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5120 KB。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 國際、政治類時事新聞話題,請使用新聞板進行。

祭奠《我的朋友很少》無名19/01/10(四)12:12:53 ID:s6leVFjQNo.358090del
zhuanlan.zhihu.com/p/27963710

我寫的第一篇書評就是友少,中間陸陸續續地補充了三四篇友少,還有好幾篇與友少緊密相關的篇目,比如腦礙讀後感。兩年半以來,我的很多觀點被自己揚棄了,然而所有書評中的第一句話——同時也是對友少的評價——我至今堅信不疑:友少是後宮輕小說的樣板戲。

不誇張地說,友少就是當代輕小說的聖經。友少曾經有多火就不提了,重點是很多輕小說中都能看到友少的影子,其深遠意義在於現身說法告訴世人,“原來輕小說可以這麼寫”。不要你具備飛龍奪鳳的文采,不要你經歷刻骨銘心的人生體驗,只要對著萌妹子的插畫冥思一天,一拍腦袋開個腦洞,然後有針對性地學習一下友少(或者俺妹,碧陽等五年前的類似作品)的技巧,登時就有了人物和劇情,接下來只要用足夠高中畢業水準的文筆將之拼湊出十萬字,就產生了一卷輕小說。近五年來,至少50%的輕小說裡可以看到友少的影子。不管寫手本人有沒有直接借鑒,都在一定程度上受了那種思維模式的影響。當代輕小說已經進入了一個量產的時代,平坂讀對此是立了大功的。

上一段的論述把友少換成其他一些知名作品,大約也是說得通的。但在本文中我唯獨強調友少的歷史地位,一個重要原因是友少的文筆不佳,直說“很差”也無妨。在“五年前的類似作品”中,其他的知名作品或多或少地有令作者勞心勞力之處,而友少則突出一個省心。伏見司和葵關南都不是以文學素養精湛著稱的寫手,稱為文學家顯然不夠格,但作為小說的俺妹和碧陽頗有可圈可點之處,俺妹的整體佈局與碧陽的細節掌控都相當精彩。現在友少完結了,不妨直言不諱:平坂讀跟這兩位比起來就是個戰五渣。我平時寫個課程論文之類的也就三五千字,平坂讀對文字的掌控能力充其量是我的三倍,至多寫一萬字之後他的思路一定會斷。我很喜歡拿松智洋出來黑,但松智洋寫一卷書的過程中思路最多斷四次,他的戰鬥力少也有平坂讀的200%。友少通篇都是想到哪寫到哪,全程磕磕絆絆,沒有任何一章能連起來講一個完整的故事。然而把思路逆轉過來,在文筆差的前提下,友少卻取得了與上述兩部作品相同、甚至更高的成就。因此文筆差未必是壞事,那些作品中要數友少的可模仿性最高。友少的成就告訴了輕小說寫手們:寫出一部受歡迎的輕小說可能根本不需要文筆。

作為後宮劇的集大成者,友少模式在眾多作品中屢試不爽。一個原本沒有異性緣的男主(至多自帶個妹妹和/或青梅竹馬)發生了一些事情,突然結識了複數個妹子,從此開始了一段新的日常生活,這已經成為了輕小說開頭的標準範式。接下來只需要寫寫她們如何爭風吃醋,把各種經典橋段一一套進去,日常高中生活為主,外宿啊溫泉啊遊樂場啊不管好使不好使的都來一遍,作品的主體也就有了。如果寫手居然心情大好,還可以寫一寫主線劇情什麼的。不過主線劇情這玩意實在是無可無不可,我給予高度評價的三部日常作大小姐執事、蘿球社和迷茫懦弱都幾乎沒有主線劇情,講故事僅限於一卷之內,並不影響其趣味性。這種風格不僅限於日常作,也傳染了許多非日常作,很多本來像是應該從頭到尾戰個痛的作品現在把節奏調得越來越慢,僵屍和三坪房就是典型案例。

輕鬆愉快的水日常從原本的佐料變成了主菜,導致小說朝著量產化的方向發展,很多作品看起來好像都大同小異,除了人物名字。這種現象的產生,一定程度上是因為當代寫手不斷提高的工作壓力。既要快還要能賣,最安全的選擇就是跟風灌水,越來越多地使用套路式的要素,揣摩消費者心理,文章只在最有必要的地方下功夫,盡可能地節約精力和體力。而且說實話,搞出一篇頂尖佳作,要求寫手的文化積澱,藝術素養與把握機遇的能力。真讓不少寫手搞個流芳千古的大作,給他三五十年也是搞不出來的,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個人認為,審視當今這種量產的輕小說時應該盡可能地寬容一些,著重關注每部作品帶來的新意,不必以爛大街為理由而一概否定之。閃光點雖然微弱,但現在是千萬個閃光點在發光,未來仍然充滿希望。

