利!你不要以為每次都可以用一個吻就打發我!告訴你!下不為例!

當然認得出是假的!因為那顆頭顱的脖子,沒有我吸到瘀青的吻痕!
……………………………………………………對啦!我就是愛著哈利啦!

我就是綴歌‧馬份啦!
一個最最最最最最最無比超級無敵宇宙世界第一愛著哈利‧波特的綴歌‧馬份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 夢之奏者 [ 2020/07/24(Fri) 03:53 ID:HgTBoeV2 ]

霎時之間,那裝滿了整整七年的,綴歌的戀、愛、青春一股腦的灌入了佛地魔的思想之中。
「什麼鬼啊!!!!!」
過度的愛戀與甜蜜,直接讓佛地魔感到無比的噁心以及厭惡。
佛地魔感覺自己被這瘋狂的愛情給焚燒著,融化著。

………………不………不是感覺………………

佛地魔感覺自己真的在融化!
因為這炙熱的愛!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一個裝滿愚蠢記憶的儲思盆………
太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佛地魔痛苦的吶喊著,慘叫極為淒厲,而哈綴二人……

「我和哈利的愛是無敵的!」
「就說了,當什麼傳人都比不上成為綴歌的戀人!」

就這樣,佛地魔在無法理解愛為何物,放棄思考的情況下,被儲思盆的銀色光輝湮滅、溶解。

最後,只剩下一地的黑色糖霜。

9 夢之奏者 [ 2020/07/25(Sat) 05:25 ID:jD7JfWSQ ]
[綴歌] 決戰之後 各自的覺悟
在佛地魔變成黑色糖霜數分鐘之後,綴歌才從興奮狀態回神。
看著前一刻神勇無雙的綴歌,這一刻卻慌張的呢喃著「糟糕!儲思盆是學校財產啊……」,哈利無比憐愛的從後抱住綴歌。
原本還有些慌亂狀態的綴歌,感受到背後的溫暖,也逐漸冷靜下來。
「…………我們贏了,贏了佛地魔。」
「不,是『妳』,綴歌‧馬份,贏了佛地魔,贏了瑞斗。」
哈利修正了綴歌的答案。
「妳的愛,超越了瑞斗的恨,否定了他的思想,否定了他的靈魂。」
綴歌緩緩轉頭,給了哈利一記溫柔的香吻。
持續了一會兒,兩人才有些不捨的分開。
不知是因為羞澀,還是因為巴嘴還在上空的冷風,綴歌的臉頰白裡通紅,成熟與可愛兼具的笑容,總是令哈利百看不厭。
「哈利,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可能就只是個『馬份家的食死人』,甚至我可能早就在山怪那邊死去了。」
哈利卻笑著搖頭。
「妳比我見過的任何人都要有決心,馬份家或許給了妳優雅與賢淑,但妳的勇氣只屬於妳自己。
雖然妳一開始有講著麻種,但其實妳的只是自豪自己的血脈與家族,並非歧視其他人。
妳和妳父親選擇了不同的道路,是因為妳不想就這樣自甘墮落。
而我在這七年之間,不斷的被妳吸引、被妳拯救。」

「我可是連護法都變成妳的形狀了呢~」
哈利笑著。

「那、那是你自己擅自把護法變成那樣的!」
綴歌用生氣代替害羞,但就連賭氣的表情都讓哈利的內心蕩漾不已。
「而、而且!為什麼你連身材都能完全把握住啊?!」
綴歌突然想起這一直很想問的問題。
「難不成哈利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來偷看過我洗澡!?」
「才、才沒有!我才沒有偷看妳洗澡!那時候根本光是學護法都沒時間了!」
「那你為什麼知道我的身材怎麼樣?!」
「之、之前密室的時候,我們不是被廁所的水淋濕嗎?可能是那個時候吧?」
哈利其實也不太清楚答案。

其實,兩人不明白的是,雖然沒有直接看到,但到第三年為止,兩人的親密互動其實遠超兩人自己能想起來的次數。
冥冥之中,這兩個人其實早就將對方的身影、身形烙印在內心之中了。

「我完全沒有看妳的裸體過啊!」
「什麼?!妳是說妳不想看到本小姐的裸體嗎?!」
「不!我非常想看噗呃!」
「~~~~~~~!」
綴歌為了掩飾害羞,一記頭槌直接撞上哈利的下巴。
哈利趕緊抓緊巴嘴,不然這位魔法界的英雄在擊敗黑魔王之後,就要被自己戀人的頭槌給殞落了。
但是哈利挺住了,為了要好好講完話。


