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薛西弗斯之環

1 克林姆咖啡 [ 2020/08/09(Sun) 19:27 ID:ueBIXVI. ]
(1) 沉思者


一名男子正坐在自家書房內,望著窗外。他年約三十多歲,正看著窗外緩緩飄過的浮雲。現在是白天,天氣還算溫和,戶外沒有傳來使人煩躁的聲音。

男子正在思考一些事,他想到一些關於人生的事。他常感到自己總是做一些重複的事,但又不得不去做,比如說生存。這讓他想到一個希臘神話中的人物,名叫薛西弗斯。

簡單來說,薛西弗斯犯了錯,因此激怒神明,懲罰他將一個巨石推上山頂。但是只要這個巨石一推上山頂,就會馬上從薛西弗斯手中滑開,滾回山腳下。

因此薛西弗斯只能永無止盡的推著石頭,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也不得不去做。由於這個故事給了一些作家靈感,所以也曾被用在他們創作的故事中。

而對男子來說,他也從薛西弗斯得到一些啟發。在人生中很多時候,他也必須像薛西弗斯一樣,把一顆巨石推上山頂。這當然只是個比喻,把巨石推上山頂是一個目標,而過程中自然要用盡全力。

當一個階段的目標失敗時,就像是巨石滾回山腳下,他只能再次把巨石往上推。而當一個階段的目標成功時,就像是他終於成功把巨石推上山頂,可以享受暫時的快樂。


是的,只是暫時的快樂。乍看之下,他好像真的把巨石推上山頂,而巨石再也不會滾回山腳下。但實際上,他和巨石都只是到了另一個山腳下,他還得往上推,才能到達這座山的山頂。

然而,山頂似乎是無窮的,就算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也未必能到達山頂。男子覺得,若山頂是終點,那麼山腳就是起點。可是起點似乎緊連著終點,終點又緊貼著起點。

這就好像是一個環形跑道,任何人都可以順這個跑道,無窮盡的跑下去。不過想離開這個環形跑道,就得找出離開這個跑道的方法。

很遺憾的是,在人生的跑道上,除了死亡外,沒有人能跳出這個環。等等,或許死後也無法跳出呢。就算不提靈魂,死後身體腐爛分解,又成為另一個生物的養分,構成牠們身體的一部分。

就某方面來說,也算是重生了。這是一個無止盡的循環,只要這個世界上有生命在,就會一直持續下去。但目前只有人類中的某些人,會思考這些事。

男子認為,他或許可以把推巨石上山頂的過程,當成一個環。他覺得,他不如就稱為薛西弗斯之環。因為,這真是一個找不到終點的循環。


有時候,他覺得自己在推巨石的過程中也很累了。所以他會停下來看些花花草草,就算巨石滾回山下也不管,反正努力也沒什麼用。

有時候,他突然精神亢奮,一股作氣將巨石推上山頂。這時,他會愉快地享受這短暫的快樂,然後試圖尋找並得到下一次的快樂。

年紀越大,男子就越看清人生中的無奈,並試著去面對、接受和放下。他三不五時就會開始思考人生,雖然他也認為這是庸人自擾,不過這些思考能讓他心安。

雖然他也知道,這世上古今往來的哲學家、神學家、科學家、文學家、藝術家,還有各種領域的學者都曾思考過人生的問題,而且比他所想的更深更廣。

而花了許多個世代後。至今依然沒人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案。人們只能選擇幾個最讓他們相信的答案,作為他們生活在這個世上的護身符。

或是像男子一樣,什麼答案都不滿意,並不停地思考著,希望能有機會看到真相。可是只靠思考還是有極限,所以他決定先沉澱一下,並多看多聽,多觀察這世界,或許能得到更多答案。



2 克林姆咖啡 [ 2020/08/09(Sun) 19:29 ID:ueBIXVI. ]
(2) 觀察者


這是一個高科技化的世界。由於奶油貓理論的成功應用,使得永動機出現在這個世界。也因為永動機的誕生,這個世界再也不缺能源,連帶影響各項科技突飛猛進。

所謂奶油貓理論,是由兩個定律所推導而成。第一條定律是,貓在半空中跳下,永遠用腳著陸。而第二條定律是,把奶油吐司拋到半空中,吐司永遠在塗上奶油的一面落地。

依此兩條定律為基準,當把奶油吐司沒有塗上奶油的一面黏著貓的背部時,貓將無法用腳著陸,而奶油吐司塗上奶油的一面也無法落地,最後將會形成不斷翻轉的永久狀態。

最初人們先用真貓試驗,成功之後便開始大量使用。不過雖然能達成永動狀態,但是貓咪長期不進食還是會餓死,而死掉的貓咪會無法達成永動狀態,造成永動機停止。

所以,人們決定每天只讓一隻貓咪工作十二小時,隨後就由另一隻貓咪輪班。可是還是有人覺得不太人道,直到後來人們發明機械貓,驚訝地發現只要機械貓身上有能量,也能替代真貓達成永動狀態。

從此以後,所有的真貓都被替換成機械貓。因為機械貓一天能工作二十四小時,而且也沒有人道考量的爭議,所以被大量使用在永動機上。


在這之後,有三位男性科學家接受了飛天麵神的啟示,決心開發出一台可以觀測其他次元的機器。當他們開發成功時,已經五十多歲了。

不久之後,他們所發明的次元觀測機也得到專利認證。接著在某一天,三位男性科學家坐在他們開發室的沙發上,沙發前面擺著一張桌子,桌上擺滿了啤酒。

而在沙發的更前方,擺著一臺像是電視機的玩意,那就是次元觀測機,現在,這三位男性科學家為了感謝飛天麵神的啟示,他們決定一邊喝啤酒,一邊看著不同次元的世界。

這些不同次元的世界,有的和這些科學家所在的世界很像,也有的大不相同。舉例來說,像是有個世界是在一台無形的列車上,任何生物只有活著的時候才會待在車上,死後的靈魂就會被強制下車。