毀天滅地的神作少了,代之以海量平凡無奇的作品,對此沒必要抱怨業界也沒必要看不起誰。畢竟一個人在證明自己能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之前,先要證明別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自己也能做到;而很多人發現自己做別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就可以過得很好時,就不再追求做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了。至於業界的未來,不是我這種一分錢沒花過的人需要擔心的,反正那麼多功成名就衣食無憂的大文豪在前頭頂著,還怕每年出不來幾篇佳作?
無名19/01/10(四)12:13:39 ID:s6leVFjQNo.358091del
以SAO為代表的網游/穿越類輕小說不在上文討論範圍之內。SAO這部作品和川原礫本人取得的巨大成就使得網游/穿越成為了當今極度火爆的題材,在這層意味上大約可以稱SAO為當代輕小說的古蘭經。川原礫的文筆比起平坂讀來不知高到哪裡去了,所以SAO比友少要難模仿得多,不過關係不大,可以照虎畫貓,重點模仿川原礫的姿勢。而且網遊/穿越類能拿來參考的樣本多了去了,把偏向戰鬥類的作品改頭換面一下就直接變成了網遊。有意思的是,很多作品是網遊/穿越與友少式水日常的雜交產物,穿越到網遊世界裡去開後宮喝茶,比如《美好世界》之流。

然而,友少完結了,細細體會一下這部作品,才發現《友少》與“友少模式”有著很多微妙的不同。以第三卷末尾小鷹將一桶煙灰水潑向夜空為分界線,把友少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大家的友少,第二個階段是平坂讀的友少。平坂讀用前三卷為大家建立起了一個富有趣味性和實用性,一再被同行借鑒的友少模式,又用後八卷親手將這一模式破壞殆盡。雖然把當前這種日常水的風格稱為“友少模式”,但想也知道,所謂模式顯然不是一個人一部作品能確立的,而是由業界與寫手們的不斷摸索而逐漸形成的,友少只不過是站在了時代的風口浪尖。換言之,友少本身對“友少模式”的貢獻並不大,順水推舟罷了。

言及此,有必要講一講平坂讀其人。平坂讀的行文風格給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兩個字:不服。具體來說,就是大家都這樣,我偏要那樣;明知這麼做不好,我偏要做;你以為我要幹什麼,我偏不幹。我這麼說沒有半毛錢讚揚他的意思。行文雖然不像修路架橋那麼一板一眼,但也要按照基本法辦事。有兩三次不按套路出牌或許是匠心獨運,次次都不按套路出牌就是欠調教。不過我倒是不希望平坂讀改過自新,這種“不服”的態度是他的最大特色,改過自新的平坂讀就不是平坂讀了。

從第四卷開始,氣氛急轉直下,平坂讀開始抖露出他的真正意圖,即本書的“主體思想”。說主線劇情大約有些抬舉他了,友少並不存在什麼可以稱之為主線的東西,至多只有時間線。但夜空剪短了頭髮之後,友少就有了靈魂——如果把所謂“友少模式”當作友少的靈魂的話,也可以說是從此失去了靈魂。整個作品的氣氛走向變得陰沉起來,本來可以輕鬆愉快的故事中充斥著令人不安的要素,歡笑中不斷埋入紛爭,直到鄰人社走向分崩離析。非常平坂讀的一點是,這一過程不是循序漸進的,而是波狀演進的,一個波峰一個波谷的迴圈,而且由峰到谷由穀到峰沒有任何預兆。大吵一架或者冷戰一場之後,她們在下一節還能像沒事人一樣喝茶聊天。此種感覺豈止如坐針氈,簡直就是坐在火藥桶上給汽車加油。