「我超想看的!
我超想看綴歌‧馬份的裸體的!」


「…………………………………………原來如此。」
石內卜在像是被打中石化咒的哈利和綴歌旁邊點頭。


10 夢之奏者 [ 2020/07/25(Sat) 05:25 ID:jD7JfWSQ ]
巴嘴在兩人鬥嘴的時候,已經穩穩地降落在地面。
其實的剛剛的高度,就算哈利剛剛摔下來,也完全不會受傷。
最後哈利在吶喊的時候,也正巧是所有人都圍上來的時候。
雖然魔法部和正氣師正在處理戰場的傷患以及追捕剩下的食死人,但哈綴二人的親朋好友們仍率先的想來祝賀兩人。
兩人突然在上空爭執著甚麼,讓原本想歡呼的眾人感到好奇。
而等到巴嘴飛下來後聽到的第一句話。

「我超想看的!
我超想看綴歌‧馬份的裸體的!」

讓眾人皆是一愣。
更別提那好不容易從石化咒恢復的魯休斯和趕來的水仙,又是一陣石化。
石內卜不愧是最堅毅的人物,回神之後,眼神冰冷的走到旁邊。

「…………………………………………原來如此。」

兩人這才注意到周遭。
這次換哈綴二人被石化。
「…………………………………………教授好。」
這是在誤以為是永恆的一分鐘之後,哈利使盡全力逼出的話語。
「………『波特』,我想你一定也很累了。」
「……是的。」
「那就先下來,來『我辦公室』休息休息。」
「……………………」

「波特,你下來啊。」

哈利用比和佛地魔決戰時候更悲壯的決心下了鷹馬。
面對重傷的石內卜,哈利必須要擁有比任何一次對抗佛地魔的時候都要更加崇高的決心。

顯然,他沒有。

「消呃!」
哈利還沒念完消影咒,就被石內卜的無聲蠻橫咒給控制住。
「我們走吧,波特。」
「~~~~~~!!!」
這位魔法大戰的英雄就這樣被學院的教授給領走了。
沒有人去追究石內卜用了蠻橫咒。
沒有人想。
沒有人敢。
綴歌則是完全脹紅了臉,把臉完全埋在巴嘴的毛裡面。
雙腿也大幅度的擺動著。
說實話,很可愛,但就連翠菊此時都不敢上前。
這時綴歌也感受到另一邊的視線…

「綴歌,恭喜妳戰勝了佛地魔。」

凱旋歸來了~
但是為什麼母親的燦爛的笑容會讓我充滿恐懼呢~~

「但是呢,綴歌,即便黑魔王沒了,馬份家依然是貴族世家。
雖然之前不想給妳太大的壓力,但看來妳似乎有些忘記身為貴族的矜持了呢?」
「母、母親,我沒忘,只是…」
「來吧,綴歌。」
水仙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越發的貼近。

「讓媽媽來好好教妳,何謂馬份家的女人。」

綴歌,放棄了思考。


11 夢之奏者 [ 2020/07/25(Sat) 05:25 ID:jD7JfWSQ ]
「喝吧,波特。」
「心領了,賽佛勒斯教授,但我還不太渴。」
辦公室,石內卜和哈利隔著教授桌互看著。
「喝吧,一點粗茶而已。」
「請您不要把自白劑當作招待別人的茶水,賽佛勒斯教授」
「放心吧,我可以保證味道。」
「希望您能連功效都一起不保證。」
說罷,兩人就這樣對峙著。
一會兒之後,石內卜終於嘆了口氣。
「…………哈利,你和綴歌的感情我也是有目共睹的。」
石內卜喚回了平時的稱呼,也讓哈利鬆了一口氣。
「基本上,你們的感情我完全不干預,但偶爾,身為一名教育者,一名監護人,我還是會對於你們過於的衝刺感到不安。
你或許也知道,我見證過不少天資聰穎,但毫無規矩與道德的人。
即便他們長大成人,也還是會有人逐漸墮落。」
哈利知道石內卜所說的那群人。
那群包含自己父親在內的人。
「而綴歌,這個生於馬份家的女孩,可以說是黑暗面的奇蹟。」
石內卜說著,輕輕的微笑。
哈利想到那可人的金髮少女,也不禁彎起嘴角。
「不僅沒有墮落到黑暗面,甚至為了深愛的你,抵抗著內心最大的恐懼與掙扎。
最後不僅成為了鳳凰會的成員,更是擊敗了佛地魔…………