還有個世界的人類全都像玩具一樣,他們從出生時身上就貼著價格標籤,這些標籤上的價格決定了個人的身份地位。雖然可以透過各種方式來改變,但其中的紛爭也不少。

其中有個世界沒有永動機,但那個世界的人們發展出核能發電。還有兩個像是古裝的武俠世界,而其中一個世界的某些天選之人,會在偶然的機會下得到穿越時空的能力,並從此超脫於時間之外。


而另一個武俠世界的人們,其中某些人有機會覺醒超能力,而他們也會把超能力應用在武功上。還有個世界也存在超能力者,但他們隱藏在自行成立的企業中,只有必要時才會使用超能力。

當這三位科學家看過許多不同的世界後,他們也已經喝了不少啤酒。然後他們就開始討論,他們對這些世界的看法。最後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不管在那個世界,人們都脫離不了生存這個目標。

不管那個世界是好是壞,是戰爭還是和平,只要是個人,甚至只要是個生物,都脫離不了追求生存這個目的。所以人們才會追求各種增加生存的能力,像是財富、權力、健康。

就在此時,飛天麵神現身於這三人之前,而這三人立即拿起啤酒,向飛天麵神表示敬意。飛天麵神表示很欣賞他們的成果,因此建議他們接下來可以出門走走,到各地去逛逛。

在飛天麵神消失後,三位男性科學家再度感謝飛天麵神給予他們新的啟示。於是,他們決定開發出一台次元穿越機,若是開發成功,他們便可到不同次元的世界去旅行。


3 克林姆咖啡 [ 2020/08/09(Sun) 19:30 ID:ueBIXVI. ]
(3) 旅行者 (完)


在一個不同次元的世界中,有位男子在偶然的機會下,覺醒成為超脫生命的存在。從此以後,這位男性不老不死,而且能隨意進入其他次元的世界。

他的外貌會隨著他所進入的世界而改變,但總是維持著青少年的外表。在同一個次元的世界中,他也能隨意進行時空跳躍,只要這個世界的未來並非一片混沌,他也能進入未來的時空。

這名男子自從成為超脫生命的存在後,因為不必再為生存煩惱,思想也更上層樓。但他依然感到自己的渺小,於是他開始想知道包含所有次元之上的全貌為何。

所以男子開始到不同的次元旅行,他在不同的世界中遇到不同的人,見到不同的事物,並從中汲取經驗和想法。因為男子的能力強大,有時會幫助一些當地的人,但不會過分插手當地事務。

男子也曾遇過和自己一樣超脫生命的存在,他們來自不同次元的世界,為了不同的目的而旅行。不過整體來說,他們都和男子一樣,渴望得知在所有次元之上的全貌。

這些超脫生命的存在和男子互相約定,當在某地遇到線索時,就留下一個可以他們辨識的記號,方便他們找尋。而在那之後,他們又各自分散,繼續自己的旅程。

由於男子已經成為超脫生命的存在,生老病死不再成為他的束縛,也擁有無窮的壽命。每個世界也有各自的法則,但也束縛不了這些超脫生命的存在。


所以他能花費無止盡的時間,在每個次元旅行,尋找他的目標。然而,這些次元的世界也是接近無限,所以尋找目標也如同大海撈針。

不過,在男子找到前人留下的足跡之後,一切都變得越來越明朗。而今,他終於明白,在所有次元之上的全貌。

在那之前,他還不明白自己這個超脫生命的軀體,竟也只是一個顯像。直到他明白之後,男子瞬間進入另一個境界,他的意識也昇華了。

現在,男子已經知道在所有次元之上的全貌,那是一個由無數意識組成的世界。這樣的世界使他想起過去曾在某個次元的世界中聽到的一個理論,那個理論就叫做波茲曼大腦。

在這個由無限意識所組成的世界中,所有意識先構成所有次元的規則,然後擁有類似想法的意識又構造出不同次元的世界。以此類推,最終構成不同的群體。

每個意識至少會在其中一個世界出現一個投影。最微弱的意識形成該世界中最單純的生物,如細菌。而最強烈的意識形成該世界中思想最複雜的生物,如人類。

新誕生的意識會投影在這些次元中的世界,新成該世界中的新生命。而在該世界的生命死亡後,並不會造成所原本的意識消失,無論該世界是否存在死後成為鬼魂的規則。


投影已死亡的意識,會繼續成為維持世界法則的存在。若有機會,它們依然可以產生新的投影,在該世界重新誕生。

然而大部分的投影,並不會感覺到自己還有個上層的意識存在。這使得這些投影,終其一生只能照著世界的法則行動。

可是有時候,某些投影會突然喚醒自己與上層意識的連結,例如外貌有如青少年的男子。這使他們終於突破世界法則的束縛,但這時他們還無法理解上層意識的真相。

不過只要他們願意努力尋找,終究可以發現這一切。而只要到達這個層次,他們可以選擇不要在世上顯現自己的投影,也可以在多個不同的世界顯示多個不同的投影。

雖然到了這個境界後,男子也可以隨心所欲的干涉任何一個次元的世界規則。但就像其他的前輩一樣,男子又開始思考這些意識為何誕生,而在這些意識之上,是否還有一個涵概一切的世界。

我思,故我在。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