火藥桶是小鷹搬進來的,他要負主要責任,我寫的上一個友少篇已經結合實例分析了小鷹的情商有多麼糟糕。這裡我要為他洗洗地,講講他——或者說平坂讀通過他——的言行所傳達出來的合理性。小鷹最大的特點就是優柔寡斷。優柔寡斷不是他的特色,有這種特點的男主滿大街都是,他的特色是優柔寡斷的程度隨著劇情的推進而上升,而非正常情況下的不變或者下降。起初他還能見招拆招,把後宮們的想法堵回去,後來連拆都懶得拆了,乾脆逆來順受。其中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在臨近終篇時選擇了對他表白的幸村,而不是他去表白的理科。準確地說,他並沒有做出選擇,幸村選擇了他而他不敢拒絕幸村。從友少後半程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小鷹在害怕,他的心理狀態已經由迷茫懦弱上升到了恐懼。小鷹雖然情商低但不是傻子,他早已意識到自己處在了一個動輒得咎的位置上,似乎做什麼都是錯的,什麼都不做也是錯的。他的考慮是,如果做了什麼,自己要直接負責任;什麼都不做儘管是錯的,但至少能給自己一種不必負責任的錯覺。錯覺又何妨,現實如此殘酷,難道還不能在錯覺中安生幾天嗎。於是在面對選項的時候,他是能不選就不選,逃多遠算多遠,這一逃就逃了八卷。

我曾經很鄙視小鷹,然而這三年以來,結合了自己的種種經歷與回憶後,我——還是很鄙視小鷹,但也逐漸理解了他的所作所為。倒用一句名言,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雖然他百般不是,但過去的我會不會像他那樣被現在的自己鄙視呢,現在的我是不是又在像他那樣逃避著什麼選項呢,恐怕很有可能吧。

仔細想想,小鷹面對的都是什麼惡劣的選項啊!二選一,選擇傷害一個人或者傷害另一個人,如果都不選就會傷害所有人。我作為看戲的局外人,自然可以主張他應該拿出魄力,當斷則斷,減少損害。然而小鷹作為當局者,面對兩個同樣都很關心自己的人,怎麼好當面抽其中一個人一耳光?何況,再深一步想,這兩個人本來就不是你死我活的對頭,小鷹要是抽了其中一個人,另一個人恐怕並不會真的開心吧。他的逃避,是為了等待一個更好的解決辦法。沒錯,是等待,不是尋找,小鷹沒有去尋找,這才是他真正的黑點所在。
無名19/01/10(四)12:14:37 ID:s6leVFjQNo.358092del
很奇怪啊,友少模式不應該是輕鬆愉快的日常後宮文嗎,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呢。假如發郵件問平坂讀,並且他願意賞臉認真回復,大約會是這樣——“呵呵,再給老子看一眼書名去”。前三卷倒還真有“後宮很多”的意味,從第四卷開始,就真的是一個講述“朋友很少”的故事了。把友少當作一部單純的後宮文,那麼越往後就越是滿地雷區;只有把友少當成友少,才能從中體會到平坂讀的一絲良苦用心。

書名就揭示了第一女主是夜空,小鷹沒有選擇夜空作為戀人,但友少以小鷹與夜空的海邊對答作結。“我一次都沒有在戀愛的意義上喜歡過你”,小鷹把該說的不該說的話都說盡了,然後他又畫蛇添足或是畫龍點睛般地補充了一個“戰友”。友少終究沒有給後宮文指出一條明路來,但這不是友少的錯,因為平坂讀壓根就沒把自己的作品當成後宮文。他只是先設法讓大家都認為友少是後宮文,順便借著時代的東風讓作品火起來,火了之後再慢慢揭示自己的真意,從內到外地腐蝕掉後宮文的軀殼,最終圖窮匕見。得知這麼多人在燒書,平坂讀這個抖M現在一定心中暗喜吧。

本書中如果有真愛,那就只能是理科與小鷹了,然而平坂讀親手打破了這無聊的幻想,告訴讀者自己沒打算把愛情當主旋律。理科把本書當作後宮文,以為自己已經看穿了一切,跟小鷹說你只要表態選我,接下來就不會有那麼多破事。而小鷹用實際行動表明,理科笑我太腦殘,我笑理科看不穿,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像後宮男主那樣煩惱到底該選誰。在最後一卷理科又被血虐,小鷹拉著幸村到了理科教室,要求跟理科“像朋友一樣”吃午飯。這時的理科終於明白,小鷹是真的對自己抱有戀愛情感,然而自己對解決小鷹與夜空之間的糾葛毫無幫助,反而還令問題擴大化了,自己這個支線劇情只好乖乖為主線讓路。