那儲思盆裡面到底是什麼?」


想到這個,石內卜好奇的問了。
哈利則是笑了開懷。
「那是,綴歌‧馬份七年的愛。」
「………………這還真是………被你們給打敗了啊……」
聽到這個答案,石內卜先是愣住,接著一邊搖頭一邊笑著躺靠椅背。
「……哈利‧波特,我會做為綴歌的監護人,看守著你們,當我覺得你不夠格的時候,我將會出手,把你從綴歌身旁驅逐出去。」
哈利點頭表示明白。
令哈利感到意外的是,比起任何從自己口中說出的誓言,石內卜的宣言反而更加讓自己安心。
「那麼,哈利,打敗了黑魔王的現在,你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石內卜說著,卻見哈利一臉問號。
石內卜倒也沒有不耐,而是難得的,循循善誘的教導。
「是時候了,即便現在還早,但魔法界也依然處於動盪,黑魔的餘黨可不會這麼快清理光。
而你和綴歌,都是會不斷往前的人,相對的,卻沒有能將你們壓下的枷鎖。
而我,或那些朋友,也不可能時時刻刻在你們身旁提醒著你們………


你們,必須成為對方的枷鎖。」


哈利先是愣住,接著睜大雙眼。
「你是說……可是,不會太早嗎?」
「這種事情…………永遠不會嫌早。」
石內卜說著,眼神似乎不是看著哈利,而是更加遙遠的從前。
哈利看著這樣的石內卜,不發一語。
最後深深的鞠躬,走向門口。


「……石內卜教授。」
哈利停在門口,被對著石內卜說道。
「我很慶幸能成為史萊哲林的學生。
很慶幸遇到綴歌,遇到霍格華茲的朋友。

很慶幸,我遇到了,深愛著莉莉‧伊凡的賽佛勒斯‧石內卜。」

哈利離開了辦公室。
不久,寂靜的辦公室,似乎有著細微的啜泣聲。


12 夢之奏者 [ 2020/07/25(Sat) 05:26 ID:jD7JfWSQ ]
「聽好了,綴歌!
馬份家的女人,絕對不能被人瞧不起!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行!」
水仙義正嚴詞的說著。
「是的!母親大人!」
綴歌在水仙面前正坐著,專注的學習。

魯休斯則被繩索綑綁,懸吊於空。

「呼嗯!呼嗚嗚嗚嗯!」
魯休斯口中被塞著一顆奇特的橡膠球,綴歌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母親的教導對自己絕對有幫助,因為全神貫注的觀察的父親的姿態。
「由於某些理由,我們不能脫去衣服教導妳,但有些事情就算穿著衣服也可以!」
「呼嗯!嗯嗯嗯!嗚嗚嗚嗯!」
魯休斯似乎想表達什麼,卻完全被馬份母女無視,只能用無法聽懂的雜音呼喊著。
水仙拿出一本老舊的書籍。

【欸四欸母四十八手,邁向女王的康莊大道】

「這是以前馬份家從東方國度尋獲的奇書,裡面有教導著女性如何成為女王,掌控男性的重要秘訣。
記住,綴歌,就算結了婚,改了姓氏,也不能忘記馬份家的女王精神!
這本書或許會隨著妳一起嫁去波特家,但也絕對不能改變馬份家的榮耀!」
「是的!母親大人!」
「呼嗚哈嗨呼哈!(不要瞎掰好嘛!)」
「可是……母親大人,我能好好學會嗎?因為這有點像是要將暴力施加在哈利身上……」
「放心吧,綴歌。」
水仙走上前,蹲低,雙手溫柔的放在綴歌的肩膀安慰道。


「不想給綴歌踩的男孩子是不存在的。」
「呼嗯呼嗚嗯嗯嗚嗯呼呼!(不要灌輸奇怪的知識啊!)」


「好了,綴歌!開始我們第一課吧!」
「是的!母親大人!」
說著馬份母女倆各自拿起一條鞭子,走向驚恐的魯休斯。
「呼…呼嗚嗯……呼嗯嗯呼嗚…………呼嗯嗯呼嗚!」
「抱歉了,魯休斯,這絕對不是因為你把我丟在霍格華茲,自己跑去黑魔陣營在生氣喔~」
「一起加油吧!父親大人!」



「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