然後天亮了。在星奈的別墅外面的海灘,淩晨4點半,夜空終於告訴我們,平坂讀想要創作一個什麼樣的故事——“十年前偶然相識的兩人給對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十年之後這兩人再次相會,他們將對彼此的人生產生哪些影響”。如果要再加個注釋,那就是“這兩個人都沒有朋友”。這樣一個故事聽上去確實很有意思,平坂讀的真意也正在於此。明明是如此高潔的立意,平坂讀卻非要寫成一部後宮文,而且還是讓想看後宮文的人看了之後不會開心的後宮文。只能說平坂讀這個人真是什麼都不服,上不服天下不服地中不服讀者——你們讀者以為我迎合你們的需求,那我偏要給你們好看,讓你們感到難受還不得不看。

這下也就明白小鷹究竟在等什麼了。夜空還在迷茫,小鷹不願意讓自己儘早抽身事外,卻也不願意幫助夜空。他對夜空的態度是愛恨交加,夜空曾經為他點亮希望,後來夜空的到來又把他灰暗的高中生活變得絢爛多彩,但如果一開始就沒有夜空,他的生活或許壓根不會如此灰暗,因此他不知究竟該以怎樣的態度面對夜空。夜空對小鷹也是抱著相似的態度。兩人之間糾結的羈絆便是平坂讀的友少的主旋律。小鷹和夜空都清楚,“戰友”一詞還不能完美表達出兩人的關係,因為兩人是為了打敗對方而並肩作戰。“戰友”意味著存在敵人,小鷹的敵人是小空,夜空的敵人是阿鷹。他們被十年前的對方詛咒了,無法交到朋友,而對方又在十年之後來幫助自己交朋友。如果說友少有主線,這就是友少的主線。這條主線埋在後宮文的表皮之下,悄悄成長起來,最終撕裂了友少作為後宮文的軀體。鄰人社本來就是以交朋友為目的而存在的,最終鄰人社的分崩離析也是因為發現這一目的再也無法實現了。以後把友少一口氣從頭看到尾的人,大約不會認為友少是一部字面意義上的後宮作了吧。
無名19/01/10(四)12:15:18 ID:s6leVFjQNo.358093del
小鷹所受的傷害不比夜空小,依據就是他讓幸村做了自己的女友。幸村是鄰人社裡唯一一個不以交朋友為目的的社員。鄰人社只要出了狀況,幸村是跑得最快的,她幾乎算是置身於主線之外。小鷹接受了幸村的表白,意味著那時的他已經對鄰人社感到恐懼了。他也許不怕鄰人社中的任何一個人,但他怕鄰人社,怕鄰人社中陰魂不散的小空。如果說夜空這11卷的歷程算是“不成功”,那麼小鷹就是“大失敗”。就算沒有修復往日的羈絆,夜空至少還交到了朋友,而小鷹連朋友都沒有交到。現在幸村要走,他便借坡下驢跟著一起走,離那個是非之地越遠越好,不想再面對自己的失敗了。按說幸村這種游離在主線之外,只跟男主掛鉤的角色是沒什麼上位的機會的,但她就是上位了,這充分證明友少的主線不是簡單的後宮劇,同時也證明平坂讀是個奇葩。

小鷹在前面十卷的每一個行動基本都是扣分點,扣到不能再低之後,到了終篇終於產生了一些加分點。用個不太準確的比方,就是“愚者千慮,必有一得”。通觀全書,小鷹做對的事只有一件半,而且都是建立在做錯了無數事的基礎之上的。那一件是拒絕夜空,半件是甩了幸村。前文提到,小鷹與幸村交往只不過是因為幸村脫離了鄰人部,而小鷹希望自己能趕快逃離鄰人部。這一交往等同於把幸村從主線劇情中趕了出去,剝奪她的女主身份。最後小鷹強勢甩了幸村,從人物關係網上來看,相當於是把女主的身份還給了幸村。這一舉動對於鄰人部來說是正確的,讓鄰人部回歸了最完整的形態。至於對幸村,不用多說,肯定是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幸村的一出一進是非常耐人尋味的,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友少的本質。我在前文提到,友少的本質是“非後宮”的,但幸村的遭遇讓我意識到,友少不僅是“非後宮”,而且有可能是“反後宮”。掏出與友少算是同期生的《俺修羅》。俺修羅也是一代經典,跟友少對照的話,就是跳過了前三卷的賣萌賣肉階段,直接開撕。不過俺修羅雖然敘事清晰,但整體佈局略淩亂,這都跟友少正好相反。而且俺修羅現在沒完結,還是個謎。所以再收起俺修羅,掏出跟俺修羅神似的《修羅場之戀》。初看起來,修羅場之戀與友少都像是宮鬥劇,一群女主爭取上位。然而仔細想想才發現大相徑庭,修羅場之戀中的女主們是通過上位來證明自己作為女主的意義,而友少中的女主一旦上位反而失去了自己作為女主的價值。幸村就是證據,她成為小鷹的妹子之後就被主線劇情拋棄了。這個現象十分反常。修羅場雖然過程苦逼,但卻導向了一個(對男主來說)還不錯的結局;俺修羅的話,我推測裕時沒有平坂讀那麼苦大仇深,手不至於太黑;而友少是通過愉快的途徑導向了不快的結局。

從結局來看,夜空結識了星奈這個過命的交情,與曾經視如路人的親姐姐言歸於好;小鷹則有了妹子。兩邊都不算太壞。然而他們仍然無法直視過去的對方,無法原諒彼此曾經的傷害。鄰人社讓夜空交到了朋友,卻沒有讓小空和阿鷹成為朋友,在這層意味上,友少的結局是個令人惆悵的Bad End。小鷹在結局終於選對了一次選項——沒有接受夜空的表白。這兩個人對對方的傷害太深了,11卷的歷程仍然無法撫平傷痕,讓他倆在一起是個連平坂讀也不會犯的錯誤。多年以後夜空回憶起自己的高中生活,她會不會後悔自己曾向小鷹表白?會不會後悔招了那麼多人進鄰人社?會不會後悔拉著小鷹組建鄰人社?甚至,會不會後悔自己曾經結識了小鷹?以上這些問題,恐怕都不是夜空用“會”或“不會”能回答得了的。

友少,或者不妨說後八卷的友少,就是兩人試圖去解死結,卻越解越亂的故事。綜觀主線上的友少,與單獨看拆成日常後宮劇的友少,居然大相徑庭。除了平坂讀這個奇葩,還有誰能創作出這樣一部嚴重違反常理卻又精妙絕倫的作品呢?
無名19/01/10(四)14:56:06 ID:s6leVFjQNo.358102del
zhuanlan.zhihu.com/p/29971243
本書作者平坂讀,一直是個爭議人物,隨著友少到達高潮,他的爭議也到達了高潮;等到《友少》完結之後反倒沒什麼爭議了——因為他已經被捆在火刑柱上等待燒烤了。
主流觀點和多數觀點都已經確定平坂讀是個智障,不需要再討論了。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在我看來,此人仍然大有可議之處。
對友少輕率的否定,其邏輯往往是一個閉環。我認為友少想寫這個——結果表現不佳——自毀長城的垃圾——那你寫這個幹嘛。一套下來非常自洽,陷進這個閉環就出不去了。

主觀意圖和客觀效果可以一致,也可以不一致。
友少、尤其前三卷的友少,是校園日常戀愛喜劇的樣板戲,但這不意味著平坂讀的意圖就是寫一本優秀的“戀愛喜劇”。
簡單來說,他不僅想證明自己只要願意就能寫好,還想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證明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從他的4本前作就能稍微感受到,比起受歡迎、賣得好,平坂更想從作品裡傳達出點想法,與眾不同的想法,很Coooool的想法。
如果你也知道Coooool的出處,就還應該知道這個爐石總設計師喜歡用的詞彙被玩家說出來時一般是貶義。如果想要直接在作品中踐行腦子裡那些很Coooool的想法,唯一的途徑是“不按套路出牌”,這樣不僅會損害商業性,甚至還會損害藝術性。
平坂讀早期作品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的典範,那幾部作品都不是很出名。等到友少的時代,他選擇了另一條路線,先自己開發套路,然後在此類套路蒸蒸日上的時候,來一手上屋抽梯。

確切地說,套路並不是平坂讀“開發”的,不過他對這個系列的發揚光大立了大功。當代源於《乃木坂春香》的日常戀愛題材,或可稱為“戀愛正劇”,從學生時代的一次偶遇,一直到走向婚姻殿堂的全套流程。
雖然很多故事情節會發生在學校裡,人際關係網也與學校密切相關,但學校並不是此類作品的唯一舞臺,而是像三次元的學校一樣——只不過是走向社會的必經之路而已。
戀愛正劇在《偶像總愛被吐槽》達到品質的巔峰,在《宅現》達到影響力的巔峰,然而“達到巔峰”對業界永遠不是好事,因為接下來就要走下坡路了。偶吐之後似乎沒辦法在劇情的編排和寫作的技巧上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宅現與動畫化的失之交臂讓相關人士心寒。
也許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依然覺得“輕小說就該寫這個”,但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這個套路很難再火了。假如以後會火,那又是新東西了。

戀愛正劇在發展路線上分流出的一條道路,以碧陽為元老的校園日常戀愛喜劇,表現出了更強的生命力。
我認為“校園日常戀愛喜劇”雖然可以拆字解釋,但合起來是個專有名詞,指代了一個特定類型的作品。校園日常戀愛喜劇與其源流相比,特化了“校園”這個概念。原本只作為人生中的一個步驟的校園,在此類題材中被放大為了整個世界。
碧陽自己就是最極端的案例,已經帶有很大程度的世界系意味了,僅用了一間不大不小的學生會室就帶動了整本書的運轉。這種將全部火力集於一點的中心突刺製造了奇效,讓碧陽收穫了意料之內的大成功。
順便一提,《妄想學生會》跟碧陽是同年生,這說明有靈性的人很有可能在合適的時機想到一塊去。將故事限域在學生會室裡,難度有點高了;但如果擴大到校園,難度就低了很多,比戀愛正劇省心多了。
於是就有了友少,立足於部室,活動於校園,學校之外存而不論,形成了輕小說裡一個獨特而火熱的流派。接過碧陽的大旗,友少在2010年前後是校園日常戀愛喜劇的領跑人,帶動了一波節奏。
不誇張的說,那時的友少就是業界的教科書。碧陽證明了只要有靈性,就有機會寫出很犀利的作品;友少則證明了哪怕沒有靈性,都有可能寫出很犀利的作品。“學會了哥的運營,只要A過去就能贏”。
所以像沒什麼靈性的《GJ部》《不回家社》《庶民樣本》《人生》統統可以飛,而本身功底就很過硬的渡航在學會姿勢之後甚至可以飛到天上。不過渡航後來走回了正劇路線,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無名19/01/10(四)14:56:46 ID:s6leVFjQNo.358103del
然而,校園日常戀愛喜劇有一些內在的問題。
把日常題材限制到如此之小的範圍內,勢必要將很多要素壓縮,很多要素拉伸。這種日常已經不是能反映日常生活的日常了,不如說是日常生活的一個映射,具體怎麼映射取決於作品需求。
問題是碧陽製造的,但碧陽無法也不必負責解決,因為碧陽沒需求,純靠對談已經可以完美撐起十卷正篇篇幅。碧陽所謂的主線劇情被特意安排在一看就不是主體的位置,這已經明確表態了——不打算走戀愛正劇的全套流程。
碧陽的結局也有點為結構服務的意味,既然校園之外存而不論,那麼曲終必須人散,主線劇情上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甚至還必須強行掐斷主線。
單獨拿出來碧陽的End,已經會讓很多讀者不爽,只不過在碧陽的背景下這種不爽可以理解,不會有人因為結局“不好”就噴碧陽。等到了友少,問題就真成問題了。

友少暴露出校園日常戀愛喜劇的特點——既不反映校園,也不貼近日常,看起來不像戀愛,還不一定是喜劇。所以千萬別被專有名詞騙了。
其他很多同類型輕小說,他們採取的策略是裝傻裝到底,徹底忽略各種各樣的麻煩事。敢於直面這些問題的壯士主要就兩位,一是友少,二是俺修羅。
俺修羅的思路之前已經有別人論及,此處不再贅述。 友少則是起了一個特別不現實的開頭,然後試圖用現實的手段去解決之。友少營造的場景是現實生活中不可能遇到的,但平坂讀並沒有給登場人物、特別是小鷹賦予太多“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手段,而且越到後面越是釜底抽薪。
由是,小鷹有著與他實力不相符的吸引力,卻無法利用吸引力強壓過妹子並迫使她們接受自己的立場;小鷹有著足以分辨主要矛盾的洞察力,卻沒有與之配套的解決矛盾的執行力。與隔壁的長谷川昴對照一下,就會發現小鷹的主角光環是個殘次品,小鷹要是有他一半好命,問題都能變得簡單很多。

再來盤點一下小鷹究竟遇到了什麼困難。
與後來的電學神似,小鷹的麻煩在於多個問題連環套之後,找不到切入點了。時間線之前發生的故事讓小鷹必須先解決夜空,才有可能迎來某一個GE。夜空也覺得自己的問題有必要先解決,於是搶先下手組織了鄰人社。
在鄰人社這個平臺上,兩人本來有機會處理先前給彼此帶來的心理陰影,相互表態確認,然後開啟或終止夜空線。然而,由於最開始的鄰人社走的是校園日常戀愛喜劇路線,前三卷根本就沒提夜空之前的事。第四卷髮現問題之後,故事的氣氛就開始變得詭異了。
小鷹和夜空、漸漸地還有其他人,都意識到鄰人社裡有坑。但出於慣性,大家對解決問題都不是很感興趣,也不怎麼敢碰,頗有習慣摸石頭了之後不想過河的意味。後來無論是他喜歡的理科也好,喜歡他的幸村也好,都沒能把夜空擺平。
等到最後一年的海邊合宿時,小鷹終於攤牌,“我從未在戀愛的意義上喜歡過你”,可那已經太晚了。小鷹說的大約是真話,他不僅不“在戀愛的意義上”喜歡夜空,反倒還有充足的理由恨她,恨她為自己的少年時代帶來了如此深重的陰影。但小鷹又害怕攤牌會毀了鄰人社,導致再來一次陰影。
其他人的想法也有些神似,於是就產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大家(尤其是小鷹)不想傷害鄰人社,卻以此為藉口在不停地傷害鄰人社裡的每一個人。
無名19/01/12(六)23:57:14 ID:cFrAPLy.No.358250del
你想表達什麼
無名19/01/13(日)10:37:09 ID:Glo7Mg.kNo.358270del
O的 縮短到20字內好嗎
無名19/01/13(日)10:42:18 ID:f0zaYokANo.358271del
假罵真推真是夠了
無名19/01/13(日)16:40:05 ID:Sula9jVMNo.358278del
我覺得說的不錯呀

>友少暴露出校園日常戀愛喜劇的特點——既不反映校園,也不貼近日常,看起來不像戀愛,還不一定是喜劇。所以千萬別被專有名詞騙了。
無名19/01/13(日)17:46:27 ID:.ufGsDcwNo.358280del
>>358278
那只需要說這句話
無名19/01/16(三)02:18:22 ID:OjiJl.A6No.358395del
>川原礫的文筆

???
他有這東西嗎?
sage19/01/16(三)17:55:21 ID:.YKWVo42No.358413del
>>358278
伏爾泰的「既不神聖,也非羅馬,更非帝國」救了一篇支離破碎的水文www
無名19/01/16(三)18:00:03 ID:.YKWVo42No.358414del
>>358413
乾,SAGE弄錯把文頂起了。
在這說聲抱歉,請大家當作看笑話。
無名19/01/16(三)18:21:35 ID:p7v6DSaYNo.358415del
>>358395
沒有文筆還能賣成這樣
那不是更厲害
無名19/01/16(三)18:59:20 ID:wXum...MNo.358416del
>>358415
因為是抄的
無名19/01/16(三)19:08:18 ID:1IIo8YuwNo.358417del
>>358415
因為其實大眾不需要文筆
無名19/01/16(三)19:16:51 ID:p7v6DSaYNo.358418del
>>358416
抄的還能賣成這樣
那不是更厲害
>>358417
那上面那個質疑文筆的很可憐耶
無名19/01/16(三)19:40:05 ID:jaC3Nbn2No.358420del
>>358415
辛普森家族也比莎士比亞好賣呀
無名19/01/16(三)21:05:01 ID:p7v6DSaYNo.358421del
>>358420
上面嘲諷的島民最好是有那種品味
高不成低不就才是實態吧
無名19/01/17(四)05:55:01 ID:WbeO.4mANo.358424del
>>不誇張地說,友少就是當代輕小說的聖經。
寫書評的是不是是初中沒畢業

不過說起平坂讀,我認為他的《輕小說社》比友少好看
無名19/01/17(四)14:58:38 ID:y6D9LHLMNo.358430del
>>358424
應該只是誤會倒果為因
友少就是抄各式青春小說套路然後改造成自己擅長套路的集大成作
會誤會成這樣就是他根本沒搞清楚情況過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